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30章 歸去

前方高能
     此時的初容一掃之前給人的陰郁,仿佛剔除了體內的戾氣之后,整個‘人’都輕松了許多的樣子。

    ‘他’還有些迷茫,仿佛不知自己身在何地,出現的剎那轉動了一下頭顱,看到身旁的‘族人’之時,他的臉上露出驚駭之色,仿佛如同身在夢中一般,十分不敢置信。

    直到有‘人’重重拍了一下初容的肩,才將‘他’驚醒。

    他先是咧開嘴角,接著那雙眼之中卻開始氤氳出水氣。

    顧不得與‘族人’打招呼,初容探頭開始在人群中飄蕩找尋。

    半空中的光點越來越多,出現的‘人影’也越來越密集,在這些‘人影’之中,一道高大的身影備外引人矚目,初容在看到‘他’的剎那,頓時張了張嘴,像是喚了‘他’一聲。

    他轉過了頭來,露出意昌那張消瘦的面龐。

    這是四十歲左右時的意昌,高大、英俊,是他最好的年齡。

    此時的他不是臨死前的垂老與瘦弱,而是壯而有力。

    眉眼之間兼具了少年時的他的風采,卻又添了幾絲年少時候沒有的成熟、威嚴,在眾人之中份外的醒目。

    初容的呼喚并沒有引來他的目光,他的視線掃過了半空之中鎮魂一族的‘人’,像是在清點著曾經分散于兩地的族人,行使著他族長之職。

    在他出現之后,所有人‘交談’的動作停止,安靜的等著他視察‘人群’。

    他的眼神因為看到族人,慢慢從一開始的嚴厲變得溫和,最終落到兒子身上時,終于褪去族長的肅穆,露出慈父的神情。

    “意昌——”湘四咬緊牙關,將陰冷的空氣從齒縫間吸入嘴里:“他不是死了嗎?”

    她親眼看到意昌臨死之前,與族人化身為生靈之力,鉆入了宋青小的身體,死前還留下一句,‘助她一臂之力’,最終全體消失。

    在湘四看來,這撥人是拼了命要殺死龍王,為此不惜魂飛魄散的,可此時又算怎么回事?

    興許是察覺到了宋青小與湘四的目光,‘意昌’轉過了頭來,視線從湘四身上掃過,

    看到她身旁那些被魔魂召喚而出的‘族人’,他那一雙眼中的喜色頓時慢慢散去,露出怔然、憐憫,最終化為沉沉的哀慟及無能為力。

    半晌之后,他像是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接著轉過了頭,看到了半空之中與宋青小對峙的魔魂,接著才將目光落到了宋青小的身上。

    他露出淡淡的笑意,那眼尾出現微微的褶皺,一下柔和了他身上冷厲、威嚴的氣勢。

    宋青小的目光與他相接的瞬間,‘呼嘯’的陰風、陰魂的痛嚎一下子都被壓制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人群’歡喜的笑聲。

    這一刻她仿佛能聽到這些鎮魂一族發自內心的喜慶,及與親人相見時的欣喜。

    宋青小微微一怔,接著便見那九泉下的沙坑之中,還有少許的白光涌出,化為一個個不同的男女身影。

    意昌的注意力被這些‘人’所吸引,當最后的數點白光揚起之時,他原本內斂的神情頓時變得殷切。

    他跨開‘人群’,往那白光迎去。

    白芒化為一個閉著雙眼,神態詳和,約摸三十歲許的宮裝女子。

    隨著她一出現,周圍的‘人群’之中像是一下爆發出了歡呼聲,‘人人’欣喜不迭,掩面而泣。

    意昌疾邁的步伐也停了下來,像是深怕驚醒了她似的。

    眾目睽睽之下,女人的眼皮動了動,接著如同從一場夢魘中清醒,她眨了眨眼睛,第一時間轉動腦袋,便看到那已經邁到她面前的男人。

    “寧山。”

    意昌低沉而飽含深情的聲音傳進宋青小的識海,揭開了這女子的身份。

    她是意昌的妻子,當年為了丈夫的決定,而率先沉入九泉之底。

    這對夫妻從生時而離別,再度‘重聚’時,已經是死期,實在令人不得不惋惜。

    可能是沉在湖底千年的時光太長,九泉之中的魔氣又太深,寧山醒來的時候,神情還有些怔愣。

    直到意昌握住了她的手,她眨了眨眼睛,才像是終于明白了自己身在何地。

    “我們——”她與丈夫十指相扣,“龍王——死了嗎?”

    她還謹記著當年的使命,一‘醒’過來,便問起龍王之事。

    “已經解決了。”意昌溫和回答她,目光一眨也不眨,不肯錯過妻子半點兒的細微表情,像是要將分離的一千年時光都在這短短的相聚之中彌補回來似的。

    “那就好。”她像是松了一大口氣,又急忙轉頭去看周圍的‘人’,“初容、次音、季問……”

    她每點一個名,便有一個‘人’大聲的答應。

    寧山松了一大口氣,接著去看丈夫的臉,他的樣貌與她記憶中的樣子像是有些偏差,她可以想像得到,當日做出那樣的決定,女人們沉入湖底之后,他背負著使命前行,不知這些時間是怎么熬過來的。

    “苦了你們了。”她嘆息了一聲,以額頭與意昌的頭頂相碰,以此給他安慰。

    “不苦。”意昌搖了搖頭,聲音柔和:“苦的是你們。”

    當他們難以堅持的時候,每隔幾年總會有機會看到夜空的美景,那便如這千年折磨之中的一份恩賜,而她們卻一直沉睡在湖中,暗無天日。

    夫妻相對一望,眼中露出笑意。

    “宋姑娘。”意昌突然開口,轉過了身。

    所有人都停了下來,順著他的目光往宋青小的方向看了過來。

    “謝謝你。”意昌開口道謝。

    宋青小明白他的意思,他在感謝自己做到了承諾,殺死了龍王,了卻了他們的心事。

    “不用謝我。”宋青小搖了搖頭,她殺死龍王并非因為玉侖虛境的人,而只是因為自己的任務而已。

    更何況她已經收過報酬了,意昌送她的‘滅龍之力’便是最珍貴的回報,他并不用道謝。

    意昌聽了她這話,不由露出一絲淡淡的笑紋。

    “更何況我可以殺死龍王,卻沒有辦法送你們回去。”她實是求是,這會兒已經明白過來,意昌先前恐怕是留了一手的。

    此人活了上千年,人老成精,再加上曾被相叔所欺騙、耍弄,恐怕對于‘人類’都有本能的防備。

    在之前九龍即將相互吞噬的剎那,他與族人化為光束涌入她體內的情景,不止是湘四誤會,她也以為意昌等人不惜一死,也是真的要助她一臂之力。

    這會兒看來,他應該只是助了她一部分的力量,仍留余了一些。

    宋青小是聰明人,看破之后卻并不在意。

    若是立場互換,她恐怕也會做出與意昌一樣的決定。

    她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這一趟試煉收獲頗豐,令她也十分滿意。

    無論意昌是不是留了一手防備,對她來說結果都是不變的,他們仍幫助了她,讓她受益。

    至于意昌留存的力量,有可能是不完全信任她,也有可能是為了想要確認她的承諾,見證龍王的死,還有可能是為了與親人此刻的重聚,及找到那個領他們回家的‘領路人’……

    “我心安處,便是我們的家鄉。”意昌微微一笑,“我已經明白先祖所說的意思。”

    這一群族人在離開故土的那一刻,便已經注定落葉不能歸根。

    祖輩所傳下來的占卜寓言,所謂的‘回去’,不過是令這一支族人得到真正的解脫。

    當龍王被殺死,完成了黃帝的使命后,才是這一撥人最終獲得平靜的真正時刻,那時有親人、族人重聚的地方,就是他們的‘家鄉’。

    “有寧山、有兒女、有族人。”他擁住了妻子,寧山臉上露出溫柔之色。

    他們不能回到真正的家鄉,但卻可以完成任務,不負祖輩,還能與家人再聚。

    “我已經十分滿意。”

    他說完這話,低頭輕輕哼起歌聲:“嗚咪嘛哦呢嚤唔……”

    其他人聽到他的話,也跟著哼唱出這首古歌聲。

    興許是宋青小體內有意昌等人所賜的一部分生靈之力的緣故,她此時竟然聽得懂意昌等人唱的歌的話中的意思:

    送最勇敢的戰士出征,我在家鄉等你。就像那南飛的大雁,當春暖花開之時,領路的人會帶著你們凱旋而歸……

    “送最勇敢的戰士出征,我在家鄉等你。就像那南飛的大雁,當春暖花開之時,領路的人會帶著你們凱旋而歸……”

    “送最勇敢的戰士出征……”

    所有人臉上洋溢著歡快無比的笑意,但在歌聲里,這些才出現不久的魂靈的身體卻逐漸潰散,維持不住他們的形體。

    “……當春暖花開之時,領路的人會帶著你們凱旋而歸……”

    “送最勇敢的……”

    意昌站了起來,牽著妻子,領了初容等族人,化為一排長長的隊伍,往宋青小的方向大步踏來,就如清露‘回門’當夜,他們在星空之下踏行。

    每走一步,他們的身體便虛散幾分。

    不過二、三十米的距離,等到意昌走到離宋青小僅數米之遙時,后方的一些人影已經化為光暈,意昌與寧山的身影已經化為兩團拳頭大小的光影。

    歌聲還未散去,這些如同流星般的白芒在歌聲的指引之下,有條不紊的全部依次逸入宋青小的身體。

    “……就像那南飛的大雁……凱旋而歸……”

    黑暗被驅散開來,魔氣的暴戾此時無法沖破這股由意昌全體族人所化的生靈意志。

    宋青小被層層白光團團包圍,這些魂靈所化白光之中,帶著鎮魂一族的’記憶‘!

    她能透過這些存在了千年的意昌族人的魂靈,’看‘到這一族人的使命!

    四周的一切都從她眼前’消失‘,歌聲之中,她’看到‘九龍肆虐。

    百姓苦不堪言,黃帝下令,號召這一支族人隨他屠龍,斬殺九龍于此地。

    九龍雖死,但惡靈不散,黃帝吩咐他們:“惡龍之魂不滅,便不離此地!”

    “惡龍不滅,不離此地!”

    這樣的誓言之下,鎮魂一族全族遷移,前到玉侖虛境。

    困住了這里的,并不是當年的黃帝,而是這些族中先輩應允承諾的意志。

    這些使命形成層層的束縛,不止是將黑龍靈魂,還將這一支族人圍困在這里。

    意昌后來憤憤不平的提到過的牢籠,竟來源于這支族人自身,這不得不說是一個悲劇。

    祖輩接連的死亡,玉侖虛境即將淪為魔境,鎮魂一族即將滅亡之際,意昌橫空出世。

    她’看‘到了這群人在意昌的帶領之下修建圣廟,’看‘到寧山等婦人意志堅決相繼沉入水底之時,夫妻分離的那一剎,依依不舍的神情。

    也’看‘到了意昌率領族中其余子弟,引魔氣入體,還玉侖虛境暫時的清明。

    他們轉世重生,等待機遇。

    相叔等人的意外闖入,給意昌先帶來了一絲希望,接著這希望又化為無比的絕望與被人類背叛之后的怒意。

    玉侖虛境中這一千年發生的一幕幕隨著魂靈入體,接連復刻進宋青小的識海之中。

    她的神魂穿插在這一支族人的回憶中,同時充沛無比的生靈之力也在滋養她的肉身,這股魂靈之力遠比黑玉雕中的生機更濃、更純。

    這是意昌一族的報答,也是他們留下的最后一點東西。

    “宋姑娘,謝謝你……”那魂靈之力進入宋青小的身體,被她干涸的識海、肉身貪婪的吸收,將之化為無窮無盡之力,周游她的筋脈,強化她的神識。

    意昌溫和的聲音在宋青小識海內響起,將她從一場數千年中的大夢中喚醒,接著再無聲息。

    “送最勇敢的戰士出征,我在家鄉等你。就像那南飛的大雁,當春暖花開之時,領路的人會帶著你們……”

    那鎮魂一族全體族人所唱出的歌聲在他們接連化為魂靈之力后逐漸消失,最終幾乎不可耳聞,取而代之的是陰風的怒號,及不散的死靈的凄厲慘叫聲。

    “我也要謝謝你們。”宋青小感應著體內流涌的力量,心底默默回應。

    意昌一族傳承至今,共有近七百來‘人’,這些人的魂魄所化的力量,是一份真正的大禮,且來得十分的及時,給她此時、將來的修行都會帶來極大的助益。

    她感覺得到識海在這魂靈之力的充盈之下被擴大、加固,神識進一步被淬煉、提升,一部分魂靈化為最精純的力量,流淌于她筋脈、體內,被血脈所吸收,強大她的肉身。

    那‘滅龍之力’的印記在完全吸收了意昌一族魂息的情況下,更為強悍,與她肉身的血脈之力起伏共鳴。

    宋青小的感謝鎮魂一族已經聽不到了,UU看書 .uukanshu.com 她抬起頭時,那眼里的溫和已經被寒意所取代,冷笑看著半空中的魔魂。

    這些魂靈之力是一場及時雨,來的恰是時候。

    但對于魔魂來說,消息就有些不太妙了。

    ‘嗖’的一聲輕響之中,一道紫光從宋青小的天靈蓋處飛出,接著劍氣的鋒芒橫掃而出,將那些籠罩在宋青小身周的黑霧掃蕩干凈!

    半透明的劍身之中,隱隱浮出現一條沉睡的金色小龍幻影,此時隨著緊繃的氣氛而慢慢擺動了一下小尾,像是逐漸要蘇醒。

    隨著她力量的充盈,誅天的出現,她的氣勢大盛!

    情勢逆轉。

    雙更合一嗷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