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27章 懷疑

前方高能
     雖說地面仍是‘哐哐哐’的震抖不迭,還夾雜著水流的涌動,但魔氣的沖擊力卻都盡數涌向了半空中的鬼頭,使得瀕臨崩潰的玉侖虛境分崩瓦解的速度一滯。

    宋青小一見情勢得到控制,那緊繃的心弦不由一松,這才慢慢站起身。

    ‘嗡嗡——’地面還在抖,一些碎石向上彈跳,發出清脆的響聲。

    她搖搖晃晃站起了身來,精血與神識在強行契約令牌的過程中損耗極多,完成此次任務之后,恐怕還需要她花一段時間才能打坐恢復。

    但能得到‘八寶通冥令’這樣一件寶物,對她來說這點兒損失便不值一提了。

    宋青小看了一眼半空中的鬼頭,接著往魔泉的方向走。

    亂石堆里,湘四原本被掩蓋在坍塌的玉壁之下的身體被噴涌而出的魔氣夾雜著大量石塊沖了出來,飛向四周。

    宋青小找到她時,她被一塊巨大的石梁壓住,半個身體以極為扭曲的姿勢臉朝下俯臥著泡在泉池之中,魔氣將她身上的衣物、首飾腐蝕了大半,令她看起來慘不忍睹。

    哪怕是以化嬰境試煉者強橫的體質,在先前那一場圣廟垮塌時仿佛天地即將崩裂的可怕聲勢面前也抵擋不住。

    再加上魔泉的噴涌而出,更是令她傷上加傷,此時的湘四已經處于垂死邊沿,但幸運的是還有一口氣殘留。

    宋青小神識一掃之下將她找到之后,指尖一彈,一股微弱的靈力夾雜著冰焰之息,‘嗖’的一聲彈到她后背之上。

    火星‘啪’的一聲在她后背之上濺了開來,‘嗤溜’便將一大塊皮肉燒灼。

    這一動靜之下,被巨石壓住的湘四身體突然重重一抖。

    “啊——”重傷昏迷之中的湘四沒有半分防備,一被那冰焰沾到的瞬間,便如同一條垂死掙扎的魚,腦袋猛的仰起,撞中巨石,發出一聲凄長至極的慘叫,只覺得仿佛有寒意從后背侵入肺腑,鉆入筋脈之中,像是要將她靈力、生機全部凍住。

    偏偏那寒意之中又像是帶著火焰,將她體內所剩不多的力量燒得‘滋滋’作響,如附骨之蛆。

    那種痛苦實在難以言說,硬生生將她從昏睡之中拽醒。

    幸虧宋青小此時靈力枯竭,再加上出手又有分寸,僅只是為了將她叫醒而非要她性命,所以收斂了幾分。

    湘四后背上的冰焰將她灼出一個約摸巴掌大的傷口之后,又急速湮滅。

    “——啊——咕咕咕——”湘四緊繃的身體隨著冰焰的熄滅而一松,臉又‘砰’的栽進泉水之中,那凄厲的慘叫被水淹沒,又變成‘咕咕’的水花聲。

    經過這一折騰,幸運的是她徹底清醒了。

    驚魂未定的湘四猛的將壓蓋在身上的巨石拍碎,從泉水之中翻身坐起。

    她的臉受魔氣腐蝕,脫落大塊大塊的皮,一雙眼睛里還帶著恐駭,只是在看到宋青小的瞬間,那睛珠迅速找到焦距,像是松了一大口氣:

    “宋三——”

    她一張嘴說話,便牽動了體內的傷勢。

    被宋青小拍昏過去之前,她本來便強行催吐出一股精血,本來是為了抵抗星辰大陣的,卻沒料到最后白白浪費。

    那逆流的精血重新涌入肺腑,還沒來得及調順,此時又‘哇’的一下吐了出來,湘四本能的伸手去接。

    “我,

    我發生了什么事?”她雙手捧在胸前,殷紅的血液順著她指縫往下滴,她的回憶還停留在被打暈之前的那一刻,“范五——”

    話音未落,她便看清了眼前的廢墟。

    圣廟的頂部已經被完全拆解開來,彌漫在玉侖虛境中的戾煞之氣散去,朝陽的光輝從山角的頂端照入。

    半空之中一個巨大的鬼頭,那是范五施放出來的,湘四面色疾變:“——他還沒死嗎?”

    但她很快察覺到了不對勁。

    那鬼頭并沒有像之前一樣噴吐出大量骷髏鬼頭攻擊人,而是將水潭之中的黑氣大股大股吸納進那巨口之中,滋養那鬼頭自己。

    眼前的宋青小看起來比之前狼狽,像是受了些傷,被灰塵擰成數股的頭發垂落下來,但她的雙目卻如鋒芒畢露的劍,寒意逼人。

    湘四直到這會兒,才后知后覺的以神識探查自己的識海,注意到任務的提示已經變為:殺死龍王!(已完成)

    任務完成:獎勵積分10000.

    直到這會兒,湘四前因后果一想,自然便想起自己先前離奇的昏迷。

    范五當時被星辰逆轉所鍵時刻替代宋青小成為了祭祀品,而召喚出九龍。

    那會兒的她既激動又興奮,從她進入神獄以來,從來試煉者之間就是相互殘殺、相互防備,根本沒遇到過像宋青小這樣‘講信用’的人。

    正因為范五一‘死’,任務即將完成,湘四狂喜之下失去了戒備,所以在關鍵時刻被宋青小打暈。

    一想到此處,湘四只覺得后背發寒。

    那股后怕形成為一股極為恐怖的寒意,牢牢貼在她背心之上,擴及肺腑筋脈,令她渾身都感覺疼痛不已,下意識的便伸手想去將這股寒意拂去。

    ‘嘶!’

    湘四反手往后背一抓,先是倒吸了一口涼氣,接著又發出一聲詫異至極的驚呼:

    “咦?我怎么真的受傷了。”

    她后背處涼嗖嗖的感覺并不是因為恐懼,而是因為那里好像被人鏟去了手掌大小的一塊皮肉。

    雖說那冰焰已經散去,但余威猶在,經過泉水一泡,魔氣入侵,本來就痛,只是湘四渾身上下傷得太重,所以暫時性的忽略了這里的傷勢。

    這會兒她毫無防備伸手一抓,自然便痛得鉆心。

    “魔氣。”宋青小應了她一句,湘四倒是信了她這個邪。

    她說話的時候一臉平靜,看起來半點兒都不像是騙人的樣子。

    再加上自己昏睡期間,這樣好的機會,她卻并沒有動手殺人,同理可證,自己后背上就算有傷,也應該不是她打的。

    此地魔力確實兇猛無比,再從圣廟坍塌得如此徹底的情況看來,在她昏睡之后,龍王一出,大戰的聲勢恐怕極其的驚人。

    在這樣的情況下,她能僥幸不死,而僅只是身受重傷,湘四竟然覺得自己占了些‘便宜’?

    她捂著胸口,顫巍巍的想要站起,但數次都力不從心。

    魔力涌動得極為迅速,帶動著地面顛簸起伏。

    大大小小的石頭彈跳飛舞,湘四覺得自己就像狂風巨浪中的小船,根本身不由己,只能順著那水流晃來倒去,一會兒被顛得又吐出了一口血。

    好在這兩口血一吐出,湘四便覺得元氣雖說大傷,可紊亂的筋脈反倒通暢了些,倒比剛剛還舒適。

    她以手搭住被她推到旁邊的巨石,穩住自己的身形,眼角余光卻往宋青小看去。

    宋青小穿著玉侖虛境當日送給她的衣裙,但此時一場大戰之后,也被撕得不成人形,露出來的皮膚上全是血痕。

    她的臉色慘白,氣息微弱,但卻站得極穩。

    如果說自己是風浪之中隨波逐流的船,她卻如能定海的神,永遠都不會真正倒下的樣子。

    湘四一想到這一點,不由心生寒意。

    這種意念便如一個種子,一旦種入她的心底,便再難剜去,將來有可能會成為她的心魔,令她此生恐怕都生不出與宋青小為敵,并戰勝她的心。

    這種本能的畏懼,便如同一個強大的法則,深入她的心神,制約著她的神魂。

    “咳!”湘四重重一聲咳嗽,像是想將腦海里的念頭揮去。

    半晌之后,她調整了一番自己的思緒,勉強平靜之后才道:

    “任務完成了。”

    龍王已死。

    不用說,宋青小打暈她的原因,恐怕是因為她還有一些秘密不能見人。

    她已經知道宋青小手中那柄可以化龍的誅天劍,知道她有那盞古樸的青燈,還知道她的星辰大陣及秘術,這幾種寶物每一件都威力非同一般,一旦泄露,湘四可以想像得到‘宋三’的存在,恐怕會傳遍天下,甚至令天外天都會得知。

    這些‘秘密’,在湘四自己看來都覺得自己知道的實在‘太多’了,有種忐忑難安的感覺,但從宋青小的反應看來,這就像是她‘允許’自己可以看見的范圍。

    另外還有一些界線,在她的掌控之內,不允許自己窺視半分。

    至于這個不能被自己知道的秘密到底是什么,湘四想像不出來,也不敢去問。

    她話音一落,下意識的抬頭去看宋青小,卻見她仰著頭,往半空之中望去。

    湘四順著她的目光看了過去,一眼便見到了那半空中的鬼頭。

    此時的鬼頭在源源不絕的魔氣充盈之下,顏色越變越深。

    范五拿出令牌,將其化為骷髏頭,使得幽冥之門大開時,那骷髏頭呈灰黑之色,并不純粹,張牙舞爪間與此時相較,有種虛張聲勢的感覺。

    而這會兒魔力吸入之后,那骷髏頭的顏色則由灰變黑,不多時便黑得近乎泛藍,且半透明的身軀也開始凝實,看起來越發瘮人。

    伴隨著魔氣的大量涌入,骷髏氣勢大盛,在吸食魔力之時,湘四的神魂之中仿佛聽得到那‘嘿嘿哈哈’的鬼嘯聲,震得她識海顫動不安,不敢再試圖去看,深怕自己受其影響,到時神魂受創,得不償失。

    湘四忙不迭的轉回頭,又以神識封住識海,接著小心翼翼發問:

    “這是范五的令牌吧?”這東西一看便非凡品,范五垂死之際將其拿出,本來是孤注一擲,意圖拖住宋青小完成任務的。

    哪知他最終一死,這樣的寶貝落進了宋青小手里。

    從宋青小的神情看來,湘四不難猜出,這東西恐怕已經被她契約,玉侖虛境中有大量的陰煞之氣,正好滋補這件寶貝。

    一想到這一次試煉,自己一無所獲,而宋青小則得到了意昌等人臨死之前的相助之力不說,如今還接收了范五的法寶,簡直令湘四嫉妒得眼睛通紅,卻又不敢表露半分。

    “嗯。”宋青小淡淡應了一句,也不怕她心生貪戀。

    如今她雖說受了些傷,靈力也耗盡,但壓制湘四卻不成問題。

    這‘八寶通冥牌’已經被她所契約,令牌上的煞氣并不能傷害到她,所以她并沒有像湘四一樣,在令牌發出鬼嚎之聲時受到影響,而封閉神識。

    她第一時間注意到了那骷髏鬼頭的異樣,在魔氣的灌溉之下,骷髏鬼頭隱隱有凝出實體的架勢不說,同時鬼頭的下方竟開始出現身體的虛影,令宋青小既驚且喜。

    就連湘四偷偷看了她一眼,神情有些古怪,她也沒有注意。

    得到宋青小的回應之后,確定了令牌身份,湘四在嫉妒之余,猛的一下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結結巴巴的問:

    “是,是那個,需要……”她比劃了一下,UU看書www.uukanshu.com像是有些難以啟齒。

    宋青小轉頭看了她一眼,她的眼神有些鬼鬼祟祟,像是在打什么主意,令她頓時生出警惕之心。

    “沒,沒事。”湘四還不知道宋青小此時已經對她生疑,腦海里卻閃過范五施展這令牌時,與那骷髏鬼頭‘接吻’的情景。

    范五被一吸之后,整個人好像被掏空了體內生機,一下蒼老了二、三十歲。

    這樣一想,湘四對于宋青小拿到這令牌的嫉妒之意好像散了一些。

    只是提到范五,湘四便想起了一件事。

    “積分不對!”一說到正事,她便恢復了以往的精明,眼神也變得冷靜而敏銳,只是她的那張臉看起來被魔氣腐蝕得不輕,與她認真嚴肅的樣子看起來并不搭配。

    宋青小其實也注意到了積分不對的事。

    此次‘殺死龍王’的任務,最初始的獎勵積分是每人6000分。

    參與任務的人數一共有五人,那么總共的獎勵便是30000分。

    而馬一、二號死后,原本屬于這兩人的獎勵由剩余的三人平分,當時的提示是任務完成之后,每人可得10000積分。

    照理來說,隨著范五一死,他的10000積分應該由完成任務的宋青小、湘四二人各分5000,也就是說,兩人此時本來應該每人獲得15000獎勵,平分總共的30000積分才對,可這會兒宋青小的獎勵卻并沒有改變,同時湘四的情況應該也與她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