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28章 背主

前方高能
     范五被獻祭的那一瞬間,湘四人事不省,但宋青小卻清楚的記得任務當時并沒有發生任何提示。

    試煉場景之中興許會發生迷惑試煉者的事,可神獄法則不會騙人。

    哪怕宋青小敢肯定自己以范五獻祭,并且召喚出了龍王,完成了任務,可此時原本屬于范五的積分沒有平分到她與湘四身上,這便證明范五還沒有‘死’。

    “他還沒死嗎?”

    湘四的語氣一下陰沉了下去,眼中閃過一絲陰霾,驚恐之中透著幾分殺意:“是不是我們猜錯了他的卡牌……”

    兩人根據一開始的線索,推測出范五選擇的卡牌數字為‘5’,所以斷定他應該一共有‘5’次生存機會。

    清露‘回門’當晚,范五已經死而復生,大戰開始之前逃回來時,剩余的‘復活’次數應該還有三次而已。

    這三次在之后的過程中相繼使用,湘四當時躲在角落瞧得清清楚楚的。

    “不是。”宋青小搖了搖頭,否定了她的猜測。

    范五確認就是‘5’號無疑,這一點,從馬一、二號兩人生存次數也可以推定。

    “那你真的確定他死了嗎……”湘四有些艱難的開口,她并不愿懷疑宋青小的能力,但她更不希望范五仍然活著。

    畢竟此人極度難纏,修為高深,如果不死,將來恐怕會成為一個禍患。

    只是話說了一半,她又自己咽了回去。

    畢竟龍王需要獻祭試煉者才會出現,這會兒任務已經完成,自己也還活著,也就是說范五當時是作為祭品,掉進了魔泉內,沒有翻身的可能。

    不過如果他已經死了,為何積分會出現差異?

    湘四百思不得其解,弄不清楚這個問題,她心中總是忐忑無比,不得安寧。

    “可能是因為任務。”半晌之后,宋青小淡淡的出聲。

    焦躁難安的湘四聽了她這話,有些吃驚的抬起了頭來,卻見她的視線一直落在那沖天而起的魔氣之上,顯然分了大半心思在那吸收魔氣的骷髏頭上:

    “范五的任務有可能已經完成。”

    “什……什么?”

    湘四一聽她說到此處,險些跳了起來。

    只是因為傷勢的影響,她才剛一動彈,便發出吃疼之音,又‘咚’的一聲坐回泉水里。

    水花潑濺起來,湘四因為太過吃驚,竟然忘了躲開,而被淋了滿頭滿臉都是。

    她此時卻顧不得抹臉,而是瞪大了眼,喃喃的道:“任務完成?”

    “嗯。”宋青小應了一聲。

    據兩人猜測,范五的任務應該只是讓祭祀順利進行,召喚出龍王,令沉寂數千年的龍魂現世。

    如果這一點屬實,那么范五雖說自身作為祭品,沉入魔泉之中,被九龍陰魂所吞噬,在兩人看來,他應該死得無比徹底,但是從神獄的法則來說,他并非死于宋青小之手,作為祭祀品本身不管是不是出自他本意,但終究是由他親自達成,也能算是任務完成。

    若是這樣一想,神獄保住他性命,好像并不是什么值得令人吃驚之事。

    “……”湘四想通這一點,目瞪口呆,久久之后才長嘆了一聲:

    “這樣也行?”

    “為什么不行?”

    宋青小反問了一句。

    她對于范五未死一事,

    好像并沒有湘四那樣大的反應。

    湘四怔了一怔,只見她赤著雙足站在廢墟之上,魔氣上涌形成的風流吹打著她的身體。

    那被灰塵、血漿擰纏為一股的頭發垂落下來,如辮子般,發尾甩動之間拍打著她的腰,發出‘悉索’的聲響來。

    “規則掌控在制定規則的人手里。”

    范五是生是死,宋青小與湘四說了不算,是由‘神’來決定。

    神獄之中,掌控法則的是‘神’。

    蘇五說得對,既然已經進入這個規則之內,她不能也不愿意再出去,那么便唯有逆流而上,從被掌控者,變為掌控眾生。

    “規則……原來還可以這樣的……嗎……”湘四自認不是迂腐保守的人,可今日宋青小說的話對她也是一場極大的沖擊。

    她表情若有所思,接著又道:

    “五號是姓范嗎?”她說到這里,像是想起了一件事,忙不迭的道:“那你的……”

    范五進入試煉空間時,并沒有自報姓氏,但宋青小卻能知道他來歷。

    且兩人見面之初,氣氛便不大對,彼此之間像是早有仇隙,之后清露‘回門’當晚,范五出現時說的那一番話,也證明了湘四的揣測。

    雙方早有仇怨,如今試煉又結下這么大梁子,宋青小如果還有秘密,范五要是沒死,消息傳揚開去,對她恐怕不利。

    相比之下,湘四對于范五極有可能未死一事便不像之前那么擔憂了。

    “無所謂。”宋青小先是皺了下眉,接著輕應了一聲。

    雖說誅天劍及混沌青燈的存在經由范五的嘴宣揚出去之后,會給她惹來極大麻煩,但有些事情總是躲不過的。

    她從當初被人暗殺,進入試煉之后暗地追查消息,再到險些死于天外天的千山之手,躲進后備隊。

    之后更是夜闖皇城而引來時家追殺,逃入星空之海,一直以來都在隱忍、躲閃中避退。

    既然逃不過,那么她便主動出擊。

    更何況范氏與她結怨很深,當初范江河欲殺她以喂養陰尸,如今又與范五結仇,等她能出星空之海時,就算范氏不來尋她晦氣,她也不會放過范氏一族的。

    宋青小話音一落,足尖一點,身體輕盈的彈跳而起。

    “可是——”湘四還想說話,但此時異象陡生。

    ‘嗷嘿嘿嘿——’半空之中一陣尖厲至極的鬼嘯聲突然響起。

    那聲音之中含著極強的煞氣,湘四本身神魂并不穩固,又全無半點兒防備,一聽那鬼嘯,識海之中便如刮起風暴,攪得她頭疼欲裂。

    受到重創之后還沒來得及修復的筋脈之中靈力受這股煞氣一沖,剎時如亂流一般,在筋脈之中穿涌擠聚。

    ‘噗——’

    湘四只覺得自己的五臟六腑如同被一只可怕的大手用力抓捏、攪握,眼前一黑之下先是再吐出一大口血,接著劇痛后知后覺涌了上來,幾欲令她背過氣去!

    一股陰寒至極的魔氣從那嘯聲穿入識海后便入侵她的體內,順著她的筋脈往里鉆,與靈力融為一體,吞噬著她的血肉與精氣。

    “怎么回事?”

    湘四駭然失色,不由驚呼出聲,此時卻沒有人可以回答她的疑問。

    地面本來就激烈的響動,突然更加激烈。

    魔氣翻滾。

    被撕裂的地面之中伴隨著‘咕嚕嚕’的魔氣翻涌聲,大股大股的黑氣從縫隙之中鉆出,殘破的碎石泥沙‘轟隆隆’從那裂縫之中滾落進去,被泉水所吞噬。

    以原本的圣廟為心,大股大股的黑氣從被碎石淹沒的魔泉之中噴涌而出,那陣仗如火山即將爆發一般,十分駭人。

    黑氣蒸騰而上,將圣廟廢墟籠罩在內。

    湘四一見魔氣涌出,這才反應過來宋青小話說了一半便溜了的原因。

    她當即也跟著強行提氣,身形一閃之間消失在原地。

    在她剛一逃開之后,她原本所坐的地方‘轟’的一聲大股魔氣涌出,強大的沖擊力將先前橫砸在她身上的那塊巨石絞開,化為石粉。

    湘四身形在二十米開外的半空之中出現,看到這一幕時,臉色煞白。

    要是她慢了一步,恐怕這會兒就是僥幸不死,也非得脫一層皮。

    此時的圣廟上方,濃郁的魔氣形成一束,‘呼嘯’聲中全被身在半空中的鬼頭張大巨口,一下全吸入體內!

    那已經不能稱之為鬼頭了!

    與范五放出來的骷髏鬼頭相較,此時的那令牌所化的‘通冥’之體更為懾人。

    鬼頭這會兒縮小數倍,卻已經凝為實體。

    頭顱之下長出頎長身軀,黑煙濃滾,包裹著那陰氣森森的身體。

    那雙眼之處,似是有兩處深淵,閃著詭異至極的幽藍光澤,仿佛直通‘幽冥’,湘四看了一眼,識海之中仿佛便能聽到無數冤魂厲鬼的咆哮,令她神魂不穩,雙眼之中藍光一閃,整個人的表情變得呆滯,險些一頭從空中栽落下去!

    但下一刻,一只黑色的巨蟒之影‘嗖’的一聲從她頭頂躥出。

    與她契約的魂獸在關鍵時刻自主發動護主的技能,張開巨口,‘咝咝’吐信之間,一口黑色粘液‘啪’的一聲從那巨蟒口中噴出,落到了湘四眼皮之上,令她一個激靈。

    她一被那黑色粘液噴中,頓時驚醒,反應過來自己著了道后,一把將魂獸抱緊,勉強站穩。

    那令牌吸納了魔力之后,力量竟如此恐怖,她只不過看了一眼,還沒有受它刻意攻擊,便險些心魂失守,出了大事。

    湘四不敢再往那‘嘿嘿’陰笑的魔魂看,轉而將目光落到宋青小身上。

    只見此時宋青小跳至半空,手往那魔氣之中探了過去,卻在靠近魔氣的剎那,那沖天而起的魔氣卻顫了一顫。

    頭頂的魔魂往后一縮,涌往它口中的黑霧便因為它的動作【零零看書00ks】而往一旁避逸,像是在躲避宋青小的抓扯,同時發出一聲尖銳異常的厲嘯:“桀嘿——”

    聲音一傳開來,便如萬千錐針刺入湘四魂海,讓她又是一陣氣血翻騰。

    “找死!”

    宋青小的神色陰沉了下去,說話聲里已經帶上了殺機。

    這會兒不止是湘四識海被這魔魂攪了個翻天覆地,就連她的識海之中,也如掀起了魔氣風暴,并不平靜。

    那原本受損之后被她契約的令牌這會兒在吸納了魔氣之后,不止是修復了之前被誅天劍擊中后的創傷,同時氣息還比之前更強了幾分。

    但此物一強之后,便生出了背主之心。

    令牌之上此時傳來一股股強大的抗抗之力,化為無形的鋒刃,切割著與她緊密相連的神魂,仿佛想要將烙印從她神魂之中剜去。

    宋青小試著想以神識將令牌召回,但那半空之中的魔魂卻感應到她心意一般,一股魔氣灌注全身,頓時將她留在令牌本體之中的那絲神識包裹,令她減弱了對于令牌的控制。

    同時那魔魂‘嗖’的一聲往半空撥高十來丈,更為快速的將魔氣吸入它的身體。

    宋青小身形一閃,‘前’字令一動之下令她瞬間出現在那魔魂上方,雙手結印:“畫地為牢,困!”

    到了她這樣的修為,‘臨’字術哪怕不用親自結印,也是威力無匹。

    但她吃虧在靈力消耗巨大,神識與力量又因收服令牌而被吸走大半,實力被削弱至少八成。

    此時以結印加持領域威力,強行將那飛高的魔魂逼困了下去。

    伴隨著魔氣的涌出,坍塌的圣廟碎片化為塵粉,‘沙沙’往下塌陷,填進九泉之底。

    識海之內那令牌的印記晃蕩不停,一陣陣撕扯她的神魂。

    她剛與龍王大戰一場,又因契約此物的緣故,損失了不少精血,此時正是虛弱之時,這東西狡黠無比,竟然知道趁她不備!

    九泉中大部份的魔氣已經被魂所吸收,僅剩了少許化為一束,‘嗖’的一聲被那魔魂吸入身體。

    ‘臨’字術形成的領域對它來說好像并沒有多少控制力,它一將最后一股魔氣吸完,接著轉過了‘身’。

    ‘嘿嘿哈哈——’隨著那尖厲的嘯聲一響,魔魂身體急速膨脹變大,形成巨大陰影,將宋青小籠罩在內。

    魔魂身上黑氣蕩漾開來,鋪蓋了半個天際,漫天撒開的黑氣如同烏云,迅速將朝陽掩蓋,讓玉侖虛境的天色一下又陰暗了下去。

    “我勸你聽話一點。”宋青小被陰影籠罩,這會兒心中已經是怒極,眼中透出寒氣。

    但越是怒火中燒,她的神色便越顯平靜。

    哪怕面前的魔魂已經長至十來丈高,兩者之間看起來無論是氣勢、體形都懸殊至極,可她卻有一種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沉著之意。

    魔魂那一雙眼睛的位置像兩團蘊含了風暴的深淵,居高臨下,盯著面前的‘主人’。

    ‘呼——’

    風的哀號染上了濃重的魔魂煞氣,聲音都顯得有些凄厲。

    湘四看著這一幕,屏住了呼吸,內心復雜無比。

    范五的這個寶物,看樣子是個燙手的山芋。

    此物本來便屬于陰邪之寶,怕是早有靈智,只是落入范氏之后,實力一直受到壓制。

    從范五在施展它時,被它主動吸納精血、壽元便可以看出,此物并不算完全受范氏血脈掌控的。

    如今宋青小將其接收之后,此物一旦吸足魔氣,頓成禍患,再次生出背主之心。

    湘四先前還以為此寶應該是靈寶級的法寶,但此時發現寶物生出自主意識,其品階恐怕遠比她原本想像的靈寶級別還要高些,說不定達到了通天靈寶級。

    一想到此處,湘四心中又開始冒起酸水!

    只是隱隱作痛的胸口很快將她這絲發嫉妒之心壓了下去,她如今受了重傷,能完成任務、保住性命已經是天大的幸運。

    更何況通天的靈寶雖然易得,可此時這寶物已成氣候,宋青小未必將其壓制得住。

    從此時情況看來,她還有很大可能受法寶反噬,還要吃虧。

    這樣一想,湘四又覺得心態逐漸平衡。

    宋青小的神魂之中,此時蘇五的語氣有些興奮:“竟然是玄天級的靈寶!”

    蘇五并非沒有見識的人,只是玄天級的靈寶實在是千萬年都難得出現一件的東西!

    當初誅天鑄造出來時,他雖說驚嘆,但一想到誅天劍的材質本身便是世所罕尋,以混沌青燈之中的紫焰煉化五彩石、玄晶作為劍胚之體,又以藍血衍生的龍魂與其共存,作為法器魂靈。

    無論是劍胚與龍魂,都是屬于逆天之物,UU看書 www.uukanshu.com最終鑄成誅天這樣的玄天靈寶在蘇五看來不過是順理成章之事。

    但這令牌就不一樣了!

    從范五將其祭出的那一刻,他與宋青小都看走了眼,將此物當成了一般的靈寶看待,卻沒料到最終會出現這樣一個驚喜。

    畢竟蘇五做夢也沒有想到,DìDū范氏這樣一個不起眼的家族之中,竟然會擁有這么一個寶貝。

    達到化形級的玄天靈寶,恐怕就連天外天中那些隱匿多年的老怪物都未必拿得出的好東西,會落到范家手里。

    若是消息一旦透露,怕是范氏都要被覬覦寶物的人踏平!

    “范家應該不知道這是玄天靈寶。”蘇五說道,“否則這樣的寶物,不可能落到一個化嬰境的修士手里。”

    范五雖說修為達到了化嬰境頂階,在范氏一族之中屬于核心成員,但這點兒修為,在整個范氏來說應該并不屬于頂級的強者。

    這‘八寶通冥牌’不知為何會被范家先祖得到,但因為范氏的人有眼無珠,將玄天級的靈寶當成了普通的靈寶看待。

    再加上契約佩戴者實力修為不夠的緣故,使得這寶貝明珠蒙塵,一代一代往下傳承,落到范五手上之時,只是將其當成蘊養八骨噬魂魔的寄宿之體。

    天長日久之后,‘八寶通冥牌’因為常年吸納不到足夠的力量,再加上被范五寄養八骨噬魂魔,吞噬靈力的緣故,使得這樣一件法寶靈力微弱,最終被誅天重創,而落到宋青小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