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12章 尸群

前方高能
     一股難以言喻的顫粟感從宋青小后背攀爬而起,蔓延至身周各處。

    極靜、極幽暗的水底之下,這些相互依偎的女尸,以宛如初生女嬰般的姿態蜷縮,困守于水底深處。

    玉侖虛境之上一共有145人,圣廟的凹槽之中有133個槽穴之內有黑繭,也就是說,圣廟之上的玉侖虛境之內,一共有278‘人’的存在。

    除開尚未輪回轉世的黑繭之外,那145個行動的‘活人’之中,大部分又以男性為主,而女性則極為稀有。

    宋青小一開始雖說也曾有過疑惑,但隨著謎底一點點揭開,鎮魂一族的來歷及緣由被她逐漸弄清楚之后,這點兒疑惑自然便慢慢消失了。

    畢竟與魔氣相融之后,意昌說過,這種以惡龍陰魂所化的魔氣,會以鎮魂一族的人身體為蠱,寄宿其中,意圖吞噬其血肉、魂魄復活。

    這便如同身上豢養了一個極為可怖的寄生之蠱,會給活著的宿主帶來無盡的痛苦。

    在這個過程中,女性的體質先天弱于男人許多,慢慢堅持不住,最終‘死去’也不是不可能的。

    因此最后經過一番篩選、淘汰后,玉侖虛境中僅留下大部分以意昌為主的男性,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只是宋青小萬萬沒想到,這些在她認為中,‘死去’的女性,會出現在九泉下頭!

    也就是說,千年之前,意昌所領導的鎮魂一族在做出變革的決定之后,便應該建立圣廟,將族人一分為二。

    圣廟之上,以意昌為首的男性為主,而女性則是退避泉底,鎮守九幽!

    以這樣的方式,為玉侖虛境爭取了千年的平和。

    宋青小緩緩順著水流下潛,一一與這些沉寂在水下的女尸面前游過。

    幽閉的水底之下,從水面照落的微弱光線到了此時呈現出一種詭異的幽藍色,越是往下,那色澤越深,從藍漸變黑,直至盡頭。

    緊靠著玉雕而排的女性尸身,像是一列狹長的隊伍,直直延伸至深淵之中。

    那些女性被困封了千年之久,臉頰之上蒙上了一層黑色、粘膩的,

    如粘膜一般的薄垢,將她們的五官蒙住。

    但透過這些薄弱的粘膜,可以隱約看得到她們的眉目。

    水底的魔氣極重,這些尸身不知有什么力量,竟可以與這濃重的魔氣相抗衡而不被其腐蝕,宋青小正欲伸手去觸碰,卻只聽一道巨響自頭頂而來——

    ‘吼——’

    巨龍的咆哮聲透過水面,鉆入水底深處。

    那聲音傳至七八十米的水底,已經被削弱了許多,但巨龍的氣息卻透過水流傳播,深入宋青小的識海之中。

    接著便只聽‘砰’的重響,雕像像是被一股巨力重重撼動!

    巨大的黑玉雕開始左右搖擺,如一根筷子插入碗中大力攪拌,將水波攪亂。

    ‘嘩嘩’的水流聲響中,那些附著玉雕而緊圍成圈的女尸也因玉雕的擺動而開始劇烈顫抖。

    沉寂的朱紅色宮裝邊角蕩了起來,邊沿化為齏粉混往水中。

    半透明的黑灰色粘膜之下,她們的臉頰、手腕等處的皮膚像是薄弱異常的紙張,在這一點兒顛簸之下,無聲的碎裂開來。

    一股黑濃如墨的汁液從碎口之中噴涌而出,看得宋青小目光一凝,接著便敏銳的感應到了魔氣的翻涌。

    在水底之下鎮守了千年之久,這些從女尸體內涌出的黑色汁液自然不可能是血,且宋青小感應到了其中的魔氣,與她在石壁凹槽之中感應到的氣息如出一轍。

    也就是說,當年的鎮魂族一分為二之后,不僅止是生活在地面之上的人引魔氣入體,更有甚者,決意沉入湖底的這些女性,可能也同樣引魔氣入體,沉睡在湖底深處。

    九泉的形成,恐怕不是因為湖底本身有魔氣才成,說不定是因為這些將魔氣引入體內的女人存在,才逐漸形成了這一汪魔氣濃重的湖。

    “鎮氣。”宋青小心中將意昌所說過的這兩個字細品了一番,當時她的理解是湖中有魔氣,以‘龍王祭’將其鎮壓,才得此名。

    這會兒看來,恐怕是因為這些女性沉在湖底,鎮壓魔氣的緣故。

    她們是鎮魂一族,這些人中,極有可能是意昌等人的妻子、女兒、家屬,當年為了分開鎮壓黑龍陰魂,各自做出不同決擇。

    所以意昌在‘龍王祭’上時,會露出那樣溫柔的神色,像是在懷念,又像是在安撫,如對待親人一般,一切都找到了緣由。

    那從女尸臉部裂開的縫隙之中,魔氣一鉆出來,便像是受到上方黑龍咆哮的引誘,翻滾著想要向外涌出。

    但在那黑色魔氣擴散開來的剎那,女尸臉部那層半透明的粘膜卻一下將其攔住!

    黑色的汁流將粘膜沖擊開來,像一個吹開的汽球,但下一刻又被那粘膜擋住,又緩緩回彈,將其逼回尸身之中。

    她們死了千年之久,卻仍在用這樣的方式鎮壓著魔氣匯合。

    宋青小的心里涌出一股復雜至極的感覺,她很難用語言來形容自己此時的心境,是什么樣的意志,可以令這一族人,為了封印龍魂,而集體做到這樣的地步?

    她頓了半晌,手腕一轉,靈力將湖水化為一股疾流,往那其中一具女尸沖擊而去。

    水流沖刷著她的衣物,將那經過千年腐蝕的衣裳絞破,把水染得渾濁,但她身上有一層粘膜在,將體內的魔氣鎖得牢牢實實的,不能外泄出。

    且不知道當年她們臨死之前,是不是使用了什么秘法的緣故,她們與那玉雕之間緊密聯合,以靈力催動的水流根本便將這些緊附的女尸沖走。

    仿佛千年的時間,她們就如長在了玉雕之上,再難割舍。

    震動逐漸平息,水上的情況再一次被控制住。

    宋青小定了定神,再繼續往前游。

    發現了這些女性的存在之后,仿佛已經逐漸摸索到了水流的盡頭。

    但令她有些意外的,是在往前游了數米之后,光線越發昏暗,但宋青小卻發現這玉雕的幅度出現了變化。

    從玉雕的腰身沒入水中之后,曲線便一直不變,幾十米的高度一直維持著相同的幅度,好像一根粗壯的圓柱被杵入水中,除了上面雕刻的那條黑龍有微微的起伏外,直徑并沒有任何變化,直到宋青小發現了鎮魂一族的女尸群后,這直徑才有了起伏。

    可那曲線的起伏一直不大,而大批女尸的出現令宋青小的注意力一直是放在尸群之上的,雖說注意到曲線的異變,但并沒有放到心中,直到這會兒曲線的坡度變大,她再轉頭往回看時,才發現從最初發現尸群出現的地方到現在,約摸十來米長的距離,這里的尸群一下往外‘凸出’了許多。

    倒立的尸群以一個十分詭異的角度,斜直往外擴,且幅度極大,像是她們正處于一個陡坡。

    宋青小放開神識去探,這種異變并不是因為尸群的緣故,而好像是因為玉雕本身有變化,所以導致依附在玉雕身上的尸群的位置發生了改變,與其他女尸不同。

    尸群之后的玉雕到底是什么樣的?數十米長沒有變化,到了此地為什么突然有起伏了?

    她往前又緩緩移了兩米,卻見那凸出的幅度并不是擴散開來,而像是一座小山丘,只微微挺出,接著又往回收。

    這種情況,不像是腰、腿的交接,也并非她一開始所想像中的隱藏的龍頭。

    她腦海之中閃過一個大膽的念頭,不知為何,宋青小此時想起了水面之上的那女體雕像。

    纖細的腰肢之上,是豐滿而挺直的胸,一條黑龍纏過她身體,與她纖腰一起沒入水中。

    眼前這曲線、幅度,無論怎么看,都與湖面之上那具女性雕像相吻合。

    若是如此一來,她一開始認為水底下會出現一雙腿,一只龍頭的猜測是錯的。

    畢竟這種猜測,只是她先入為主的想法罷了。

    試想一下,意昌當年在修建圣廟之時,未必會修建一個真正的完整的雕像。

    圣廟以湖面為分隔線,一上、一下,一陽、一陰,正好相對合。

    若是圣廟之上居住的是以意昌等男人為主的活口,那么圣廟的湖水之下,便是以女性群體為主的另一批族人了。

    無論是哪一方,都不能稱為完整的鎮魂一族,唯有雙方相結合,才是當年鎮魂族群幸存的完整后裔了。

    水面上那具女性玉雕的腰部以下連接的并非雙腿,而是另一半倒立的一樣的女性玉雕身體,再結合之前的種種線索,宋青小就敢大膽的推測,這圣廟水底的世界,應該與水面上的世界相重合!

    也就是說,她一開始看圣廟的造型如同一個倒扣的玉碗,極有可能只是看到圣廟的一半罷了。

    真正的圣廟外形,應該是一個圓形的‘球’!

    只是這‘球’的另一半沉入水中,便如一個倒影,與圣廟之上的圣廟相對映的。

    而玉雕無腿,其上所纏黑龍則無頭,也恰好意味著‘群龍無首’。

    為了驗證自己的猜測,宋青小當機立斷再往前游,果不其然,再往下沉了一段距離,便發現那玉雕所在位置一下收縮了許多。

    “肩膀、脖子、頭顱!”這些曲線的變化,完全證明了宋青小的猜測。

    圣廟之上的玉雕離廟頂的穹蓋并不遠,數米之后,她便見到黑壓壓的水底了。

    若是廟宇翻轉過來,這里應該就是廟的頂蓋,倒立的女性雕像、女尸群便應該翻轉過來了。

    水底沉了十來具尸骨,才獻祭不久,穿了一身朱紅色宮裝的清露也在其中。

    她的尸身被大量黑氣所纏繞,因宋青小的到來打破水底的沉寂,頭發、衣擺微微晃動。

    但每動一下便有黑氣將她鎖住,像是在制止著她的逃脫。

    從這些尸骨數量看來,并不符合初容當初所說的,每隔三年便舉行一次‘龍王祭’的死亡數目。

    反倒是這些密密麻麻蜷縮的女尸,約摸有三百余人,若是按照每隔三年一次的祭祀計算,其累積的數目約有千年之久,推算回去,才與意昌的計劃相契合。

    宋青小又順著廟底往外游,與她猜測的一樣,水底的世界與水上是一模一樣的,廟宇的內部相當于被復刻,甚至連玉壁上那些縱橫交錯的黑色圖騰也都存在。

    圣廟進門口處的大門開啟,水流、魔氣從中逸出,與外界相連接,形成九泉與湖。

    一直以來的疑惑被解開了,九泉的來由及鎮魂一族的情況也基本弄清楚了,但宋青小心中又生出新的疑惑。

    為何鎮魂一族要將族人分為男女兩批,各自出現在不同的地方呢?這些女性依附著玉雕而死的緣故是什么?玉雕中部為什么會有溫熱感?鎮魂一族輪回重生的奧妙到底是什么?

    這些女尸不知用了什么秘法,與玉雕緊密相連,黑龍陰魂的一部份魔氣在她們生前便被吸入她們體內,死后已經與她們合而為一,要怎么樣才能釋放這樣的魔氣,令‘龍王’復活?

    而若是想要打破這種情況,是不是需要將玉雕打破?

    想到這里,宋青小還未行動,一道細弱的尖叫便透過深深的水流,傳進她識海之中:

    “宋三——”

    湘四驚惶失措的聲音傳了過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通過水流把她聲音削弱,但依舊聽得出來她話音中的駭然與無助。

    她應該是撐不住了,或者是上面有了什么變故。

    宋青小神色一變,緊接著只聽一聲重響:‘轟!’

    玉雕再次受到一股劇烈的力量撞擊,水底下被迅速攪動,依附于玉雕之上的尸身隨水流而瘋狂顫抖。

    大股大股的黑色魔氣逸出,雖有那層薄膜將大部份的魔氣封鎖,但仍有小部分逸出,鉆入玉雕內部,化為一道道黑氣,向上攀附。

    ‘嗷吼!’

    一道長長的龍吟聲透入水底,玉璧四周的封印圖騰像是也受到了感染一般,開始不安的游動,試圖破壁而出。

    但那黑氣才剛逸出來,還未靠近玉雕,便被水底之下清露的尸身吸走。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