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31章 認慫

前方高能
     唉——”

    氣氛一觸即發,宋青小神魂之中的蘇五長長的嘆息了一聲。

    到了這樣的地步,看來一場大戰是避免不了的。

    若是沒有意昌一族最后關頭的出現,興許宋青小會權衡之下采取他的建議也說不定。

    但有了這一波魂靈的相助,彌補了宋青小的劣勢,使得這一戰再難避免。

    兩件玄天級的靈寶比拼,難免其中一件會有損傷。

    這樣的逆天之物,萬年的時間都難得出現一件,每損毀一件,都是極大損失。

    在蘇五看來,誅天本身屬劍,乃王者之兵,本體強悍無匹,再加上有龍魂加持,就算是宋青小力有未逮,劍的威力本身已經不容小覷。

    劍成之初,又受九天神雷之劫,本身對于陰邪類的功法、寶物等就有克制之力。

    相反之下,‘八寶通冥牌’雖說也算玄天級的至寶,但‘落魄’多年,如今才剛吸收了魔氣恢復了幾分當年元氣,并未將這些魔力全部吸收,還遠不能與巔峰狀態的誅天相比。

    更何況它受血契牽制,宋青小現在神魂之力強大到前所未有的地步,此時出手,就算收斂,也會傷其根本。

    蘇五有些遺憾,嘆息之聲還未落下,只見那先前還霸氣至極的魔魂,在看到誅天出現的剎那,那龐大的身影一晃之下,竟似是往天際暴退數十米。

    它那雙如同風暴般的雙眼閃了閃,那張籠罩在黑氣之中若隱若現的猙獰魔頭之上,竟傳遞給蘇五一種人性化的猶豫之意,那先前沖天而起的不可一世的氣勢隨著誅天劍一出現,頓時萎靡了數分。

    “……唉?”

    興許是太吃驚了,蘇五冷淡的嘆息聲都變了形。

    他沒料到這看似桀驁不遜的魔魂竟如此不堪大用,自己率先發難,在大戰將起之際,一見情勢逆轉、誅天現身,竟生出退縮之心。

    活了這把歲數,蘇五自認也是見多識廣,看過不少大場面,但像這樣的場面,是真的沒看過的。

    “……”他在宋青小神魂之中,

    感應得到她堅強如鐵的意志,同時也隱約感覺得到與她契約的魔魂透出來的那一絲氣虛。

    “滾回來!”宋青小將誅天召出,握在手里,冷聲喝斥了一句。

    那魔魂的雙眼之中風暴轉得更急,像是在‘苦思’對策。

    它曾被誅天劍重創,險些損毀,留下了極深的陰影,對于誅天十分畏懼。

    宋青小沒有被它虛張聲勢嚇到,反倒在它試圖掙脫契約束縛之時以極其強勢的姿態與它相對,接著鎮魂一族的出現令它倒了大霉,情勢逆轉之下,宋青小祭出長劍的舉動剎時如給它潑了一盆涼水,將它化形之體重見天日時的囂張氣焰徹底打壓了下去!

    若是再不聽話,她真的會出手打自己,不是開玩笑的!

    魔魂還立在半空,但神魂之中的蘇五則越看這魔魂,越覺得它像是已經氣虛。

    “……”他想過好多種結果,但并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詭異情況發生。

    “哼!”隨著宋青小一聲冷哼,她握住誅天劍隨意一揮,‘嗖’的劍氣聲響里,甚至她還沒有灌入靈力,那魔魂之體便已經認慫,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速縮小。

    隨著它一縮小,那些黑氣也往同一處飛逸,黑暗之中慘嚎不斷的陰魂隨著黑氣的消失而隱匿。

    不多時,只見那漫天黑云也疾速往半空之中的一點處收回,最終所有黑影聚為一處,魔魂瞬間化為旋風,‘呼呼’轉動之中顯出一個黑色的巴掌大的令牌,浮現在天際。

    宋青小緊繃的下顎在看到魔魂消失的剎那,才慢慢松懈。

    她嘴唇一抿,單手持劍,另一只手一招,那先前還極為桀驁的令牌頓時‘嗖’的一聲化為黑影,劃破天際,‘啪’的一聲落入她的掌心。

    “……”蘇五如鯁在喉,半晌無語。

    “回頭再好好收拾你。”宋青小并不知道蘇五內心的復雜,她將那令牌捉在掌心之后,曲指彈了上去,靈力注入令牌之中,發出‘叮’的清脆響聲。

    令牌之中傳來一道畏畏縮縮又強作不服的回應,宋青小冷笑了一聲,將劍一揚,那道意念頓時老實,不敢再抗議。

    “……”這沒出息的樣子,令蘇五又是一陣沉默。

    他萬萬都沒有想到,這‘八寶通冥牌’生出的靈智,竟如此會審時度勢,實在是--

    實在是--太沒有骨氣。

    惡人自有惡人磨,這一點沒想到不止是適用于修士之間,同時竟然還適用于法寶之靈,實在令他大開眼界的同時,也嘆為觀止。

    一場本來即將到來的大戰,因為這魔魂的識時務而消彌。

    宋青小握住那令牌,指尖在冰冷的令牌上揉了揉,每揉一次都感覺得到它身上氤氳的霧氣微微晃動,使得它嬌小的身軀像是在她指尖下顫抖個不停。

    令牌表面之上像是流轉著微微的光澤,同時縈繞著一層淡淡的黑氣。

    它身上被誅天斬出的傷痕已經完全消失,魔氣滋補之下,不止是修復了它的身軀,同時靈識蘇醒之后,令它通體充滿靈性,一掃之前神光黯淡的凄涼模樣。

    只是想到這令牌之前差點兒背主的舉動,宋青小的眼中露出寒意。

    “……”同樣無語的還有湘四,依她伶牙俐齒,竟然也找不出精準的形容詞來描述此時的情景。

    籠罩于天際的黑氣一散開來,初升的太陽已經爬至山頂,陽光照進玉侖虛境每個角落。

    那些籠罩在玉侖虛境中的霧氣在陽光的驅逐之下逐漸變薄,開始逐漸消失。

    困住玉侖虛境的禁制,原本就是鎮魂一族傳承的‘滅龍’意志。

    只要惡龍不絕,這代代傳承的意志便層層加疊,如同這一支族人自己給自己套上的枷鎖,越來越深,也越來越沉,困住他們,也擋住別人。

    而此時‘龍王’徹底死亡,魔氣也被‘八寶通冥牌’所吞噬,一切危機解除,意昌等人心愿了卻,那從黃帝下令時,代代加持之后禁錮了意昌一族數千年之久的禁制,終于隨著陽光的照入而散去。

    ‘嘩嘩’的水流聲響起,隱約甚至能聽到徐徐的風吹及山的另一邊的鳥鳴,為這個死寂了幾千年的地方帶來生機。

    哪怕是大戰之后的玉侖虛境已經變為廢墟,圣廟、房屋盡數坍塌,卻代表著黑暗過去,光明即將來臨。

    這一切正是意昌一族期盼的,可惜當這一天真正來臨時,卻是以他們的消失為代價,這種美景,他們注定是看不到的。

    宋青小沉默了半晌,將手掌一握,‘八寶通冥牌’被她收入體內。

    她轉過了頭,往湘四走了過去。

    “……”湘四被她一看,頓時感覺頭皮發麻,一股不好的預感涌上心頭,見她往自己走了過來,當即心生警惕。

    “你的那只妖獸,”宋青小剛一開口,湘四就忙不迭的道:

    “那是一只六階的妖獸,我的族群不大,位處邊域,夾縫生存而已,又沒有擅長的功法、秘術,”她強作鎮定,極力表現自己身上沒有什么好東西,“你也看到了,我實力不太行。”

    身上的功法并不厲害,也拿不出什么有用的寶物等。

    湘四說到這里,伸手去撥弄掛在她腰側的銀笛。

    那笛身在與清露作戰時受清露強大的怨氣反噬,本來已經開裂,后面在被宋青小陰了一把之后,抵御九龍的時候又破得更嚴重了些。

    銀亮的笛聲此時被魔氣腐蝕,上面暈開大團黑斑,幾道縱橫交錯的裂縫幾乎將小巧的笛身撕碎——就這樣了,湘四還舍不得扔,可見她說家里窮,大概率是真的。

    “唯一作為依持的,就是馭使妖獸而已。”

    宋青小留她性命,大概率不是善心發作,恐怕另有所圖。

    湘四說完這話,又道:“我們一族,以養妖獸為主,助妖獸成長、進階之后,再與其契約,彼此相互受益,除此之外也沒有什么其他的有用法門……”

    她有些可憐兮兮的看著宋青小,正想說自己身上真的沒有她可以需要的東西,但話還沒說出口,便聽宋青小問:

    “……怎么契約,將它像收法寶一樣收入體內的?”

    她本來打的就是這秘術主意,如今湘四主動‘坦白’,倒正好省了她一番事。

    “……”湘四沒料到她竟然是問這么一個問題,頓時臉色陣青陣白,恨不能將自己先前說過的話都盡數吞回去。

    修行者之間,打探對方的功法、秘術本來應該是大忌,但此時情況不同,宋青小遠強于湘四,再加上‘殺死龍王’任務中她不止沒有殺死湘四,同時還保住了她性命,于情于理,她有所要求,湘四不能也根本不敢拒絕。

    “你怎么好奇起這個?”與妖獸契約,將其本體收入體內,這本身是屬于湘四一族的秘密,是不能外傳的。

    她先前以為宋青小想要奪取她身上的東西,為了顯示自己并沒有什么值得她覬覦,主動將這個事情往外說,這會兒就是想反悔改口都來不及。

    湘四后悔得腸子發青,一面心中苦思對策,一面說道:

    “這個需要有妖獸,且能受你馴服,才可以……”

    宋青小靜靜的看著她,她的聲音便越來越小,最終不再出聲。

    “這些不用你操心。”宋青道:“我們不是朋友,我也不是善人。”

    之所以她留湘四一命,并不是因為兩人脆弱而不可靠的盟友關系。

    正因為宋青小有所圖,才會為了保湘四一命,而留下范五這么一個麻煩在身。

    如果湘四識趣,大家都會省些事。

    宋青小的話說得極為直接,湘四聽她這么一說,不由沉默了片刻。

    她的態度表明了對自己的功法感興趣,自己確實欠她人情,正如她所說,她不是個善人,兩人又非朋友,任務完成之后她索要報酬好像也是理所應當的事。(但不知為何,在聽到她直言說兩人不是朋友的時候,又好像有哪里不對勁。)

    自己此時身受重傷,又并非她之敵,面對她的要求,根本也沒有拒絕的余地。

    族中傳承的功法遠勝一般修士與妖獸之間的血契,但同樣條件要較一般的血契嚴苛一些。

    一般的修士以血契妖獸,僅僅是收服妖獸為己用,添加一份助力。

    而湘四的功法除了血契妖獸之外,同時可以將妖獸收入體內,必要之時借妖獸之力為己用,兩者力量相結合,實力瞬間飆升。

    不過這樣的功法也有一個缺陷,因為要借用妖獸之力,所以便需要妖獸與主人之間有默契、信任。

    可但凡血脈品階高的大妖大多已經有了靈智,且性情兇悍無比,根本不可能會真心誠意服從人類,所以這樣的方法不適用于大妖。

    湘四一族因為以御使妖獸為主,每個族人都會在出生之時,便著手培養屬于自己的妖獸,養出感情之后,等到成年再契約,如此一來成功的機率便十分大了,少有失敗者。

    像宋青小這樣,并沒有培養妖獸,莫非她是看自己帶了一條巨蟒,覺得帥氣,所以也想要臨時抓捕一頭妖獸契約?只是這樣一來,那幾乎沒有成功的可能。

    如此一來,就算是這功法交給她,也并沒有多大作用。

    憑她如今的實力,若是再花費心思照著功法秘術的方法豢養妖獸,也不過是浪費時間而已。

    這門秘術雖說是家族傳承,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照理來說絕對不能交給外人,不過如果宋青小拿到手后無法使用,最多從中了解一些妖獸習性,好像也并不算是違背家族的命令,至少與她性命相比起來,權衡之下,交出秘法便不是什么大事。

    湘四是個識時務的人,這也是她能活到如今最大的原因。

    她心里略一思索,很快就做好了決定,卻故作為難了一陣。

    只是她將這個時間掐得很準,不會令宋青小因為等待太長而失去耐性:

    “好吧。”她嘟了下嘴,從懷里掏出一小塊瑩白色的玉,往宋青小的方向拋了過去:“這是族中長輩當初交給我的東西,里面記載了一些御養妖獸的方法及你想要的東西。”

    她說完,頓了頓:“以神識一掃就行。”

    魔魂:獸人永不屈服!(除非包吃包住)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