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90章 選擇

前方高能
     可這會兒宋青小的心中,卻泛起一絲暖意。

    從進入神獄,參與試煉到如今,她的心已經堅硬如鐵,難以再出現波動。

    但此時品羅的舉動,卻令她露出微微的笑意。

    這個被湘四所瞧不起的年輕人,卻擁有許多強者都沒有的東西。

    修行的越久,實力越高,便越容易丟掉身而為人的一些基本原則、感情。

    仿佛為了能夠活下去,追求更高的境界與實力,便越是需要不擇手段,心狠手辣,拋掉七情六欲。

    品羅身上這種無用的,在湘四看來甚至顯得懦弱而可笑的情感,在宋青小看來卻越發珍貴,那是她已經逐漸在減少,甚至極有可能最終被磨滅的東西。

    她回想起當日的自己,在京都西街的那個后巷之中,被手持龍牙的人突然殺死。

    時至今日,她已經強大至此,再回憶當時的情景,已經不再感到恐懼,甚至回想起那個連面都沒看清,只聽到哼著歌走過,冷不妨出手如閃電殺人的男人時,并不再像最初一般,從心底深處涌上陰影。

    但當時那種孤立無援,瀕臨死亡之際的感覺,她可能永生永世都不會忘記,并會警惕自己不能再落入那樣的境地。

    如果是在那個時候,她也希望可以遇到像品羅這樣的人,哪怕力有不逮,卻仍愿意盡綿薄之力,奮力向自己伸手,意圖拉自己一把。

    這個世間有太多可怕的東西,卻也需要一些善意。

    “對不起——”品羅還在喃喃的道歉,從‘龍王祭’儀式完成至今,他一直悶悶不樂,但因為與宋青小一道,卻又不愿意把自己的情緒外露感染了她,一直憋到現在,這會兒對著回魂的清露,那股一直憋著的內疚、無助及難過,此時統統化為眼淚。

    “你還那么年輕,本來人生不應該是這樣的——”

    四周沒有動靜,凄厲尖叫的女聲已經停止,那滾動的濃霧、蠕動的觸手,這會兒都如同被按了一個暫停。

    宋青小與湘四都沒出聲,聽著年輕的品羅在輕聲的啜泣:

    “我試過,”年輕人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想起兩次準備救人的情景,每次都功敗垂成,感到萬分無助與后悔。

    “如果當時可以救你,該有多好啊——”

    他還在絮絮叨叨的,說著心里的內疚與對于一個年輕姑娘死于野蠻風俗的痛惜。

    沒有人打斷他的說話,仿佛宅院之中的水流、風聲都已經靜止,深怕擋住了他每一個字句。

    品羅吸了吸鼻子,仰起頭往四周環顧一圈,四面八方都是延伸出來的密集觸手,清露不知躲在哪里。

    但他知道,那個被沉入水中的女孩一定就在附近,這會兒興許正看著自己。

    “我知道你心中有怨氣,也知道你不甘心……”

    品羅的目光中還蒙著一層水霧,青年的眼睛此時如同被水洗過的夜空,顯得干凈而清澄。

    他的性格并不完美,

    年輕人的某些習性他都有,有點兒貪錢,愛占一些小便宜,有時會說一些不合時宜的話,也有可能沖動之下做一些不過腦子的決定。

    但同時他身上也有年輕人的特性——正直、善良,還有滿腔的熱血,樂于助人。

    這會兒發泄了一通之后,品羅的情緒相比之前已經穩定了許多。

    他眨了眨眼睛,仿佛做出了一個重大的決定。

    年輕人深呼了一大口氣,鼓足勇氣,提步想要往前邁出去。

    他剛一動,湘四便像是想要出聲。

    她受了傷,神識又受到壓制,本身臨時施展的禁制就不大,品羅這一步如果要是邁了出去,恐怕就脫離了保護圈里。

    宋青小看了她一眼,眼中帶著制止。

    湘四欲出聲的動作一頓,就這一遲疑,品羅的腳步已經邁了出去。

    沒有了湘四的結界守護,霧氣中的陰煞之氣頓時侵入品羅身體,令他瞬間便慘白了臉色。

    本來靜止的風與大霧隨著他這一步踏出,又像是受到了驚擾之后不安的動物群,再次開始翻滾著,發出‘嗚嗚’的凌厲聲音。

    那些本來沒有再動的黑色觸手先是往后一縮,接著便又如同被激怒一般,示威似的往前‘嗖’的延伸,縮短了包圍眾人的距離。

    湘四頭頂的黑色巨蟒睜著一雙通紅的眼睛,感應到四周陰氣的異變,發出‘嗞嗞’的響音,張大了巨口,將不少黑霧吞噬進去!

    霧氣像是被黑蟒幻影激怒,風聲當下響得更急,‘嗚嗚——’

    凄涼的呼嘯聲傳來,像是有許多女人在哀怯的哭泣。

    那股本來已經平息的暴戾情緒,隨著這一霧氣的變化,又有即將重聚的架勢。

    ‘嗖嗖’的聲響里,被九泉之水包裹著的黑色觸手再次往前延伸。

    正在這個時候,品羅被四周詭異的環境驚住,本能的往后退了一小步。

    他這一步退了,頓時狂風大作,鬼氣彌漫開來。

    湘四一見不對勁兒,正欲動手,宋青小卻突然出聲:

    “品羅!”

    她這一道清冷的嗓音頓時打破了陰煞之氣的迷障,如一道驚雷,直直劈進品羅腦海之中,震得他渾身一抖,原本被害怕迷住了雙眼的品羅頓時下意識的醒過了神,本能的轉過頭去看她。

    頭頂本來被她一劍斬開的霧氣,此時又有重新聚攏的架勢,且翻騰得比之前更洶涌一些,頃刻之間擋住了滿天的星辰。

    年輕人的眼睛與宋青小的目光相碰,便見她目光平靜、幽深,如兩汪深不見底的深淵,黑得驚人。

    還來不及細探,便隨著霧氣遮天,再看不清宋青小的臉,只隱約見到那里有個人的輪廓而已。

    “回來吧。”透過霧氣,她平靜的開口。

    ‘呼——’

    隨著宋青小這話一說出口,頓時狂風大作,卷地而起,將地面那些堆積的殘渣廢土一并卷上了天,拍打著眾人,發出‘噼里啪啦’的擊打聲。

    湘四欲言又止,清露人死之后性格大變,再加上怨氣驚人,玉侖虛境的人不知做了什么,令她成鬼之后怨氣強大無比,光憑這股念力,竟隱隱有蓋制住她的架勢。

    如果清露還有實體在便罷,湘四倒也不見得怕她。

    可難就難在,她人已經死了,只剩冤魂,再加上死于九泉,與泉水及水中魔氣融為一體,更是如虎添翼,令人感到頭疼。

    好在宋青小身邊的這個傻小子好像有對付她的方法,他一出聲之后,原本發瘋的陰魂都消停了些。

    這會兒情況稍稍才好一點,宋青小一開口,不是又將那陰魂激怒嗎?

    從風嘯聲中便聽得出來,這陰魂并不滿意她叫品羅回去,說不定清露有帶品羅離開的意思。

    “你當日雖然承諾要保他一命,已經做到了。”

    湘四猶豫再三,還是以神識向宋青小傳音:

    “在范五出現之時,你已經救了他好幾次,早就已經完成了你的承諾。”

    她隱晦提醒。

    不過宋青小并沒有理她,而是接著說道:

    “你救不了她的。”

    她對著品羅說道:

    “無論是她被玉侖虛境的人抓住,成為獻祭品,還是今日下午龍王祭上,你都沒有救她的能力。”

    ‘呼呼——’

    疾厲的風聲一下被她這話激怒,化為股股風刃,往她劈了過來。

    情急之下,湘四顧不得再跟宋青小傳音,御起靈力去抵擋,對于宋青小執意要說這些感到郁悶無比。

    偏偏她實力強橫,自己打不過她,說了又不聽,沒有辦法便只有強忍。

    宋青小的話戳中了清露的痛處,這女人死了之后怨氣十足,行事瘋狂異常,那風刃抽打到結界之上,發出‘轟轟’擊打聲,似是想要將結界撕碎,繼而沖進結界內攻擊兩個女人!

    但這會兒宋青小卻注意到,清露發狂之時,品羅還在結界外,但這疾厲可怕的氣流對于他來說卻像是并沒有什么影響般。

    也就是說,清露還在對他手下留情!

    “你已經盡力了。”宋青小無視了這風聲,平靜的道:

    “回來吧,站在我的身邊,我保護你。”

    她這話一說完,現場頓時靜了片刻。

    品羅沒有出聲,那風流更為急切,‘嗚嗚’的哀嚎著,霧氣中的煞氣也越來越濃,那黑暗之中,還有更多的黑色觸手緩緩伸出,爭先恐后的往外擠。

    這一切的一切,眼前被迷霧罩住的青年看不清,卻都落入兩位女士眼里。

    一秒……

    兩秒……

    三秒……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那空中的絕望、怨毒之意越來越濃,那本來越開品羅的疾風此時卷在他身上,青年衣袍被風吹灌開來,整個人像是瞬間膨脹了一倍,衣袂飄飛之間發出‘啪啪’的拍響聲。

    看樣子青年的沉默同時也將本來就怨恨的陰魂再次激怒,就連品羅也要不準備再放過。

    大股黑霧往他靠了過來,他面向著兩個女人,后背的方向有幾條黑色的觸手在往他后背心處靠近。

    他只是個普通人,面對這種陰魂術法沒有絲毫還手之力。

    湘四幾乎以為品羅不會再出聲,或者要被宋青小的話所打動,認為今夜一場惡戰可能再所難免之時——

    “不。”青年低垂著頭,雙拳緊握,聲音細如蚊蠅,但卻清晰的傳進了每一個想聽他開口說話的‘人’耳里。

    ‘呼——’

    那本來急速吹旋的風聲一定,卷起的塵沙如下雨般‘沙沙’往下落,青年又提高了些聲音,語氣堅定:

    “不。”

    他像是下定了決心,胸膛起伏得十分厲害,呼吸間發出‘吭哧、吭哧’的響聲,讓人聽得出來他此時內心的不平靜。

    顯然這會兒的品羅并不是不怕,只是有些東西比害怕更重要,壓過了他的恐懼心理。

    “我不能回去。”他顫聲開口,可這會兒卻沒有人笑話他膽小,就連心堅硬如鐵的湘四聽了他這話,都愣了一愣。

    “宋小姐,我知道你術法非凡,你跟疏桐姑娘都不是普通人,”品羅舔了舔嘴唇,可能是因為緊張、害怕的緣故,他的聲音干澀,還夾雜著牙齒打抖時的‘咔咔’碰撞聲:

    “我也知道,如果我回去,你會保護我的,你是一個很好的人。”

    他說到這里,頓了片刻,像是在組織自己的語言:

    “其實我也很怕,”他說到這里,發出一聲苦笑:

    “我也知道,清露她……”

    后面的一句話品羅沒有再說下去,但眾人都已經明白他的意思,清露已經變成了鬼魂。

    “我知道,她是回來報仇的,她生氣我們沒能救她,九泉的水十分可怕,我也知道我出來之后,她可能不會放過我的。”畢竟他并沒有救到那個可憐的,被意昌等人送去嫁給‘龍王’的少女。

    “我還年輕,我還沒有結婚,我才剛剛賺錢,想要買房子,想要找個姑娘結婚,想生孩子,讓我阿媽抱上孫子……”

    他絮絮叨叨的念,接著話鋒一轉:

    “可是我阿媽說過,有些事情可以躲,有些事情不行!”

    青年提到自己的母親時,語氣變得柔和。

    宋青小可以給他實質性的保護,但他的母親帶給他的心靈上的依賴及安全感,卻影響更深。

    “我是一個平凡的人,可我阿媽說,平凡的人也有可能做出不平凡的選擇的時刻!”他堅定的道:

    “其實我非常的后悔,我沒有能在初容喂她藥時,沖進去將毒藥倒掉!下午沒能拉住她,看她被人沉入水中,也是我感到非常遺憾的事。”

    他頓了頓:

    “這兩件事情我不知道也就算了,可我知道之后,沒有辦法當作它沒發生。如果我今日退縮了,我就算活了下來,將來的一生想起這些事,都會感到非常的后悔。”

    而這種后悔,是沒有辦法彌補的,將會陪伴他一生。

    “我不希望將來想起來時,留下給自己的,是很懦弱的回憶。”他坦然的道,“清露被灌藥時,我沖進去那會,有玉侖虛境的人阻止;她被沉湖的時候,我被初容令人按住。”

    年輕人緩緩抬起了頭:

    “可這會兒,她又回來了,還有誰阻止我呢?”

    黑暗之中,品羅的目光往宋青小的方向看去,他其實已經被黑暗遮住了雙眼,看不清宋青小所在的位置,并不知道她的目光這會兒正牢牢的盯著他,他還在茫然的轉動,最終看了半晌,頹然放棄、

    “宋小姐,你只是勸說我而已,不會像初容他們那樣暴力的制止我,我沒有理由回去。”

    如果這會兒他要回去,并不是因為宋青小的退縮,而是因為他內心深處的懦弱與恐懼。

    “我的阿媽,也不希望她養出的兒子,是這樣一個懦弱無能的人。”青年微微一笑,接著又道:

    “如果清露不甘心,只帶我一人走可以嗎?我可以去陪伴你,但請你放過宋小姐她們,她們也只是跟你一樣,受玉侖虛境算計的人而已。”

    隨著青年的這一番話緩緩說出口,那翻滾不定的濃霧在逐漸平息,風聲也再次停止。

    那些延伸出來的黑色觸手宛如受到了極大的安撫,也跟著不再往前暴突。

    他話音一落之后,那彌漫在幾人頭頂上空的濃霧竟然逐漸開始散去,霧氣之中,那些黑色的觸手緩緩往回收,再次露出清朗的天際。

    星光重新灑落大地,帶來些許的光明。

    心情原本十分沉重的青年本能的抬起頭,下意識的轉身。

    那里還有大量的霧氣,他深呼了數口氣后,往那霧氣的方向緩緩走了過去,同時伸出了手來,小心翼翼的喊:

    “清露,清露,你在哪里……”

    他越走越遠,那霧氣逐漸散開,顯得有些稀薄了起來,一會兒功夫,品羅的身影便已經邁入了霧里。

    “真的讓他被帶走?”湘四的神識傳了過來。

    這姑娘原本打的是讓清露帶品羅走的打算,正好也省了兩人麻煩。

    可此時見到事態真有可能這樣輕易的平息,她又隱隱覺得不甘心。

    龍王如今還下落未明,兩人的任務都是殺死龍王,清露作為被獻祭的龍王妃,說不定知道龍王在哪里,這會兒如果她出現了,正是攔住她問龍王在哪兒的大好時機。

    “先別動。UU看書 www.uukanshu.com ”

    宋青小輕聲回應。

    她這樣一說湘四心里就有數了,不由發出一聲低笑聲。

    她說的是‘先別動’,而不是別動,證明她也打著同樣的主意,只是這會兒沉得住氣,絕對的實力給她帶來可以保住品羅,攔下清露的絕對自信,不愿意在這個時候打草驚蛇而已。

    “聽你的。”湘四心中放心之后,自然神色也輕松了一些,語氣俏皮的說完這話之后,果然不再出聲。

    品羅這會兒已經走出十來米,只是若隱若現的霧氣之中,他仿佛離兩個少女已經有數十米遠的距離。

    “清露……”

    他還在呼喚,同時將手伸出。

    正在這個時候,宋青小的神識敏銳的察覺到前方霧氣翻滾,輕細的‘嘩啦’水流聲中,一道陰森的氣息突然出現。

    那氣息一出現時,一種陰寒至極的氣息頓時彌漫開來,四周魔氣仿佛感應到那氣息的存在,都不約而同的受到了極大刺激。

    “來了!”

    宋青小與湘四心中都不約而同的閃過這個念頭,只見前方霧氣往兩側挪延開來,離品羅約摸有十來米遠處,一道纖細的影子正站在那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