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20章 奪取

前方高能
     范五第一次死亡,便是在誅天劍下吃了大虧。

    此時那紫光一閃,熟悉的劍氣一出現,他猙獰的笑意一僵,隨即大變。

    他想了起來,那誅天劍可以化龍,有克制陰邪的作用,當日他的八骨噬魂魔一時不察之下,在此寶之上吃了大虧,損毀了三只魔頭,最終那金龍化劍,將他斬殺身亡。

    只是與噬魂魔相較,這‘八寶通冥牌’更在噬魂魔之上,其本身已經達到了通天的下階靈寶品級,是范五身上真正的殺手锏。

    且這寶物從落到范氏之手后,在先輩手上便從未嘗到敗跡,哪怕就是分神境的強者,在面對這‘八寶通冥牌’圍剿之時,也唯有暫避其鋒芒。

    因此這件寶物在范氏之中,也是名聲極響,是范氏鎮族的寶物。

    他忐忑不安的心一想到此處,又隨即稍鎮定了幾分。

    只見那誅天一出之后,便旋即化為一道光點,‘嗖’的往那鬼頭方向疾馳而去。

    半空之中的鬼頭一見有光點飛來,那鬼頭之中漆黑的眼眶內黑氣一閃,‘嘿嘿哈哈’,笑聲之中,誅天化為一道疾光,‘嗖’的閃沒進了那鬼頭里面。

    鬼頭一將劍光吞沒,接著將嘴一閉,一下便將那紫影擋在黑氣里面。

    口吐鮮血的范五一見此景,那雙死氣沉沉的眼睛頓時一亮,如同兩輪泛光的小太陽,“哈哈哈……”

    他剛笑了兩聲,便見那鬼頭之中靜了半晌之后,突然‘轟轟’的有悶響傳來,如同雷音一般,同時數道淡紫的電光浮出。

    接著那鬼頭像是由內而外受到沖擊一般,巨大的頭顱開始變形,吼聲里夾雜著‘滋滋’的電流。

    “什么?”不知為何,范五一見這樣的情況,心中涌出一股不好的預感,話音剛落,便只聽‘嗡——’

    無數劍氣所凝化的璀璨光束從那黑色鬼頭之中迸射而出,之前還囂張狂笑的鬼頭在這劍氣切割之下,僅勉強維持了半晌,繼而‘轟’的告破!

    凌厲而霸道的劍氣之下,黑氣被撕裂開來,那浮在半空的巨大鬼頭發出一聲不甘的哀號,‘轟’的碎開。

    鬼頭所在之處,

    取而代之的懸浮了一把半透明的淡紫長劍。

    隨著‘八寶通冥牌’所召喚出來的鬼頭一被強行破開,四周由那鬼頭召喚出來的成群結隊的骷髏便接連化為陰氣,相繼碎裂開來。

    ‘叮!’

    未散開的黑霧之中傳來清脆至極的一聲鳴響,一道黑影彈射開來,宋青小身形一晃,往前一步邁出數十米遠,將那黑影抓在了手心里面。

    那是一個小巧無比的令牌,約摸兒童巴掌大小一般,通體漆黑,似金非金,入手極深。

    令牌之上有一個形體古怪的字,像是古篆中的‘冥’字,只可惜先前誅天劍斬擊之下,在那‘冥’字之處留下了一道極深的傷痕。

    同時有數道裂縫從那傷痕四周裂開,使得那黑色令牌靈氣大減,像是已經被廢了大半,靈息十分微弱的樣子。

    “可惜了。”神魂之中,蘇五的聲音傳來。

    這令牌能擋得住誅天之劍這樣玄天級的靈寶一擊而只傷不毀,其本身的品階至少應該就達到了靈寶級別,損毀之后確實有些可惜。

    “可以修補嗎?”宋青小聽到蘇五的話,不由問了一聲,想起了自己的誅天。

    “可以。”蘇五應了一句,他寄居在她神魂之內,對于她毫無隱瞞的念頭自然也有所感知,“不過這令牌與匕首不一樣。”

    當日在失落之城試煉中,宋青小強行持匕首破開玄晶之壁而將其損毀,后面通過修補煉化,才令誅天現世。

    但范五的‘八寶通冥牌’與匕首的情況不同,蘇五說道:“此物鑄成之后,以大量陰氣鑄造而成。”

    材料倒在其次,重要的是在于陰氣本身。

    ‘八寶通冥牌’落到范氏手中之后,因為范氏本身便是屬于與陰氣、鬼邪打交道的世族,拿到這件寶物,更是如虎添翼,經過多年的蘊養之后,才養成了這樣一件靈寶。

    可以說這樣一件寶物,本身便不屬于正當法門所鑄煉出來的東西。

    范五將其祭出之后,召出‘冥’鬼之門,吐出大量陰魂,宋青小再以誅天強行破陣,重創了這件寶物,傷到了它的根本。

    寶物本身的破損倒在其次,重要的是那養了多年的陰氣被破,這才是此物損毀之后,蘇五感到可惜的原因。

    哪怕是找到法子,將寶物修補,但那陰氣卻仍需要以時間去蘊養,才能養得回來。

    宋青小聽他這樣一說,頓時露出一絲笑意:

    “沒有陰氣,魔氣行不行呢?”

    她的目光落到了那縮回了頭顱,口中發出低嘯聲的黑龍之上,接著又往那倒掛在半空的巨大‘黑繭’看去。

    “魔氣自然是比陰氣更好的。”蘇五說完這話之后,便沒再出聲。

    宋青小聽到此處,心中也有數了,當即將手上的這塊‘八寶通冥牌’上范五所屬的神識強行抹去。

    那‘八寶通冥牌’本身便氣息已經十分微弱,范五神識再一被抹,靈光更是又暗淡了幾分。

    做完這一切之后,宋青小才將其收入自己的乾坤袋內。

    ‘冥’鬼之陣一破,那些被吐出的成群結隊的骷髏鬼頭一一消失后,范五大受打擊。

    此寶是他本命法寶,與他血魂相契,一旦強行被破,對他的反噬極深。

    再加上宋青小抹去他魂識的舉動,更是讓范五接連吐出數口精血!

    “啊啊啊啊啊啊——”

    他一見寶物被搶,頓時目眥欲裂,心態崩潰。

    對于范五來說,這一趟試煉至今為止得不償失。

    除非能殺死宋青小,搶奪她的星辰大陣、混沌青燈、誅天劍及奪回自己的‘八寶通冥牌’,才能彌補他的損失。

    但范五心中也清楚,隨著他接連受傷,修為大降之后,要想辦到這一切便越發艱難,甚至不可能。

    絕望之下,他如發了瘋般,從乾坤囊內掏出東西,看也不看便向宋青小砸了過去!

    低階的寶物、符紙等,混雜在一起,當成攻擊的手段,統統在靠近宋青小的剎那便自爆開來。

    這些東西品階雖說不高,但勝在數量極多,再加上范五又不惜消耗這些物品自爆,看起來倒是威勢驚人。

    宋青小閃移開來,將手一伸,那立于半空的誅天感應到她的心意,‘嗖’的飛回,落到了她的掌心。

    黑色的巨龍在初時感應到劍氣的鋒芒而退縮之后,興許是察覺到了那誅天劍中的龍魂,一雙巨瞳之中閃過一絲貪婪之色,又開始轉動頭顱,像是想要尋找攻擊的契機。

    ‘巨繭’之中,幾條黑影鉆動不停,仿佛也感應到了龍魂氣息,迫不及待想要破繭而出,動靜比之前更深。

    龍魂對于這些黑龍的吸引力太大了,高品階的存在令它們既受壓制,本能感到害怕的同時,卻又忍不住想將其吞噬,繼而更進一層。

    ‘吱嘎、吱嘎’的劃裂聲中,那‘黑繭’表面再次出現數道裂縫,像是又有幾頭黑龍即將出世。

    大量魔氣泄了開來,增添了黑龍氣勢,令它氣機一再提升。

    范五這會兒已經瘋了,他不顧一切,也不管自己抓到了什么東西,便都往宋青小砸了過來。

    他知道自己翻身的機會只有一次,因此也并不顧惜。

    此人出身世族,活到這把年紀,收藏之豐厚實在不可思議。

    但宋青小仗著‘前’字令之靈活,頻頻閃躲,令范五損毀了無數寶物、符紙,竟也沒有傷到她分毫。

    他已經紅了眼,見這個方法不能傷害宋青小,那雙通紅的眼珠一轉,往那‘咔咔’開裂的‘巨繭’看了過去。

    “給我死!給我死!”他宛如失心瘋般念了兩句,接著牙關咬得‘咯咯’作響,像是下定了決心,伸手在袖口中一抹,從手腕處拽下一個以朱紅色絲線所編織的繩索。

    繩索之上掛著一顆黑色的珠子,珠子邪氣逼人,應該是他的乾坤芥子。

    范五一將其扯下,便隨即雙手結印,嘴中疾念道:“天罡正氣,太霄借法!給我爆!!”

    那珠子注入靈力,爆發出一股刺目的光芒,化為一道疾影,以快得不可思議的速度,化為流星,往那‘黑繭’之處劃了過去。

    珠子所到之處,靈力將四周魔氣點燃,拉出一條長長的黑焰影,在范五咒音一落的剎那,‘轟’的一聲擊中了那‘黑繭’的表皮。

    ‘繭中’的束縛本來就即將被困在里面的黑龍撕裂,‘繭’層僅勉強將里面的黑龍困住而已。

    隨著那珠子一沾到‘黑繭’之上,‘繭’上的魔力在沖擊之下反彈而回,一股黑氣將珠子包裹,那乾坤珠所承受的力量達到極限,頓時‘轟’的爆裂!

    這珠子一爆的威力非同小可,里面裝著范五畢生收藏,接連跟著爆炸,‘轟隆’的震天巨響之中,可怖的靈力彈射開來,‘嗡’的一聲化為光波,涌向四周圣廟玉璧。

    鎮魂一族當年建造這玉壁本身是為了封印黑龍陰魂所用,又受魔氣浸淫多年,堅固無比。

    可此時不知是不是因為鎮魂一族消亡之后,玉璧失去了一層保護罩的緣故,在這珠子爆炸后產生的靈力震蕩之下,玉壁竟發出‘咔咔’碎裂之聲。

    整個玉侖虛境重重振蕩,躲在角落的湘四都感覺在這股靈波震動之下站立不穩。

    那砸在玉壁上的黑玉雕像更是‘轟隆’斷裂,碎裂的玉石往下方水池中砸去,發出‘撲通、撲通’的水花噴濺聲。

    一聲宛如機器齒輪運行的粗嘎聲響起,圣廟開始緩緩轉動,并往一側傾斜。

    ‘嘩啦’的水流涌了出來,鋪灌地面,從圣廟向下轉動的大門口處涌了出去。

    原本露在上面的玉璧開始往地底的方向沉下去,而本來藏在地底、九泉之中的玉璧,則浮出水面,展現在幾人眼前。

    “這是怎么回事?”湘四極力想要穩住自己的身形,但圣廟的轉動,引發了內部靈力風暴的沖擊,她發現自己根本不可能站穩腳跟之后,當即強忍傷勢,忙不迭的騰空飛起,離地面約三尺左右,才看了看四周還在轉動的圣廟,驚魂未定的出聲。

    只是這個時候沒有人可以回答她的疑問,范五雖說也感覺到了圣廟的變故,但他這會兒并不在意。

    ‘吱嘎、吱嘎’的轉動聲中,原本沉在地下的那半截玉雕,緩緩升出水面,露出那些環抱在玉雕底部的尸群。

    宋青小雖說吸收了玉雕內部的生靈之力,破壞了玉雕與尸群之間的緊密聯系,可是在千年的時光長河中,這些女尸群早就已經與玉雕融為一體。

    因此玉雕斷裂及圣廟轉動這樣大的震蕩,也僅有少部分的尸體落入了水中,仍有大量緊貼著玉雕的身體。

    ‘圣廟逆轉,接班守護!’

    宋青小的腦海中,浮出了意昌說過的話語:“我跟寧山約好,當我們頂不住時,便將圣廟逆轉,換她們來守。”

    那時宋青小雖說從圣廟特殊的建筑構造之上,相信了意昌所說的話是真的,但那種想像,卻無法與當前的這一幕真實發生的場景相對比。

    當圣廟轉動,鎮守在水下的尸群現世,想要極力實現先輩曾立下的古老承諾——鎮守玉侖虛境,壓制龍魂,防止龍王再生,危害人世。

    這樣的真實沖擊,遠比意昌寥寥數句所給人帶來的震撼更深。

    可惜隨著鎮魂一族的消亡,玉雕中的生靈之力消失,這些尸群注定再不可能完成當初立下的誓約。

    黑玉雕像從中破開,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本該完全逆轉的圣廟僅只轉了一半,便戛然而止。

    那半截玉雕剛探出水面,便如指針,停在了那里。

    ‘咔——’的碎裂聲不住傳來,一下將三個試煉者同時驚醒。

    只見那半沉于水中的‘巨繭’裂了開來,隨著咆哮聲,一頭頭黑龍從中接二連三的鉆出,發出聲勢盛大的龍吟:‘吼!’

    九龍終于出世!

    范五的眼中迸出希望的光澤,臉上露出狂喜。

    九頭黑龍的腦袋一鉆出來,便像是已經久違的伙伴,先是相互以腦袋相碰,交頸相纏,仿佛在交流著彼此的信息。

    敲碗碗,求票票!(閃著卡姿蘭大眼睛看著你們)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