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40章 世族

前方高能
     男人的話戛然而止,因此錯過了他說這話時,那坐在輪椅上的青年眼中無奈的神情,像是無聲的嘆了口氣。

    他仰頭一看,只見那云層往一側方向飛速移去,這種情況令他似是想起了什么:

    “星空之海!”

    他話一脫口而出,整個人的神情一下變得極為嚴肅,往后傳音了一句:

    “出來看好你家主子!”

    青年知道這話說完之后,會有人即刻趕來將他護住,因此身形化為一道青影,瞬間消失于原處。

    他人一走,那坐在輪椅之上的時越在聽到‘星空之海’時,神色頓時一怔,欲言又止,本能的抬起一只手撫了撫自己的眉心之處。

    “星空之海?”他喃喃的開口,這會兒青年已經離開了,也就沒有看到他瞬間多了幾分光澤的眼睛。

    雷云的異動不止是驚動了時七,同時還驚動了時家其他蟄伏的一些老怪物。

    數條人影從皇城的各處飛身而起,極有默契的趕往星空之海的邊界之門處。

    此時的邊界之門是自當年帝國與星空之海立下契約以來,第一次大大開啟,可惜此地因為平日并沒有人敢輕易靠近,幾年前一場大戰改變了這里異像之后,更沒有人敢輕易往這邊踏入。

    就連原本鎮守于此地的范氏及顧春行兩人都不知所蹤,自然便錯過了闖入星空之海的最佳契機。

    而隨著那獸王的蘇醒,這已經敞開了許久的邊界之門處,重新浮現出一雙猩紅的雙眼。

    ‘嗷——’

    一道妖獸強大的氣息散布開來,仿佛警告著附近的妖獸,不要輕易踏足。

    那雙紅瞳出現之后,邊界之門重新被獸王所掌控,緊接著霧氣重新彌漫開來,先前還打開的邊界之門再度蠕動著越縮越小,直至消失于半空。

    等到時家的人第一波趕來之時,此地便僅剩一些獸王的余息罷了。

    時七感應到此地獸王的氣息,不由臉色微微一變。

    與他們預想中的情況不同,這頭沉寂了幾十年的獸王之魂,此時的氣息竟像是比三年前來得還要強悍了許多的樣子。

    青年的身形從半空之中顯現,嘴唇緊抿,神色極為凝重。

    邊界之門已經完全消失,但那股獸王的余威依舊令人心悸。

    此地像是在片刻之前爆發過一場大戰般,殘留著靈力席卷之后的痕跡。

    地面的冰層被削開,露出下方已經被靈力卷鏟過的新鮮土地,宛如山體崩塌,那痕跡從時七左側不遠處,一直延伸至百來丈開外,看樣子當時的陣仗極為嚇人。

    時七的瞳孔緩緩收縮,往那沖痕的源頭行去——

    ‘呼——’

    一道長長的呼氣聲憑空響起,那源頭的上方,靈力開始迅速聚集。

    大量灰霧卷動,形成一片霧瘴,那灰霧之中,兩點紅光一閃,仿佛沉睡之中的妖獸逐漸被人類的靠近而驚醒。

    沒有如同以前一般用以大聲的咆哮震懾意圖闖入星空之海的人后退,反倒那雙眼珠之中閃著妖冶的紅光,冷冷望著眼前的人類。

    但獸王的分魂陣仗雖小,卻不代表威壓降低。

    隨著那暗紅的雙眼一睜,那一雙眼瞳剎時映入時七的識海之內!

    殷紅如血的光瞬間盈散開來,沖擊著時七識海,獸王的靈壓反噬著他的神識,

    那雙瞳越來越清晰,接著‘呼嘯’風響聲里,一只奇大無比的獸王張了開來,露出數顆尖銳而森然的獠牙,大口將他神識、魂靈之力往口中吸!

    時七只覺得識海震蕩不已,神識似是隱隱有崩潰的架勢,那獸王靈息越來越強,眼見即將把他完全壓制之時——

    青年緊閉的眼皮微動,睫毛顫了一下,接著一柄長劍從他眉心之中飛出,‘轟’的一聲斬了出去!

    ‘吼!’

    一頭籠罩住青年身體的妖獸幻影頓時被劍氣掃蕩開來,它大張的嘴被劍氣所洞穿,霸道無匹的力量將它模糊不清的影子肢解開來,令它發出一聲不甘而又憤怒的厲嘯聲。

    那影子化為殘霧,重新被邊界之門所收回,長劍飛繞了一圈,又‘嗖’的飛回青年面前,被他一把捉到手里。

    他剛將這殘魂擊退,四周便出現靈力波動,他的神識感應到兩道靈息的急速靠近,轉過了身。

    來的是一男一女,男的年約六旬,面色陰沉。

    而女的則是三十來歲,長相艷麗,但神色冰冷。

    兩人出現之后感應到對方的存在,都不約而同的面露嫌惡之色,接連分開數十米后,才各自占據了一方位置。

    站定之后,兩人這才轉頭往時七的方向看去,待看到青年之時,眼中飛快閃過異色,接著那面色陰沉的老頭兒出聲道:

    “時七?”

    那青年手持長劍,眉眼間帶著凜然殺機,整個人背脊挺得筆直,宛如一柄即將破鞘而出的長劍,鋒芒畢露,令人心生忌憚之心。

    聽到那老頭兒的話,時七掌心一松,那長劍化為一道影芒,‘嗖’的一聲沒入他掌心之內。

    他收斂了滿身殺氣,這才看了老頭兒一眼,斯條慢理的道:

    “河溪先生。”

    “時家的人來得真夠快的!”老頭兒被他喊出名字,不由‘哼’了一聲,“有什么發現嗎?”

    “我也是剛到不久而已。”面對老頭兒凌厲的態度,時七淡淡回了一句。

    他這話明顯就是敷衍人,兩人來時,他手持長劍,殺意未褪,顯然是發生了什么事,說不定正好趕上了此地動蕩,但此時卻故意拿話來搪塞自己。

    老頭兒的眼中閃過一絲陰戾,但最終不知想到了什么,強行將這口氣咽了下去,‘嘿嘿’陰陽怪氣的笑了兩聲:

    “好一個剛到不久。”

    時七微微一笑,卻并不答聲。

    那另一個神色冰冷的女人則是趁這兩人對話之際放出神識,掃視了一圈之后才目露異色:

    “此地有雷、冰兩系靈力,還有妖獸氣息……”

    除此之外,還有強大的劍氣,那是來自于青年本身。

    這股劍氣之凌厲,至少已經達到分神境中階的標準,時七只是時家新生代中的人,僅短短三十年的時間,就已經踏入分神境,簡直天賦驚人。

    僅是這樣的修練速度,時家不僅后繼有人,且資源也恐怕比其他世族想像中的更深。

    偏偏這老頭兒有眼無珠,自己抑郁不得志,仍拿他當成小輩一般,言語處處擠兌。

    “是的,魏夫人。”時七聽到女人說話時,臉上的神情緩和了幾分:“我來的時候,發現這痕跡出現之處,是在邊界之門的下方,同時獸王的這一縷分魂,比三年前還要強上不少。”

    他說到這里,眉峰皺了皺:

    “據我估測,恐怕已經達到了八階巔峰之境。”

    時七話音一落,那老頭兒及被時七稱為魏夫人的女人齊齊變了臉色。

    八階巔峰之境的妖獸,相當于人類修士的半圣之境。

    帝國之中的世家之內,時家之所以穩坐首位的緣故,乃是因為時家那位已經達到了半圣之境的老祖宗坐鎮,壓制著其他世族無法翻身。

    也正是因為這位老祖宗的存在,帝國才在數十年前,終于有了與天外天談合作的資本。

    從當年星空之海一戰,與獸王簽定了盟約,立下人類、妖獸互不侵犯的條約,同時設立邊界之門后,這位時家的老祖宗便已經歸隱,至今幾十年的時間,再也沒有面世。

    世族之中,也不是沒有人猜測,時家的這位老祖宗當年與獸王立下契約之時,興許是身受重傷,這些年之所以躲藏不出,有可能是大限將至;

    但同時也有人猜測,這位半圣之境的老祖宗,也有可能是專心修煉,以圖集整個時家之力,沖擊入圣。

    只是無論外界如何議論紛紛,可只要沒有十足的把握,證明這位老祖宗已經隕落之時,其余世族哪怕再有野心,也得蟄伏于時家之下,不敢挑戰時家地位。

    由此便可以知道,入圣之境的修士是多么強大的存在。

    幾十年前,星空之海一戰時,這頭獸王不過八階中級之境,妖獸品階越高,升境便更為緩慢,遠比人類更加不易。

    這么短短幾十年的時間,它竟然能升入巔峰之境?那老頭兒第一反應便是懷疑:

    “時家人的眼光,這么不濟?”

    時七聽了他這話,倒并不生氣,只是比了個手勢:

    “若是范先生不信,可以一試。”

    他這話令范河溪臉上露出慍怒之意,但目光在那印痕起源之處看了一眼之后,隨即打消了心中那絲躍躍欲試之意。

    獸王無論有沒有八階巔峰之境,但至少可以肯定的是已經是八階中段的實力。

    哪怕鎮守邊界之門的僅只是它一縷分魂,可也不容小覷。

    若是生死關頭迫不得已也就罷了,此時沒必要因為與時七逞口舌之利而自找苦吃。

    只是范河溪此人心胸極其狹窄,雖說不敢挑釁獸王分魂,但卻仍是在心中將時七記了一筆。

    “哼!”他冷哼一聲,又陰陽怪氣的道:“之前不是說剛到不久嗎?”

    “只說剛到不久,又沒說沒有發現。”時七將他的話堵了回去,范河溪臉色鐵青,咬緊的后槽牙牽動臉頰肌肉走勢,狠狠抽搐了數下之后,強行忍下了這口氣,決定之后再找時間報復回去。

    三人說話的功夫間,又有數道氣息來臨。

    時七目光一亮:“家里長輩到了!”

    【零零看書00ks】其余兩人神色一凜,他話音一落之后,果不其然,兩人便感應到有五道氣息正往這邊靠近。

    天際幾道灰影如流星,頃刻之間便已經出現在幾人面前。

    后到的共有四人,除了一個與時七相同裝扮的年輕男人之外,其余三人,都已經是四十來歲的年紀,都是出自皇室,長相頗有相似。

    范河溪在看清幾人身份之后,收斂了先前囂張的神情,與那魏夫人一起上前行禮。

    “十一叔、十四叔、十七叔。”

    世族之間相互合作多年,彼此關系緊密,雖說小輩之間偶爾有齷齪,但在世族聯盟尚未解體之時,明面上仍是親如一體。

    那三個中年男人看了范河溪與魏夫人一眼,微微點了下頭,才將目光往時七的方向轉了過去:

    “發生了什么事?”

    他們一開口問話,時七便不再像之前應付范河溪時,而是神色一整:

    “我懷疑獸王渡劫。”

    他語不驚人死不休,話音一落,便將魏夫人及范河溪震住,那后到的四人也都跟著變了臉色。

    時七將自己來時的發現說了一番:

    “雷電之力往這邊齊聚,證明星空之海內恐怕有妖獸渡劫。”

    能升境之時達到引來雷劫的地步,至少妖獸品階是六階升七階之時。

    而能令風雷動,UU看書 .uukanshu.com 引發帝國如此大動靜的劫云,那么便不是六階升七階可以制造出來的動靜。

    “星空之海內,據我們所知,這幾十年的時間中,七階之上的那幾頭妖獸,并不敢輕舉妄動。”

    當年星空之海一役,世族敗退的同時,也摸清了星空之海一些妖獸實力,將數頭七階妖獸的信息記錄在案,時常關注。

    妖獸渡劫之時,正是其最虛弱的時候。

    這些妖獸之間可沒有對同類的憐憫之心,都想趁其不備,將其吞噬,提升自己實力。

    七階的妖獸之上有獸王壓制,一旦它們突破境界,便對獸王有一定威脅,獸王并不會允許這樣的情況發生。

    破境之后有雷劫降臨,哪怕這些妖獸能熬過雷劫洗禮,但卻不可能有抵抗同類的實力。

    所以這樣的情況下,這些七階的妖獸哪怕已經有達到巔峰之境的修行,卻壓制著實力,在沒有萬全把握的情況下,不敢輕易破境,就怕死期來臨。

    時七作為時家的核心成員,對于星空之海這樣的情況了解極深。

    他這樣的推測本來合情合理,也能說服其余數人。

    但他唯獨料錯了一點,就是沒有想到星空之海內,會出現宋青小這么一個異類。

    不過誰都沒有想到,當年自爆金丹,重傷垂死逃入星空之海的女孩,不止是活了下來,并且還能在短短幾年的時間內,升入分神之境不說,引動的雷劫還如此恐怖,遠超一般分神境的雷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