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25章 神威

前方高能
     誅天一出,凜冽的劍氣頓時將龍王分裂出來的九龍氣息所形成的混沌威壓切割開來。

    九龍的目光微閃,彼此之間像是在傳遞著一個信息。

    處于包圍圈中的宋青小,在持劍在手之后,整個人氣勢陡然變了,不止是不受龍息威壓的影響,反倒有凌絕于九龍之上的架勢。

    她隨意一揮長劍,那逼人的劍氣劃破長空,發出的聲響令九龍隱隱感到受到了極大的威脅。

    它們是已經絕跡于遠古的大妖之體,若非當年黃帝帶領鎮魂一族壓制,黑龍族群本來并不應該滅絕。

    蟄伏多年之后,借鎮魂一族而吸納范五這樣的強者作為祭品重生的龍王,更是遠勝于一般黑龍之上的王者。

    憑它的血脈、品階,照理來說,這世間已經很少有能令它們感應到危險、害怕的東西。

    可此時那誅天之上,卻帶著一種令龍王感到興奮而又恐懼的東西,像是本能的想要臣服,但它的驕傲又不允許它輕易言敗。

    ‘嗷——’

    ‘嗷——’

    ……

    九龍口中齊齊發出低吟,身影在云霧之中若隱若現,潛伏了片刻之后,接著終于沉不住氣,云影一閃之際,九龍黑影快如閃電,瞬間原地消失。

    靈力急速摩擦之下,暗紅的云層之中開始出現紫色的火花,匯聚為條條閃電,伴著黑龍影,開始在云間穿騰!

    氣溫急速升高,卻又因濃郁魔氣的影響而帶著一種陰森異常的感覺。

    這種力量受龍王掌控,隱隱壓制住宋青小體內的冰系靈力,使得她有種受到束縛的感覺。

    ‘嗞嗞!’

    細弱的電弧先落到她發梢間,接著導向她身周各處,越來越多。

    不多時的功夫,鱗甲之上已經布滿了細弱的電流,‘嗞嗞’聲中從她鱗甲爬過,穿避傷口,帶來一陣陣刺痛。

    這股電流被鱗片所阻,并不能給她帶來多大傷害,但顯然在造成干擾,大戰一觸即發,這些電流的存在可能會給她引來麻煩,這是龍王所想要制造出屬于它的領域氣勢,意圖將宋青小祭出誅天之劍后的陣勢壓過。

    冰系靈力無法完全驅阻這些雷電,在魔氣與龍息影響之下,她不能將玉侖虛境完全凍住。

    宋青小冷靜思索。

    她其實并不想要這么快拿出誅天劍的,畢竟純粹以肉身力量作戰,激發血脈之力的機會太難得。

    像黑龍王這樣的逆天存在并不多,與它作戰的過程中,可以令她逐漸摸索到自己血脈力量的潛力之處。

    可惜這頭龍王有些等不及了,她又因為受了傷的緣故,若是仍然繼續以肉身力量相斗,恐怕會落于下風。

    宋青小雖說有些遺憾,但仍分得清要以任務為重。

    她運轉靈力,冰霜才剛一結出,便被轉動的電弧擊碎開來,難成氣候。

    既然不能以冰系靈力控制戰場,宋青小正欲另尋他法時,神魂之內,那混沌青燈之中的那一盞紫羅蘭色焰火卻微微閃爍。

    那火光一閃之間,身體的本能緩緩將這一絲焰息引入靈力之中,令宋青小的心中微微一動。

    肉身對于這一絲火焰靈息并不排斥,反倒隱隱帶著幾分期待歡欣之意。

    她想起當初惡魔島試煉時,在吞入大量蛇血,又混合了那進化藥劑之后,

    她雙腿化尾,顯出女媧真身,力量爆走之時,體內靈力曾是冰、火相融。

    那時她的肉身太脆弱,承受不住這兩股力量的沖擊,所以在生死存亡的緊要關頭,她迷迷糊糊間借神獄的力量,將藍血封印在自己的胸口。

    也是從那時候起,她獲得了冰系靈力,才自此走上真正的修行之路。

    而那股隱藏在藍血之中的‘火焰’,仿佛隨著封印而消失了,再也沒有出現過。

    宋青小在想,也許藍血的特性并沒有完全消失,只是她還沒有找到打開這封印真正的方式罷了。

    在顧府探險之行時,她碰觸到青燈的那一刻而不被焰息所重創,順利將青燈契約,之后冰、火本來不相融的雙系力量可以安然無事,應該就是與當日的藍血脫不了關系了。

    想到此處,宋青小試著將那團紫焰引入筋脈之中。

    這火焰與她契約,絕不可能令她隕落。

    但筋脈之中卻又是何等重要之處?她如果強行將焰息引入筋脈,可能會與體內冰系相沖、相克,稍有不慎,會引起嚴重后果。

    此時又是在大戰之時,哪怕是半點兒差池,都會令她萬劫不復。

    宋青小的身軀被密集的閃電密集覆蓋,像是層層枷鎖般,等著九龍的制裁。

    ‘砰砰、砰砰!’

    身體表面被雷電擊打得鈍痛,但宋青小體內的血氣卻開始翻涌,神識仿佛分為兩縷,一半冷靜的察視她的身體,一半引著那火焰,緩緩流入筋脈之中!

    那絲火焰涌入筋脈之后,如宋青小原本預料中冰系靈力突然暴起反抗的激烈情況并沒有發生。

    反倒冰系靈力之中的某種特性仿佛在火焰涌入的那一刻被激活了,冰與火相融,迅速將力量點燃!

    淡淡的焰影將冰系靈力包裹在中間,在滅神術的引領之下,迅速游走至宋青小筋脈各處,匯至丹田,化為無上之力,沖出體外——

    ‘轟!’

    一道火焰的輕嘯聲中,宋青小的身體表面‘嗖’的涌出一團光焰。

    那光焰呈妖冶的顏色,似藍非藍,夢幻至極,并不灼熱,反倒帶著一種冰冷至極的感覺。

    隨著宋青小靈力源源不絕的涌出,那冰焰一躥出來,便迅速將那附著于她身體表面的雷電之力點燃!

    紫光被那冰焰所吞沒,火焰之力往四周鋪陳開來,只頃刻之間,宋青小身體便如被這幽藍的焰云所包裹,形成火海!

    空氣中的雷電、魔氣及暗紅的云層瘋狂避逸,像是主動為這冰焰讓出道路來。

    ‘呼嘯’的狂風席卷之中,那冰焰如同得到了無上的助力一般,‘轟隆隆’的越鋪越大,眨眼便躥出十丈開外,將天際點燃。

    ‘轟轟——’

    原本由暗紅云層霸占的半壁天空,一下被冰焰所擠占,空氣中的雷電、魔力及龍息的影響迅速被削弱,借著天時、血脈及天賦異能等隱匿于天空的龍王被逼現出身形來,化為九龍漆黑的閃電,張牙舞爪往宋青小撲了下來!

    就是現在——

    宋青小的神識沉浸入一種奇妙至極的境界,隨著冰焰的鋪蓋,此地仿佛由她主宰。

    ‘嗖’的聲響之中,誅天之劍上光影一閃,劍氣迸射開來,靈力灌入劍身之中,她睜開了眼:

    “滅神術!”

    滅神術引導著靈力在宋青小身周形成一個巨大的周天循環,再透過玄天級的靈寶揮灑出來。

    冰焰所覆蓋之處,如她的領土一般,一團團冰焰結出朵朵盤口大的青色蓮荷,再緩緩盛開,如萬千朵混沌青燈齊放,將被黑龍陰影所籠罩的玉侖虛境點亮。

    神魂之中,蘇五既感驚駭,又感意外。

    當日星空之海內,蘇五曾使出的那一招,此時被宋青小完全的施展了出來。

    他沒有想到,當日一時的舉動,竟會這樣快便被她‘復制’出來。

    那種感覺十分復雜,這本獨屬于他的秘法,如今出現了新的傳承,將來可能還會青出于藍,最終勝于藍。

    哪怕是當初他被武道研究院的人圍攻而死,寄魂于宋青小體內時,蘇五都沒有如此這樣清晰的感覺到,他的時代在一去不復返。

    滅神術霸道無匹的力量在誅天的加持之下在獨屬于宋青小的領域之中展開制裁,‘嗖嗖——’

    青色光蓮盛開,劍氣溢了出來,帶著可怖至極的殺機,將闖入領域之內的九龍凌遲刺斬!

    龍王經過淬煉的鱗甲在此時仿佛如紙糊一般,被凜冽至極的絲絲劍氣切割開,黑色的血液如煙霧般噴濺,‘嗷——’

    ‘嗷嗷——’

    分化而出的九條黑龍發出凄厲異常的慘鳴來,叫聲如同被狙射中的梟鳥一般,幾條黑龍之影如垂死翻騰的長蟲,很快被冰焰的光芒染藍。

    劍氣縱橫交錯,將領域布滿。

    九龍無論怎么掙扎,都逃脫不開劍氣的屠戮。

    冰焰的籠罩之下,堅硬無匹的龍鱗防御被削弱,那些布蓋于龍身之上的雷電還未法大量蓄積,便被藍焰強行剝開。

    九龍慘叫不斷,那劍氣對它們的傷害極大,但無論它們如何瘋狂逃匿,卻無法擺開霸道無匹的劍氣,如砧板上的魚般,垂死掙扎。

    宋青小體內的靈力因這一招迅速被抽干,大量靈力隨著冰、火雙系而隨滅神術被引入劍身,使得那光芒更為璀璨。

    ‘嗖嗖嗖——’

    劍氣的鋒芒之中隱含絕對殺機,斬得那分而為九的龍王終于忍耐不住,九龍在發現無法抵抗劍氣的斬擊之后,開始瘋狂往同一個方向逃躥。

    ‘嘩啦啦’的血液大股涌出,再被劍芒斬為飛沫,如下了一場‘沙沙’細雨般。

    九龍從不同方向狼狽逃躥,‘轟’的一聲撞到一處,接著化為一條遍體鱗傷的龍王來!

    龍王真身再現,當即將頭顱一昂,那雙角之上閃出‘嗞嗞’雷電,電流如同一條條騰飛的銀蛇,將它黑色的鱗甲牢實包裹起來。

    它這會兒受了重創,滅神術的可怕令這遠古妖王已經生出畏懼之心,無意再戀戰。

    此妖王一門心思想要逃走,將渾身力量全用在突圍之上,甚至連宋青小這樣足以令它垂涎三尺的‘珍稀’血脈都不能再吸引它,可見它的驚駭。

    宋青小將滅神術施展了出來,雖說斬得龍王心驚膽顫的狼狽逃躥,但同時對她的靈力消耗也極為巨大,幾近九成的靈力全部被它抽干。

    若非肉身經過鎮魂一族的力量加持,恐怕根本承受不住那絕頂的霸道靈力,也會受到重創。

    這會兒龍王一旦想逃,宋青小動了動手指,竟隱隱有種力竭之后力不從心之感。

    冰焰因為后繼不足而開始熄滅,盛開的青蓮的光芒也在暗淡,再加上那龍王一心只想逃躥,挾帶著雷電,竟一下突破重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頃刻之間便逃出了數十丈開外。

    她不由苦笑了一聲,始終她的力量還有些太弱,對于靈力的把控還不夠強,只是這些都是后話,當務之急,是絕對不能叫這龍王逃脫!

    想到此處,宋青小將手中的長劍一拋:

    “到你了!”

    光華收斂的誅天劍一被拋入半空,半透明的劍身之內一條金色的龍影閃了出來。

    誅天劍內的小龍之魂早就已經急不可耐,只是宋青小再三壓制,才勉強等待。

    這會兒一聽宋青小之話,便有一道歡呼雀躍之意傳進宋青小的識海。

    只聽一道清悠的龍吟響起,那劍身在半空之中化為一條金色小龍,‘轟’的一聲破開云層,快如疾影,UU看書.uukanshu.com 往那黑色龍王追趕而去,殺氣騰騰。

    前面那黑龍王拼命逃躥,后面的金影則窮追不舍。

    龍王本身已經受了重傷,再加上又慌又急,還感受到金色小龍魂的血脈壓制,哪怕再是瘋狂想逃,但速度卻仍落了半分。

    相反之下,金色龍魂早就忍耐多時,再加上它又與誅天劍合體,其龍息之中還帶著玄天劍的凌厲,很快追了上去。

    金黑兩道龍影很快纏斗到了一起,龍鳴陣陣之中,兩團影子開始瘋狂撕打,震開裹挾的云紗。

    宋青小力竭之后再維持不住女媧之體,長尾重新化為雙腿,身體急速開始往下墜。

    黑龍的哀鳴與長吟傳進她識海之內,黑、金二龍以強悍至極的肉身互拼,撕咬聲、雷電聲不絕于耳,聽著陣仗甚至比她之前與黑龍搏斗時更為兇殘數分。

    但宋青小卻并不為小龍擔心。

    除了兩者神魂相契之外,她對于小龍還有極強信心——她養的龍,絕不可能弱于這頭黑龍王的。

    更何況黑龍王已經受了重傷,此時只是負隅頑抗而已,小龍除了本身魂息強大之外,還有誅天之劍作為本體,足以將其壓制。

    宋青小的身體如流星從半空墜落,‘轟’的摔落進殘垣斷壁里,砸斷瓦梁,再次濺起大片灰塵。

    同時那半空之中,黑影被金芒所壓蓋,逐漸不敵,不時傳來撕咬、咀嚼的聲音。

    這就是大妖之間殘酷而真實的法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