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33章 彩蛋

前方高能
     夢中的意昌、相叔等已經全部消失,耳畔的‘滴滴答答’的水流聲也不見了,船只‘嗖’的順著水流,沖出九龍窟的地界,晃晃悠悠的蕩在水面之上,陽光照到他的身上,將他滿身的寒意驅去。

    他竟然已經出了九龍窟?

    品羅像是有些不敢置信,不由使勁兒捏了一把自己的臉頰!

    疼痛感傳了過來,耳旁還像是聽得到河道兩岸遠處的樹叢之中,傳來鳥兒的輕啼。

    微風吹過樹木,發出‘沙沙’的響聲,一切都無比的鮮活,少了玉侖虛境中的清幽與死寂。

    清露已經消失,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的樣子,他回頭看了一眼九龍窟的方向,還如同夢中一般,不敢置信自己一覺睡醒后,便逃離了九龍窟這可怕的地方。

    興許是有清露保護的緣故,他這一趟出來竟出奇的順利。

    年輕人握了握手掌,掌心處像是還殘留著少女手掌冰冷而柔軟的觸感似的。

    他一回到村子,說出了自己這一趟的奇遇。

    品羅提到了宋青小、湘四,提到了意昌等人,提到了‘龍王祭’及清露,還有范五當日召集的活尸爬行。

    他將相叔這些年來干的勾當,兩個同伴的下落,全都告知了當地警衛廳,引起了當地市政中心的震驚。

    此地多年來確實接連有少女失蹤,他說的‘清露’之名,經查證之后,確實與十年前失蹤檔案中的一個少女名字、年紀甚至外表相吻合,品羅的話若是屬實,也算是解了一部分這數十年來一些少女失蹤案件之迷。

    只是那名叫清露的少女失蹤之時便已經十八歲了,如今過了十年,照理來說若是活著,也應該二十八了,可品羅卻說她仍如十八少女,像是十年時光從來沒有變化,便實在令人生疑。

    竇疑叢生之下,市政中心的警衛廳反應極為迅速,整理了清露的檔案,又召集品羅,令他描述出清露長相,再繪模而出清露的圖像,與當年檔案中的照片相對比,竟然相似程度達到了百分之八十!

    當品羅從市政中心的官員手中接過那失蹤的‘清露’照片時,認出了那個曾被祭祀的少女。

    跟他提及案情的相關人員說到清露的父母當年因為失去獨生愛女,

    太過傷心的緣故,已經搬離了這片土地,但得知消息之后,堅持要趕回來,說要見一見品羅,了解女兒的事。

    照片已經微微泛黃,與他印象中的清露不同,照片上的少女羞澀而單純,對著鏡頭抿唇微笑,一如他最后見到‘她’時的情景。

    他想起夢中所見的情景,及想到自己在睡夢中的保證,猶豫之下,將夢中的情況,告知了這群人。

    與他見面的官員有些半信半疑,他的話終究只是做夢而已,當不得真。

    畢竟傳說變成現實,且九龍窟內有玉侖虛境,居住了一群‘鎮魂使者’的事實在太匪夷所思,此地太過邪門,當年發生了許多事,令得九龍窟成為了禁地。

    可千年的鎮壓品羅雖說不敢保證,卻堅稱玉侖虛境中住了一群古怪的族人。

    事關重大,那官員聽了品羅的話,也不敢表態,只說回頭報告了才能再給他回音。

    品羅這一等,便是等了半個多月,終于等來了帝京中心派出來的人上門。

    他們對于玉侖虛境及傳說中活了千年,一直守護著人類的這一支種族感到好奇無比,但又覺得這事兒太過虛無飄渺,實在沒有根據。

    有人猜測品羅可能是因為在九龍窟內呆得太久,受瘴氣影響而神智發生異常,出現了幻覺。

    也有人認為品羅殺死了相叔及同行的兩個伙伴,獨自回來怕引人懷疑,才故意編造出了這么一個離奇的故事。

    可是沒有人可以解釋他與‘清露’相識的經過,畢竟一個十年前失蹤的少女,如何能在這么多年后之后才在九龍窟內與品羅離奇相遇!

    再加上他單打獨斗,如何能殺死兩個同樣強壯的同伴及常年在水上討生活,身強力壯的相叔,都是一件疑點重重的事。

    帝國中心的部門單獨派了人前來為品羅做檢測,卻發現他神智清醒,堅持自己所說的話,愿意為他的每一句話所負責。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青年的堅持不由也令人感到好奇。

    九龍窟內到底是不是有玉侖虛境這樣一個存在?里面真的生活著傳言之中已經活了千年,無形守護著人類,鎮壓惡龍的種族嗎?

    這些疑團之下,令帝國的中心再三商討之后,終于決定派出了一隊特殊的人士,以此案涉及多條人命為理由,組織了一次再探九龍窟之行。

    作為曾經檢舉了相叔罪行,又曾與清露見過面,還是除了相叔之外,這么多年唯一一個從九龍窟內活著出來的人,此次行程品羅自然也會參與。

    同行的除了神秘組織之中擁有特殊能力的人士之外,有歷史、考古的學者,同時還有得知消息之后,不遠萬里趕回來的清露的雙親。

    一船人浩浩蕩蕩出發,船在進入九龍窟的一剎那,若是以前,那發動機本該離奇停止。

    但不知為何,當日那股引出了清露的邪風吹出之后,籠罩在黑水河上世世代代的那股子古怪而詭異的磁場,仿佛一下被破壞了!

    手機不再受到影響,現代化的設施也并沒有停,燈光照耀之下,專家們很快定位到九泉的位置,花了將近四個小時的時間,進入了九泉里。

    那泉水清澈無比,仿佛一塊隱藏在深山未被污染的絕世美玉,令人嘆息。

    “小心——”有人情不自禁之下,像當日的阿新一般伸手去掬水,品羅便像那會兒的宋青小一般大聲的提醒:“這水有問題!”

    他話音剛落,那人的手已經沉入水中,撥了兩下,發出‘嘩啦’的響聲。

    “這水非常的清,帶著涼意,像是才從山里流下來的,應該是沒受過污染的。”那戴著眼鏡,一副學者模樣的男人說了一句,“我要裝一些回去研究一下成分。”

    說完這話之后,他像是想起了先前品羅說的話般,仰起了頭來:

    “你剛說有什么問題?”

    他看到了青年瞪大的眼,一副像是見了鬼的神情。

    “怎么……怎么會?”品羅有些不敢置信,當日他親眼看到阿新的手探入泉水之中時,瞬間便被腐蝕的情景。

    阿新那會兒慘叫如今仍音猶在耳,為什么此時這水卻像是再沒有腐蝕的力量了呢?

    許多的人陸陸續續的探了手下水,平靜的水面被撥出層層漣漪,往外蕩漾開去。

    所有人臉上都帶著興奮、好奇,并不見痛苦之色。

    這一切如同夢境一般并不真實,品羅甚至分不清自己第一次來時,阿新受到泉水的腐蝕是夢,還是此時的情景才是真的夢。

    那縈繞在泉上的霧氣已經消失,一條長長的水道從九泉的一側通往內里。

    “傳說中的玉侖虛境就是在里面嗎?”

    有人發現了這一條水道,問了一聲,將仍沉浸在不安中的品羅驚醒,應了一句:“嗯。”

    眾人頓時來了興致,船只加大了馬力,發出‘噠噠噠’的巨大噪音。

    現代化的東西打破了這片古老地方的寧靜,船如離弦的箭,‘嗖’的劃破水流,往里行去。

    當初跟著相叔來時,這一條被霧氣所遮擋的水道在品羅心里是極長的,青年那時內心被恐懼、好奇及不安占據,總覺得這條路像是沒有盡頭一般。

    可說來也是有些奇怪,那時船上人少,船只也小,但不知是不是因為身旁坐的是宋青小的緣故,他雖說也害怕,卻又覺得格外的安心。

    這會兒進來的人多,光是船只便備了數條,大家有說有笑,熱鬧無比,他反倒忐忑得有些不知所措似的。

    印象中那條可怖的路此時在霧氣散去之后,露出了河道,這河道并不長,船只向前行駛了數分鐘后,便駛入了玉侖虛境!

    兩側高聳入云的青山還在,正如品羅所說一般,映入水波之內。

    但他當日離開時還算整齊的房舍、圣廟等,卻已經盡數毀滅!

    這里就像是一個極其巨大的古戰場,靜謐得聽不到半點聲息。

    午后的陽光照落下來,坍塌的房舍漫起的塵煙浮起約兩三米高,使得水流包圍的中間像是籠罩著一層黃色的沙塵霧氣。

    因為此地圍困在山脈包圍之中,這沙塵霧氣便久久都無法散去。

    人群的到來,像是驚動了此地的沙霧,微微蠕動之下,像是發出一聲長長的古老嘆息。

    此地像是經歷了一場極為恐怖的地動山搖的災難,將這里毀于一旦。

    可是當地的歷史記載中,并沒有過關于這樣可怕災難的消息。

    當日意昌等人迎接宋青小等人下船的碼頭處,古香古色的亭臺、長廊已經被極為可怕的力量摧毀,大片大片的木梁壓砸下來,浸泡在水里。

    宋青小、湘四、意昌族人及相叔等已經全都不知所蹤,這里不像是還存活了人的樣子。

    “你確定,當日來的是這里嗎?”同行的人表情漸漸嚴肅,問了一聲。

    他的聲音打破了此地的靜謐,被放大了數倍。

    “確定……吧……”其實這會兒的品羅已經也感覺不對勁兒了,此地與當日他來時已經完全不同,里面的房舍損毀,住的人也不翼而飛。

    一切的一切仿佛是在夢中,眼前的負責人凝重的神情讓他也開始懷疑自己之前是不是做了一場夢而已。

    是不是夢醒之后,其實根本沒有宋青小、湘四,也沒有什么相叔拐騙少女為圖長生,他其實也沒有進來,所有的一切只是他的臆想。

    但很快的,他發現了一點熟悉的影子。

    “你們看那里!”他有些興奮的伸出手來,往已經垮塌的碼頭方向指了過去。

    短短一個月左右的時間,此地坍塌的房梁之上,已經長出點點青痕,像是已經荒廢了許久的樣子。

    只是在那殘垣斷梁的底下,一小枝桃樹的枝芽卻探了出來,上面結了新苞,這可能是玉侖虛境唯一的生機。

    “桃樹,桃樹,長在碼頭邊的!”這枝桃芽的存在一下堅定了品羅的意志,他激動得渾身發抖:“我們當日過來時,是意昌領了族人親自迎接。”

    他太興奮了,話都像說得不大清楚的樣子:

    “‘龍王祭’當日,清露也是在這里被沉湖的。”

    所有的不確定都不翼而飛,宋青小等人是真實存在的,并不是他臆想而已。

    其余人聽了他這話,都神色一凝。

    他說得如此堅定,不像是撒謊的樣子,可此地在短短一個月之內,怎么會變成這樣呢?

    “宋小姐……湘小姐……意昌……”

    品羅雙手放在嘴邊,放聲大喊。

    聲音傳揚開來,將那些籠聚在此地的煙塵驚散。

    “宋小姐……”

    “宋……小……姐……”

    但卻沒有人回應。

    “有沒有人在啊?”其他人也放聲大喊,可是此地卻一片死寂。

    據品羅所說,這里之前住了一百多口人,還有相叔、阿新兩人,及另外兩個神秘的,可能被相叔騙進來的‘無辜’少女。

    因茲事體大,大家忙不迭的下船,一面喊叫,一面往里走去,同時撥打外面的求救電話,想要盡量救人。

    攝影師拿著鏡頭,UU看書 .uukanshu.com 記錄下了這一切。

    許久之后,有走在前面的人驚叫了一聲,像是有所發現。

    大家忙不迭的趕了過去,發現了圣廟遺趾。

    那里已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沙坑,無數尸骨涌了上來,安詳的沉睡在沙水之中。

    玉侖虛境的發現,震驚帝國!

    “……黑水河的九龍窟內,驚現大量女性尸骨,現場已經被保護。經鑒定,這些女性應該出生于千年之前……”

    帝國的國家電視臺內,記者出現在玉侖虛境的現場,對著鏡頭興奮至極的解說。

    “……從衣物、裝飾看來,這些服飾具有三千年前部族風格……”

    品羅的名字,因為玉侖虛境的發現而轟動帝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