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35章 同病

前方高能
     幾次試煉之后,宋青小倒是積累了不少的好東西,光是女媧補天任務里,從紫眸童子、五尾狐女等試煉者手中搶到的乾坤囊內便有不少他們收集的物品。

    只是因為后來鑄煉法寶、修習滅神術、提升修為,導致宋青小根本還沒來得及詳細的清點自己的戰利品。

    有了混沌青燈、誅天劍、星辰大陣等寶物,再加上這一次宋青小又從范五手中奪得了‘八寶通冥令’這樣的玄天靈寶,使得一般的法寶再難入她眼里,此時正好拿出來兌換積分。

    宋青小想到這里,當即以神識掃視自己的乾坤空間。

    她第一個取出的是從范江河處奪來的芥子空間,里面的東西早就已經被她分類,除了那神農鼎之外,范江河芥子空間內的東西此時看來并沒有多少價值。

    宋青小試著以芥子空間兌換積分,試煉空間傳來回應:須彌戒(低等下品),可兌換積分500,是否進行兌換?

    這芥子空間的價值令宋青小吃了一驚。

    她想起自己第一次在試煉空間販賣戰利品,是在惡魔島上時奪來的一支神筆如意,當時兌換了500積分。

    因為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倒賣’戰利品,因此事隔多時,印象依舊十分深刻。

    那次試煉之時,她還沒有踏入修行的大門,實力低微,同行參與試煉的人手中所拿的物品應該也并不值什么錢。

    范江河的這枚空間戒指,再怎么樣也不可能比那筆的價值低,但兩者兌換的積分卻一致,莫非隨著她實力的增漲,所得物品兌換積分的獎勵,有可能會因為等級相差的巨大,使得物品本身價值被試煉空間嚴重貶低?

    她越想越覺得自己的這個猜測應該接近事實,正如九字秘令的兌換,一次比一次更貴。

    為了驗證自己的想法,宋青小當即又取出定丹鼎,以神識一掃之后,便感應到:定丹鼎,中品煉丹法器,出自神農世族之手,可兌換10000積分,是否兌換?

    果然如此!

    宋青小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將鼎重新收回乾坤囊內。

    定丹鼎當日她得到之時,明明還值20000積分,如今不過短短兩年多的時間,價值便掉了一半。

    只是宋青小雖能想得通這一點,但想到這枚來之不易的芥子空間僅能換取500積分時,她依舊不由皺了下眉。

    猶豫了半晌,她仍是有些舍不得將這芥子空間以500積分賣掉,最終還是選擇了拒絕。

    “嗤。”神魂之內,蘇五發出一聲冷笑,像是嘲笑她這樣小氣的行為。

    宋青小被他這樣一笑,竟像是如同被人窺探破內心的打算一般,難得感到幾分尷尬之意,不由伸手碰了碰鼻尖,如同解釋一般:

    “我并不是舍不得,只是想要先估估其他的東西價值。”

    “我理解。”蘇五像是認同她的話,懶洋洋的聲音響起:“窮慣的人是這樣的。”

    他話音一落之后,宋青小沉默了片刻,突然想了想又覺得不對勁兒:

    “前輩能理解,莫非也過過這樣精打細算的日子?”

    這話一說出口,蘇五頓時不再出聲。

    宋青小一下便反應過來,自己恐怕說中了一部分事實。

    蘇五此人雖說年少時期出身世家大族,但中途不知為何卻又叛出太康氏。

    沒有了世族扶持之后,說不定他也跟自己一樣,過了一段時間窮困潦倒,變賣家產的日子……

    這樣一想,蘇五在她心中原本極為神秘的形象,好像因為貧窮,一下變得份外真實。

    “關你什么事?”蘇五提高了些聲音,但他這樣,

    反倒在宋青小看來多了幾分惱羞成怒的意味。

    “本來也沒想管,就是順著前輩的話問一問,您不想說就算了。”她淡淡的道:“更何況困難只是暫時的,進了神獄之后,總有其他人身懷寶藏,主動送財產的。”

    她說到這里,不由又從乾坤囊中掏出了一件物品,“前輩看,這不就是?”

    宋青小拿出來的是一顆淡紫色的珠子,那珠子靈氣逼人,上面隱隱布著雷電之紋,是從紫眸童子搶來的乾坤囊中所收藏的東西。

    她將打劫的舉動說得如此坦然,語氣自然得仿佛從人家身上撈油水只是一種再自然不過的舉止,令蘇五啞然。

    而趁蘇五沉默的時候,宋青小神識一掃之下,試煉空間顯示出:雷靈珠,中品法寶,可兌換積分5000,是否兌換?

    這一次她便沒有再猶豫,選擇了確定。

    紫眸童子此人當日雖說狂妄,但確實有狂妄的資本。

    他身家極為豐厚,收藏的物品也極多,丹藥、器材及一些低階的法寶等,只是這會兒都便宜了宋青小。

    這些東西如今她不看在眼里,便索性統統將其全部拿出兌換出去,最終清算之后,一共兌換了27500積分。

    加她自己本來任務出來獎勵的積分,如今宋青小總共有37500積分之多。

    她湊夠了積分之后,當即將意識再次回到試煉空間的兌換界面,將那‘兵’字令兌換了下來。

    積分被扣除了20000,同時神魂之中,出現了一個‘兵’字金影。

    ‘臨’、‘者’、‘前’三字在‘兵’字令出現的瞬間,字令的光芒齊齊一閃,爆發出強大的靈力,彼此靈力相連,形成一體,將宋青小剛收集的‘兵’字令吸入進去。

    ‘兵’字令一入那字令之中,字令之上靈氣大盛,四字之上的力量沖擊著她的識海,引起她之前吸入體內的魂靈之力的共鳴。

    意昌等人魂靈所化的力量在最后關頭涌入她的身體,但因為這力量實在太過龐大的緣故,她沒有辦法在第一時間便將其吸收,一直強行壓制。

    此時被九字秘令所引動,那堆積在體內的魂靈之力頓時開始翻涌不止,沖擊她的筋脈,打消了她原本準備在兌換了‘兵’字令后先試上一試這新得字令威力的打算。

    宋青小當即抱守心神,小心翼翼引領著這股精純至極的能量開始繞著筋脈而游走。

    這魂靈之力強大無比,之前暫時壓制之時難以察覺,此時宋青小一‘動’之后,便如同將其全部激活一般。

    那力量磅礴如海,筋脈無法容納的,陸續被引入肉身之中,融入進血脈之內,淬煉她的肉身。

    多余的力量沖擊著筋脈,帶來一陣陣劇疼。

    但好在宋青小如今已經摸到滅神術的妙用,既然筋脈無法完全容納的力量,完全可以借助滅神術之力,將多余的靈力暫時排送出去,使自身形成一個巨大的循環,把這份力量對于筋脈的傷害分散開來,同時拓展自己的筋脈,提升修為。

    靈力從她手掌間涌出,再由另一只掌心回到她的身體。

    只見靈力在宋青小身體之外形成一個巨大如蛋殼般的光暈,每行走一個周天,筋脈在破裂之后再修補。

    這個過程之中雖說帶來不少痛苦,但筋脈在數次修復之后,卻被拓得更寬、更強悍,漸漸能抵擋這些靈力的沖擊。

    在這樣修煉的過程中,宋青小身上的靈力化為冰晶,逐漸將她臨時棲身的洞穴所封閉,變相的將宋青小‘封印’在內。

    她悄無聲息突破了化嬰境中階的限制,進入化嬰境頂階。

    一晃半年時間過去,她閉關之后,半年未出,使得此地原本忌憚她威壓,而紛紛避走的一些妖獸重新回到了這片當日逃離的區域。

    甚至有一頭膽大包天的四階妖獸,似是感應到此地靈力尤為充沛的緣故,歡喜至極的在她不遠處筑了一個巢穴,將自己當成了自己的領地,驅趕每日誤入領地的低階妖獸們。

    這一天,這頭四階的妖狐剛覓食飽餐了一頓,正準備如同往常一樣吸納著這里的靈力,美美的睡上一覺時,突然聽到‘轟隆隆’的響聲。

    接著它的洞府開始晃動不停,這劇烈的響動令得還未閉眼的四階妖狐頓時跳了起來,咧開嘴,露出受到打擾之后的威脅咆哮聲:

    ‘嗷嗚——嗷——’

    它咧開嘴,露出鋒利至極的犬齒。

    此地靈力充沛,且不知為何,這半年它居住以來,從未遇到過更強的天敵,仿佛在此之前曾有更為高階的妖獸將此地清理過似的,令它這半年住得極為舒適。

    這會兒突然聽到響動,那妖獸兇相一露,才剛發出兩聲咆哮,接著便聽到頭頂洞穴像是被一股奇大無比的力量所撕裂——

    ‘咔咔!’

    數聲巖石裂開的響聲之中,大量碎石泥土不住往下掉。

    可怖的靈力沖擊之下,它挖出的洞府竟然開始‘轟轟’搖晃不停。

    緊接著以往都是往外散逸的濃郁靈力,此時竟一窩蜂的開始往同一個地方齊聚。

    仿佛在它身旁的不遠處,有一個靈力的漩渦,將附近所有的靈力都開始往那一點瘋狂吸入。

    這股力量來得突然,且迅猛無比,那四階妖獸還未反應過來,其身體便被這靈力凌空‘抓’起。

    它恐慌之余,發出一聲凄厲至極的慘叫,半空之中此獸原本嬌小的身體一下漲大數倍,它爪子探出,往四周探開,‘轟’的一下撞上石壁,將那原本便在這靈力之下脆弱無比的巖壁撞碎。

    ‘轟隆隆’的石塊滾動聲中,借著這一變、一撞之勢,那妖獸凌空飛起的身體終于落地。

    這會兒宋青小并不知道自己身旁‘鄰居’的遭遇,意昌等人活了千年,又與惡龍陰魂所化的魔氣做斗爭,其魂靈的力量非同小可,強悍程度遠勝她一開始的估計。

    她借著這股力量,不止是輕易突破了化嬰境頂階,同時一舉沖擊至化嬰境頂階巔峰。

    品階一提升后,那原本便已經被滅神術所擴大的周天循環變得更大,甚至除了原有靈之力,外界的靈力也如受到吸引般,源源不絕的涌入這循環之中,順著滅神術引進宋青小體內。

    這些力量擰為一股,強橫異常,沖擊著她周身筋脈。

    宋青小此時無比清晰的感應到自己體內仿佛存在著一種束縛,限制著她的進階。

    這是化嬰境與分神境之間的枷鎖,以往的她還沒有資格感應到,這會兒隨著她實力的進限,她明顯的感覺到了那種壓制。

    它存在于她筋脈的每一處,束縛著她筋脈的擴充,及靈力的流涌,使得她實力受限。

    每一次靈力的沖擊,雖說可以令它減弱幾分,但在宋青小以為可以將它沖破之時,它又在靈力的沖擊一過之后,再卷土重來,牢牢把持著她的筋脈,限制著她的靈力在丹田匯聚。

    一想到此處,宋青小不由引四周靈力入體,同時縮小體外循環。

    只見那籠罩在她身上的光環隨著她將靈力一收,迅速縮減了大半。UU看書 www.uukanshu

    原本已經平和的靈力一受限制,頓時洶猛數分。

    領地四周的靈力瘋狂涌入她的身體,與她原本的靈力相融合,形成一股可怕至極的力量,合并化為一股涌流,一舉沖入筋脈之內!

    所到之處如摧枯拉朽一般,將那層束縛住她的枷鎖破開。

    靈力從她身體四周回流,涌入丹田齊聚。

    當周身靈力沖擊丹田的剎那,那一直束縛著丹田的禁制像是再經不住這力量的沖擊,‘轟然’碎裂開來!

    澎湃的靈力盡數涌入丹田,一下將那紫嬰包圍!

    靈力洗滌紫嬰身體,化為重重光影,淬煉元嬰。

    宋青小只覺得自己此時的意識像是分為兩股,一半冷靜的隱于丹田之中,任由靈力沖刷‘自己’周身,一半則還關注著自己身體周身筋脈動靜。

    她心念一動之下,一半神識便用以掌近元嬰。

    只她見那原本任由靈力沖擊、淬煉的元嬰在她意識掌控之下,從靈力沖擊之中翻身坐起。

    如縮小版的宋青小,胖碩的雙掌分握于雙膝兩側。

    在元嬰引導之下,那些沖入丹田的紊亂靈力剎時如受到指引,有條不紊的緩緩被引入元嬰體內,形成一個新的滅神術周天循環。

    丹田之內的靈力在元嬰指領之下,化為一個淡青色的蓮荷光影,將那胖碩的元嬰包圍在蓮臺之內,與元嬰之內的靈力相呼應。

    同時多余的靈力在她另一分神念的引領之下,開始從丹田返往周身,再往識海匯聚。

    ‘轟’的沖破識海枷鎖之后,兩股力量開始再次重聚,相互碰頭的剎那,那卡住她境界的束縛頓時破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