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26章 上貢

前方高能
     黑龍王身上雷電的力量不能再傷害到同一種族的金龍,反倒因為血脈的緣故,受到了壓制。

    哪怕它集九龍之精華而生,又受鎮魂一族蘊養多年,但先被宋青小打壓之后,再遇上了這個比它‘年輕’,血脈品階卻又高于它的對手。

    若是沒有先前一番惡戰,興許它還有一戰之力,但在此時遇上金龍之魂,便淪落為養份。

    妖王的身軀渾身都是寶,黑龍一族被困數千年而吸取鎮魂一族精華而成的王者,此時被金龍大口掠食。

    ‘嗷——嗷嗷——’黑龍慘嚎不斷,但仍無法擺脫金龍壓制。

    宋青小感應到神魂之中小龍的魂息傳來滿足與歡欣的意念,黑龍王的血肉大大滋補了它的龍魂、威息。

    天際金芒將黑影完全覆蓋,兩條影子也跟著往地面飛快下墜。

    約片刻之后,黑龍王的哀嚎湮息,只剩下金龍大口的吞噬血肉的聲音。

    宋青小在廢墟之中躺了半晌,終于動了動手指。

    身體還帶著脫力之后的疲憊,但卻不像之前動彈不得的樣子。

    她緩緩轉了個身,這個簡單的動作牽動了她后背的傷勢。

    大戰一完,力量耗盡之后,先前壓抑的痛苦此時成百倍的返回,令她皺了皺眉,伸手去摸了摸自己的后背。

    后背之處被黑龍王抓裂的傷口此時沾滿了灰塵,還縈繞了一層魔氣,恐怕需要完成此次任務,離開試煉空間之后再慢慢驅離。

    她忍了疼痛,躺在廢墟之上,仰頭瞇了眼睛往天際看去——擋住玉侖虛境的那面大山的頂端,剛飽餐了一頓的金色小龍在天際歡喜的穿棱。

    ‘滋滋’的雷電附蓋在它璀璨到刺目的金色鱗甲上,助它驅散那漫天的暗紅霧氣。

    隨著黑龍王一死,那些籠罩在玉侖虛境上方不知道幾千年時光的魔氣開始漸漸消失,露出那被遮擋住的絕妙光景。

    這會兒天際微亮,一輪紅影即將從山峰的下方爬起,照出的光芒破開云層,穿透入玉侖虛境。

    紅霞染滿天空,綿延鋪蓋出數層,將玉侖虛境上方僅存的陰霾盡數掃去。

    大戰之后的塵煙還在翻滾,黑龍王的咆哮余音未盡,此時卻因為初陽的照入而顯得這片秘境格外的詳和、安寧。

    “快天亮了啊。”宋青小喃喃出聲,朝陽初升時的蓬勃之氣照在她的臉上、身上,仿佛整個人都被包裹在這種充沛的靈力之中,享受著這片刻的和平。

    從她進入九龍窟、玉侖虛境之后到現在,哪怕是這里的輪回有白天黑夜,但卻透著一種陰森之色,不像此時那般明艷動人。

    她想起清露‘回門’那晚,籠罩在玉侖虛境上方的陰霧被一舉掃空之后,意昌族人踏歌而行的情景。

    他們努力了這么多年,是不是就是為了此時?能看到日升、日落,太陽與星辰?

    可惜這樣的美景,他們注定是再看不到的了。

    宋青小躺了片刻,便隨即手撐著地面緩緩起身。

    她的性格十分克制,稍微的放松對她來說已經是一種難得的享受,但她并不過份沉溺。

    天空之上,金影將黑龍完全吞噬,小龍之魂吞吃了一條龍王,其魂息之力達到巔峰,宋青小的神魂之中感應得到它滿心的歡喜及傲意。

    它遨游了數圈,翻騰盡興之后才折轉了回來,

    細長的身體化為光影,‘嗖’的一聲帶起一陣疾風,眨眼便近在咫尺。

    識海之中,試煉空間的提示已經變為:殺死龍王!(已完成)

    任務完成:獎勵積分10000。

    她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看著那半空中的金色小龍之魂越來越近。

    它睜著一雙圓溜溜的大眼,嘴中還叼著兩個東西,如流星般‘轟’的落在宋青小面前,沖擊起大片殘破的房舍碎屑。

    宋青小將那煙塵拂開,它停在她面前,那雙眼睛與她變身為女媧之身時如出一轍,也呈暗金之色,但不知是不是因為與誅天劍合體的緣故,那暗金之中又淬了些紫,顯得份外美麗。

    小龍一停在宋青小面前,頓了半晌,才張開了嘴巴,嘴中叼著的東西‘哐鐺’掉落下來,滾了兩圈之后,撞到了宋青小赤足邊才停止。

    “龍角?”

    那是兩條黑龍王的角,還帶著些血氣。

    宋青小一見此物,倒有些驚喜。

    她不由露出笑意,伸手摸了摸小龍腦袋,如同夸獎一般。

    那縮小之后的‘嬌小’龍頭便極為乖巧的了過來,撒嬌一般的在她臉頰、額頭蹭了蹭,神魂之中傳來它親昵而又略帶討好的神息。

    黑龍王的那對角可是個寶貝,宋青小與它大戰時,此物之堅硬,哪怕是她現出女媧真身也不能將其損毀。

    她將其揀了起來,那對龍角入手極沉,角身流轉著微光,不見半分傷痕。

    之前滅神術一出,黑龍鱗甲都承受不住滅神術的威力,被劍氣凌遲,但卻無損那龍角半分。

    就算其主人已死,但仍帶著極為充沛的魔氣及雷電靈力。

    這兩種本該截然相反的力量此時卻極為和諧的融為一體,實在令人意外無比。

    宋青小越看越覺得這對龍角是個好寶貝,正欣喜無比間,圍繞在她身側游來繞去的小金龍魂以腦袋蹭了蹭她手臂,接著張開嘴,‘嘩啦’吐出大堆黑色的鱗甲。

    那些黑龍鱗片如銅錢般四處亂飛,有幾片‘叮叮鐺鐺’散入廢墟境內,宋青小愣了一愣,接著眉梢跳了兩下,揮手憑空一抓,身體內僅剩的那微弱靈力將那些散落的鱗甲顫微微的攔住。

    漏入縫隙的鱗甲也被靈力吸起,一并被抓入她的乾坤袋內。

    黑龍王留下的東西可是好寶貝,不能這樣浪費。

    她喜滋滋的收了戰利品,把那對龍角也一并放了進去,金色的小龍這才如同吃飽了一般,化為一點金影,‘嗖’的鉆進她眉心。

    龍魂這一次得到了極大好處,不止是鎮魂一族的生靈之力,還有那黑龍王的身體,都足以令它發生進化,它需要安靜的在宋青小體內蘊養一段時間,消化這些力量,轉化為它自身的潛能。

    ‘轟轟轟——’

    小龍一消失后,那圣廟地底傳來異變聲。

    四周水系靈力失控,大股大股魔氣從地面躥出,發出如萬獸奔騰時的震動聲。

    宋青小愣了一愣,隨即很快反應過來,這恐怕是魔氣即將要失去控制。

    玉侖虛境從當年黃帝斬殺惡龍,并令鎮魂一族困守在此處之后便隨惡龍之靈而生。

    幾千年的時間中,早就成為一股極為可怖的力量,只是之前有意昌等人的分解、鎮壓,后又被復活的九龍及龍王所吸收,所以一直勉強得到控制。

    但此時黑龍王已死,這些魔氣群龍無首,一下便開始躁動,像是要沖破玄關。

    這些魔氣積攢了數千年時間,戾氣深重,若是破閘而出,失去控制之后可見其恐怖之處。

    九泉奔涌之下,大股大股的黑氣沖出,坍塌的玉壁在這黑氣之下化為腐朽的煙塵,‘沙沙’滾落進那一汪魔泉之中。

    ‘咕嚕、咕嚕、咕嚕——’

    水聲開始沸騰,魔氣從潭中涌出,沖擊著玉侖虛境,地面不堪重荷,發出哀嚎之聲,被寸寸撕裂開來,如即將爆炸一般。

    黑色的泉水從裂開的縫隙之中涌出,像是要將玉侖虛境吞沒。

    魔泉的上方更是黑霧彌漫,如同地獄的出口,蒸騰而上的黑氣直沖云霄,幾欲將那才剛透過山壁照進來的陽光擋住。

    ‘轟隆隆’的巨大顫鳴聲中,宋青小卻不驚反喜,手掌一攤,一只黑色的令牌一下子出現在她掌心之中。

    那是從范五手中奪來的‘八寶通冥牌’,只是當時在誅天劍的斬擊之下被損傷了,上面布滿幾道裂痕,靈光微弱。

    “先以精血烙印,再以神魂契約。”神魂之內,蘇五的聲音了過來。

    宋青小得到此寶時,曾說要以魔氣滋養它,如今正是時候。

    范氏一族當年拿到這樣的寶物,卻僅以陰氣供養,實則是委屈了這樣的寶物。

    甚至因為陰氣并不是十分充足,多年下來,范五反倒以其蘊養八骨噬魂魔,本末倒置了。

    這會兒蘇五的話音一落,宋青小當即立斷咬破舌尖,‘噗’的一聲噴出大口精血。

    血液一噴出去,便隨即被‘八寶通冥牌’所全部吸收。

    那令牌之上‘嗡’的浮出一個巨大的‘冥’字光影,接著紅光閃爍。

    宋青小神魂之中頓時響起陰魂尖嘯的聲音,接著一個令牌印記出現在她識海之中。

    令牌在她神魂之中‘滴溜溜’的疾轉,大股陰霧散布開來,將大量精血、神識吸納其中。

    宋青小感覺到隨著那厲嘯聲里,體內力量以極為可怕的速度瘋狂流失,同時被吸入的還有神識。

    那令牌便如一個無止境的虛空,幾欲要將她的血液、神識一掃而空。

    但幸虧她靈力雖說枯竭,可神魂因為修習滅神術、九字秘令及開啟了神境的緣故而異常強大,再加上她重鑄的肉身強橫之程度不下于分神境級的修士,因此那‘八寶通冥牌’吸納能量的速度雖快,但宋青小在初時的一驚之后,卻又很快穩住。

    伴著精血的流失,她能感覺得到自己與令牌之間的聯系逐漸加強了。

    神識與其緊密相連,血液的力量滋養著那損毀的令牌,使得那破損的令牌逐漸得到修復。

    中間破開的裂縫緩緩‘愈合’,重新現出那被誅天擊碎的‘冥’字。

    令牌一旦修復,吸食她力量的速度頓時便減弱。

    宋青小趁此時機,分出一絲神魂注入。

    不多時,那‘八寶通冥牌’上的紅光消失,化為一個小巧的黑色令牌躺在她手心里頭。

    那令牌與之前相較,要小了一圈左右,顯得袖珍了許多。

    上面本來有個‘冥’字,但不知是不是因為宋青小此時將其完全契約的緣故,那‘冥’字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令牌之上光滑一片,仿佛將以往主人曾留下的印記、烙印全部驅除,而成為獨屬于她的寶物。

    宋青小以指尖撫了撫,還未來得及細細探尋這寶物,耳旁便傳來‘轟’的一聲爆炸聲響。

    地面一股濃郁的黑霧帶著水花、碎石沖天而起,如同瀕臨爆發的巖漿般,危險而又可怖。

    玉侖虛境之中的兩面山體‘嗡嗡’搖擺,地底‘轟隆’著往下塌陷降落。

    亂石、水流飛濺,那陣仗像是末日即將來臨時,天崩地裂一般。

    宋青小被這地動山搖帶得顛簸不止,那些被埋藏在玉壁之下的黑玉石雕被魔氣沖裂開來,‘哐哐’碎開,如天女散花般飛往半空,打出‘嗖嗖’的疾蕩氣流。UU看書 www.uukanshu

    黑氣旋轉絞纏,形成一朵疾速成長的‘蘑菇云’,飛快沖往天際。

    情況萬分危急,宋青小神色一凜,當即將令牌一扣,接著運力往那魔氣聚集的中心處擲去——

    ‘嗖’的聲響中,令牌劃空飛出,一下落入那云層的巔峰,被魔氣所包裹。

    它初時如同在狂風浪頭尖的一葉小舟,被飛速拋高再吞沒,頃刻之間便被拋高了數十丈左右,幾乎看不到它的影子了。

    但緊接著一陣尖厲的鬼嘯聲中,那原本靈光暗淡的令牌突然黑霧大作,大股大股的魔氣被它吞入‘口’中。

    本來已經失控的魔氣,此時便破閘而出的洪流找到了一個突破口,一股腦的向那令牌之中灌入。

    這些魔氣一入令牌,便如甘源涌入干涸的焦土,被它迅速吸收。

    開始速度還有些弱,可隨著魔氣涌入,滋養了令牌靈氣之后,那速度頓時加快了。

    令牌之上黑芒大作,甚至發出的鬼嘯聲都像是充沛了許多。

    約片刻之后,那令牌不再滿足于魔氣的充灌,而是‘轟’的一聲在半空中再度變為一個宛如小山般的黑色鬼頭,它像是已經饑餓了許久,此時才終于有機會飽餐一頓,張開大口,主動將這些魔氣大口大口的吞入。

    眨眼之間,便有大半涌入的魔氣被吸入鬼頭之中。

    地面涌出的魔氣急速往鬼頭的方向涌去,有了吸收口,失控的魔氣剎時便不再像之前一樣的兇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