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01章 將起

前方高能
     初容一開口,他臉上那些以古怪黑色顏料所繪制的圖紋隨著他臉上的肌肉一動,而跟著微微起伏,看起來份外驚悚而又詭異。

    如今真正的‘龍王祭’即將開啟,品羅只是一個普通人,他的死活影響不了大局。

    品羅想說自己‘不走’,但在對上宋青小的目光時,這兩個字卻又說不出口。

    她的表情溫和,但卻透出一股不容人置疑的堅定。

    他只是一個空有滿腔不平,卻什么忙也幫不上的人,在雙方這樣的對峙下,根本無能為力,留下來可能也只是拖了她與湘四后腿而已,說不定還要像‘昨日’范五突襲她時,還要讓她額外費心照顧自己。

    明明進來的時候,大家還一起滿懷希冀,他只當這是一場神秘刺激的冒險之旅,幻想著回去之后跟村里的人大吹特吹,將來跟著相叔進出九龍窟,賺大錢、娶妻生子,孝順父母,過幸福而又美滿的一生。

    哪知最終會弄成這個樣子,阿新手腕被廢,相叔則是滿腹壞水,本來同村的親密伙伴生出隔閡,反倒是他原本以為是個麻煩,需要自己保護、照顧的宋青小,最終保護、照顧了自己。

    他心中百味澄雜,理智明白自己不能留下添亂,但這一離去,卻又惆

    “沒事。”宋青小看著他,一向清冷的眼神中帶了些笑意:

    “你回去之后,可以去實現你的心愿,成為一個導游。”

    他沒有相叔那樣的‘雄心壯志’,一心不過是想做個領路賺錢的導游,將來可以養家糊口而已。

    這樣的愿望很好,雖無出息,但至少平安順遂。

    品羅的眼眶一濕,只覺得喉間哽咽,好半晌才用力的點了點頭,應了一句:

    “嗯!”

    遠處的初容看到這里,語氣平和的提議:

    “我們可以額外派遣族人,送他上船。”

    品羅聽到這話,便心生惡氣。

    他對于玉侖虛境的人此時沒有半點兒好感,覺得這些人既是殺人兇手,又假情假意。

    這里的一切充滿了令人作嘔的戾氣,這里的天空從來都不清明,傳言之中的惡龍陰靈寄居之地確實不是什么神仙福地,居住的也并非‘仙人’,而是一群野蠻、殘忍的惡人!

    清露的死不能令他們滿足,如今還要再搭上兩人,他想到此處,不由恨從心頭起,冷笑了數聲:

    “你們玉侖虛境,有這樣好的心?”這會兒他氣惱之下,也不管會不會說話將人惹急:

    “難道你們就不怕,我離開之后,會在外面胡亂宣揚你們的名聲?”

    品羅話音一頓,抹了抹眼睛:“傳言之中居住在玉侖虛境里的根本不是仙人,而是惡龍的傳人!干的是喪盡天良的事,謀害無辜女孩性命!”

    初容聽到他的話,眼中先是閃過一絲怒意,接著那絲火光卻逐漸的暗淡了下去,最終漸漸化為兩灘死水。

    “隨便你。

    ”他也冷冷的道:“今日之后,玉侖虛境還不知是什么光景。”

    初容抿了抿唇,從外表上看來,他約摸四十來歲,可論真實的年紀,他卻長了品羅十來倍。

    照理來說不該因為這樣一個無知的娃娃的話而動怒,但可能因為品羅的話戳中了他心中最深處的軟肋,哪怕強作平靜許久之后,他的胸膛仍是激烈起伏,顯然著內心深處的不平靜。

    “我們族人做事,一向只求盡力而為。”

    他說到這里,嘴唇抿緊:

    “今日圣廟開啟之后,玉侖虛境將會關閉。”他遠遠的看了宋青小一眼,那眼神復雜無比,像是期盼與恐懼同時融合在一起,但還沒等到宋青小細細琢磨,他又將目光收了回去:

    “至于何時開啟,會不會再……那都是未知之數,不必在意他人的言行!”

    初容這話說得鏗鏘有力,不太像是只說給品羅聽,他話音一落之后,站在他身后的那兩排穿著黑色裾裙的男人都齊齊恭聲:

    “是!”

    那聲音配著鼓聲、號角,帶著一股莫名的悲壯之感。

    品羅怔了一怔,有些不明就里。

    他對于玉侖虛境的來歷了解不深,那些傳說傳承到現在,也只是聽了些皮毛而已,并不知道鎮魂一族的存在,及意昌族人曾付出的代價,自然不能理解初容此時話中的份量有多沉。

    “小六、十七,出來送客人出境。”

    初容也不等他多言,玉侖虛境之內的鼓聲與號角越發急切,祭祀的時間已經迫在眉睫,不能再耽擱下去。

    他大聲的吩咐,兩側讓開一條通道,像是要品羅立即離去。

    “我……”品羅雖說已經打定了主意要走,但這會兒真的要離開了,卻又覺得有些不舍。

    這里雖說給他留下了十分不美好的印象,但卻有十分深刻的回憶,有想要拉住他手的清露,死后陰魂回歸都不愿傷他的善良少女,也有承諾保他一命,便真的從頭到尾護他周全的宋青小。

    還有嘴上刻薄,卻‘天真可愛’的疏桐,一直與他們站在一起,從未分離。

    血尸圍攻、陰魂‘回門’,古老的族群,神秘的儀式,一切的一切,對于品羅來說都如夢似幻,是一場極為離奇的旅程,將來終其一生,可能他也不會忘記,甚至臨到老了,也會成為他對兒孫輩的談資。

    “我的伙伴們呢?”他強忍眼淚,站在原地問了一句。

    “就在之前住的地方,如果他們愿意,也可以跟你一起回去。”

    初容回他道,品羅站了半晌,看了看宋青小,又看了看湘四,原本想要說些什么,最終卻仍什么也沒說,在初容無聲的催促聲中,往外走了出去。

    兩個玉侖虛境的人跟在他身后,他一步一回頭,直到回首再也看不到宋青小與湘四兩人身影,那隱忍多時的眼淚才噴涌而出,流了他一臉都是。

    那小屋之外,阿新與另一個年輕人見到了淚流滿面的品羅,說明了來意之后,這兩人卻瑟縮著拒絕了品羅邀約他們一起回去的提議:

    “相叔病了——”

    阿新的目光閃爍,房門半掩著,他將身體側開一條縫隙,讓品羅看了一眼。

    在他身后,是蜷縮成一團的相叔,嘴里還念念有詞,像是精神不太正常的樣子。

    “我們要在這里照顧他。”阿新的表情既是興奮,又有些隱忍,像是發現了什么天大的秘密。

    另一個年輕人倒是有些猶豫,但最終躊躇半晌,卻也默認了阿新的話,點了點頭,表示自己也要留在這里,但兩人都大方的表示可以讓品羅暫時先乘船回去,‘之后’等相叔病好了,再通知他來接人。

    品羅抹了抹眼睛,他離開之時,聽到屋門‘砰’的一聲關上的重響,還有另一個小伙伴有些猶豫的話語:

    “我們這樣會不會不太好?”

    阿新說道:“長生不老的機會只有那么兩次,這傻小子一走,便沒人跟我們爭——將來——儀式完成之后,我們——”

    后面的話他聽不到了,被鼓聲與號角壓了下去。

    他獨自一人上了小船,船上準備了一些食物、水源等,足以夠三、四個人吃上十來天的份,顯然玉侖虛境的人早有要送四人離開此地的心。

    可惜他們只是白費心機,相叔與阿新三人不知為何,不肯離開這里。

    玉侖虛境的兩個送他的人雙手揣袖站在亭子里,如同第一次迎接他們過來之時。

    只是那會兒他滿心忐忑而來,恨不能立即離去。

    那會兒船上有相叔、有兩個同伙,有宋青小在,此時大家都已經分別,只剩了他一人。

    這陰森可怖的九泉之水原本是令他份外害怕的,可能是因為宋青小說過,清露與九泉已經融為了一體,那個想要伸手拉住他的少女一直都沒有傷害過他,這份維護給他帶來極大的安全感,令他鼓足了勇氣,可以獨自一人撐船渡過那片濃濃的霧氣。

    “我會盡快回來救你們的!”品羅心中暗暗發誓。

    他一走后,宅院之中的湘四感應到他撐著船只逐漸離開,不由問了宋青小一句:

    “你不是答應護他周全?不怕他遇上五號?”

    五號此人睚眥必報,且又心狠手辣無比,這會兒隱在暗處還沒有現身,倒是沉得住氣,可能是在等待著一個絕妙的時機,想要一擊即中,殺死兩人。

    宋青小聽出她話中的忐忑,不由笑了一聲:

    “他不會死!”她的語氣輕細,但卻帶著強大的自信。

    星星點點的火光映照之下,宋青小的雙眼褶褶生輝,仿佛最清透的兩汪泉水,照透湘四的內心。

    范五此人雖說心狠手辣,殺人如麻,不過卻疑心極深。

    他境界掉落,又因施展秘術受了重創,哪怕死而復生,但實力應該也是大不如前,他是個聰明人,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機會。

    品羅出去之時,可能會與潛伏在暗處的范五相遇,只是此人可能會權衡利蔽。

    殺一個普通人最多只是泄憤,對任務并無助益,反倒有可能會曝露自己的位置,引出他身后的人。

    范五就算是看到品羅,也只會將他當成宋青小與湘四放出來的餌,引自己上鉤而已。

    反正殺了沒用,不殺也不影響大局,多疑之下,他會將品羅放行。

    湘四眼中閃過一絲失望之色,這樣的結果她其實也想到了,但因為對于五號太過忌憚的緣故,她故意提出這一點,便是想要激宋青小出手搜尋五號的意思,卻沒想到提議失敗,反倒像是被宋青小看透了自己的心思。

    處理完品羅的事,那急促的鼓聲頓時一緩,號角也轉為低沉。

    初容身后兩側玉侖虛境的族人雙手垂立,分成兩列,讓出一條供宋青小、湘四通行的路徑。

    ‘龍王’就在那路途的另一端,哪怕明知圣廟之中可能就是龍潭,兩人也別無選擇。

    宋青小往前一邁,湘四站立了一會兒,也無可奈何的跟了上去!

    這一步邁出之后,‘咚咚咚’的鼓聲頓時又急促了起來。

    宅院離圣廟的方向并不遠,約只有數百米的距離。

    但這段路程每隔數米遠,左右兩側便都各自站了一個衣冠嚴整的玉侖虛境的人。

    這些人的存在將宅院與圣廟相連接,形成一條長龍般,迎接著即將舉行祭祀大儀的兩位女士。

    初容跟在后面,嘴中以不知名的古老詞句隨著鼓點、號角聲輕吟著不知什么調子。

    隨著他們渾厚的歌聲響起,兩人離圣廟越近,越可以清晰的感覺得到圣廟之內有一種奇怪的‘氣’在與這樣的歌聲起共鳴。

    那圣廟的數百點燈火將每一個凹槽照亮,火光搖曳的凹槽之內,有一縷縷的黑氣沖天而起,百來股交織,形成一條條宛如黑帶般的彌天大霧,將整個圣廟籠罩在內。

    圣廟原本緊閉的大門已經開啟,廟前臺階的左右兩側各自放了一面奇大無比的鼓。

    那鼓至少直徑有兩米以上,看起來重逾千斤,鼓身呈漆黑色澤,有古怪的紋。

    鼓身之上縈繞著一股極為古怪的兇煞之氣,隨著那鼓旁兩側的鎮魂一族人舉錘一擊,發出震耳欲聾的響聲——

    ‘咚!’

    鼓錘落到那鼓面之上,那蒙在鼓架之上的漆黑皮膜重重彈起。

    一股似霧似塵的黑氣隨著那漆黑皮膜的彈跳而飛揚起來,化為一道刺耳異常的回音,往外擴散開去。

    ‘嗡——’

    那股黑塵夾雜在回音之中,瞬間彌漫了整個玉侖虛境,所到之處形成的音波令人氣血震蕩不已。

    湘四只覺得一股極為可怖的氣勢直沖自己的識海,她應該有養魂寵的門道,UU看書www.uukanshu.com 對于鼓音的沖擊比宋青小更為敏銳。

    ‘嗡’的音浪沖擊而來時,化為數道或長或短的可怕長吟。

    那長吟中之中夾雜著兇暴、戾氣及暗黑魔氣,仿佛下一刻便要將湘四神魂吞噬。

    正在這個時候,湘四識海之中一道氣息受到刺激也跟著飛速躥起。

    面對那黑氣侵蝕,一只碩大的黑色蛇頭昂了起來,發出受到刺激之下的驚嘶聲。

    蛇頭兩側張開側翼,也噴吐出大口黑霧,與那魔氣沖擊而去,將湘四識海把持。

    那鼓音帶來的魔氣被驅趕,但湘四的面色泛白,想起先前那鼓音帶來的幻覺,頓時神情緊繃,放出神識封鎖識海。

    與此同時,宋青小在聽到鼓音的剎那,神魂之中卻傳來一道回應。

    那跟誅天劍合為一體的龍魂,本來正沉睡在她體內,此時一聽鼓音,便如同受到了挑釁,頓時蘇醒。

    “龍氣?”

    “龍氣!”

    “龍氣!”

    湘四嚴守識海,驚駭至極的喊出聲。

    宋青小在輕喃的同時,神魂之中的蘇五也跟著發出驚訝之聲。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