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15章 托出

前方高能
     “祖輩曾說,帶我們回歸家鄉的領路人,即將在不久之后會到來的。”

    蒼老的意昌聲音淡淡的說:

    “你出現的那一刻,我就感覺,可能我們的機會來了。”那種預感實在沒有來由,可能是意昌鎮守千多年,已經實在對于這漫長而枯燥的生命感到厭惡不已的時候。

    宋青小表現出的不同,給他帶來了一絲希望。

    尤其是相仡提到,九泉的水并不能傷害到她之后,更令意昌心中那絲隨著時光流逝而逐漸熄滅的希望火種再次有復燃的感覺。

    他與宋青小目光對碰的剎那,他能感應到少女內心的堅毅,她是為了龍王而來的,尤其是她并不隱瞞自己的這個目標時,意昌的心中便更為激動。

    “圣廟建好當日,我們引泉水進入。”他說到這里,停了一會兒,接著才說:“那時的九泉,還十分清澈,我看到了她們的眼睛——”

    沒有對于死亡即將到來,未來的數十年,甚至上百年將會困守在陰冷的泉底的恐懼,只有對于丈夫、兒子及親人們無盡的依戀及不舍。

    祖輩曾說過,‘領路人’會在不久的將來到來,解脫他們的痛苦。

    那時的意昌等人還很樂觀的在想,興許運氣好,也就十幾年,運氣不好,最多也不過百來年罷了,哪知這么一等,便等了一千多年之久。

    泉水沒過妻子與族中女兒們的身體,玉雕的身軀緩緩轉動,一頭下沉,一頭立于半空,那便意味著,若是沒有人能將這一根玉雕打破,這一對夫妻,將永遠都沒有再碰頭的時候。

    哪怕圣廟逆轉,意昌等人沉入水底,女性浮出水面,也不過是換了種方式,依舊單方面的等待著。

    玉雕的存在,是玉侖虛境的平衡,但如今玉雕已毀,平衡打破,便再鎮壓不住魔氣,惡龍陰魂會再度重現人間。

    受鎮魂一族的人蘊養千年的魔氣已成氣候,若是最后一道防線破了,九龍匯合,龍王誕生,到時后果是不敢設想的。

    這個道理這會兒兩人都明白,意昌知道自己阻止不了,也無力再阻止了。

    他的嘆息聲逐漸消失,‘嗷吼’的黑龍咆哮、斷裂的玉雕‘吱嘎’倒落,

    ‘嘿嘿’陰聲怪笑的鬼頭,還有初容等人組合成一股無上意念的咒語,混雜著水流,‘嘩’的沖擊耳朵。

    “宋……”湘四的聲音戛然而止,接著換來的是范五驚喜交加的大笑:

    “選擇二號的,竟然是你!”

    湘四一死,但識海之中的積分提示卻并沒有異樣傳來,這足以證明在試煉空間看來,湘四并不是真正的‘死了’。

    這個消息對于范五來說,無疑是天大的喜事了。

    試煉空間的卡牌代表著每個不同的試煉者生存機會的次數,他與死去的馬一、二號分別代表了數字‘5’、‘3’、‘4’等三個,那么宋青小與湘四兩人便自然是‘1’與‘2’兩個數字了。

    宋青小的實力本身逆天,法寶既強且多,若是這樣一個人擁有一次可重生的機會,對于范五來說,便是一件十分危險的事了。

    可此時湘四死而復生,便證明選擇了‘二號’卡牌的是她,宋青小手中的印記,自然便‘1’了。

    她僅有一次生命,這個消息令范五一下便如打了劑強心針。

    宋青小一聽湘四撐不住,當即長尾化腿,雙腿一剪,借這一蹬之力,身形如箭往水面之上疾沖。

    “哈哈哈哈哈——”范五張狂的笑聲里,九泉之下涌出一股暗流。

    漣漪往四周蕩開,一股水流裹挾著宋青小‘嗖’的沖上半空!

    被沖擊開的黑氣如云霧般往兩側卷開,讓宋青小一眼便將圣廟內的情況看清。

    玉雕斷裂,封印解鎖之后,那些被鎮壓在池底千年的惡龍陰魂之氣涌了上來。

    九條黑龍盤在泉池的一側,大口吸納著池中的黑氣。

    五只骷髏頭圍困的方向,已經死亡的湘四再一次重生,臉色煞白,還帶著驚魂未定。

    圣廟的四周、幾條延伸出來的臺階之上,盤坐著所有的鎮魂族人。

    只是此時的他們看起來份外嚇人,大量黑氣從他們全身上下每一個毛孔中鉆出,像一條條寄生的發絲,鉆出二、三十厘米,試圖脫體而去,但另一端又像是被某種禁制之力所拉扯住,困在他們的體內,使得這些黑絲難以脫體而去,便飄蕩在他們的身體四周,如同一個渾身長滿茂密長發的怪物,看起來份外瘮人。

    他們的五官已經看不大清楚,被這些黑色的密集‘發絲’所掩蓋,但他們吟唱的咒語之聲中,卻夾雜著痛苦的嘆息。

    宋青小的目光落到圣廟的一側,那里是意昌本來所在的位置,她進入九泉之時,意昌正被他召喚出來的黑龍幻影攻擊。

    杵立在意昌面前的骨杖已經斷裂,被他披在身上的鱗甲被撕開,被打磨之后零散的龍鱗四處飛濺,露出意昌內里枯黑的身軀。

    他頭上戴的冠帽早被黑龍沖擊的力量絞碎,干枯如草的白發隨著氣流而飛逸。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意昌之前看起來高大而強壯的軀殼之下,掩藏著一具已經干枯腐朽的肉身。

    從撕裂開的大氅處,可以看到他干薄的皮肉,像是風干后半透明的肉干似的,里面排列著一條條泛黑的肋骨痕跡,枯脆得仿佛輕輕一戳,便會發出酥脆的開裂聲。

    這樣的情景,令宋青小想起了在失落之城試煉中,進入船艙之后,發現的那一具已經死了許多年后,風干的尸體。

    意昌還沒有死。

    宋青小的眼力驚人,她看到隨著意昌微弱的動靜間,一塊脆薄而透明的肌膚被掀起,隨著他的動靜而像是一只扇動著翅膀的蝴蝶。

    哪怕是以鎮魂一族強大的生命力,但到了這樣的地步,他也應該是必死無疑的,到底是什么樣的信念,可以支撐著他還不‘拋棄’這樣一具腐朽的肉身,憑白遭受痛苦呢?

    ‘嘩啦’的水流聲響中,除了鎮魂一族此時像是已經入了定,對于宋青小的出現并沒有多大的反應之外,湘四那張煞白的臉在看到宋青小出現的剎那,像是看到了久違的親人,幾乎快要喜極而泣。

    與她相反的,是范五臉上那一瞬間閃過的驚惶駭然的神色。

    他已經被宋青小殺過一次,對于她有本能的畏懼心理。

    但此人心志強大異常,在發現自己心中涌起的那股恐怖感后,又極快的將它壓了下去。

    他先是畏縮,接著又想起宋青小僅有‘一條命’的事,不由又轉憂為喜,眼中飛快掠過一絲殺機。

    “宋姑娘——”

    那斷裂的骨杖處,低垂著頭的意昌突然‘動’了。

    沙啞的聲音響起的時候,不止是湘四,就連范五也吃了一驚。

    大家都以為他死了。先前宋青小沉入湖中,沒看到黑龍幻影攻擊他時的情景。

    雙方本來便是仇敵,黑龍被鎮魂一族所屠,又受其族人壓制,骨、鱗被制為武器,魂意被困在杖內,本身便對鎮魂一族恨之入骨。

    那龍魂調頭攻擊意昌的時候,攻勢兇狠無比,一個垂垂老矣的老頭兒,根本不是這些惡龍之敵。

    范五進來的時候,根本沒將多余的神識放在意昌身上,而是將全副心神放在搜尋宋青小的下落,及殺死湘四身上,所以沒想到意昌還有氣息。

    這會兒他一出聲,范五愣了一愣,趁此時機,湘四咬破舌尖,‘噗’的噴出一口精血。

    那五頭噬魂魔一聞到血氣,頓時歡欣鼓舞,發出此起彼伏的獰笑之聲,往那血霧的方向飛奔而去。

    湘四自損精血、壽元為代價,將其引離之后,忙不迭的便瞬間遁出十余米,落到了宋青小身體下方時,才張嘴又吐出一口血。

    范五回過神來時,已經失去了絞殺湘四的最好時機。

    他神色先是一陰,接著又化為若無其事。

    反正湘四已經半廢,死過一次之后,哪怕她僥幸撿回一條性命,但戰斗力大打折扣,不足為懼。

    意昌雖說沒死,可看他這氣若游絲的模樣,死亡只是遲早的事,眼前最重要的,還是要想辦法將宋青小除去。

    宋青小的目光看也沒看范五,而是落到了意昌的身上。

    “……”鎮魂一族低得已經近乎呢喃的輕吟聲中,意昌的發絲動了動,他一直低垂的頭顱,緩緩抬起半分。

    枯燥的白發之下,是如干尸一般的臉,那雙頰深深凹陷下去,牢牢貼著骨架,像一骨包著風干皮肉的骷髏頭似的。

    他的雙眼干枯失去光澤,像兩汪已經干涸的井,恐怕已經看不到這圣廟內的情景。

    “你能殺死龍王——”那如同千年干尸一般的嘴中,發出沙啞至極的聲音,每說一個字,都像是十分的吃力。

    ‘他’停了一會兒,接著才道:

    “帶領我們,回到故鄉嗎?”

    “……”宋青小一愣,湘四也不明就里,不知意昌此時說這話的用意。

    但她捂著胸口,傳音給宋青小道:

    “我們的任務就是殺死龍王而已,沒有必要再找其他麻煩。”

    此時的湘四受了重傷,又與范五大戰一場,死了一次,早就成了驚弓之鳥,不愿再額外多生事端,因此有心想勸宋青小別做無謂的事:“不過倒是可以先答應他,事后反正去不去,也由我們說了算的。”

    豐富的試煉經驗,令湘四隱約感覺得到,這可能是此次任務中,多余的任務分支,照以往情況看來,湘四推測應該是跟龍王相關的。

    不過在她看來,‘龍王’的出現脈絡已經異常分明,沒有必要再節外生枝,因此想勸宋青小先應付過意昌,事后再反悔。

    宋青小沒有理她,而是問意昌:

    “你們的故鄉在哪里?”

    湘四有些著急。

    若是其他人這樣問,她可能是真的會將之當成推托之詞,但從自己與宋青小幾日打交道以來,可以很明顯的看出,她不是這樣的人。

    湘四不知道宋青小在水底之下發生了什么事,可玉雕能斷,與宋青小顯然是脫不了關系的。

    九龍的實力太強了,甚至這些黑龍還并非完全的成長體,水中涌出的魔氣被它們吸收之后,這些黑龍的體形明顯更大了些,也更真實,不像之前是半幻影之體,徒具其神,不具其形,殺傷力極為有限。

    玉雕斷裂后,水池之中涌出的魔氣竟不比圣廟之上少幾分,九龍將這些魔氣吸納體內,逐漸成長,氣息更為驚人。

    這樣的情況下,若是一旦合體,龍王現世,還有一個范五在虎視眈眈的,二人本身就自身難保了,何必再去多攬是非?

    “故……故鄉……嗎?”意昌的語氣中帶著一絲迷茫,音調拉得極長,像是極力去回想,但最終頹然放棄:

    “不記得了……走得太遠了……”

    他的先輩們離開家園,走得太久,離故鄉的山水田園便越來越遠,傳到意昌這一代時,除了還留有‘回去’的執著意念之外,事實上這群迷途的族人早就已經不知道家園在哪里。

    縱使還能從祖輩的傳說之中,找到一些蛛絲馬跡,可歲月變遷,山河異變,到了如今,恐怕這一支族人的故土早就已經變了模樣,并非他們記憶中的家鄉。

    “可是——”意昌的語氣一揚,像是想起了什么事一般,有些興奮:

    “我的父親說,先輩曾言,殺死龍王的人,將會是帶領我們‘回去’的領路人。”

    興許是提到了令他興奮的事,UU看書www.uukanshu他原本氣若游絲的語調,一下變得精神,有種回光返照之前的感覺:

    “‘他’會找到我們的故鄉在哪里……”

    意昌說完,仰起那張令人感到驚悚不安的‘臉’,遵循著宋青小聲音來源的方向,殷切的問:

    “宋姑娘,你會嗎?”

    這是來自于試煉場景中,鎮魂一族的族長的請托,并不在宋青小本來‘殺死龍王’的任務內。

    照湘四所說,她即將面臨一場惡戰,還有欲殺她而后快的范五,及一個拖后腿的湘四,沒有必要再攬額外的麻煩。

    她頓了頓,圣廟之中,初容等人的低吟與惡龍陰魂吸納魔氣的聲音相融合,范五隱忍著等待機會,給她必殺一擊;湘四屏息凝神,等她回拒。

    已經垂死的意昌可能憋著這一口氣,就是為了等著她的回應。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