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14章 和盤

前方高能
     這玉雕之內的老頭兒生機一絕,便如一個信號般。

    ‘咔嚓——’

    玉雕表面傳來一道道細微的聲響,那先前頂住了黑龍撞擊而不破的玉雕,此時開始出現一條條縱橫交錯,如蛛網般的裂縫。

    那血玉之中的光芒迅速暗淡了下去,被大量黑氣填充。

    老頭兒的臉部干癟下去,瞬間化為一具仿佛死了千年的枯骨。

    ‘嗖’的響聲里,如同吃飽喝足的小龍化為一道金芒從玉雕體內鉆出,鉆入宋青小的眉心之中。

    她識海之內,緊接著響起一道清亮的龍吟,那聲音與以前的龍吟相較,氣息飽滿了許多,吞噬了這玉雕之力,對于龍魂來說,顯然大有益助。

    龍魂一出之后,‘咔咔’的碎裂聲更為清晰了,細微的裂縫變得清晰,大股魔氣混合著暴戾之氣從中逸出,更是加快了那玉雕碎裂的速度。

    宋青小手底下的玉雕溫度一點一點減弱,水流沖擊著縫隙,從中鉆入,頃刻之間那先前還溫熱的玉雕便冰冷異常了。

    ‘轟隆隆’!

    中間一出現破綻,裂痕往上下蔓延開去,挺直的玉雕頓時像是失去了支撐的力量般,顯出即將坍塌的架勢。

    正在這個時候,頭頂上方突然再次傳來一陣劇烈的撞擊——‘轟’!

    一股蠻橫可怕的力量從玉雕頂部沖擊而來,整個玉雕本身開始瘋狂顫抖。

    只聽‘咔嚓’一聲脆響,玉雕在這股力量沖擊之下,剎時斷裂開來!

    ‘吱嘎、吱嘎’!

    大量碎裂的玉石飛濺,那原本被女尸群鎖住的魔氣瘋狂外涌,從水底鉆出,直往水上透,瞬間便將水染為黑色。

    露出水面的半截纏龍的女性玉雕開始往水中坍塌而去,下一秒便像是要撞擊上圣廟了。

    宋青小一見局勢已破,又見潛藏的魔氣涌出,當即伸臂用手將水一撥——

    此時的圣廟之內,

    已經黑氣彌漫了!

    玉璧四周原本點亮的光火被黑霧所籠罩,霧氣之下,只見數條龐大的黑龍在黑云之中鉆進鉆出。

    湘四滿臉是血,此時臉色慘白,氣息十分微弱。

    黑霧之中,五只‘桀桀’獰笑的鬼頭此時正圍著她轉,一只約摸二十來米長的巨大黑蟒下身盤據,高昂著頭顱,站在她的身側。

    那黑色巨蟒此時已經呈現出半蛟之體了,但先前一番大戰之后,它頭顱頂上大塊鱗甲卻被撕脫,一道長長的傷痕從它一只犄角處直抓到眼睛,將它半個頭顱都抓裂了。

    大量殷紅的血跡從那巨蟒頭頂之處涌落而下,令得它氣息微弱,哪怕是張開血盆巨口,發出‘嘶嘶’的恐嚇之音,卻帶著一種虛張聲勢的感覺。

    當日在宋青小手下敗走的范五此時再次出現,正如宋青小一開始所猜測般,此人應該一直躲在暗處,等待時機到來。

    宋青小一跳入九泉之后,留了一樁爛攤子交給湘四應付九龍的時候,范五便剛巧到了。

    只是此人生性多疑,再加上他被宋青小殺了一次,損失慘重。

    若非他運氣登峰造極,在試煉空間選擇卡牌之時,選擇了五號,因此擁有了四次可重生的機會,恐怕當日在宅院之內,他便死在了宋青小手中。

    正因為險些死過一次的緣故,此人極其謹慎,見到宋青小不知所蹤、湘四被九龍所圍時,并沒有急著跳出。

    他深怕這是宋青小與湘四臨時所做的一個局,故意引他入甕。

    此人到來之時,恰逢黑龍幻影沖擊意昌、湘四被九龍所困住的關鍵時刻。

    巨大的黑龍幻影咆哮著往意昌的方向沖撞,它所到之處卷起漫天黑霧,將這圣廟變得如同鬼域。

    它沖至意昌面前時,龍吟化為一股強大的音波,使人神識劇痛。

    一只如小山般的巨掌從上而下探來,爪甲張開,往意昌頭頂抓攏——

    魔氣干擾之下,范五隱在暗處,神識受限,找不到宋青小藏身之處,更是不敢輕舉妄動。

    湘四被九龍所圍,即將被黑龍所分食的剎那,湘四身上突然傳來一道‘嘶鳴’之聲,接著一股黑氣從她頭頂躥起,化為一只二十米長的黑色巨蟒。

    那黑色巨蟒已經呈半蛟化了,但與眼前這些黑龍相較,卻因品階緣故,仍受其克制。

    只見那率先而至的黑龍抬掌抓撓間,黑蛟躥出護主,卻半個腦袋被抓破。

    五號本來以為湘四必死無疑之際,卻不知為何,那群黑龍身上黑氣狂涌,像是被某種力量所束。

    那黑龍幻影攻擊意昌之時,六、七頭黑龍竟放棄了湘四,轉而開始攻擊那黑色女性玉雕了。

    他等了約五、六分鐘,看湘四獨撐了許久,這才闖入。

    正如兩人之前所猜測一般,范五的任務與湘四、宋青小二人有微妙的相似,但結果卻又截然不同。

    他的任務,是需要召出龍王,確保龍王祭順利舉行的。

    既然宋青小暫時不知所蹤,那么湘四在此,對范五來說事情便簡單多了。

    “嘿嘿嘿……”他突然獰笑著闖入之時,湘四心頓時沉入谷底。

    從當日范五逃走以來,她最為擔憂的事情發生了。

    那九龍被某種神秘的力量所制,殺傷力雖說有所減弱,但對她來說,依舊很難應付。

    偏偏這個時候,范五又再出現,可想而知湘四這會兒心中有多絕望了。

    這也是宋青小在水底之時,第一次聽到湘四尖叫著呼喚她名字的緣故。

    范五一心只求速戰速決,想在宋青小出現之前,將湘四解決,因此出手狠辣無比。

    而湘四想要保命,這會兒也使出了渾身解數。

    兩人手段頻出,大戰激烈。

    只是一個受了重傷,死過一次,境界有所跌落;一個本身處于生死關頭,不惜耗盡精血強行在短時間內提升自己的實力以保住性命,如此一來倒是暫時勉強斗了個平手。

    不過湘四只是強弩之末,范五的實力太強了,哪怕他在宋青小手中吃了大虧,修為被削弱了許多,但她依舊不是對手,這會兒不過拖延時間罷了。

    水面之下傳來異動的時候,她面如死灰的臉上現出狂喜,相反范五的眼中則露出駭然、退縮。

    宋青小就在水底,這會兒水里有動靜,說明她可能找到了什么,即將出現了,這對湘四來說有利,但對范五來說就糟糕了。

    可隨著那異響聲傳來,一頭黑龍恰巧撞擊玉雕頭部——

    ‘砰’的劇響聲中,那先前一直巍然立于水中,扛住了幾頭黑龍攻擊的玉雕,此時卻像是在這一擊之下,‘咔’的從水中斷裂了!

    堅不可摧的黑色玉石的頭部一下被擊得粉碎,長長的龍吟聲里,碎石被黑龍帶得四處飛濺,那三十來米高,立于半空的雕像開始往一側緩緩坍塌。

    水底之下,有大量黑色的魔氣往上涌。

    那些盤旋的黑龍一見這黑氣出現,便欣喜交加,紛紛將水中涌上來的魔氣吸入大口之中。

    一旦兩方魔氣相結合,那先前便極為強悍的黑龍更是呈現出半實體化的身形,突然之間實力暴增了許多。

    情形一下逆轉,先前還滿臉驚喜的湘四臉色一變,反之范五則露出不敢置信的驚喜交加之色。

    水底之下,宋青小破壞玉雕內部,吸納那股生靈之力,準備浮出水面之時,一道蒼老的聲音傳進了她耳中:

    “你看到了?”

    那聲音似從水中四面八方傳來,沙啞而微弱,像是復雜至極,有種疲憊到極點后,即將解脫的松快感,又有種還有心事未了,仍撐著最后一口氣不肯吐出的衰弱感覺。

    宋青小的動作一頓,聽出這是意昌的聲音,準確的說,像是已經七老八十之后的意昌聲音。

    “看到了。”

    不知為何,他竟能撐到此時‘不死’,且以這樣的方式直接以神識跟她對話,四周的打斗聲、龍吟聲,以及玉雕斷裂、水流的聲響全部都消失了,宋青小的神識可以清晰的捕捉他氣若游絲的呼吸,及他頭發摩挲著那甲氅時的‘悉索’響動。

    他應該問的是水底下的尸群,宋青小回答之后,只聽一聲綿長而微弱的呼吸聲響起,他像是陷入了回憶之中,半晌之后才嘆了一口氣:

    “她們還好么?”

    他的語氣就像是想要從一個遠道而來的客人嘴中,探聽自己在遠方,已經多年未見的親人下落,有種殷切與小心翼翼混合的感覺,全然沒了之前面對黑龍時的霸氣凜然與果決。

    宋青小頓了頓,沒料到意昌竟會在這個關鍵時候,以這樣聊家常的方式,打聽那些女尸群‘好么’。

    她心中生出一種十分奇怪的感覺,“應該還好吧?”

    說這話時,宋青小的語氣有些遲疑。

    未受到干擾前的尸群,還維持著千年之前,她們入水時的舉動,合并相連,鎮守九泉。

    可此時她一入水后,破壞了玉雕內部,將那股維持鎮魂一族輪回轉世的生靈之氣吸收,如今玉雕已毀,水底之下的尸群還好不好,宋青小就不知道了。

    “那一年……”意昌聽了她這話,像是一下陷入了回憶之中:“我們決定解除先輩的痛苦,將龍魂封印,等待著一個領路人的到來。”

    “我跟寧山約好……”他說到這里,頓了片刻:“寧山是我的妻子。”

    此時雖說因為意昌不知動了什么手腳,令宋青小聽不到上面的聲響,但可想而知,這會兒上面戰況已經十分激烈了。

    可她并沒有催促,龍魂吸收了玉雕中的能量,對于她來說是一筆不小的收獲,這是來自鎮魂一族全體女性的恩賜,值得她認真聽意昌說,了解那些女尸群的過往,將她們記在心中。

    提了妻子,意昌的語氣變得十分柔和。

    聽得出來,他與妻子當年的感情不錯,丈夫接任族長,做出改革,寧山便堅決支持丈夫的舉動。

    “圣廟建好之后,寧山與族中的女兒們,都圍守在鎮像之下。”這樣的話,埋藏在意昌心里上千年之久,一直都無人可說。

    “我們曾經約好,當我們頂不住時,便將圣廟逆轉,換她們來守。”

    宋青小聽到此次,不由心中一動:

    “圣廟果真可以轉動?”

    “是的。”意昌長長的嘆息了一聲,“圣廟可以轉動。”

    “宋姑娘,千年的時光太長了。”魔氣對于玉侖虛境的人的傷害是極大的,他們感應得到自己的身體在被惡龍陰魂一點一點蠶食,但卻因為無盡的輪回要將它們鎮壓的緣故,使得鎮魂一族的人根本無法自行解脫。

    當年祖輩傳下的意志,令他們一定要活著,如果支撐不下去,被魔氣所占據,危害人間的黑龍便會從他們身上開始衍生復活。

    如此一來,祖輩的努力被抹去,沒有人可以承受得住這樣的罪孽。

    活著成為了一種沉重的負擔,死去又不可能的時候,便成為了一種巨大的折磨。

    魔氣腐蝕之下,初容等人或多或少受到了一些干擾,一些人的脾氣變得陰沉,千年的時光中,他們失去了生活的樂趣,失去了笑容,如同行尸走肉。

    意昌當年與妻子分離之時,曾相互許諾,等到他們堅持不住之時,圣廟便會逆轉,此時的玉侖虛境會帶著意昌等人沉入九泉之底,而寧山等人則取代意昌一行,繼續等待著機遇的來臨。

    “在我即將要撐不住時,宋姑娘,你們來了。”

    他嘆息了一聲:

    “我這一千多年的時間里,總是在等一個機會,但是等待的時間太長了。”

    相仡進來的時候,他曾經無比歡喜,但最終相仡令他太失望了。

    親眼目睹父輩的死亡,感受到生命的脆弱,使得這個當年還十分年輕的少年對于死亡產生了巨大的恐懼,UU看書 .uukanshu 化為一種貪婪之心,想要獲得長生。

    他辜負了意昌的期望,自私的想要將這個秘密據為己有。

    這些年的時間中,他陸陸續續騙取少女,送入玉侖虛境,想要借此換取長生,令意昌對于自己守護的人類發生了一絲不確定及疑惑。

    他借著相叔之手,引了一些所謂有真實本領的人進入玉侖虛境,甚至還結識了范五等三人所在的‘家族’,其實是想要解決這些麻煩的,但最終他都失望了。

    無盡的等待,長時間的失望,令得他本來千年受魔氣所影響的意志開始發生改變。

    而正在這個關鍵時刻,宋青小來了。

    雙更合一哦

    四千字!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