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37章 渡劫

前方高能
     這會隨著宋青小意識控制之下出現的鱗甲并非像以前一樣只是光鱗,而是如真正的鱗甲一般,細密交疊,將她身體牢牢包裹起來。

    每片鱗甲光滑異常,在雷電光的照耀之下閃著淡淡光澤。

    與此同時,她識海之中的‘者’字令靈光一閃,那鱗甲之上頓時閃現朦朧青光,鱗甲之上光華流過,更如加持了防御的力量一般。

    因為意昌等人的饋贈,使得宋青小在突破境界并不是十分艱難。

    她肉身的強大擋住了力量的沖擊,令她在突破分神境的過程中并沒有留下嚴重的傷勢,再加上力量的充足,令她升境之后并沒有如同蘇五所說的大部分獨行的修煉者一般,力量枯竭。

    充足的靈力使她在面對即將到來的雷劫時,除了極有把握之外,同時還生出幾分躍躍欲試之感。

    以‘者’字令為渾身鱗甲加持之后,宋青小感應到神魂內的‘兵’字令時,不由目光一閃。

    當日從試煉空間出來兌換了這‘兵’字令后,因為引發了她體內積壓的魂靈之力,迫于無奈之下宋青小這才開始引導靈力沖擊分神境。

    時至今日,她還沒有試過這‘兵’字令威力。

    她神識一分為二,一面仰頭注意著雷劫,同時感應著四周情況;一面則是控制著丹田之中胖碩的元嬰。

    只見那元嬰晶瑩的臉頰之上露出嚴肅至極的神色,雙手結印:

    “我心即禪,成佛成圣!破!”

    秘法術訣在元嬰念出口的剎那,丹田之中的靈力大量涌向元嬰。

    那元嬰一吸入靈力,身形疾速膨脹,金光涌出宋青小體外,頃刻之間那元嬰便化為一個身高五、六米的巨大金影,目露兇光,出現在宋青小頭頂上方,將她身形完全護在那金影里面。

    此時半空之中的雷電將云層爬滿,如攢動的長龍,從云層的四面八方往中間‘嗞嗞’齊聚。

    那‘z’形閃電撕開的天幕最深處又涌出更多紫色的電弧,隨著‘轟隆’一聲炸雷聲傳開之際,所有閃電匯聚,合為一束,‘咔嚓’一聲往宋青小所在方向劈落下來!

    整個星空之海都仿佛被這條閃電照得如同白晝,電弧將空氣灼燒出古怪的味道。

    那股雷電尚未落下,但威壓已經先至,狂猛的氣流吹灌而下,仿佛想要壓迫得她無法動彈!

    宋青小升境之后遭遇雷劫洗禮是第一次,但誅天劍之時她便已經見識過這雷劫威力,再加上有蘇五之前的提醒,此時一見那雷電挾天威疾猛撲至,她舔了舔嘴角,仰頭往天空看——

    銀光將她的臉照亮,那雙眼眸此時已經化為暗金之色。

    ‘兵’字令所昭出的金影面上露出兇悍至極的神色,面對閃電不避不躲,雙掌握拳,運足力量往天際一推——

    ‘咔——嚓——!’

    ‘轟!’

    雷電劈落下來,銀光將金影籠罩,兩股力量相碰,發出尖銳至極的聲響,接著像是萬物啞然,所有聲音全部消失,兩種靈力化為洶涌澎湃的氣流,如海嘯般往四周席卷而開!

    星空之海的結界被這兇猛無匹的力量沖撞,仿佛時空扭折,先是‘嗡’的一聲鳴響,繼而便如失去所有聲音一般。

    銀光與金芒相交織,所到之處將所有的顏色都覆蓋。

    氣流如水波紋路,蕩漾之處將地皮、樹林席卷。

    這會兒的星空之海外圍,帝國的世家已經在此地駐扎了將近三年!

    從當日星空之海出現異象,驚動了世家聯盟之后,經長老議會商議,決定派遣世族,駐守在邊界之門外。

    駐守的人每月一換,從世族聯盟之中調派。

    顧春行翹了一雙二郎腿,靠坐在一塊冰塊上,召出了一對板斧,愛惜的擦拭了起來。

    一個面目陰沉的男人坐在不遠處,有些嫌棄般的看了她一眼:

    “你不要一天到晚像個女變_態,天天沒事兒就將你那法寶掏出來。”

    “再變_態能比得過你們范家?范家一窩怪物,由老到少,常年跟陰尸、鬼魂打交道,都心理扭曲變_態。祖宗死了都不得安寧,尸骨埋了還要被挖出來,煉成法寶隨身攜帶——”她故意停了半晌,接著才‘嗤’的笑了一聲:“這就是我的祖宗與我同在!”

    顧春行頭也不抬,便反諷了一句。

    論伶牙利齒,她絕對不輸任何人,甚至在世家之中,她嘴皮子之賤,其名聲甚至遠在她實力之上,令人忌憚。

    今日這挑事兒的陰沉男人也是不知為何,總覺得心神不寧,感覺像是即將有什么大事要發生一般。

    所以為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便故意挑釁,想與她打上一架,發泄心中的不安。

    但饒是他有意找茬之后已經對顧春行的嘴賤程度有一定心思準備,可真正聽到顧春行的話時,依舊不由一股無名火涌了上來——

    這女人的嘴真的是世界上最惡毒的,比魏家的毒還要惡上百倍不止。

    “你們顧家都快絕種了,還在這有空關心別人家的事?”那神色陰沉的男人強忍怒火,反唇相饑:“我勸你從議會退休嫁人,早點招個窩囊廢生孩子傳宗接代,免得顧家就此斷傳!”

    他說完這話,便痛快無比的看到顧春行的臉色陰沉了下來。

    她停止了手中擦拭那板斧的動作,如同被戳中了痛處一般,將手中抱著的板斧往地面一扔,那斧頭‘哐’的一聲劈進冰磚里面,手柄兀自晃蕩不停。

    神色陰沉的男人眼中閃過一絲興奮之色,站了起身來,等著她發出挑戰。

    “嗤!”

    只是半晌之后,顧春行發出一聲譏笑,恢復了漫不經心的神色:

    “聽說,范河洋那老怪這一次肉身死在了神獄試煉之內,僅剩陰魂殘活下來?如今范家幾個還在想辦法保他陰魂穩定,想問他發生了什么事吧?”

    她的話令先前還興奮的男人頓時一愣,接著她轉過了頭來,又說道:

    “除了范家那幾個老怪物外,新生代可沒幾個人才,范河洋應該是年輕人代中,最有潛力接任族長之位的候選人吧?”

    少女像是幸災樂禍一般:

    “如今他這一死,新生代可算斷了層,有句老話是怎么說來的?”她故作苦惱一般,偏頭想了想,接著露出恍然大悟的夸張神色:“哦———”

    她故意停了停:“嗩吶一響,爹娘白養!范家那幾個老怪物白費一番心血,這會兒應該錘胸頓足,咬牙切齒了吧?”

    “你敢對我范氏族祖不敬……”男人氣得要死,顧春行卻并不將他看在眼里:

    “等到范家撐門戶的幾個老怪物一死,留下滿門廢物,范家可能會被踢出世族之外。”

    ‘咔咔咔!’

    面目陰沉的男人一聽她這話,牙齒咬得直響,錠子也捏了起來,她卻像是沒看到一般:

    “嘖嘖嘖——”她的表情配上這語氣,更是氣人:

    “但是沒有關系,這些老祖宗的尸骨還能挖出來再撐幾年呢。等到范家祖墳挖完,老本吃光,范氏淪為十八流小門派,哪邊兒涼快滾哪邊兒,”她鄙夷的看了這試圖挑釁她的男人一眼,接著說道:

    “還有心思管我顧家閑事兒呢?”

    “你……”男人主動挑起話茬,這會兒卻被氣得要死,這會兒正想發火,但她話還沒說完:

    “一個男人不思進取,唧唧歪歪搬弄是非,難怪范家要完。原來有用的派出去送死,沒用派來這里看門。”

    “你給我閉嘴!”

    男人目眥欲裂,大喝了一聲。

    “我偏不。”顧春行頭也不抬,同時伸手一抓,那板斧‘嗖’的一聲飛了起來,落到她掌心里面,一副準備干架的狀態。

    眼見兩人正欲打上一場之時,突然四周‘嗚——’的聲響傳來。

    陰風夾雜著寒流,刮過地面。

    先前明明還晴空萬里,但轉瞬之間便陰云密布,往此地匯聚過來。

    天色瞬間一暗,寒風之下,此地陰冷的空氣迅速集結為冰霜,有雪花從半空之中飄落下來。

    從當年宋青小在此地與魏芝、楚逸二人一番大戰自爆金丹之后,便如改變了這里的氣候一般,已經接連三、四年的時間,此地被冰層覆蓋,寸草不生,動不動便下雪。

    可大部份的時候還算正常,今日這氣候變化實在古怪,隨著那烏云一起,四周的靈力頓時紊亂。

    原本準備打架的顧春行及那范氏一族的人見此情景,都怔了一怔,接著相互看了一眼,神色便嚴肅了起來。

    ‘轟隆隆’!

    烏云之中悶雷傳來悶雷的聲響,顧春行感覺得到空氣中雷電系的靈力逐漸強悍了起來,壓過了其他的力量。

    再加上此地不知是不是因為當年大戰殘留的原因,冰系靈力本身便強于其他力量,此時雷電靈力一強,便迅速遭到了冰系靈力的反撲。

    兩股力量相互較勁之間,四周磁場頓時一變。

    大股大股的云團往這邊移來,那原本隱匿的邊界之門在這紊亂的靈力相激之下,竟憑空出現!

    “有變!”

    “有變!”

    之前還劍撥弩張的兩人異口同聲:“三年前!”

    這會兒的情況,與三年前時的異象實在太像了,都是同樣的烏云疾現,接著雷電閃現。

    那時世族被驚動,時家派了人出來視察,卻最終無功而返。

    但據長老議會推測,當時的異變,恐怕與星空之海那頭八階獸王有關。

    只不過礙于當年雙方盟約,所以暫時沒有進一步窺探,而是派了人駐守此處,以便觀望之后做下一步打算。

    可是令世族聯盟感到有些失望的是,從那以后,整整三年的時間,再也沒有異變發生。

    在帝國懷疑當年的異象是不是一種偶爾,逐漸放松了對這邊的警惕之際,相同的情況再一次發生了!

    顧春行一見此景,臉上閃過幾分興奮之色,她彈身跳起,幾個起落之間,身體輕盈如鳥兒一般,往邊界之門的方向飛撲而去。

    那面色陰沉的男人愣了一愣,目光閃了閃后,腳步并沒有邁開,而是猶豫之下往后退了出來:

    “你先試試,我去通知議會立即派人來。”

    說話的功夫間,顧春行已經沖至邊界之門的灰霧外。

    那灰霧此時不停翻涌,隱隱約約間似是有一道強大的妖獸氣息從中透了出來。

    顧春行卻像是感覺不到危險,在邊界之門出現的剎那,毫不猶豫往那灰霧沖撞了進去。

    這一幕看得那陰沉的男人目瞪口呆,接著皺了皺眉,幸災樂禍的冷笑出聲:

    “不知死活的蠢貨!”

    話音未落,只見那灰霧之中雷鳴電閃,中心處一點銀光迸射開,化為一股強勁氣流,‘轟’的一聲彈射出來!

    顧春行的身影被裹挾在氣流之中,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無數條銀紫的雷電在她身上亂躥,將她電得皮開肉裂,整個人如被處以極刑般。

    ‘嗷——’

    邊界之門內,一雙猩紅雙目顯現,露出一頭猙獰異常的妖獸頭顱,接著大量蜂涌而來的雷電之力如同找到了突破口般,瘋狂的往那邊界之門處鉆!

    ‘嗷吼!’

    獸王的分魂發出一聲威喝,但很快被雷系靈力所淹沒,灰霧與雷電絞纏,形成兩股極為可怖的力量,互相僵持不下。

    但下一刻,兩股能量開始劇烈波動,接著有一股奇怪的聲響傳來:

    ‘嗡——’

    一股浩瀚之力從星空之海內部以排山倒海之勢沖擊而出,璀璨的光芒將灰霧驅散,把所有雷電之力吞噬。

    ‘嗷嗚——’

    獸王分魂發出一道極為震怒卻又夾雜著驚恐的吼聲,接著被那股力量所沖散。

    那光芒將邊界之門照亮,映出范氏家族的男人那張陰沉卻又夾雜著驚恐的臉。

    緊接著狂風席卷,那陣仗如山崩海嘯一般,頃刻之間將他身影吞沒在里面。

    ……

    星空之海內,宋青小施展‘兵’字令,召出金光佛影,主動強接雷電。

    那雷電與元嬰催發的佛影相交接的剎那,一股雷電之力順著佛影,直撲她筋脈、丹田。

    第一道天雷劫的威力極為可怖,佛影僅抵擋了瞬間,便隨即被強行拍散。

    已經被承接了一波之后的雷電威力一緩,接著‘轟隆’一聲落到了宋青小的頭頂!

    宛如泰山壓頂一般,雷霆之力壓制下來,強行押逼著宋青小‘轟’的一聲落入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