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10章 溜了

前方高能
     意昌的雙手將骨杖舉了起來,身上氣勢迸發,肩背一振之下,大氅上的甲鱗飛立而起,發出‘叮叮’的撞擊聲響,隨著他一聲氣沉丹田的咒語發出:

    “弒!”

    那音波在某種古怪的秘術之下,化為無與倫比的狂猛力量。

    ‘喀喀喀’——

    地面開始瘋狂顫抖,一股力量從龍鱗之上飛出,鉆出骨杖,接著如同煙花一般沖天而起,化為一頭奇大無比的黑色巨龍!

    雖說同為巨龍,但此時這條黑龍的氣勢、威壓,明顯要強于那玉壁之中鉆出的黑龍許多。

    那頭從骨杖之中的黑龍身形約摸二、三十丈長,那頭顱如同小山,四頭沖將而來的黑龍與它相較,便如數條細弱不堪的小蛇。

    它的身軀其實是半透明的,但那身上的鱗甲閃爍著妖冶異常的光澤,哪怕并非實體,但依舊可以想像得出,它真正的身軀是何等的強大。

    黑龍幻影的目光呈淡淡的橙紅色,所到之處,如君王巡視自己的領土。

    幾條黑龍飛疾而來時,像是感應到了什么氣息一般,都不約而同發出驚嘶之聲,但沖勢太快,來不及緩和。

    這條從骨杖之中沖出的黑龍幻影見到幾頭黑龍之時,宛如在看死物,張開巨口,‘吼——’

    嘶吼聲震得人耳膜刺痛,強烈的音波沖擊之下,四周靈力竟肉眼可見般迅速扭曲。

    音浪化為一圈一圈的波紋,勢不可擋往四周擴散開,那四頭才將復活的黑龍在這音波沖擊之下‘轟’的被沖為黑霧。

    空氣疾速扭曲,宋青小臉色一變,立即將星辰大陣一收,那原本被星辰大陣所困住的黑龍還未反應過來,那吼聲波紋已至面前,一下將其吞沒。

    另一條被‘臨’字術暫時困住的黑龍也未幸免,這巨龍幻影一出,頃刻之間便將六條才剛形成的黑龍撕裂了。

    大團大團的黑氣受這一記猛攻,如遭受極大驚嚇般,不敢再像先前一樣放肆,俱都緩緩隱入玉壁之中。

    那玉壁之內還有兩條蠢蠢欲動的陰影,也如感應到危機一般,蟄伏下來了。

    巨龍幻影尚未消失,而是轉動一雙巨大的雙目,冷冷睇望四周。

    圣廟之內頓時消停了片刻,唯有鎮魂族人的低吟聲還在響著,此時匯為一股如同梵音般的咒語,響在眾人耳側。

    ‘鐺’!

    一聲重響突兀的傳來,頓時打破了這種暫時的沉靜。

    宋青小與湘四不約而同的轉頭,便見到此時的意昌已經須發皆白,如行將就木的老者。

    他顫巍巍的將手中的骨杖用力往地面一杵,骨杖破開石階,沉入半尺,被插立在地面之中。

    做完這一切之后,他好像再也撐不住,召喚出這頭黑色的巨龍幻影,像是已經耗盡他渾身的精元了。

    那渾身的甲氅披在他的身上,將他原本極力插起的背脊壓彎。

    他‘砰’的摔坐在地,腦袋無力的垂了下去,以下巴抵著自己的咽喉:

    “我只能幫到這里了——”

    他說話時,像是嘴中含了一口沙子,每吐一個字,便都像是費盡了渾身力量似的。

    說話的功夫間,大股濃稠的血液如斷了線的珍珠,順著他的下巴往下落,頃刻之間將他花白的胡須染得殷紅。

    “宋姑娘——”意昌的聲音極為沙啞,氣息微弱。

    宋青小轉頭看他,他垂著頭,頭上戴的冠帽滑落下來,將他的額頭擋住,形成陰影,蓋住了他的眉眼、鼻梁處,只能讓她看到他如死灰般的半張染了血的面孔。

    “我還沒有忘記初心,”他扯了扯嘴角,“只是那太難了。”

    短短兩句話,他說得十分的吃力,卻又再認真不過。

    這一刻宋青小的心里生出一種復雜至極的感覺,時至今日,她的心志之堅硬,再難以被人、事、物所撼動。

    她初時見意昌時,此人面如冠玉,彬彬有禮,言談溫和,在宋青小看來,他便如同一條色彩斑斕的毒蛇,內藏奸惡。

    千多年前,鎮魂族人自甘‘墮落’,與惡龍陰靈相結合,從鎮魂使者,化身為惡龍一族。

    每隔三年舉行一次‘龍王祭’,以無辜的少女安撫九泉鎮氣,九泉之下,不知積累了多少被祭祀的女性尸骨。

    他欺瞞相叔,與其狼狽為奸,57年的時間中不知以多少無辜少女為祭祀,在品羅的眼里,這些人行事惡毒,簡直比傳言之中的惡龍還要恐怖。

    這樣一個心狠手辣之人,早就已經遺忘祖輩的職責,此時卻在說,他沒有忘記初心。

    明明這話便如天大的笑話,但宋青小卻感覺得到,他不是在撒謊或強行辯駁。

    意昌已經不行了,他的生機在飛速減弱,剝離黑繭束縛之后,他本身便已經受到了極大創傷,接連數次出手,雖說不知他施展的是什么樣的秘術,但宋青小感應得到,這種秘術對他來說傷害是很大的。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

    他的父親臨終之時,曾叮囑他不忘初心。

    若是意昌沒有忘記初心,那么他千年之前,為何要背叛族訓,帶領族人與惡龍相結合,利用陰魔煞氣數次輪回轉世,為的是什么?

    哪怕是對于黃帝的遺棄,人類的健忘,及被困守玉侖虛境不知多少光陰歲月,數輩遭受無盡的痛苦,這一切的一切都使得意昌一族‘墮落’的理由顯得順理成章。

    可他們的祖輩受惡龍所害,死后都不得安寧解脫,時至今日,意昌提及當年祖輩的苦難時,依舊露出不平之色。

    如果他們與惡龍合作,便相當于背棄了祖輩當年的信念,意昌不會這么做。

    莫非——

    他是要等待著一個時機,等著有人來解救他們,用無盡的壽命來等一個機會,一個未來,再使得族人徹底解脫?

    若是這樣,那么一切便說得通了。

    “嚤嘛呢哦——”

    石階之上的初容閉著雙目,嘴唇微動,一道道低啞的咒語聲從他嘴中逸出。

    意昌的話傳進他的耳里,他神色不變,但那緊閉的雙眼之中卻有黑色的眼淚涌出。

    那黑色的水跡順著他下眼瞼淌下,形成兩道斑駁的痕跡,接著仿佛像是活了過來的蟲子,又緩緩鉆入他臉頰之中,消失得無影無蹤。

    低吟的鎮魂族人身上縈繞著一股悲嗆、痛苦,那種難過沒有大聲哭泣,卻化為悲沉異常的氣氛,牢牢的壓在每一個人心頭。

    哪怕是牙尖嘴利的湘四,在聽到意昌話的這一刻,也抿了抿嘴角,不知該說什么。

    眾人因這一句話而沉默了片刻,此時那頭頂之上,意昌召出的黑龍幻影卻突然動了。

    這黑龍幻影與之前意昌所召出來的幻影又有不同,無論是氣勢、體形甚至威壓,都要強大太多。

    它一出現將六條剛成形不久的黑龍擊散之后,并沒有像先前的幻影一般消失,反倒緩緩轉頭。

    玉璧之上,被擊散的黑影重新聚合,再次化為九條陰影,試探著緩緩鉆出。

    這一次它們再出現時,那黑龍幻影轉過了頭,幾條陰影映入它暗橙色的雙眼之中,興許是幾條黑龍身上的外貌與它相似,氣息與它也相同,隨著意昌的孱弱,對它的掌控減弱了許多,它的雙瞳之中陰光流轉,卻并沒有再出聲驅趕。

    七條、八條、九條……

    玉壁之上所有的黑龍從頭頂、四側鉆了出來,以極為緩慢的速度,朝它靠攏。

    如同九龍覲見領主一般,邊向它移動,嘴中邊發出‘嘶嘶’的低咕。

    “它們在交流!”湘四一見這情景,當即將意昌先前的話拋到了腦后。

    不需要湘四提醒,宋青小也感應得出來不對頭了。

    憑著天賦血脈,她也感覺得到這群黑龍陰靈在交流。

    ‘嘰嘰咕咕’的低吟聲中,那巨大的黑龍幻影身上的氣息突然變了!

    它才出現時,只憑本能行動,此時隨著與這九頭黑龍交流之后,頓時便像是想起了什么。

    這巨大的幻影轉過了碩大的龍頭,只見它龐大無比的身軀蠕動著轉過身來,一只側著的眼睛中瞳孔倒豎,很快意昌的身影便映入它的眼中。

    一股死寂之氣從它身上散發開來,鱗甲上的流光溢轉間,它龐大的身軀開始向意昌蠕動。

    氣氛越來越緊繃,那黑龍幻影的威力眾人都已經見識過了,湘四嘴中發苦,往宋青小的方向轉頭,雖說沒說話,但卻傳遞出一個信息:這怎么打?

    先不要說這黑龍僅只是一個幻影,根本沒有實體,要想使‘龍王’出現,還需要找到契機,令它復活。

    就算是龍王現世,出現實體了,可從眼前這些黑龍的力量便能看出,這些遠古大妖的兇悍之處。

    普通黑龍已經難以對付了,龍王要是再出現,憑兩人實力,湘四感覺除非奇跡出現,否則根本不可能打得過!

    宋青小嘴唇緊抿,意昌還垂著頭,他仿佛已經知道大限將至了,盤膝而坐,甲氅鋪在他身側,那一根骨杖立在他身前不遠處。

    面對即將到來的危機,他并不慌亂,嘴角中還有濃稠的殷紅血跡如連絲不斷的珍珠往下滴落。

    那黑龍幻影越離越近,其余九條黑龍也緩緩跟在它身后。

    巨龍幻影的頭顱在離意昌約摸十來米的高空停住,頓了片刻。

    它那雙暗橙色的眼瞳微微轉動,接著腦袋開始往另一個方向緩移,但它的視線還是鎖住了意昌。

    顯然這會兒手持龍骨、身披龍鱗甲的意昌成功的吸引到了這黑龍幻影的關注。

    它的身體似是貼著玉壁蠕動,但腦袋仍是望著意昌的方向,眼瞳之中閃過殘忍、陰冷之色,如同在撕裂他之前,給他造成巨大的心理陰影,戲耍著自己的獵物。

    ‘吭——’

    一道長長的喘息從它鼻孔之中吹出,化為一股小型旋風,氣氛一點一點緊繃,宋青小只覺得隨著那巨龍幻影吐出氣息的剎那,一股殺戮隨之傳來,刺激得她身上皮膚刺痛。

    臉頰、脖頸處緩緩浮出金色的光鱗,將她肌膚牢牢包裹住。

    那巨龍幻影的腦袋已經蠕動到圣廟入口處的上方了,如小山般的龍頭低伏,鎖住了意昌,正欲發動雷霆一擊的剎那——

    宋青小的神識微微一動!

    圣廟的門外,像是有人來了。

    ‘砰砰’的急促腳步聲中,有一道氣息闖了進來。

    “五號?”湘四瞳孔緊縮,顯然也感應到了不對頭。

    她下意識的低呼才剛出口,便見到圣廟處一道身影穿過魔氣的封鎖,闖入圣廟之中。

    “我是鎮魂一族,我有功,我要輪回重生,你答應了我的!”

    霧氣翻騰之中,相叔的聲音打破了圣廟中詭異的沉靜。

    團團涌動的黑氣之下,獨眼老頭兒的身影漸漸清晰了起來。

    他的那只獨眼左右亂轉,先是看到了宋青小與湘四二人,接著閃過一絲怨毒,隨即毫不猶豫轉開,又看到了作同樣打扮,仿佛如入了定般的鎮魂一族。

    老頭兒像是已經見過樣的場景,在看到初容等人的時候并不意外,他視線很快落到了意昌身上,一下便將意昌認出。

    這些年來他進出玉侖虛境許多次,親眼看到過意昌從中年至老年,又輪回重生至年幼,對他已經十分熟悉了。

    在相叔心中,意昌就是他執著信念的依托,哪怕化成了灰,他也能認出。

    “這老頭兒來干什么?”

    湘四目瞪口呆,一臉吃驚的望著這一幕。

    他并沒有意識到危險的來臨,頭頂上方的十來米處,有一頭極為可怕的巨龍,正轉動著它那一雙巨大的眼珠,冷冷的望著這才闖進來的老頭兒。

    “意昌大人……”相叔看到意昌的剎那,那只獨眼頓時迸發出光芒,身體踉蹌著往前走了一步,像是想往意昌的方向沖。

    但他抬起的腿還沒落下,那懸浮在他頭頂上方的巨龍眼瞳一閃,龍頭便沉了下來。

    相叔耳中只聽到一聲長長的‘哧’的吐息聲,接著一道黑影逼落。

    ‘呼——’長長的風響聲中,巨龍的幻影很快將相叔的身影覆蓋住。

    長長的龍身從他身體中穿過,他的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干癟了下去,像瞬間被抽空了水份般,緊接著被魔氣所腐蝕。

    一道灰蒙蒙的陰魂從那身體之中鉆出,臉上還帶著懵懂,下一瞬間便被颶風卷中,一口吸入進巨龍腹中。

    巨龍幻影將他魂體一吸,接著再不停留,往意昌的方向疾沖!

    陰影帶起風流,相叔的尸身如同一截燒燼之后的灰白色木頭,被風一吹,便‘咔嚓’碎裂開來,緊接著‘嗚’的一聲,被風力絞得粉碎,化為飛灰卷入那疾風之中。

    黑龍幻影一動之后,其余九龍終于也動了。

    湘四眼中閃過一絲暗光,故意捂著胸口,動作停了片刻。

    正在這時,原本站在她身旁的宋青小卻動了。

    ‘前’字令一閃之下,她的身影出現在半空之中,手掌虛空一抓,一條冰鞭在她掌心迅速成形,化為一條十米左右的巨鞭,被她振臂一抽!

    ‘啪!’

    冰鞭拍破空氣,發出響聲至極的音波,成功引起數條黑龍的注意力。

    湘四見此情景,嘴角微彎,心中不由生出一絲喜色。

    宋青小在這個時候果然先動了。

    雖說兩人是隊友,最終是需要同時合作,但黑龍的實力如此強大,若是有個盟友能夠先頂一陣,對她來說也是好事一樁的。

    更何況到了這樣的地步,湘四其實已經隱隱心生退意了。

    黑龍的力量太強大了!

    每條黑龍的肉身力量至少相當于進化至七階以上的恐怖妖獸,不弱于化嬰境頂階的強者,再加它們特殊的屬性,可隨意化形的身軀,此地特殊的環境,使得它們的力量仿佛無盡無窮。

    這還應該不是黑龍真正的力量,從意昌所放出來的黑龍幻影看,那應該才是強盛時期真正的黑龍。

    若是普通黑龍已經這樣難以對付,要是真正強盛時期的黑龍再現,甚至就算契機產生了,龍王出現,那又如何?

    她與宋青小只是兩個人罷了,‘殺死龍王’的任務,兩人未必這個時候完得成的。

    湘四想到這里,目光更是盯住了半空之中,決定一有不對勁兒,便趁機先溜再說。

    宋青小手執冰鞭,往四周一抽,冰鞭所到之處,空氣驟降,飛霜點點,瞬間將那些黑龍的注意力吸引住,同時咆哮著往她沖。

    四面八方都有黑龍往她沖來,圣廟雖大,但在此時九龍飛騰之下,卻又顯得異常狹窄了。

    九龍的聲勢非同小可,宋青小太托大,她可能完了!

    想到這里,湘四當機立斷便想逃,眼見宋青小即將被追上之際,湘四的身上突然銀光一閃,兩顆星辰出現在她胸前、身后。

    她愣了一下,只見宋青小在九龍包圍之下依舊氣定神閑,好像還沒意識到危機來臨了。

    湘四一見此景,腦海之中警鈴大作。

    只見宋青小彎了彎嘴角,接著說道:

    “逆轉星辰。”

    “???”

    湘四臉上冒出疑問之色,下一瞬間她便很快明白不對頭了。

    星光一閃之下,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一股可怕的力量往她‘抓扯’過來,讓她根本沒有絲毫反抗之力,便被提抓起來。

    天旋地轉之間場景飛速移動,等到湘四回過神來時,她的腳下一空,身體像是失重在往下落。

    她下意識的以靈力托住身體,四周黑氣彌漫,群龍怒號聲鉆入她神識之中,合夾著她衣物之上鈴鐺被風流吹得撞擊的急促聲響,刺得她識海劇痛。

    一股不好的預感涌上她心頭,湘四甚至不敢轉頭去看四周,倉皇之間,她的目光落到遠處,自己原本站立的位置上,這會兒宋青小神色從容,正整理著她的衣物。

    “……”寒意順著湘四的脊椎往上攀爬,刺激得她頭皮發麻。

    她一張俏臉由白轉紅,再由紅轉紫,繼而變得鐵青,然后眼中露出悲憤、氣恨之色,嘴唇抖了又抖,發出一聲不敢置信的尖怒叫吼:

    “宋三!!!你這個死丫頭!!!”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