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34章 品羅

前方高能
     黑水河、九龍窟、玉侖虛境的接連現世,不止是對于帝國的歷史、文化有極其重大的意義,同時因為九龍的傳說變為現實,也引起了許多隱藏的世族、人物的關注。

    大批大批的勢力趕來這里,想要從品羅口中找到意昌、宋青小、湘四、范五的存在。

    可是意昌等人憑空消失,除了找到他們一個月前曾生活在此地的軌跡之外,這批人像是憑空‘消失’了。

    帝國的人哪怕翻遍了戶籍,再三查找,也沒找到品羅口中所說的宋青小、湘四的存在。

    如果不是他說的許多話得到了證實,恐怕都要懷疑他說過的話的真實性了。

    清露的父母也在湖底打撈到了女兒的尸身——她才沉湖不久,九泉的魔氣保存了她尸身的完整,令她被打撈出水時,保留著生前的樣貌,尸體并未腐毀。

    被打撈上來時,正如品羅所說,她還維持著十七八歲時的長相,仿佛十年的時光并沒有在她身上留下印記,她一身新娘打扮,仿佛只是睡著了。

    泉底同樣被打撈上來的,還有一些其他的尸骨,只是隨著她們陰魂與九泉融合之后,尸身腐壞,等待著提取尸骸檢驗,再確認她們的身份。

    而相叔不見蹤影,阿新兩人興許是在玉侖虛境發生異變的剎那,應該被這股神秘的力量所撕裂,救援隊并沒有找到他們的影蹤。

    此地并沒有生命存在的痕跡,這兩人應該是已經死了。

    只是在這樣的官方說法背后,還有一種傳言與推測。

    照品羅所說,再結合科學家的驗證,此地一個月前還有大量生命活動的痕跡,這些房屋在一個月之內損毀,可想而知此地應該是發生了大事紀。

    只是這樣大的動靜,足以將此地的建筑摧毀,而九龍窟外卻半點兒沒有感應,由此便可以推論此地恐怕有某種神奇的禁制,將此地與外界相隔離,這也應該是九龍窟之前能進不能出的主要原因。

    從品羅的夢境推測,這樣大的事件,不排除是傳言中的惡龍作遂。

    品羅當日被初容派的人強行‘送走’,可能在他走后的當天便發生了大事,居住在此地的意昌等人極有可能在誅殺惡龍之后,離開了此地,回到了屬于他們的‘故鄉’,而相叔與同行的兩個不知所蹤的少年,說不定也與他們一起。

    種種猜測都有,且每種猜測都好像能找得到說服對方的依據。

    玉侖虛境的磁場、損毀的建筑、鎮魂一族女性的尸骨及意昌等人生活留下過的痕跡,對于帝國都是一筆極大的財富。

    雖說此案還有一些迷底未曾解開,但品羅在尋找到玉侖虛境一事上居功至偉,帝國有意頒獎他,愿意提撥、重用他。

    這對于以前的青年來說,本來是做夢都不敢想的好事。

    可此時面對這樣的獎勵,品羅的心中卻想起他離開玉侖虛境的那一天,宋青小含著笑意與他說過的話:“你回去之后,可以實現你的心愿,成為一個導游。”

    那是他的初心,從跟著相叔上船時的那一刻起,他便是這么打算的。

    如果沒有后來的那些奇遇,照他以往的猜想,就是跟著相叔進入九龍窟,認熟路之后,憑借自己的口舌,向來到此地的外地人講解九龍窟、黃帝斬殺九龍的故事。

    攢些錢,看看風景,再從這些外地人驚嘆的臉上找到成就感,將來娶個老婆,成家立業,讓阿媽抱上孫子女,過自己普通而平凡的一生。

    市政中心的人一臉羨慕的看他,他這一趟立的功勞太大了,引起了多方關注,將來可能是要飛黃騰達的。

    只要他一答應,

    那邊什么都準備好了,就等他上任而已。

    這樣的好事,求都求不來,市政中心的官員完全沒有想到,他竟然會在聽了這一番話后出神。

    甚至隔了一陣之后,他搖了搖頭,像是下了一個極為重大的決定:

    “我不去。”

    “啊?”他的回答令人震驚,大大出乎了那市政中心官員的意料之外,品羅卻更為堅定,笑著說道:

    “我不去,如果要獎勵我,倒是可以給我一個導游證。”

    經此一事,玉侖虛境帝國皆知。

    意昌與夫人的感情,也隨著玉侖虛境的發現,而傳遍帝國,衍生出無數版本。

    隨著意昌等人離開,此地的禁制盡去,九龍窟不再是禁地,玉侖虛境總有一天會揭開神秘面紗,將來市政廳會繼續幾十年前的計劃工程,將此地打造成為旅游景區。

    這里缺少了導游,沒有人比他更合適。

    十年之后,玉侖虛境正如品羅當初所想的一般,被開發為當地旅游區。

    此地的傳說、當年出土的大量女尸及神秘的九龍窟頓時成為了全帝國人所向往的旅游圣地,大波大波當年關注過這一樁新聞的人聞風而來。

    這些年逐漸淡出人們視野的那些名字,隨著玉侖虛境的正式開放,又再次出現在人們的嘴邊。

    宋青小、湘四、意昌及初容,再一次成為眾人討論的熱門。

    兩女離奇的消失,相叔與阿新二人是生是死,玉侖虛境中那些抵抗惡龍,卻又舉辦‘龍王祭’的意昌等人去向至今仍是未解之迷。

    如今的玉侖虛境已經被修復,大部分都是根據品羅記憶中的樣子所修建的。

    他穿著當日與宋青小等人一路前來時相同的無袖坎肩上衣,頭裹汗巾,領了第一批游客,從九泉緩緩進入玉侖虛境。

    那里的涼亭已經恢復,連旁邊的桃樹都重新種上了,與當年他初次進來時看到的情景一模一樣。

    遠處是恢復的木屋,高聳入云的圣廟份外醒目,那石壁上的凹槽也與他第一次看到時一致。

    品羅愣了一愣,直到被同船一個少女的歡呼聲驚醒:

    “真美!”

    這里確實美,惡龍之魂被消滅,意昌等人消失后,籠罩在此地的禁制打開,陽光驅散了他記憶中玉侖虛境內的陰霧,房屋、圣廟沐浴在藍天白云之下,干凈清朗無比。

    他眼中含著水氣,那少女已經拍了他一把:

    “導游,你當年看到意昌大人時,是在哪里?”

    “那里。”品羅將回憶壓在心中,眨了眨眼里的水氣,手往涼亭的方向一指:

    “當年我與宋小姐、相叔來時,意昌大人正領了一群族人迎接我們……”

    他從當日進入九龍窟時說起,提到初見意昌時的驚艷與驚悚并存,再從意昌與相叔的談話,提到了67年前相叔與意昌的相識。

    品羅仍是當初想到哪里便說到哪里的性格,但沒有人此時忍心打斷他‘歪題’。

    他的話鋒拐到67年前,相叔父子奉命進入九龍窟,在玉侖虛境遇到‘女鬼’,在危急時刻救了相叔一命,而有了相叔與意昌的初識。

    正如他夢中所承諾的那般,他以自己的方式,將十年前在夢里‘答應’過意昌的事,把玉侖虛境里的人的處境告知外界:

    “我們當地早年受惡龍所害,由意昌祖輩平息,只是惡龍陰魂不散,意圖為惡人世。意昌等人為了鎮守惡龍陰魂,一直居住在此地,所謂的‘龍王祭’,便是他們部族之中為了安撫陰魂拖延時間的一種法門。”

    他將故事中當日自己的所見換成了夢境中清露‘告知’他的一些事,說出了意昌等人夫妻相隔,輪回轉世,等待時機。

    很快的,品羅像是意識到自己偏題,又說回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初容提到的‘龍王祭’。

    “……我想要救清露,但當夜行動不利,很快被人撞見,幸虧當晚有一件大事發生……”

    品羅的嘴極為能言善道,當年的經歷從他口中娓娓道來,令船上的人聽得如癡如醉。

    “‘龍王祭’后,我心神不寧,感覺有事發生……”

    他說到范五突然出現,當晚的血尸圍困,宋青小召出冰龍現身,斬殺范五,清露‘回門’。

    故事跌宕起伏,但經由他一說出來,卻又多了幾分真實,令同船的人增添了幾分感同身受的驚懼。

    真正的‘龍王祭’當晚,意昌等人再也無法等待下去,初容將他送出玉侖虛境,臨行與宋青小告別。

    他邀請相叔、阿新等人同行,但三人貪戀長生,不愿意回去。

    最終只有他一個人孤伶伶的上了船,后面遇到風暴,臨死之際與清露相見,為她所救,送出九龍窟內。

    一番故事說得跌宕起伏,引人入勝。

    “那些女性的尸骨,是為了鎮守惡龍而沉入湖底的嗎?”

    許久之后,有個少女才長呼了一口氣,從品羅的故事之中緩過神:

    “最后意昌大人,與他的妻子見過面了嗎?”

    “一個還活著,一個已經死了,怎么能見面呢?”另一個人提出疑問,少女當即反駁:

    “怎么不行?導游不也與死后的清露再見面了嗎?”

    被反駁的人沉默了下去,品羅微笑著道:

    “興許見過面了。”畢竟那些本該沉入湖底的尸身都隨著惡龍陰魂散去之后浮上了水面,這對在生時便強行分離的夫妻,沒準在最后也見面了呢?

    “誰知道呢?”他喃喃的道,興許是有人知道的——

    宋青小。

    品羅腦海里涌出這么一個人影,那些過了多年都還沒忘的記憶浮現在他腦海中,令他露出溫暖的笑意。

    他還當著導游,像當日與她解說時一樣,正如她所說,這樣的生活雖然沒有大的出息,可至少平安順遂。

    這才是最重要的!

    ……

    宋青小并不知道這一番后續,‘送別’了意昌等人之后,她從湘四手中得到了契使妖獸的秘術之后,湘四想要與她交朋友,正欲自報家門時,卻強行被神獄帶出試煉空間的場景。

    她將湘四的話拋到腦后,一出試煉空間回到自己臨時棲身之地后,宋青小當即便將意識沉入試煉空間的兌換界面。

    那兌換界面之中,果然出現了一個金光閃閃的‘兵’字令。

    九字秘令。

    宋青小一看到‘兵’字令的瞬間,臉上露出喜色。

    此物應該就是當日引起了她神識感應的原因,也正因為如此,才有了后面玉侖虛境一行。

    與范五三人大戰當晚,二號施展出九字秘令應敵,宋青小當時便十分驚喜。

    九字秘令收集不易,不同的字令有不同的奧義,但每收集多一個字令,九字秘令其余字令的威力便成倍的增加。

    她已經擁有‘臨’、‘者’、‘前’三令,若是再加上‘兵’字令,九字秘令便已經收集了四字。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宋青小當即選擇兌換,但在她以神識碰觸到‘兵’字令的剎那,試煉空間卻傳來一股回應:積分不足!

    這個消息對于宋青小來說,簡直如同當頭澆了一盆涼水,她萬萬沒有想到好不容易碰到的九字秘令竟然會因為積分不夠而無法兌換。

    神識碰觸到‘兵’字令,顯示需要扣除20000積分,而她識海之中,積分余額顯示:10000。

    ‘嘶!’宋青小倒吸了一口涼氣,想起自己的積分在上一次女媧補天任務結束之后,便已經用以開啟神境,花得涓滴不剩。

    這一次試煉完成之后,她與湘四各分得10000積分獎勵,因為此次任務收獲頗豐,使得她并沒有將此次積分的獎勵放在心上,導致這會兒她想要兌換‘兵’字令時,竟然缺少了一半積分。

    “……”宋青小這會兒無語了。

    她已經開始后悔,自己當時為什么不殺死范五,奪得獎勵。

    神魂之內蘇五感應到她的郁悶,不由冷冷出聲:“窮了?”

    他這會兒出現,宋青小總覺得他說話的語氣中有一種幸災樂禍之意。

    ‘兵’字令她是絕對不會放棄的,九字秘令本身收集不易,對她來說大有用處,若是今日錯過,將來要想再次收集,還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但此時積分的缺口太大,脫離了試煉空間之后,就是再后悔也無濟于事。

    “砸鍋賣鐵呀。”蘇五提出建議。

    他說這話興許只是調侃,但此時他的建議對于宋青小來說,無異于絕處縫生。

    “前輩說得對!”她眼睛一亮,一掃之前積分不足時的郁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