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45章 陰謀

前方高能
     蘇五說到這里,沉吟了片刻:

    “你這樣一說,我倒懷疑,獸王當初與時秋吾的這一密約,其內容恐怕不止是休戰那么簡單。”

    “星空之海的封閉,會不會跟時家有關?”蘇五還在思索之時,宋青小冷不妨拋出一個問題來。

    他愣了一愣,還沒有來得及回答,又聽宋青小問道:

    “星空之盟時,獸王已經是達到八階了吧?”她平靜的問了蘇五一聲。

    這接連幾個問題,令蘇五隱約感覺到了不尋常之處。

    他習慣以武力解決所有問題,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困難都會迎刃而解。

    可蘇五畢竟非同一般,也是出身世族,眼界、心知都有,只是不屑于使用。

    如今宋青小的意圖如此明顯,他與宋青小相處多年,自然便猜到她問話的緣由。

    “是的。”

    “八階相當于人類修士之中的什么實力境界?”宋青小又問。

    蘇五便道:“憑獸王實力,達到八階以上,至少相當于虛空之境中、后階。”

    妖獸品階越高,血脈的力量蘇醒得越厲害,其肉身相當強悍,雖說其品階與虛空之境中、后期實力相當,卻能在實戰之中,能完全的力壓同階修士。

    這也是星空之海能在帝國之中,卻又能與帝國相對而立,不歸帝國統屬,自成一體的原因。

    “如果在百年之前,時秋吾已經是半步入圣的修為,那么他與獸王之間,修為相當。”

    甚至照蘇五話說,妖獸因為強大的天賦異能的緣故,反倒還能壓制同階修士的話,那會兒時秋吾與獸王之間的這場密約,就不得不令人生疑了。

    八階的妖獸已經生出不亞于人類的智力,在有極大勝算的情況下,獸王卻偏偏與時家簽訂了休戰協議。

    從那以后,星空之海封閉,僅留一個邊界之門,成為與帝國相連的唯一通路,且受獸王掌控。

    宋青小大膽推測:

    “前輩,

    依您看來,當日將星空之海封閉自成一個小世界,有沒有時家的人相助的原因呢?”

    獸王愿意定下盟約,時家必定是付出了某些令它不能拒絕的代價。

    蘇五明白她話中的意思:

    “妖獸修行,本來就是憑借天賦血脈之力,并不像人類,有諸多法門。”

    所以如果星空之海封閉,成為一個獨立于帝國之外的小世界,十有八九就是世族的手筆。

    可這樣也不是說不通,畢竟當年星空之海一役,死傷太多,雙方結下很深仇怨。

    為了防止妖獸與人類互闖對方禁地,彼此撕殺,再次造成傷亡,將星空之海封閉,僅留一個邊界之門,本身就是一個很合常理之事。

    “照理來說,確實合乎常理。”若是沒有發現靈力異樣之時,宋青小也并沒有生疑。

    可此時她越是細想,越能察覺出這樁當年看似正常的盟約之下,暗流洶涌。

    “時秋吾當年若并不是將星空之海封閉,而是幫助獸王,將其當成一個小世界,煉化收服呢?”

    煉化收服星空之海,對于獸王來說必有莫大的好處,而這好處是什么呢?

    宋青小思索了片刻,腦海之中涌出一個念頭:“前輩,這獸王當年便已經是八階,如今數十年時間過去,有沒有晉階的可能呢?”

    “妖獸晉階哪有那么容易。”蘇五語氣慵懶,“八階的獸王啊,一旦晉階成功,恐怕天外天的人都要坐不住了。”

    一旦邁入九階成功,獸王的力量便相當于能力壓入圣境的強者。

    也正是因為妖獸得天獨厚的條件,所以它們晉階遠比人類要難上數百倍之多。

    修行越到后面,越不容易突破。

    當年的蘇五修為之強,是天外天公認的下一個最有望突破入圣境的絕頂強者,長劍一出,鮮有敵手。

    但哪知就是這樣一個天外天最有希望的人,最終卻破境失敗,反而惹來殺身之禍。

    “妖獸的進階與人類不同。”作為受法則之力制裁最為嚴重的種族,妖獸進階之時,除了需要大量靈力的積累之外,“同時還要應付雷劫,不死才算渡劫成功。”

    人類修士是在破境之時,才會引來雷劫,但妖獸則是在渡劫之初,便會有天雷劫形成,在渡劫的過程中,降擊雷電劈其肉身。

    “你也渡劫過,應該清楚,越是強大的力量,天雷的威力便越可怖。”

    一般情況下,鮮少有妖獸能熬過雷劫。

    所以大多妖獸成了氣候之后,不到萬不得已,不會輕易嘗試渡劫。

    “不過妖獸與人類不同。”蘇五說到這里,又順嘴提了一句:“傳言之中,到了一定品階的大妖,會受天地不容,哪怕并不升階,每隔千年,仍會有雷劫降臨。”

    也正是因為如此,就算是高階血脈的大妖與人類相比,擁有無盡的壽命,但到了如今,卻都逐漸斷絕了傳承,便是這個原因了。

    宋青小聽他這樣一說,不由便抿了抿嘴角:

    “所以獸王渡劫,便需要尋找外界之力相助。”

    在妖獸自身渡劫艱難的情況下,若是當年星空之海一戰后所謂的盟約,其實并不是互不侵犯的條約,而是雙方合作的一個信號呢?

    八階獸王借時家相助,收服星空之海,將這樣一個小世界當作法寶一般煉化、吸收,并入它身體之中。

    星空之海內妖獸無數,傳言之中,六階、七階都有,集眾妖獸修行之力,對于獸王來說,助益無窮。

    如果獸王計劃一旦成功,那么這些妖獸甚至包括宋青小的存在,都會在星空之海被獸王徹底收服的剎那,成為它的靈力供養,關鍵時刻被它吸空。

    而此舉對于時家來說也有莫大好處。

    “照前輩所說,時秋吾已經壽元將至,再難邁進入圣之境了,時家想要保住如今的地位,總得需要一個與他實力相當的人,”她說到這里,停了片刻,接著才緩緩說道:“或者妖獸坐鎮,才能將時家如今的地位保住,甚至更上一層樓。”

    雙方各取所需,一拍即合。

    如此說來,宋青小之前所感應到靈力分配,便并非巧合,而是獸王用心險惡,如同養豬,等到關鍵時刻,再將所有妖獸力量吞噬一空。

    “看來時秋吾是下了一盤大棋了!”蘇五聽到此處,不由露出幾分看好戲的意味,“如今的天外天里,入圣境的可沒幾個,無一不是坐鎮家族的核心人物。”

    獸王一旦進階,對他們造成的沖擊之大,威脅之深,便可想而知了。

    到時不要說反抗神獄了,恐怕這片星域之內,整個世族的勢力都需要重新劃分過!

    天外天九大世族掌控多年的資源,又怎么可能突然舍得撒手,分出一部分交給帝國這樣的后起之秀。

    “重新劃分勢力?”宋青小聽到此處,不由發出一聲疑問。

    蘇五便解釋道:“世族之間,也有利益分割。”

    越大的世族,掌控的資源越多:“例如鑄造法寶的晶石、器材,還有煉制丹藥的藥材及各式各樣的寶物。”

    世族的力量越大,占據的利益就越多。

    “六十年前,時家便是發現了星空之海內存在的寒玉礦,借此而發動戰爭,我跟你說過。”

    宋青小想起了當日自己拿到玄晶之時,蘇五確實順口提到過此事,不由默默點頭。

    “這個世界之上,擁有最多資源的,便是神獄了。”

    也正是因為神獄的存在,繼而有了天外天九大世族的誕生,形成如今的格局。

    除了神獄力量最強大之外,其次的勢力便是這底蘊深厚的九大世族。

    帝國的力量最為微弱,占據的資源也不多,雖說當年憑借時秋吾的存在,時家也曾崛起,甚至集整個帝國世族之力與天外天合作,只是因計劃的失敗,合作最終不了了之了。

    而隨著時間的流逝,時秋吾遲遲不能進入入圣之境,那么時家的輝煌便只是剎時煙火。

    正如宋青小所言,在這樣的情況下,在入圣無望而壽元又將至,時家的這位老祖宗,恐怕在當時便已經為家族的未來大膽鋪設了一條后路。

    那會的時家犧牲血脈,與天外天合作,吸引天外天各大世族的注意力,私底下卻極有可能已經另覓蹊徑,與星空之海的獸王達成真正的合作協議了。

    借著以爭奪寒玉礦的名義,雙方大戰一場,消耗對于家族無用的累贅,最終簽定盟約。

    “若真是這樣,倒是有一場好戲看了。”

    天外天不可能會眼睜睜看著這樣一個對手成長起來的,時家求藥的舉動,瞞得了天外天的世族一時,瞞不了一世。

    一旦獸王與時家計謀成功,獸王升階之時,必會引發天降異動,這里恐怕會變成是非之地。

    蘇五想到這里,語氣嚴肅:

    “你得在獸王升階之前,想辦法離開此處!”

    這話不用他多加囑咐,宋青小在發現這星空之海危機重重之后,已經生出逃離之意了。

    可惜此地便如一個局,她身在局中,要想破局而出,恐怕還需要找到邊界之門所在之處。

    而邊界之門由獸王分魂把守,若照解鈴還須系鈴人的說法,她還需要找到獸王,才有可能將邊界之門逼出。

    獸王的修為已經是八階,遠勝自己實力許多,宋青小一想到這里,頓時皺了皺眉頭。

    原本以為升入分神之境后,她已經擁有自保的力量了。

    如今看來,仍是危機重重。

    “妖獸進階之前,會有萬全的準備工作,哪怕是這八階獸王有時家相助,但至少也需要百十年時間之久。”蘇五感應到她此時心情沉重,淡淡開口:

    “就算當日盟約已經過去六十多年,但時家按兵不動,便證明時間還有。”

    兩人如今都是一根藤上的蚱蜢,宋青小若是跑不了,蘇五照樣也是難逃一死的。

    他還有心愿未完成,自然不想以這樣憋屈的方式成為靈力補給,死于獸王之口。

    “我明白。”

    宋青小點了點頭。

    只是此時談話的兩人誰都沒有想到,在宋青小破境之日,邊界之門處的時家人口中,卻已經提到時秋吾即將會在兩年之后出關,并且會親自進入星空之海一事。

    而從當日宋青小渡劫之時至今,已經有一年半的時間了。

    宋青小對于這些不得而知,但她這會兒心生離意之后,自然是要越早想辦法逃離是越好的。

    仔細想來,這幾年時間中,除了她破境當日使得天雷劫出現,引發了數頭準七階以上的妖獸聞風而來之外,好像從她進入星空之海后,便從沒遇到過七階之上的強大妖獸。

    之前她只當是自己運氣不錯,從邊界之門進入的地方屬于低階妖獸的領地罷了。

    如今看來,恐怕是七階之上的妖獸已經察覺到不對勁兒,正暗自蟄伏。

    “你打算怎么做?”蘇五問了她一聲。

    宋青小就平靜的道:

    “準備修行的同時,搜尋獸王下落。”

    她的回答出乎了蘇五意料之外,只是細想之下又覺得她這樣的舉動實在是再妙不過。

    “如果我沒猜錯,星空之海大部分消失的七階妖獸,此時應該都藏在獸王所在處左右。”

    這些妖獸忌憚獸王的存在,對其又怕又恨,應該都是在等待著一個反擊的機會。

    獸王既有進階的打算,又一心想要將星空之海這樣的小世界完全煉化之后收歸己用。

    所以在它進階之前,恐怕它會以求穩為主。

    哪怕明知身旁有強大的妖獸環伺,但它要想進階成功,應該不會輕易動手,引發妖獸圍攻。

    一旦出現獸群暴動,獸王哪怕實力強大,在星空之海七階強大妖獸圍攻之下,也不敢保證完全不受傷。

    八階升九階的過程照蘇五所說,本身便兇險異常,一旦有傷,對它來說可能會引發不可估量的后果,因此獸王可能也不敢輕易冒險的。

    這樣的情況下,它會以威壓將獸群鎮住,令妖獸不敢輕舉妄動,以等待時機的到來。

    雙方彼此忌憚,反倒會維持一個微妙的平衡。

    宋青小準備混入其中,將來邊界之門一旦出現,她要想逃跑也會方便許多。

    蘇五雖說與她‘相處’多年,自認對她算是頗為了解了,但此時聽她一番話后,卻覺得自己以前了解得還不夠透徹。

    謹慎、心細,UU看書 www.uukanshu.com卻又膽大、聰慧,能從細微之處見真章,該行動之時,卻又果決異常,絲毫不拖泥帶水,猶豫不決的。

    這樣一個女孩,他以前怎么會看走了眼,認為她毫無出眾之處?

    “如果……可以像你這樣,也許我們的命運便不會像現在這樣了。”

    他的聲音之中,透出幾絲極為罕見的憂郁之色,像是想起了曾經的往事一般。

    宋青小愣了一愣,蘇五的話與其說是講給她聽,不如說是自言自語的感嘆,所以有些字句,她并沒有聽清楚。

    “前輩?”

    “我曾經做過一個錯誤的決定。”宋青小以為蘇五會像以往一樣自我封閉,不會再回答她的話時,蘇五卻突然開口:

    “這個錯誤的決定,改變了我的一生。”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