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04章 圖騰

前方高能
     “這老頭兒一副交待遺言的樣子,什么意思?”站在一側的湘四突然以神識傳音過來,問了宋青小一聲。

    宋青小還沒回應,意昌便像是‘聽’到了她說的話一般,轉過了頭來,那目光如炬,看得湘四頭皮發麻,接著又像是并沒有事情發生一般:

    “時間已經不早了,”他的表情逐漸恢復了肅穆,目光變得冷凝:“不要誤了時間,儀式即刻進行。”

    他與黑繭分離之后,應該壽元十分有限,此時恐怕是想趁著精力足夠,將剩余的事情辦完。

    宋青小心中一凜,初容等人則是抹了把臉,聽到這話,眼中露出憂傷之色,卻都齊齊大聲應了一句:

    “是!”

    “嗚咪嘛——”有人率先領頭哼出了歌聲。

    這歌聲并不是宋青小第一次聽,清露祭祀、回魂的時候,都曾聽過,也感受過這聲音的強大能力。

    歌詞是某種古怪的發音,卻蘊含了強大的念力,這種念力非靈力,卻能爆發出極為恐怖的威能,甚至可以壓制化嬰境中階修士的神識。

    當初清露死后‘回門’,陰魂力量之強,簡直不可思議,但在這歌聲力量禁制之下,卻毫無反抗之力,最終被捕住,拉往九泉之底。

    此時宋青小再一次聽到這歌聲時,感受又與前兩次不一樣。

    這會兒的玉侖虛境極為安靜,只剩了道路兩側宛如長龍般的兩排意昌族人的輕聲抽泣,還有那被意昌以強大念力擊退之后的不成氣候的惡龍殘魂還在不甘的發出‘呼嘯’之聲。

    而此時有人一旦率先唱起此歌,仿佛天地茫茫之際,只能聽到這一道略帶顫音的歌調,有種凄涼之意。

    ‘嗚嗚……’殘余的風嘯聲中,那個鎮魂族人唱了一段,其余人受其感染,也開始跟著發出相似的聲音。

    接著那古歌調從一開始的單人低唱,變成眾人渾厚的合音。

    站在大鼓兩側的族人則舉起手中鼓錘,用力的錘擊下去!

    ‘砰!’

    鼓音同時響起,

    仿佛激勵了這些族人的意志,那歌唱聲一下放聲而起,竟將原本陰魂不散的黑氣震住,再不能凝。

    宋青小與湘四聽到這歌聲與鼓音之時,想起先前的情景,都不約而同的側身,各自以背靠背。

    意昌見到兩人舉動,不由微微一笑:

    “兩位姑娘不用緊張。”他瞇了瞇眼睛,神情溫和而安寧,像是在享受這難得的時刻。

    只是‘大戰’在即,他的時間有限,這種時光終究是極為短暫的。

    他眼睛閉了數秒,又重新睜了開來:

    “這是這群孩子,在為我送行呢。”

    “嗚咪嘛哦呢嚤唔……”他也輕唱了一句,才說道:“事實上,這首歌,并非是什么咒語。”

    不知為何,這會兒的意昌格外有談興:

    “這是我族部落的語言,大意是——”他頓了頓,然后才說道:“送最勇敢的戰士出征,我在家鄉等待,就如那南飛的大雁,當春暖花開之時,領頭的人會帶著你們凱旋歸來……”

    “我族當年受黃帝號令,屠龍之時,族中上下都唱著這首歌,等戰士歸來。哪知……”哪知最后不止戰士沒能歸來,反倒因為黃帝有言:‘惡龍不絕不歸。’

    正是因為這一句話,全族都踏上了離鄉的腳步,“卻因為走得太遠,最終沒能像南飛的大雁,有歸來的那一天。”

    意昌嘆息道:

    “我的族中長輩,每一任臨死之前,都自言不是真正的領路人,慎重的將這個職責傳承給下一代,期待他們能帶領族人,有回歸故土的一天。”

    他曾是族中最有希望的那一個,但最終走了一半,卻仍不能繼續帶領族人走往剩余的歸途。

    意昌的臉上露出遺憾,初容的雙目之中淚珠滾滾,父子視線交匯,宛如無言的交接。

    他的一番話倒是出乎了宋青小意料之外,她原本以為這首歌是某種強大的秘術禁制,卻沒想到意昌會說出這樣一番因緣來。

    “聊了許久,倒差點兒忘了正事。”

    意昌嘆聲一止,接著一掃先前那絲懷念,又恢復了原本的威嚴。

    他將身體一側,那影子隨他動作而移,原本長長的倒影擋住了進入圣廟的方向,此時隨著他一移開,便讓出一條燈火通明的道路來。

    “圣廟已經開啟,兩位請隨我來。”

    事到如今,雙方的目的大概都已經明確,受試煉任務所限,‘龍王’要殺,不管意昌有什么目的,什么要求,這圣廟都必須是要進的。

    宋青小與湘四不約而同的側轉過頭,目光碰了一碰,接著在意昌讓到一側之后,宋青小提步邁上了臺階。

    兩人一動,其余的鎮魂族人都不約而同的動了起來。

    站在道路兩側的族人也跟上,像是都要進入圣廟之內般。

    越往圣廟內部靠近,宋青小便越感應到了那股凜然的邪氣,黑霧之中,仿佛有龍吟長嘯,黑氣化為無形的攻擊,直撲其識海。

    里面明明燈火通明,但黑氣壓抑之下,又覺得那光線渾濁不堪。

    她不是第一次來圣廟,但卻是第一次從正門進來。

    圣廟的大門高約三米,巍然而立,股股可怕的魔氣從中逸出,化為陰嘯鬼叫,宛如傳說中的陰曹地府的鬼門關!

    那大門之內是一條往下延伸的臺階,直通里面的九泉。

    宋青小一腳邁了進去,只覺得識海之中傳來‘嗡’的輕響,頓時如同穿越了一層無形的結界。

    外界的歌聲、鼓聲、號角聲都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陣陣呼嘯的陰風,‘嗖’的如同利箭,穿過她臉頰兩側。

    今夜的圣廟之內與當日她來時不同,四壁之上的燈火映照開來,被湖中點點波光反折到墻上,形成萬千不同的銀點,恍眼看去,便令人如同置身在星空之下般。

    不知為何,湖中的水往下褪去一些,露出層層環抱的臺階。

    宋青小之前已經來過這里,看過那身體纏龍的女神像,因此率先將目光落到了穹頂之上。

    圣廟內部的頂壁、四周,上面還殘留著以不知名的黑色涂料揮毫而成的筆畫,縱橫交錯。

    此時那些雜亂無章的圖畫之上布滿了星星點點的光,閃爍之中那些原本靜態的圖線,竟如同活了過來一般,隨著光亮的閃動,竟緩緩移動。

    一看這情景,宋青小頓時目光一頓,還要再定睛一看,便感應到身后靈力波動,一聲‘叮鈴’的鈴聲響起,湘四的身影也闖入圣廟之中。

    ‘嘶!’

    少女一進圣廟,便率先倒吸了口涼氣,頓時將先將那股氛圍打破了。

    “這里面的雕像竟然這么大!”

    她傳音過來,宋青小皺了皺眉頭。

    湘四一來之后,可能是廟內多了個人的緣故,原本剛形成的特殊感應頓時消失了,她再看墻壁四周、頂端的那些壁畫時,又感覺不出什么特殊之處。

    那些水光映照在上面,如同萬千星火,但那先前似是在隱隱攢動的圖線卻又靜止了,她放出神識去窺探,依舊沒有響動。

    但宋青小既然已經看到過這壁畫的詭異之處,自然不會掉以輕心。

    墻上的圖騰應該有其用處,至少不會是鎮魂一族隨手涂鴉的,不過究竟是什么,反正時候一到自然知道,在那之前,她需要提高警覺。

    湘四還對著那玉雕‘嘖嘖’稱奇,宋青小上次圣廟窺探回來之后,確實曾與她提到過纏龍雕像的事,但當時并沒有提及這玉雕的大小。

    她大概看了一眼,一條黑龍纏在雕像頸側,龍首連帶著那雕像腰側一并埋入水中,四壁之上有像是孩童隨筆所灑的筆墨,處處都與宋青過的相吻合。

    想到這里,湘四眼珠一轉,心里卻是一松。

    看樣子宋青小進入圣廟之后所見到的一切確實沒有騙她,唯一有隱瞞的,恐怕便是她下水一事了。

    不過當時宋青她沒下水時,湘四本身也是半信半疑的,畢竟如果立場轉換,要是能進圣廟的是她,來都來了,哪怕被人發現,事關任務,無論如何也會下水一探的。

    只是那會兒兩人相互猜忌,宋青小不肯實說也是在情理之中,后面兩人確定同盟之后,她話里行間也透露過下水的情況了。

    “宋三,你說那‘龍王’會不會就在水中?”

    湘四傳音過來,不知為何,她在提到‘龍王’二字之時,圣廟之內的某一種古怪的氛圍瞬間便被點活。

    ‘呼——’

    如同一聲嘆息般,一股陰風憑空而起,圣廟內的石壁之上那些黑色的圖案頓時開始涌動。

    這些雜亂無章的圖案像是一條條陰邪詭異的黑色細蛇,在石壁間鉆進鉆出,宛如一大團纏絞成亂麻的觸手,開始瘋狂蠕動。

    隨著這些黑色的圖騰一動,陣陣陰煞之氣從石壁之上噴吐而出,形成彌天大霧。

    “那是什么?”湘四變了臉色,還未來得及說話,便只見那大霧一成,圣廟之內的陰氣突然開始暴動。

    宋青小倒是早有準備,湘四進來之前,她便意識到此地的圖騰有詭異了,這會兒一見黑氣鉆攢,頓時以‘者’字令遍及全身,靈力化為堅不可摧的靈甲,罩及她周身各處。

    “可能是龍魂。”她想到了先前初容等人臉上的圖騰,再與此地的黑氣一相比較,便有了猜測。

    只見那圖騰鉆攢間,像是要破壁而出。

    正在這時,水中倒映的萬千星光一閃,剎時便將那欲破壁而出的黑芒又釘回原處!

    黑色圖騰一被壓制,便開始反撲,但無論如何掙扎,卻都受制于那光芒。

    數息之后,那些黑線似是發現無法突破光暈的封鎖,隨即三五成絞纏成股,頃刻之間便形成一條比之前更長、更粗的圖騰,如此一來再度沖擊那光輝之時,便份外有力了。

    這些黑色的圖騰竟如同活物一般,生出靈智,知道相互合作。

    宋青小見到此處,心中一驚。

    這圣廟之內圖騰縱橫交錯,數量極多,密布了整個圣廟內部,密密麻麻,恐怕以萬億計數。

    若是這些圖騰全部匯合,會形成多么恐怖的力量?

    再者說,她發現隨著這些三五條細細的圖騰相匯后,結合而成新的圖騰,其散發出來的靈息遠大于之前許多,那些倒映的水光雖說還能壓抑,但隨著圖騰結合越來越多,這些水光也根本壓制不住!

    她正想到這里,墻壁之上的圖騰還在‘動’,從一開始的三五成群合而為一,接著發現還是無法突破之后,又再次開始突變!

    由結合之后的圖騰再次合并,像養蠱一般相互融合,不多時功夫,墻上的圖騰竟便被消化了五分之一之多!

    組合而成的圖騰已經小成氣候,宛如一條條手腕粗,且長達五、六米的黑色大蛇!

    大蛇一生,那氣息便份外恐怖,圣廟內部陰風測測,那圖騰黑影噴出大量陰霧,片刻之間竟反將原本壓蓋住它們的水光倒映遮住!

    黑氣一將光亮擋了大半,那光點的壓制力瞬間便被削弱,大蛇越發張狂,圣廟墻壁之上傳來‘轟鳴’之聲,引得整個廟內都開始‘嗡嗡’顫抖。

    平靜的水面在劇烈的顫抖之下開始震起圈圈漣漪,池中的女性玉雕的臉上都像是被黑氣所蒙,那本來溫和而安祥的神情都顯得陰森而詭戾了許多。

    ‘咝咝咝——’

    一道道蛇鳴從石壁之上傳來,宋青小與湘四二人頓時如同置身萬蛇之窟。

    從湘四豢養黑色妖蟒,又養了一條小金蛇當寵物便可以得知,她是時常與蛇類打交道,照理來說是不怕蛇蟲鼠蟻這等生物。

    便此時這種情況份外瘮人,哪怕是湘四向來與這些東西為伍,見到四面八方頭頂原本的圖騰須臾之間都化為黑蛇,也不由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UU看書www.uukanshu.com

    那些圖騰所化的黑蛇應該是與龍魂相關,兇橫異常,且因為相互吞噬而形成,性情極兇。

    嘶鳴之間,同類再度撕殺,不多時便以二并一,再度進化,力量速度增長,只聽‘咝咝’吐信聲中,那些勉強壓制著圖騰的星芒頓時被一股極為強大的陰煞之氣‘轟’的沖破!

    光芒被撕碎開來,隨即被那石壁之上的大蛇昂首吞沒!

    這些黑蛇進化速度極快,從一開始的不成氣候到打破禁制,最多只用了幾秒功夫!

    ‘轟轟轟’!

    墻壁又開始震動,宋青小與湘四見到這樣的情況,都不由自主的靠攏。

    湘四這會兒心中簡直想罵人,這些黑色圖騰怎么壓制?沒有實體,純粹是以陰氣形成,此地又是發圣廟之內,屬于它們的地盤,這種情況簡直與當日清露‘回門’之時一模一樣,未必又要靠神識來斗?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