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42章 烙印

前方高能
     巢穴之內結滿了冰晶,微弱的光線從洞口處照入,透過冰晶折射出夢幻至極的淡藍色。

    宋青小低垂下頭,翻轉自己放在膝上的手掌。

    在她注視之下,細而密的鱗甲從她五指處緩緩出現,沿著指尖往手背處蔓延而去,瞬間便密蓋整個手背、手腕及手臂。

    那鱗甲色澤由淺至深,帶著淡淡光澤,靈力蘊含其中,無論是力量還是防御力,都遠勝于化嬰境期,被動出現之時。

    隨著她目光一動,數縷靈氣從她指尖之中鉆出,化為數條約如筷子般大小的冰龍,繞在她指掌邊。

    這數條小龍模樣長相與金色龍魂相似,如縮小版的迷你小龍,與以往她召出的冰龍相較,雖說體形縮小,但卻比她以前召出的冰龍更具靈性許多。

    同時她兩指微動,其中兩條冰龍便張了張嘴,發出一道長吟,接著靈力化為風暴在它們口中成形,繼而化為冰雹噴涌而出!

    ‘呼——’

    暴風一從那冰龍口中吹出,便隨即合為一股,碰撞之間似是發出火光,緊接著擊中巢穴的山壁處。

    那風暴上‘轟’的擊中洞壁后,那冰團上縈繞的淡青色焰息便蔓延開來。

    頃刻之間,那洞壁之上以靈力所化的堅硬冰晶便被那焰息灼燒出一個直徑約一米大小的凹洞。

    隨著那焰息湮滅,那凹洞四周裂開數股紋路,碎裂的冰晶‘撲刷刷’如雨點般掉落。

    兩只嬌小的冰龍如同邀功一般,發出高低不同的細聲細氣的鳴叫,接著纏在宋青小手指邊,相互以腦袋碰擊,如同活物,靈性十足。

    其余三頭迷你小龍在宋青小控制之下,體形疾速變大,隨著宋青小瞳孔一縮,三只冰龍的氣息剎時變了,分別發出一聲低吼,接著開始相互纏斗。

    洞穴之內因三頭冰龍撞擊、吐息之下發出‘轟隆’撕打之聲,靈力迸散開來,沖擊著洞穴四周。

    好在宋青小在動手之前,便已經以力量將洞穴加固,把靈息、響動都盡數封鎖在巢穴之中。

    三頭冰龍正打得如火如荼之時,宋青小卻將手掌一握,先前還神態猙獰的冰龍,瞬間又殺氣全消,繼而變得溫和,紛紛圍繞在她身側。

    她手掌攤開,三只大的、兩只嬌小的冰龍隨即合為一處,化為一股靈力,‘嗖’的鉆入她掌心之中。

    宋青小的臉上露出滿意之色。

    升境之后帶來的好處,不僅僅是肉身、識海及神魂的提升,同時還有她對于靈力、神識的運用及感悟。

    化形之術的掌控比化嬰境時強了不知多少倍,且強大的神魂令她可以不費吹灰之力的同時控制多條以冰系靈力所化的龍。

    這樣的方法,她在玉侖虛境中與龍王大戰之時,便已經有所意動了。

    只是當時受實力所限,神識不能同時控制數頭化形之物。

    如今升境之后,神魂提升且強大了許多,再試之時,果然便能試著同時控制數頭冰龍化形了。

    不過也許她只是分神境初階的緣故,對于這樣控制化形之術來說,五頭已經是她的極限了。

    同時憑她如今的實力,僅有三頭可以將體形變大。

    受她實力影響,每頭冰龍大約可以發揮出約摸如丹境后期巔峰的實力,三頭龍合擊之下,相當于化嬰境初階的修士全力一擊的力量,

    對她來說,還是稍顯雞肋。

    龍王那樣分身化為九龍的術法,除了它自己本身天賦異能的血脈所帶來的作用之外,同時跟它本身是屬于吸納九龍之力所化也分不開的。

    要想達到召喚出的化形之術達到九龍那樣的形體及真正化嬰境以上的實力,至少不是此時的她可以辦到的。

    但隨著她將來修為、境界的增長,對于化形之術的掌控必定會遠勝此時,將來她破境之時,掌控靈力,召喚出九條冰龍用以作戰,應該便不是難事了。

    宋青小也并不急于一時,雖說有些遺憾,可試過之后發現暫時還達不到那樣的程度,便將這事兒暫時壓到心中。

    她一想到玉侖虛境,倒是想起了這一次在玉侖虛境中從范五手里奪得的那‘八寶通冥牌’了。

    當時收了此寶之后,便向湘四討要秘術,后回到星空之海又養傷、破境,接著渡雷劫,繼而鞏固境界,倒一時將這寶物忘了。

    這會兒一旦得了空,自然是要秋后算賬的。

    她神識一動,一股黑影從她眉心之間飛出,化為一塊小小的黑色令牌,本來想要遠遁,但隨著宋青小一聲冷哼之下,那小小的黑色令牌重重一抖,在半空之中繞了數圈之后,最終沒有出息的又轉了回來,停在了她面前。

    宋青小伸手一撈,便將那令牌抓到手中。

    此物落入范家不知道多少年了,一直被埋沒,范五看走了眼,將其用來蘊養范氏先骨的緣故,除了因為范家的人有眼無珠之外,恐怕也是此物生出靈智,猾頭無比,知道隱藏氣息的緣故。

    所以宋青小拿到它時,也差點兒上了它的當,在放它出來吸食靈力之時,此物竟知道儲存了實力之后趁機想要逃脫。

    “還想跑?”宋青小沉吟半晌,接著目光之中閃過一道冷光:“給你打個烙印再說。”

    她說到這里,右手持令,左手一攤,那混沌青燈被她召了出來,那青色的蓮瓣之內,紫色的火焰閃爍。

    先前還一動不動的‘八寶通冥令’一感應到混沌青燈出現,那小巧的身體之上縈繞的黑氣微涌,看上去就像是在瑟瑟發抖。

    它屬陰邪之物,而混沌青燈之中的燈焰乃是天雷之劫火蘊養而成,屬于恰好克它之物。

    ‘八寶通冥牌’這樣的玄天靈寶已經生出神智,此物又慫,在混沌青燈一出之后,又‘聽’到宋青小所說之話,頓時便開始抖。

    它見勢不妙,當即不顧一切想要再次逃脫。

    那令牌‘嗖’的一聲飛了起來,即將化為黑影逃脫之際,宋青小一見它遁走,便將眼睛一瞇,冷笑道:

    “跑得了嗎?“

    在玉侖虛境內時,她與龍王一場大戰之下一時不察,讓這奸詐狡猾又慫的法寶險些背主逃了也就算了,此時她已經升入分神之境,哪還允許它從自己眼皮子底下溜走?

    宋青小頭頂之上紫光一閃,元嬰從她天靈蓋處飛出,在她身體上方盤膝而坐。

    那元嬰之體已經十分凝實,呈玉般的色澤,內里隱隱透出紫芒,便如縮小版的宋青小似的。

    元嬰一出現后,便雙手結印:“畫地為牢,困!”

    隨著秘咒一出,‘臨’字術迅速凝結領域,如張無形的大網,將那飛將而來的黑色小令困在內里。

    ‘八寶通冥牌’一撞入領域之中,就像自投羅網的蜂蝶,瘋狂掙扎不已。

    令牌本體之上黑氣大作,魔氣涌了出來,化為張牙舞爪的重重鬼影,沖擊著領域。

    “哼!”宋青小哼了一聲,強行以神識將識海之內的那令牌魂息鎖定,同時伸手凌空一抓——

    那‘八寶通冥牌’雖說仍是劇烈掙扎,卻在契約之下受她所壓制,身不由已倒飛而回,‘啪’的一聲落在她手中,被她攥緊。

    宋青小一將其握住,便以靈力強行壓制。

    令牌之中的靈識雖說極度不甘心,放出層層魔氣,彈擊著令牌本體,試圖脫離她的掌控。

    哪怕是玄天級的靈寶,這些魔氣足以重創化嬰境頂階巔峰的高手,可它的這些魔氣因為契約影響,在宋青小面前攻擊力變得奇低無比,并沒有多少殺傷力。

    若是宋青小還是傷重垂威之時,倒是一種威脅。

    只是此時她不止傷勢已經痊愈,與在玉侖虛境時相較,更是連升兩階,晉入分神之境,自然不懼它這‘一點兒’攻擊。

    她將左手一放,那混沌青燈便知其心意,浮在她面前。

    宋青小伸手一拈,指尖將那青蓮燈芯之中的紫焰捏到了手里。

    接著宋青小以神識將‘八寶通冥牌’強行鎖住,那紫焰瞬時化為一朵朵火蓮,往四周盛放,將那被困在半空中的‘八寶通冥牌’困在火光之內。

    焰息閃爍之間,那令牌像是知道不妙,拼命掙扎,想要掙脫神識。

    只見那火焰一閃之間,一點紫光映到了黑色小令之上,那小令頓時如被灼燒,頓時放出層層魔力,像是想將紫光吞噬。

    宋青小不慌不忙打了數記靈力到混沌青燈之中,那燈體之上剎那靈力大盛。

    本來已經被魔氣所掩蓋的紫光,一下迸發出璀璨至極的光暈,緊接著只見那令牌之上迅速盛開一朵妖冶至極的紫羅蘭色火蓮。

    花朵盛放之間,焰息飛快的將整個令牌籠罩,‘轟’的一聲化為火焰,將其包裹在內。

    紫焰與那魔氣形成對峙,以寶物品階相較,青燈雖說屬于異寶,但因為進階受限的緣故,‘八寶通冥牌’的品級比混沌青燈略高一層。

    可混沌青燈之中的那紫焰卻厲害無比,只不過因為火焰本體過小,才限制了它的力量發揮。

    但這會兒令牌本體也不大,恰好被它包克在內。

    那令牌之中生出的魂息倒是機靈,在被火光包圍的剎那,發現自身強大的魔氣在火焰面前毫無抵抗之力后,當即便將本體一轉,欲化出魔魂之體。

    只是宋青小哪里這樣輕易便讓它脫身,她的神識強行壓制著令牌,只片刻功夫,那紫焰便將令牌身上涌出的魔氣燒盡,接著開始煅燒令牌本體。

    ‘嗚……’

    令牌劇烈掙扎,黑氣之中同時出現鬼哭哀嚎之聲,宋青小的神魂之內也傳來令牌痛苦無比的感應及求饒聲。

    但宋青小卻不為所動,神色清冷,無視那玄天靈寶生出的魂息苦苦傳來的哀求訊息,專心一致指引著紫焰本體,在那令牌之上游走烙印。

    火焰煅燒著這黑色小令,發出‘嗞嗞’之聲。

    紫光所到之處,每閃出一道光芒,令牌之上便出現一道深深烙痕。

    這每一道烙痕印下之時,神魂之內的魔魂便發出哀嚎之聲。

    那先前還激烈掙扎的令牌此時已經極為乖順,頻頻求饒,發來討好的神念,想求宋青小手下留情。

    只是宋青小的心硬如鐵,無視魔魂伏低作小哀求之意,仍控制著紫焰在它本體之上游走不停。

    此物性邪,不知出自哪位強者之手,養出這樣的性格。

    落到范五手中時,范五這樣的主人驅使它,還要反受它所制,宋青小不養它這個脾氣。

    若不給它一個沉痛的教訓,,就算今日它暫且順服,將來恐怕找到機會,還會生出背主之心。

    所以要收拾它,便得一路收拾到底!

    她專心志致控制著紫焰,那焰光閃動之間,令牌之上留下了數道極深的凹痕。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魔魂的哀嚎聲越來越弱,甚至帶著一絲可憐兮兮的討好意味著,那烙刻的舉動終于停止。

    宋青小伸手一招,那紫焰一閃之下重新化為光影飛回青燈之內。

    “過來。”宋青小神態慵懶,吩咐了一聲。

    這巢穴之內并沒有旁人,可她這會兒的話,自然是有‘人’會聽。

    果不其然,她話音一落之后,那才脫離紫焰‘魔掌’的令牌一聽她吩咐,一改之前設法逃離的舉動,晃晃悠悠的向她飛了過來。

    它本體之上原本有個‘冥’字,但在宋青小血契的過程中,那‘冥’字的印記卻被抹去,使得它本體變得光滑無比。

    但此時在紫焰一番煅燒之下,它那本體之上卻出現了一個‘青’字。

    在玉侖虛境之中它背主之后,宋青小便生出了想要再給它烙個印記以作教訓的心,直到此時才算完成。

    宋青小以指尖摩挲著那嬌小的令牌,可能是才受紫焰煉燒的緣故,它的本體入手冰沉,‘青’字烙痕極深,她每撫一下,那令牌便抖上一抖,顯然這會兒對她畏懼已極。

    她心中滿意,又以指尖彈了一下令牌,發出清脆的‘叮’響之聲:

    “出來,我看看。”

    她話音一落,那令牌隨即便飛身而起,在半空中疾轉之間,‘嘭’的一聲化為大股黑氣。

    黑氣之中,出現了一個約摸半尺大小的縮小版迷你魔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