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94章 聽話

前方高能
     湘四幾乎可以想像得到,當有某一天,像相叔這樣的人,無意中闖入玉侖虛境,這個傳言之中神仙的領地,遇到了這些屠龍者的后代,提起外面的世界。

    而這些鎮魂使者在知道世人已經將他們遺忘,將當年惡龍的肆虐當成傳說,曾經的受害者竟崇拜起作惡的黑龍,將其當成部落的圖騰時,必定會對這群困守一方的人造成巨大的沖擊,使得他們的信仰坍塌,從而墮入魔境。

    這一點并不是湘四隨口猜測,畢竟先前從意昌提到當年還有些難平的態度,便可以證明這撥人內心并不是平淡風輕的。

    “他們有可能就此墮入魔境,與龍魂合作,召喚出龍王,用少女祭祀,達到長生不老的目的。”

    湘四的話不是全無可能,但宋青小卻還有幾點疑惑沒有理清。

    首先第一點:意昌等人的血中含有極濃的魔氣,這種魔氣與九泉里的魔氣一致。

    從清露被祭祀沉入水中,泉里的魔氣受她身軀吸引便可以看出,兩種力量來源相似。

    也就是說,水底絕對有什么與他們同宗同源的東西,造成了這種情的發生。

    其次:意昌等人雖然避開輪回,擁有長生不老的壽命,可這種無盡的壽命對于他們來說,應該不是什么好事。

    他們被困在這個世界中,不能出去,無盡的壽命帶給他們的,只是痛苦而已。

    這里沒有風吹日曬,也沒有雨雪紛紛,終年如一日,每隔三年一次的星月之夜,對于他們來說,都如同一個盛大至極的節日,備感珍惜。

    他們的吃食簡單,烹飪方法也并不高明,最初初容給宋青小送來的食物也只是稍加料理,實在令人難以下咽,可見他們在吃食之上并不精致。

    當一群人連最基本的生活都受到限制之后,那么長生不老這種世人追求的東西,對他們來說就未必是一件幸運的事。

    最重要的,意昌在祭祀時,安撫沸騰水面時的神色,不止是湘四看在眼里,宋青小也看在眼里。

    他的表情實在太溫柔了,不像是在安撫曾經的敵人及如今的合作者,反倒像是在安撫自己的親人、血脈。

    這些惡龍畢竟曾經是他們一族的死敵,宋青小并不太相信這些曾經一萬多人的大族,在與惡龍之魂消磨的過程中,逐漸消失只剩下145人的族群,會與曾經血海深仇的老對頭輕易和解。

    龍王祭的意義到底是什么?

    清露與九泉融合又有重要的意義?

    這些疑問不解,哪怕弄清意昌等人來歷,也不能完全理清這次的任務詳情。

    “我上一次進入圣廟,下水之后潛了二十多米,并沒有發現什么怪異,也沒有感應到有活物存在。”不過因為當時時間緊迫,意昌等人闖進圣廟,打斷了她繼續潛行,因此宋青小只有暫時先避退。

    “五日之后圣廟開啟,到時我會再下水一探究竟。”

    她這樣一說之后,湘四心中一松,隨即又道:

    “那意昌老鬼到底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今夜清露的回魂及范五的逃走,

    恐怕已經令玉侖虛境的人意識到兩人并不好惹。

    意昌說出自己來歷,恐怕也有想要跟宋青小攤牌的意思。

    可令湘四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事情到了現在,雙方都明白各自心懷目的,但他不止沒有當場動手,還特地提到了五日后的圣廟開啟。

    那應該才是真正的龍王祭,清露的這場祭祀,不過是一道餐前的開胃小菜而已。

    “你覺得,清露真的是想殺品羅的嗎?”宋青小沒有回答湘四的話,反而問起了另一個讓她琢磨了許久的問題。

    湘四愣了一下,接著道:

    “你的意思是……”

    “清露回魂時,一直都在攻擊我們。”清露才回來時,怨氣很深。

    現在看來,這種怨氣越是強大,越能鎮住被她鎖在體內的魔氣。

    當兩者達到一個平衡點時,這兩種力量才會在她體內共存。

    她出現的時候,瘋狂的攻擊二人,但這些攻擊無一例外的都避開了品羅這個年輕人。

    當時宋青小認為品羅有救她之意,所有在她看來,品羅對她有恩,她不愿意傷人,才轉而攻擊兩人。

    不過那會兒宋青小與湘四一看就不好惹,范五才剛復活逃走,馬一、二號剛死不久,清露回魂之后,應該知道這一點,不應該主動發起攻擊。

    如果她理智尚存,就應該知道拿她祭祀的是玉侖虛境的人,與宋青小、湘四無關。

    兩女從某一方面來說,都與她一樣,是玉侖虛境看中的祭祀人選,都屬于同樣的受害者。

    品羅出聲之后平息了戰局,往她走去之時,無論是湘四還是品羅自己,恐怕都以為清露向品羅伸出手,是她怨氣太重,要帶走一個人,或是因為水下孤寂,她需要有‘人’陪伴,或是因為她要泄恨。

    可這會兒宋青小一提點之后,湘四再細細一想,品羅一走過去,清露身上的怨氣便開始外泄。

    仿佛隨著品羅的善意,便能化解她內心的戾氣。

    “也許她并不是想要帶走品羅。”湘四神色逐漸凝重了起來。

    清露被那些九泉中的黑氣拉入水中時,伸出一只手試圖與品羅相拉,但最終兩只手還沒碰到,她便被九泉中的魔氣拽入水底。

    興許這未能被拉一把,是她臨死前的執念,她可能只是想要得到拯救而已。

    也就是說,她現身出來,向品羅伸手的動作,只是想要完成她臨死前的愿望。

    而她這樣陰魂的存在,除了人為的因素之外,她之所以實力如此強大的原因,本身就是因為她死得不甘,臨死前憋了一口氣,恰巧又因死于九泉之中,戾氣、怨氣與鬼氣跟魔煞之氣相融,才造成了她這樣獨特的存在。

    如果她愿望已了,怨氣散去,壓不住魔氣,自然也維持不住她的實力。

    那個時候,不要說宋青小出手,就連湘四也有輕易捏死她的把握,這些情況,清露又知不知道呢?

    可能她知道,但她故意為之。

    也就是說——

    “她現身攻擊,是為了找死?”

    這個答案有些出乎湘四意料之外,但這會兒仔細一想,又不是沒有可能。

    清露死后,水里必定有一些讓她感到害怕且痛苦的東西,所以她一心尋求解脫。

    不過因為她怨氣太深,自己無法辦到,所以無論是她攻擊宋青小與湘四,還是后面想要借品羅的善意化解自己的戾氣的舉動,都屬于她想要尋找解決問題的辦法之一。

    只可惜在她即將解脫之際,卻遭玉侖虛境的人打斷,最終功敗垂成。

    這個時候,清露內心的怨恨之深,自然可想而知。

    她第一次死亡時,本身早就已經認命,雖說品羅的出現可能令她生出幾絲希望,但畢竟他一人之力無法與玉侖虛境整個意昌一族相抗衡,所以她那會兒的失落不會如此深。

    但第二次真正解脫之時,再次遭人打斷,她心中的怒火與戾氣恐怕遠勝第一次。

    而這一切恰好是玉侖虛境的人正需要的,所以那些以玉侖虛境的人體內的魔氣所化的黑色布帛將她封鎖住的同時,整個籠罩在玉侖虛境上方的陰霾盡數被一掃而空,全吸入她的體內,一起沉入湖底。

    回魂的儀式,那宅院之中引進湖水的溝渠,恐怕都是為了方便這些曾經被祭祀的少魂回來時的必要程序。

    這件事情越想越是離奇,湘四目光在水里掃過,憑她實力,自然感應得到這會兒水中再沒有清露氣息,意昌并不是在騙人。

    陰魂身上可能有一些重要的秘密,可惜當時她來不及開口,便被拽入水里。

    不過真的她來不及開口了嗎?湘四心中表示懷疑。

    她的眼中閃過一絲猶豫,接著將目光落到了宋青小的身上:

    “清露融合之前,有沒有跟你說過什么?”

    少女這話問得全無把握,不知道宋青小會不會跟她分享這些任務消息。

    畢竟試煉者大多自私自利,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換成她要有一些重要的消息,也未必愿意分享給別人聽。

    當日宋青小才到玉侖虛境時,她也是將自己所知道的事真假摻半的說給眼前的同伙聽而已。

    宋青小轉頭看了湘四一眼,少女強裝鎮定,屏息凝神,還在等她回話,像是已經做好了被她打發的心理準備。

    她不由抿了抿嘴唇,露出一絲笑容:

    “誕生。”

    “啊?”可能是她回答得太干脆了,精明異常的少女竟一時半會兒沒反應過來,傻愣愣的張大了嘴,發出一個音節。

    好半晌后,她才回悟過神,宋青小應該是回應了她之前的問題:

    “清露跟你說了?”

    “說了。”

    宋青小點了點頭,腳步一邁,便如在半空中信步而走般,緩緩下來,進了亭內。

    湘四留在半空中,神色陰晴不定,既有些不敢置信,覺得驚喜來得太過突然,她還沒絞盡腦汁,付出交換條件,宋青小便已經將答案分享了出來;

    同時又覺得內心深處不太真實,一切都太容易,與她以往的認知了解完全不同,讓她一時有間有些不知所措的樣子。

    宋青小到底是因為太過強大,所以不屑于耍弄這些小心機,還是因為有其他更大的算計?

    少女怔了半晌,看她已經進了亭子,像是要往長廊的方向走去。

    她咬了咬唇,也像是跺了跺腳般,往亭中躍了過去。

    “誕生是什么意思?”清脆的銀鈴撞擊聲中,湘四追了上來,小聲發問。

    少女的目光偷偷落在宋青小臉上,打量她的神情,像是想要透過她平靜的面容,看到她的內心。

    “目前還不清楚。”宋青小知道她在偷偷看自己,卻并不在意,回了她一句。

    “玉侖虛境中,好像沒有誕生的孩子。”這里因為有特定的輪回方式,所以人數十分固定,應該不會隨意增加的,從圣廟的石壁凹槽便能見證這一點。

    但如果宋青小所言屬實的話,清露的話又沒必要騙人。

    她一心求死,卻又不成,當時寄望于宋青小,說出這番話恐怕也是存了想讓宋青小幫她解除痛苦的心。

    湘四想到這里,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思想好像在不知不覺當中改變,她對于宋青小的防備竟然在降低,從一開始兩個女生虛情假意式的合作,這會兒竟變成真的將她當成自己的盟友般,托付了幾分信任。

    這會兒潛意識中,竟絲毫沒有懷疑宋青小撒謊騙自己的可能,這在以前的試煉經歷中,可是前所未有的事!

    一想到這一點,湘四不由毛骨悚然。

    她面前的可是一個強大至極的人,無論是以雷霆手段斬殺范五等,還是與清露對戰時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她都知道宋青小擁有輾壓她的能力。

    這樣一個人危險至極,可她明知這一點,卻隱約并不那么擔心。

    可能是因為宋青小對于品羅的承諾,她對一個凡人許諾,言出必行,給了湘四莫名的信心。

    她自己都沒料到,當初對宋青小并不以為然,甚至隱隱有些看不上的舉動,這會兒卻成了她信任宋青小的關鍵依據。

    想到這里,湘四神色一轉,試探著轉頭問宋青小:

    “宋三,”她喚了一聲,神情有些猶豫。

    半晌之后,她才舔了舔嘴:“這次任務中,你能不能不殺我啊?”

    說出這樣的話,她可能自己都覺得有些匪夷所思,提出來時表情還有些忐忑的樣子,但又好像并沒有她想像中的那樣難。

    宋青小挑了挑眉,沒想到她竟然會提出這樣一個請求。

    少女的神情有些不安,在等著她回答。

    幾息功夫后,在她滿眼期待里,宋青小淡淡的道:

    “只要你聽話一點。”

    她沒有承諾不殺湘四,但這樣的話對于湘四來說卻與承諾無異。

    也就是主,只要這一次試煉之中,自己與她合作,不生出反叛之心,她便不會沖自己痛下殺手,這是她的保證。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從范五出現之后,選擇搖擺不定而一直忐忑至今的湘四直到這會兒聽到宋青小的話,那顆心才終于落回了原地。

    “你放心,我肯定聽話。”她笑得眼睛都瞇了,露出兩個梨窩:

    “我在家里,長輩都夸我是最乖的!”

    宋青小露出一絲笑意,往長廊的方向走去。

    “我們現在去哪?”

    沒有了生存危機之后,湘四此時像是卸去了心中的千斤大石,對于宋青小也表現比之前更為親昵。

    “轉一轉,欣賞一下今夜的星辰。”宋青小說道。

    “……”她這個人的性格實在讓人難以捉摸,湘四呆了呆,但這一瞬間,宋青小已經走出數米遠,她立足半晌,又跟了上來:

    “那我也去。”

    心態改變之后,跟在宋青小身邊時,湘四并不再像之前那樣惶恐不安。

    她這會兒倒是明白為什么那個普通人喜歡前后腳,如同陰魂不散一樣跟在宋青小旁邊,可能是因為她強大的實力無形當中給人帶來的安全感。

    說是賞景,但實則兜兜轉轉一圈之后,宋青小卻停在了相叔等人臨時所住的屋舍前面。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