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39章 蛻皮

前方高能
     隨著小金龍魂一聲長吟,山脈震動,不管是高階還是低階的妖獸,瞬間大驚。

    甚至不少妖獸顧不得曝露身形,深怕掠食不成,反被吞噬,都瘋狂轉身逃離。

    一時之間,星空之海內出現了成百上千的妖獸不論品階,各自奔離的奇景。

    無論是高低階妖獸,此時都像極有默契,竟不再相互斗勇撕殺,而顧著逃命。

    可惜星空之海人類不能踏足,沒有其他人可以看到這樣神奇的一幕。

    宋青小的身體還停在半空之中,居高臨下看到那些妖獸在龍息之下外躥,卻并沒有借機追趕的意思。

    此時她雖說熬過了雷劫,但身體之中靈力耗竭,還需要小龍的護法才行。

    雷電擊打之下,她身上之前的鱗甲被擊打成一張薄薄的皮膜,包裹著她的身體。

    隨著她展臂的動作,那臉頰、脖頸處的薄膜如蛻掉的皮般,發出撕裂之后清脆的響聲。

    宋青小伸手抓住這淡淡的薄膜,用力一撕——

    ‘嘶啦’!

    那脖頸處的膜應聲而裂,一下被她撕碎,露出覆蓋在薄膜之下新長出的光滑肌膚。

    雷劫之時,五臟六腑及筋脈、丹田的重要性遠勝一切,因此那血脈之力最先修復的是內里,其次才以力量激出鱗甲,覆蓋表面傷痕。

    而雷劫過去之后,那血脈之力則是率先修復身體的外表,令她外形強大而完整,用以迷惑那些試圖分一杯羹的強大妖獸們,同時形成堅強的外殼,繼而再慢慢滋養她的五臟及受損的筋脈,令她外表看似無異,實則內里傷勢比之前還要嚴重些。

    逼退了妖獸狂潮的龍魂像是感應得到宋青小此時的虛弱一般,湊過碩大的龍頭,親昵至極的以腦袋輕輕頂了頂宋青小的手臂,得到她吃力的抬手撫摸后,發出撒嬌般的‘咕咕’哼唧聲。

    小金龍魂托著宋青小的身體緩緩落下,直到宋青小落地之后,龍魂才又重新沖上半空,繞著宋青小頭頂盤旋了數圈,發出一聲長吟,震懾了四周的妖獸之后,接著身形化為一柄長劍,重新飛入宋青小的眉心,隱入她身體之中。

    此地不宜久留,妖獸潮雖說被暫時逼走,但本身引來的大部分妖獸最強大的不過是準七階的妖獸。

    這里先前渡天劫動靜如此之大,誅天又化為龍形出現,其氣息反倒有可能會引來真正七階強大的妖獸窺探。

    若是其他時候宋青小自然不怕,但這個時候她還需要調理天劫之后的傷勢,盡量恢復全盛時期的實力才是重中之重!

    想到此處,她將頭一轉,長尾一擺之后,身形迅速如箭矢一般躥出,數下起落之后,已經飛奔出數里遠了。

    雖說靈力耗盡,但宋青小現出女媧之體后,憑借其肉身的力量,依舊速度奇快。

    她一口氣往外奔逃了約兩個小時左右,預估著離原本的位置恐怕至少數千里之遙了,才終于停下了腳步。

    宋青小放開神識,升入分神境后,她的神識進一步強大、提升,覆蓋范圍比化嬰境時至少增漲了十數倍之多。

    方圓百里之內,并沒有感應到有高階的妖獸,附近倒是有一頭五階妖獸的氣息,這應該是附近最高階的妖獸了。

    只是在她闖入之后,這頭妖獸興許是感應到了她的存在,第一時間便已經極為識趣的棄窩逃離了,

    像是深怕遭她毒手。

    如此一來倒省了宋青小一番功夫,她毫不猶豫的便往那妖獸的巢穴行去。

    此妖的巢穴筑于半山腰的中側,外面有數棵不知名的植物掩護,宋青小長尾一拍地面,‘砰’的重響聲中,借尾部強大的力量身體跳起十數米高,幾個起落之后便已經抓住那洞穴口的大樹,翻入洞穴之中。

    那洞穴極為寬敞,五階之后的妖獸開了靈智,因此居住之地倒算是干凈。

    唯獨角落處殘留了幾條低階妖獸的帶血骨頭,所以腥氣頗重。

    宋青小長尾一擺,‘嗖嗖’聲響之下,那一堆骨頭被她掃落出洞穴,連帶著塵土飛出。

    她又取出乾坤囊內的那套當日從范江河手中奪來的迷蹤旗,布置在洞口處后,這才松了一口氣,身體緩緩下落。

    這會兒到了暫時安全的地方后,宋青小才終于能暫時放松,有功夫檢查自己的身體了。

    臉上、脖子上蛻的皮已經被她撕破,但手臂、腰部卻仍覆蓋著一層淡藍色的薄薄膜皮。

    她伸手抓住這些蛻開的皮膜,用力一撕——

    ‘嗤啦’聲響中,那些膜被大力拽離身體,露出下方細膩如雪的肌膚。

    宋青小神色冷漠,將上半身蛻下的皮撕掉之后,目光落到了自己腰與長腿相接處。

    與上半身略顯薄弱的皮膜相較,尾部的皮明顯要堅韌、厚實許多。

    她一路奔跑過來時,因長尾甩擺在地面摩擦的緣故,變相的幫助了被雷擊之后的長尾將舊皮與尾部新長的肌膚分剝。

    那蛻掉的皮呈半透明的青藍之色,如一只并不合身的緊繃襪子,行走的過程中雖說使得這皮膜脫落了一小截,但仍牢牢將她的尾部束縛住。

    宋青小試著以手去撕那腿部蛻掉的皮,她如今力量極強,這隨手一撕之下力量也是非同小可。

    但那皮膜被她拉扯之間竟紋絲不動,根本沒被撕破。

    還有一個蛻皮的方向,便是將蛻掉的尾尖的空皮壓住,她再擺動長尾往后收。

    可宋青小卻并不愿意用如此麻煩的方法,索性將手腕一翻,誅天被她召了出來,劍氣一閃之下,那尾部蛻掉的皮應聲而破,從中分了開來。

    剎時之間,那束縛住她尾部的緊迫感一消失,尾巴悄悄往前延伸一截,似是比化嬰境前更長長了些。

    被壓制多時的力量便一下宛如復活般,從尾巴流向四肢百骸。

    長劍‘嗖’的一聲化為疾影鉆入她眉心之中,宋青小單手壓制住一側被切開的皮鱗,同時長尾一揚,只聽‘嘶啦——’脆響聲中,那與尾部仍還有粘黏的一部分青色皮膜便應聲而分開了。

    落下的尾巴逐漸收化為一雙修長的腿,她從乾坤囊內先取出了一套衣物換上之后,才將頭發往身后一撩,目光落到了自己蛻下的皮上。

    那尾巴處蛻掉的皮膜約摸有五米長,呈青藍之色,因從中被切開,便宛如一塊被扔落到地上的錦緞似的。

    她伸臂一撈,將這塊皮揀了起來。

    雖說是蛻掉的舊皮,但這皮卻并沒有如同死物一般失去光澤,反倒摸上去冰涼而又柔軟,與她掌心相貼合,如同第二層肌膚一般,極為舒服。

    皮膜呈半透明青藍之色,上面留有細密鱗甲的印痕,看上去像是特殊處理過的漂亮紋路。

    這張皮的防御極強,她之前已經試過,若非借誅天劍的鋒利,根本不能輕易將其破開。

    她心中一動,倒想起自己這并不是第一次蛻皮了。

    在升入丹境之時,她也曾有過一次蛻皮,那一次尾部蛻掉的皮還曾被她收在了芥子空間中,事后更換乾坤囊時,因此物并不大,再加上從紫眸童子處奪得的乾坤囊極大,便也將那舊皮一并收入了乾坤囊中。

    想到這里,宋青小以神識一掃自己的乾坤囊,很快便將那角落的蛻皮找到并取出。

    那舊皮已經過去數年時間,但色澤依舊。

    與新蛻的皮相較,它要小了一半之多。

    隨著宋青小實力修為的增長,尾巴比丹境時期長了一半以上。

    那舊皮的顏色比新蛻的皮淺了不少,無論是從厚度、韌性及色澤來看,它與分神境后新蛻的皮相差極多。

    宋青小抓住這舊皮,不費吹灰之力便將其撕裂開來。

    但她還記得,當日憑借自己的力量根本不能將其撕破。

    看樣子,她實力越強之后,蛻下的膜便越有用。

    這舊皮對丹境時期的她來說雖然是個寶貝,可對如今的她來說已經沒有作用了。

    她將這舊皮隨手一扔,接著又將那新蛻下的皮折疊起來之后,放入了自己的乾坤囊中。

    如今她肉身之強大,并不下于一般分神境修士以上品防御法寶加持之后,這蛻下的皮膜其實是介于化嬰境頂階巔峰突破至分神境之間,甚至遠不如她現在的肉身強橫。

    這皮膜對她來說并沒有她原本預想的那么大作用,只是對其他的修士來說便不一定,將來興許能用此物換些好處。

    做完這一切后,宋青小這才開始打坐。

    滅神術剛一動行,附近靈力便爭先恐后,接連涌入她身體之中。

    直到這會兒,宋青小才體會到蘇五所說‘破境之后并不算真正踏入分神境,而是需要熬過雷劫才算’的話中之意了。

    雷劫之后,不止是肉身受到淬煉,同時筋脈也更比之前強韌許多,吸收靈力的速度更是勝過化嬰境時數十倍之多。

    靈力一入筋脈,便隨即在身體之中游走,修復身體的損傷,化為自身力量率先被血肉吸收。

    在她修煉的過程中,她并不知道,此時的邊界之門處,因為她破境之時引來的雷劫與她施展‘兵’字令時召出的佛影相擊的緣故,將那留在邊界之門上的獸王分魂擊破!

    那分魂一毀,星空之海的邊界之門頓時破了開來,帝國與星空之海間的禁制一破,隨即相通。

    在分魂被毀的剎那,星空之海內的某一處巢穴之內,黑暗之中,一雙緊閉的暗紅雙眸緩緩睜開了,接著一股極為可怕的壓抑氣息隨著那雙眼珠的閃動,而往四周散布。

    雷劫陣引發的動靜太大,帝國之內第一時間也感覺到了異動。

    星空之海本身便屬于特殊地帶,自從三年前發生過相同的變化之后,經長老議會的商議,便從世族之中依次派遣族中之人鎮守邊界之門處。

    帝國的皇城之內。

    一個穿著青衣的俊美男人推著輪椅,沿著游廊緩緩的向前走。

    輪椅之中坐了一個約摸二十五六歲的青年,他的皮膚幾近透明,在內里的血管映照之下,呈現出一種病態的青白之色。

    他的嘴唇色澤極淡,一頭柔軟的頭發服貼的梳于他腦后,露出他平闊的額頭。

    因為病弱的緣故,他的臉部線條極為清晰,可惜就是太過消瘦,缺少了他這個年紀該有的活力。

    他的雙手交疊于腿間,修長卻極瘦,指甲都像是失去了生命力一般,沒有什么光澤。

    陽光透過游廊的頂蓋,照到他的腿上,卻被搭在他腿部的毛毯擋住。

    輪椅在木板上滾動之時,發出極有節奏的聲響,越發顯得四周安靜而寧和。

    “七叔修行事忙,不應該這會兒浪費時間來做這樣的事。”輪椅之上的時越緩緩開口。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他命不久矣,可偏偏生于皇室之家,多的是方法將他的命保住。

    他的語氣一聽就中氣不足,顯然內里情況嚴重,可他的嗓音卻極為溫潤柔和,令人聽進耳中便如沐春風。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在他身后推著輪椅的青年正是當日宋青小闖入皇城時,以長劍將她重傷的男人,此時聽到時越這話,便不由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

    “陪你走走,怎么叫浪費時間呢?”

    青年看似與時越年紀相仿,實則長了他將近百歲之多。

    他平日是不茍言笑之人,這會兒在面對親近之人時,臉上的冰霜才稍稍融化了幾分,變得和緩了許多。

    “其實有游騎陪我就可以了,這花、這水,其實已經看了很多,少看一天也沒什么。”時越的目光落到了游廊外的花園之上,語氣柔和。

    青年聽了他這話,皺了皺眉頭:

    “說話不要老氣橫秋。”

    “七叔教訓得是。”時越微微一笑,應了一聲。

    “大哥已經想了很多方法,能將你的命保住的。”青年聽他順從的回答,不由神色一緩,語氣也柔和了幾分。

    時越便微微一笑:

    “我知道的。”

    他這樣的反應令那青年一愣,下意識的停下了腳步。

    那輪椅壓著游廊地板的聲音頓時止住,青年低頭看了他一眼,卻見到他神色放空,像是已經盯著花園的某一處已經入了神,仿佛整個人僅只剩了個鮮活的軀殼。

    “只要能找到當日在你身上留了秘術的那女孩……”他話還沒說完,先前還晴空萬里,突然之間便烏云匯聚,空氣中有強大的雷系靈力在涌動,并迅速集結著涌往某一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