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96章 人心

前方高能
     “相叔,你第一次見意昌大人時,他真的已經四十歲了嗎?”那斷腕的青年不敢置信的問。

    這情況太匪夷所思了,相叔第一次前往玉侖虛境時,是在57年前,如果那會兒的意昌已經四十歲了,那么數十年過去,如今的意昌至少應該是近百歲之齡。

    可當日幾人才到玉侖虛境時,曾親眼看到過意昌,如今的他不過最多雙十年華,哪里像一個將近百歲高壽的老人?

    另一個青年也有些懷疑,雖沒出聲問話,但神色卻很明顯。

    相叔的目光卻緊盯著宋青小與湘四二人,可讓他有些失望的,是他并沒有從這兩個少女臉上看出驚慌失措的神色。

    仿佛他所知道的這些消息,對于這兩人來說并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引不起這兩人好奇。

    他想要在這兩人面前擺譜的打算落空,臉上露出怏怏之色。

    好在宋青小與湘四二人雖不吃他這套,阿新與另一個青年的問話卻又稍稍滿足了一些他的虛榮心。

    因此雖然沉默了一會兒,但相叔仍是回答了阿新的提問:

    “不錯!”

    他說話時,雙目仍緊盯著宋青小與湘四:

    “我第一次見意昌大人時,那會兒的他正當壯年,才將四十歲。”相叔說到這里,咧了咧嘴角,露出滿嘴熏黃的牙齒:

    “他們族人,是屠龍族的后裔,當年追隨黃帝斬殺惡龍之后,族群便在此地鎮守龍魂。”

    這老頭兒倒也并非一般人物,在與意昌等人打交道的數十年時間中,倒也摸出了一些意昌族人的底細。

    “只是在漫長的時間之中,族人大多死于惡龍陰魂纏繞之下,最終只剩下了這些人而已。”

    “鎮魂一族的人是屬于黃帝欽點,本身壽命便長于一般人類,但漫長的生命帶給他們的并不是福賜。”他那只獨眼里露出陰光,冷冷的盯著宋青小:

    “受龍魂糾纏的鎮魂一族,會渾身潰爛,魔氣侵體,就如九泉中的鎮氣能傷到普通人一樣,只是他們承受的傷害,比普通人更深。”

    漫長的生命及足以滅除惡龍的強大肉身,帶給鎮魂一族極強的抵抗力,所以在受惡龍陰魂侵蝕時,他們的痛苦就注定了會比普通人更深!

    那斷腕的青年所受的痛苦只是那短短數十分鐘,甚至熬不過一個小時。

    可是意昌一族的人將會在漫長的生命中承受這種魔氣侵蝕全身的痛苦,直至死亡為止。

    到他們死亡之時,全身潰爛,化為一灘肉泥,痛苦無比。

    就如當日年少的相叔親眼看到自己的父親融化在九泉水中的情況一模一樣,只是鎮魂一族‘融化’的速度比普通人放緩了千萬倍。

    這種緩慢的速度自然加重了他們的痛苦,再加上他們需要鎮守惡龍之靈的職責,使得他們無法離開此地,便如變相的被關押在此地等死。

    在這樣的情況下,自然意昌一族對于天道便生出了怨恨之心。

    “他們有功在身,屬于當年屠龍的功臣,祭祀香火及傳世之本上,本該有他們的姓名,可是最終他們卻被關押在此地,無人得知。”

    相叔陰聲道:

    “這屬于天道的不公,自然要想辦法將這種不公破去!”

    湘四聽到這里,皺了皺眉。

    她看不慣這老頭兒裝腔作勢,當下冷笑了一聲:

    “這是鎮魂一族的事,與你有什么關系?”

    意昌提起往事的時候,雖說恨神有怨,但神態還稍顯克制。

    哪知這老頭兒說起這些過往,竟比意昌族人還要怨恨,仿佛這些事情都是由他親身經歷。

    湘四實力超群,脾氣又古怪,相叔對她本來多有忌憚,可這會兒她此話一說出口,相叔竟像是被激怒了一般,雙手握拳,用力一揮:

    “天下人管天下事,為什么管不得?”

    “你怕是妄想加入鎮魂一族而已,說什么義正言辭?”湘四不被他氣勢所懾,反倒哼了一聲,臉上露出譏諷之色:

    “只是還沒有加入,便已經以鎮魂一族自居,真是笑死人!你目前不過是他們養的一條狗而已,還是不喂骨頭的那種!”

    “你——”被她這一番話連削帶打,氣得相叔一只獨眼瞪得極大,渾濁的眼白之中浮出條條血絲,表情猙獰。

    兩人針鋒相對,氣氛緊繃,將剛剛聽到相叔講的故事聽得滿腹疑問的兩個年輕人嚇得不敢在這個關鍵時刻出聲。

    “你還想不想聽下去?不想聽就給我滾!”相叔與湘四互瞪半晌,各不相讓。

    這老頭兒拿湘四沒有辦法,最終將目光一轉,落到宋青小身上,威脅出聲。

    宋青小雙目一瞇,她不吃相叔這一套威脅,也不想管這兩人之間的爭執,只是想要弄清事情來龍去脈。

    “我勸你識相一點!”

    她心平氣和的說道,這話不像湘四語氣狠戾,但透出的寒意卻比湘四動輒就說要殺人還要深:

    “不要東拉西扯,專心說你的故事。”

    相叔還有些不服,但那目光與她相對,頓時便覺得寒從腳起,激靈靈的打了個顫。

    一旁湘四也不再出聲,她雖說看不慣這老頭兒,但也明白宋青小此時的話并不止是在警告相叔而已,同時還有警告她不要打茬,拉開話題。

    少女嘟了嘟嘴,識趣的沒有再跟相叔再說下去,心中卻暗自決定,等任務完成之后,她一定要將這老頭兒殺死泄恨。

    這樣的結果雖說并非相叔預料之中的那般滿意,但好在湘四也并沒有再嘲諷下去,相叔強行壓下心中的不快,又接著說道:

    “鎮魂一族的人死之后,并不是解脫,而只是另一種折磨的開始。”

    他被湘四譏諷了一番之后,稍微收斂了一些:“意昌的先輩發現,這些陰魂之中,有祖輩氣息。”

    也就是說,鎮魂一族的人在生時受龍魂的影響,痛苦不堪而死,死后魂靈卻不能得到安息,墮入黑暗之中,與魔氣融為一體,難以分割出去。

    只要魂靈不滅,便永生不絕。

    偏偏當年黃帝建立玉侖虛境時,為了避免人類受惡龍陰靈波及,特地將玉侖虛境與三界分割開來,形成獨特的輪回世界。

    魔氣不能外散,便只會在玉侖虛境之內彌漫。

    受惡龍陰靈侵蝕而死的鎮魂一族,死后靈魂被禁錮在魔氣之中,成為惡龍靈魂的養份。

    隨著鎮魂一族死的越多、越慘,相較之下,那股魔氣就越盛。

    等到意昌族人反應過來的時候,事情已經十分嚴重,鎮魂一族在沒有交接者、沒有援助力的情況下,已經呈現出即將滅族的趨勢。

    “可是意昌大人是這一族中的轉機!”說到這里,相叔的臉上露出興奮之色,背脊一下挺得筆直,他激動得臉頰泛紅,那只獨眼之內因為想起了某些往事,而光彩奕奕。

    “他是危難時刻力挽狂瀾的領導者!在鎮魂一族絕望等死的時刻,領導著族人重獲生機!”

    他對于意昌像是十分崇拜,語氣里帶著毫不掩飾的贊美。

    宋青小聽到此處,接著說道:

    “這就是你第一次見他時,他已經四十,57年之后,他卻僅只有二十來歲的原因。”

    “不錯!”相叔大聲的說道:“在走投無路之下,意昌大人決定反其道行之,引魔氣入體。”

    惡龍死后,靈魂中的怨氣強大無比,形成難以剿滅的魔氣,使得鎮魂一族深受其害。

    在族長之位傳承到意昌手上時,這位當年還十分年少的男人,做出了一個重大的,且顛覆了祖輩舉動的決定——與魔龍陰魂合作,引魔氣灌體,改變鎮魂一族人的命運。

    “他破除祖輩規定,一反當年黃帝下的命令,與魔龍陰魂相合作,改變鎮魂一族使命。”

    將傷害他們的魔氣化為養份,強壯他們的肉身,同時以他們的魂靈蘊養龍靈,雙方并存,相互利用。

    這一招不可謂不神奇,同時也令這個族群從鎮魂一族,變成了‘護龍’的陰靈!

    “有龍魂陰靈養護,每隔數十年間,對于他們來說,就是一個新的輪回。”

    若是傳說屬實,有三界眾生、天庭、地獄,那么普通人死之后,便進入輪回,投胎轉世,再生為人。

    但這一轉生之后,喝了孟婆湯,便遺忘了前世之事。

    而意昌族人的輪回,與普通人又有不同,當他們垂垂老矣,并不是死去,而是結為繭,等待著一輪新生。

    龍魂會蘊養這批護龍的‘人’,破繭成嬰。

    正如宋青小與湘四的猜測一般,每破繭一次,對于他們來說便是一次重生。

    相叔第一次見意昌時,他正值40,在相叔往返玉侖虛境57年的時間中,親眼見證到他活到古稀之年,卻又結為繭,再次返生,那種震撼,哪怕事隔多年,相叔此時想起,依舊感覺頭皮發麻,難以控制自己。

    “我從小聽過不少仙人傳說,卻是真正第一次看到一個七十多歲的老頭兒化為嬰兒。”

    那樣的場景對于相叔來說刺激太大了,更令他堅定了對于玉侖虛境的向往之心。

    “我這輩子,看過我阿爺辛苦賺錢養家糊口,見過我阿爸從村中萬人嫌棄,再到進入九龍窟,成為當地紅人,人人追捧的場景。”

    相家從揀寶世家,人人嫌棄,再到當年相叔的父親因為進入九龍窟立下大功,而轟動當地,相氏成為當地熱門大戶。

    許多市政中心的大人物捧著禮物進入相家大門,將他的父親捧得飄飄然的,在名利誘惑之下失去理智,繼而答應再入九龍窟,到最終丟了性命。

    “我看到那女鬼現身,看到我的叔伯、我的阿爸慘叫著在我面前咽氣。”

    他被那‘回門’的陰魂推入船艙之內時,最后一刻聽到的是他父親腫脹變形的上半截尸身落水時的‘噗通’響聲。

    57年前那樁往事,在他昏死過去之前,他腦海中留下最深的印象就是那一聲‘噗通’的水花聲響,還有他父親的身體在水里打著轉,像一塊冰糖迅速融化的場景。

    “名利太薄弱了。”老頭子喃喃的道,“就像打狗前丟給他的那塊肉骨頭似的。”

    那塊骨頭他父親還沒含進嘴里,便為此而丟了性命。

    從那以后,相叔便覺得什么名利、富貴都如浮云,一切都比不上他的性命珍貴。

    意昌族人救了他性命,告知了他鎮魂一族的往事,那會兒還十分年幼的相叔便在心中立下了重誓——他要加入意昌一族,獲得永生。

    被救之后,他的船被送出,隨九龍窟的水流而返回。

    當日鎮魂一族喂給他喝的救命的血保住了他的性命,他出來之后,再次轟動了整個市政。

    有人來問及他九龍窟內的詳情,問及他父親、兄弟及進入九龍窟探尋的那些人去了哪里,里面到底發生了什么事,相叔一概不語,只推說忘記。

    哪怕這些人許諾給他錢,給他地位,他都一聲不吭。

    他看到了父親的下場,對于這些威逼利誘統統不為所動,只求長生!

    “意昌族人的轉變,是他們告訴你的吧?”

    宋青小聽他說到這里,不由出聲發問。

    “是的。”相叔愣了一愣,雖然不明白她問這話是什么意思,但躊躇一陣后,仍是點了點頭:

    “他們告訴我后,我一直守口如瓶,沒有往外講過一字半句!”

    他像是對此十分驕傲,宋青小卻淡淡一笑:

    “他們有沒有要求你保密?”

    這話一問出來,相叔頓時沒有吭聲。

    事情到了這會兒已經明朗了發,憑湘四的聰明才智,將前因后果一理,再有宋青小關鍵性的問話,自然一點便通。

    “說什么守口如瓶。”她冷哼了一聲,反正到了這個地步,相叔該交待的已經交待了,宋青小都已經在說話了,她當然不再有禁忌,當下便露出一絲譏諷之色:

    “說得跟你多有氣節似的!”

    相叔的臉色陰沉了下去,宋青小也不管他樂不樂意,接著說下去:

    “意昌跟你說這些,恐怕不是要求你保密。”

    鎮魂一族已經到了危難之際,意昌的舉動雖說保住了剩余的145名族人,但同時也陷入了沒有繼承人的尷尬危機。

    所以相叔流入玉侖虛境時,那會兒的意昌將這些往事說給他聽,恐怕是存了想要求助于外界的心。

    可惜這些人常年生活在這個禁錮的世界之內,哪懂外界人心中的彎彎道道有多深。

    人心之險惡,并不是這一個單純的族群可以了解的。

    “而你聽到這些故事之后,已經生出渴望得到長生不老的心,也妄想加入輪回。”

    所以這個時候的相叔是萬萬不可能幫他們將這個消息向外傳遞,反而他要將這個秘密捂緊。

    玉侖虛境每隔三年需要進行‘龍王祭’,以安撫惡龍之靈,維持這個世界的平靜。

    相叔此時正好借機提出合作的要求,意昌無可奈何之下答應了這個提議。

    “你胡說!”相叔惱羞成怒,當場反駁。

    “你們協議的內容,我甚至都猜得出來。”

    宋青小并不將他激烈的反駁態度放在眼里,反倒接著說道:

    “無非就是每隔三年,你為他們騙取一個適齡的少女送入玉侖虛境中,鎮壓湖中的魔氣。而交換的條件就是,你在年邁之后,也渴望像他們一樣,化為黑繭,破繭重生,獲得長生不老的永世輪回。”

    相叔瞳孔緊縮,腮幫子咬得很緊,聽了這話,直喘粗氣。

    他像是又緊張,又害怕,有一種自己維系多年的秘密被人一朝揭開之后攤在了陽光底下的惶恐,有些無所遁形。

    “你這種條件算是半協迫,半哀求。在那樣的情況下,意昌族人減少,恐怕不能再以族中的人鎮壓魔氣,無可奈何之下,答應了你的提議。”

    “我沒有!我沒有!你胡說!”

    相叔突然發了瘋似的大喊,UU看書 .uukanshu神態激烈無比,唾沫亂飛。

    他原本毀了容,長相就丑陋無比,這會兒一發起瘋來,那表情更是宛如厲鬼,猙獰嚇人。

    兩個隨同他來的小青年都被他這瘋癲的氣勢所懾住,不敢近他身,都瑟縮著躲在屋中的一角,吞咽著口水,一臉驚恐的望著相叔錘打著墻壁,發出‘砰砰砰’的劇響聲。

    “隨著你年紀漸長,你應該感到有些吃力,這一趟應該是你決定最后一次進行這種交易,所以你帶我上船,同時還帶了三人。”宋青小冷冷看著相叔,“帶品羅他們三人的原因,是因為你要為自己以后考慮。”

    這老頭子心思格外細膩,他已經考慮過了,自己加入鎮魂一族后,恐怕也會像意昌等人一樣被困在原地,難以出去。

    為了防止自己遭到鎮氣反噬,所以他也要尋找一個類似自己這樣的引路人的‘角色’。

    將來他成為意昌一族人之后,他也需要有個繼承人,來為玉侖虛境運送祭祀的少女,每隔三年一輪,生生不息。

    宋青小這話一說出口,先前還激動無比的相叔突然冷靜了下去。

    反倒是兩個茫然不知所措的青年一臉的震驚,望著相叔:

    “相,相叔,這是真的嗎?”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