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43章 疑點

前方高能
     這會兒的魔魂已經沒了在玉侖虛境之中才現世時的囂張至極的氣焰,那雙以黑氣所化成的雙臂不安的交握到身后,身體籠罩在宛如長袍般的黑氣之中,被魔氣托卷起它的身體。

    最引人矚目的,是它的那張臉。

    魔魂的臉上原本黑氣蒸騰,一雙眼眶的位置宛如兩汪深淵一般,蘊含著令人犯怵的黑意。

    可此時它額頭之上出現了一個極為醒目的‘青’字,破壞了它那股陰邪至極的氣質,令它看上去顯得有些可憐兮兮,手足無措的樣子。

    宋青小盯著它看了半晌,它像是有些不自在般,一雙眼眶的位置黑氣翻騰,卻因為被她打下烙印,對于這個主人生出極度的畏懼之心,哪怕再是想逃,此時卻如被釘死在原地般,不敢動彈的樣子。

    它這樣子,倒是全無在玉侖虛境之中,才恢復全盛實力時期的張揚霸氣,如受氣的小可憐似的。

    “既然烙印已經改了,你也不能再叫‘八寶通冥牌’了。”

    宋青小沉默了一陣,看著它額頭處醒目的‘青’字印,緩緩出聲:

    “叫‘青冥令’吧。”

    令牌之中的魔魂已經被她鎮壓,烙印已改,上一任主人的痕跡被完全抹去,如今她重新賜名,便表明此物將來會獨屬于她,與她并肩作戰。

    她盯著魔魂看:“我不管你以前是什么來頭,主人是什么來歷,名字有什么特殊之處,但這會兒你是屬于我的東西。”

    說到這里,她停了片刻,又溫言細語的道:

    “這一次是個警告,當然也是最后的機會,如果將來你仍敢生出背主之心,”她的語調溫和,也并沒有惡狠狠的威脅,可真是如此,反倒令那魔魂聽進意識之中,只覺得不寒而栗,身體表面的霧氣又開始輕顫個不停:

    “那么你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她說完,問了一句:

    “聽明白了嗎?”

    此物靈識已生,又被她打下血契,與她心神相連,受她滋養,對她的話是聽得懂的。

    她話音一落,只見那魔魂便呆呆的點了點頭,顯然也被之前的紫焰震住,對她的話不敢不依從。

    “嗤。”神魂之內,從宋青小渡劫之時,將話說了一半便消失的蘇五竟然在此時再度出現,興許是目睹了這一幕,他發出一聲嗤笑:

    “從沒見過這么沒用的玄天靈寶!”

    玄天級的靈寶稀少無比,生出靈智的更是鳳毛麟角。

    傳言之中生出靈識的玄天級靈寶,無一不是舉世聞名之物,大多都在神榜之上記載有名,流傳萬年時間,每一次有丁點兒消息現世,便能引發眾多隱世的強者出動。

    這樣的情況下,任誰一聽玄天級的靈寶,都會心向往之,想到傳言之中這樣的寶物絕世風采。

    蘇五在看到誅天鑄出之時,也是曾艷羨無比,心中甚至暗自想過,若當年他的劍胚是這樣的玄天級靈寶,憑他修為,哪怕破境失敗,也不至于最終會死于武道研究院的圍攻之下,自然也不會落得如今的結果。

    玉侖虛境之中,蘇五發現這‘八寶通冥牌’原來是玄天級靈寶時,也感覺極不可思議。

    但他做夢也沒想到,這傳言之中霸氣無匹的玄天靈寶,竟然也會有這樣的德性,簡直如同玄天級靈寶之中的恥辱一般,丟盡了同階法寶的臉!

    宋青小聽到他一出聲,

    不由將手一招。

    那魔魂忙不迭的向她飄了過來,落于她掌心之上,宋青小點了點它腦袋,它也不閃不避,簡直與它當初玉侖虛境之中才出現時所展現出的兇殘狠戾的氣勢判若兩人,令人難以置信。

    “前輩出現了?”宋青小問了一聲。

    蘇五聽她這樣一說,想起當日她渡劫時自己突然消失的情景。

    只是此人任性慣了,被她這樣一問也不覺得尷尬,反倒看到她點戳著那魔魂玩,這魔魂卻不閃不避的樣子,嘆了口氣:

    “這玄天靈寶真沒骨氣。”

    它腦袋上那碩大的‘青’字簡直可笑至極,完全沒有玄天級靈寶的半分霸氣。

    宋青小聽他這樣一說,不由微微一笑:

    “在我面前,不需要它有骨氣。”只要在作戰之時,此物能發揮出玄天級靈寶的威力便行。

    “奇怪。”蘇五有些納悶的出聲:“但凡異寶,必定神榜之上記載有名。”

    便如宋青小手中的混沌青燈,她一拿出來時,便被蘇五認了出來。

    像‘八寶通冥牌’這樣的玄天靈寶,哪怕沒落,但也不該沒有半點兒消息。

    正是因為如此,玉侖虛境中范五將其祭出時,不止宋青小看走了眼,就連蘇五也沒反應過來,這實在是一件奇怪的事。

    不過他思索半晌之后,斷言道:

    “一定是此物又慫又沒出息,才導致這樣一件靈寶,竟然榜上無名。”

    宋青小聽他這樣一說,抿了抿嘴角,露出一個淺淺的笑意。

    她對于青冥令的來歷并不好奇,至于此物有沒有榜上有名也并不在意,她無意與蘇五繼續討論這個話題,因此心念一轉,那魔魂感應到她心意,當即乖巧的將靈體散為霧氣,最終化為一塊刻著‘青’字的黑色小令躺到了她手心。

    面對蘇五的話,宋青小只是將手掌一握,那令牌便已經融入她身體。

    “前輩之前說,化嬰晉升分神之時,會有雷劫三道,為什么我的雷劫,最終足有五道呢?”她提出疑問。

    雷劫雖說已經過去,但不弄清楚原因,宋青小的心里卻始終都不得安寧。

    “五道?”蘇五的注意力一下被她的話轉移,當日雷劫之時,他欲言又止,想起了當年一些不愉快的記憶,為了避免宋青小追問,便躲了回去,切斷了與外界之間的聯系,卻沒料到此時會從她口中聽說,她扛過了五道雷劫。

    蘇五在初時的驚訝之后,又像是很快的平靜:“五道也正常。”

    他解釋:“一般情況來說,普通化嬰修士晉境確實雷劫只有三道。”他頓了頓,接著才說:“可你不是普通化嬰境修士。”

    宋青小的實力遠超一般的化嬰境修士,“哪怕是天外天的世族,也難以養出你這樣強橫的肉身。”

    蘇五隨滅神術寄藏于她神魂中時,是受她體內隱藏的封印之力吸引。

    除此之外,在蘇五看來,她是一個沒有任何值得人注意的人——

    平凡、弱小,他甚至曾篤定的認為宋青小可能活不了多長時間,便是他接掌身體之時。

    論資質,她并非頂階,也沒有展現出對于靈力超強的感應力。

    她體內有強大的封印,但她卻并沒有將其激活并化為自身力量的能力,便如空有一座寶山而無法挖掘。

    若非得到滅神術,她甚至還沒有踏入修行的大門。

    而論資源,她更是貧瘠,出身貧寒,血統低下,沒有世族的扶持,憑借一己之力才能走到如今。

    這樣的人在神獄之中,都是最早死的那種人,蘇五一開始本來也以為她活不了多長時間的。

    在他被‘圍剿’當晚,宋青小便遇到過天外天的人,險些死于非命。

    可在緊要關頭,她體內的封印幫了她很大的忙,在她瀕臨死亡的關頭,又硬生生保住了她一口氣。

    之后無論是被三顧等人圍剿,遇上范氏叔侄,還是后來被世族的人,甚至在試煉之中,也是數次死里逃生,令蘇五看到了她強大的潛能。

    “女媧之體的力量,如今發揮不過十之一二,你又得到了意昌一族的‘滅龍之力’的加持,”他說話的語氣平靜,“我說過,力量越是強橫,便會受到更深的裁制。”

    嚴格來說,宋青小這樣的情況極為特殊,她的升境,除了是靈力的提升之外,同時還有肉身的強大,蘇五嚴肅道:

    “在我看來,與其說你是升境,不如說你是進化,來得要更貼切一點。”

    宋青小沒料到會聽到這樣一番說法,不由愣了一愣:“進化?”

    “嗯。”蘇五應了一聲:“你體內的血脈蘊養出了龍魂,當初的封印,應該是龍血吧?”

    “是。”宋青小并沒有提及當日自己吸入體內的血液除了是進化之中的蛟龍血液之外,同時還融合了周先生的‘女媧計劃’之中的進化藥劑。

    正是因為兩者合一,才有了后來改變她人生的藍血誕生,兩者是缺一不可的。

    只是這些事情,沒有必要說給蘇五聽。

    她的防備心極重,哪怕如今蘇五與她相處尚算和睦,他也并沒有再表現出要奪舍之心,但她仍不會掉以輕心。

    蘇五對她的話也并沒有懷疑,他只能憑借宋青小所說的話估摸大概,并不能完全得知事情的詳情,自然也不知她此時的話留了幾分余地。

    “那就是了。”他說道:

    “你雖以人類修行,但實則你的肉身已經得到了大妖的傳承,”換句話說,宋青小同時兼得兩者之便利,修行速度之快,甚至勝過了一些天賦卓絕之人,全是因為她這樣逆天的存在,本身就是天地法則所不容的。

    “同時,你在渡境之時,自然也會受到更為強大的法則制裁的。”

    他這樣一說之后,宋青小終于明白當日自己雷劫為什么如此厲害,且共有五道的原因。

    也就是說,將來她每一次升境,都會比其他人危機更深。

    她沒有家族的護持,只能憑借自身之力。

    “雷劫對你來說,雖是危機,但同樣也是一種機遇。”

    蘇五留在她神魂之內,自然也感應得到這一次破境之后,雷劫洗禮之下給她帶來的好處有多深。

    “一般來說,升階之時的雷劫倒罷,最為厲害的是破境之時。”他淡淡提醒:“我建議你下一次破境,先做好萬全準備。”

    這一點不用他說,以宋青小謹慎的性格,從他口中知道雷劫的厲害之后,自然會有所把握才會破境。

    不過蘇五也明白這一點,只是他仍是說了出來,應該是要賣她一個人情。

    宋青小心知肚明,道了一聲謝:“多提前輩提醒。”

    既然蘇五有意想要賣她人情,不管他有什么意圖,宋青小借此時機,正好趁勢發問:

    “前輩不知道對于星空之海有沒有什么了解呢?”

    當初在預備隊時,雖說她在聽到劉肖提及星空之海及妖獸血脈之力的事時,便已經有了一探星空之海的心。

    可在她還沒有完全準備之時,便身份曝露,繼而受到了世族追殺,迫于無奈之下進入了星空之海內。

    雖說修煉之時對于時間的流逝并沒有多少概念,可宋青小卻隱約推算自己至少在星空之海內呆了至少六年的時間。

    這五六年的時間中,她對于星空之海的了解依舊并不深,這對于她來說并不算一個好消息。

    “星空之海?”蘇五與她相處多年,了解她的性格,知道她不會無緣無故問出這么一個問題,當即便道:“你感覺有什么地方不對勁兒了嗎?”

    “雷劫之后,我養傷之時……”宋青小將自己這一次雷劫之后,神魂一分為二的情形與他簡單的說了一遍。

    分神之后,本來神魂便會較以往更強大。

    她開啟神域之后,對她的神魂及神識便有極大的強化、加固作用,所以分神之后,她能同時控制五條冰龍相互搏擊。

    事實上要真正達到這樣的修為,至少需要分神境后期的神魂才能為之,只是宋青小自己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神魂游歷之時,我隱隱發現不對勁。”她說到這里,神情顯得凝重了許多:“我感覺此地的靈力,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像是受到了某種壓制。”

    分神境后,她與天地之間的感應更為親近,所以對于靈力的變化便更顯敏銳。

    “我這樣的說法也不算全對。”

    她皺了皺眉,試圖想尋找一個更貼切的說詞,半晌之后才道:

    “此地的靈力,不像是天地靈氣,反倒像是,有主之物似的。”

    “有主之物?”她的說法十分新奇,引起了蘇五的興趣,順著她的話重復了一聲。

    “嗯。”她微微頷首,瞇了瞇眼睛:“前輩沒有發現,我所呆過的地方,靈力都十分充沛嗎?”

    靈力雖由天地萬物所生,但總有濃郁、稀薄之分。

    從宋青小進入星空之海以來,一路修行算是順利,并沒有遇到過靈力稀薄之地,令她忽略了這一件事。

    但此次在神魂隨神識而外游的過程中,她卻發現,星空之海中并不是每一處都靈力極為充沛。

    隨著她升境之后,神識遠比化嬰境時期強大了十數倍,神魂自然離體極遠,在吸納靈力的過程中,便發現了這一點。

    她初時并不以為意,可她卻發現隨著她一修行,那靈力涌來的速度便遠勝之前。

    甚至在不久之后,她的神魂再次遨游同一個地方時,發現那個位置已經成為靈力充裕之地,與之前相較,至少濃郁數倍。

    這樣的情況一下就引起了宋青小的警覺。

    “天下可沒有白吃的午餐。”

    她淡淡說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