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47章 預感

前方高能
     這股氣息所在之處,離宋青小極遠,但卻異常強大。

    在神境茫茫黑暗之中,那股氣息如同璀璨至極的星辰,將四周的妖獸氣息都掩蓋了下去。

    這樣的平息氣息,明顯不同于這七八日來宋青小探尋到的其他氣息,她心中一喜,當即分出神識往那氣息之處靠近。

    但在宋青小神識才剛進入它的領地,它幾乎是在第一時間便反應過來被人窺探了,那氣息頓時凌厲了許多,像是在警告著即將靠近它的入侵者。

    一股妖獸的警告低嘯透過宋青小的神識,在她識海內響起。

    與此同時,在那氣息的周圍,接二連三的又有數道氣息沖天而起,將神境之內的黑暗點亮,使得整片神境如同星辰之海似的。

    ‘嗷!’

    ‘吼!’

    這些氣息之中,妖獸的警告之意接連傳來,仿佛因為外來者的到來,引起了這些獸群的注意。

    “七階獸群!”宋青小緩緩退回神識,并沒有像之前抓捕那五階妖獸一般,利用神境強行穿梭過去。

    畢竟此地是七階獸群的聚集地,她貿然的靠近已經引起了這些七階妖獸的警示,數股低哮化為強大的震懾,意圖將她逼退。

    若是以神境之力強行前往,對她來說不利。

    不止是神識會在利用神境瞬間到達目的地的同時會大量消耗,同時也有可能引起七階妖獸的攻擊。

    七階的妖獸修為已經不在分神境修士之下,有幾股強大的氣息更是不下于分神境頂階的壓迫力。

    雖說如今的宋青小不僅止是修為達到分神之境初階,她的肉身實力之強悍也不下于七階的妖獸,綜合實力至少達到分神境頂階,若真是動手了,也未必沒有一戰之力。

    可此地七階妖獸群聚,據她之前推測,七階妖獸所在之處,必定是獸王所在巢穴。

    這個時候她初來乍到,一旦動手,可能會引發不可估量的后果,打破雙方好不容易維持住的一個微妙的平衡。

    不過猜測始終是猜測,在沒有親眼確證,找到獸王隱匿之地時,為了安全起見,宋青小行事還是要更加謹慎。

    她將神魂退出神境,同時找了個地方落腳,先調養自己的神識、氣息。

    約摸半日之后,已經將自己的神識、靈力調整至巔峰狀態之時,宋青小這才順著神境先前顯示七階獸群落腳的位置,當即毫不猶豫的往這個方向遁去。

    幾小時后,宋青小便已經靠近這些妖獸的領地。

    在她接近的剎那,身形才剛一出現在半空之中,數股強大的氣息在窺探著她的動靜。

    “哼!”宋青小輕哼了一聲,同時毫不猶豫以神識反擊,那數股探視的氣息在與她相碰,得到她的警告之后,又緩緩收回。

    將這數道氣息打發之后,宋青小這才低頭打量起身下的環境。

    在她的下方,高山環立。

    這些山體寸草不生,

    亂石嶙峋,山體之中隱約能看到無數的石窟,像是曾經被奇大無比的力量所貫穿一般,在山體之上形成大小不同的孔洞。

    每座山頭都宛如一只只倒扣的鷹喙,山的尖角之處往中間探出,山體相并接,形成特殊的環抱之勢。

    而被包圍在山體正中的,是一塊平曠之地,不見樹叢雜石,反倒綠草如茵,花團錦簇,靈氣濃郁。

    每座山頭之中,都傳來一道道妖獸的氣息,面對宋青小的到來,有些警惕,有些則頗為不安,都在暗地里觀察著她的動靜。

    說來也怪,從宋青小進入星空之海以來,所碰到的五階之上的妖獸,極少有相互混雜而居的。

    哪怕是有群居習性,也都會族群之間劃分領地。

    越是高階的妖獸,對于領地的意識便越清晰。

    可此時這環繞的山體之內,竟至少混雜暫居了不少妖獸,且都是七階以上的,這無疑是更驗證了她之前的猜測。

    她的到來在引起了這些妖獸注意之后,見她并沒有貿然動作,大家都像對彼此目的心知肚明一般,數道氣息便都收了回去。

    宋青小索性也隨意落到了一座山頭頂端的洞穴處,那洞穴之內有妖獸暫居,她一靠近之后,那內里的妖獸放出一道警告的氣息,想將她逼退。

    這洞穴之中的妖獸已經至少達到七階中階,因此占據了一個極為不錯的位置,平日應該沒有其他妖獸輕易挑釁。

    此時宋青小一感應到它的警告,當即目光一冷,殺氣乍現,同時放出自己的威息。

    她修為雖說才達到分神境初階,但肉身進化之后卻至少有七階中階之力,兩者一相結合,便更顯凌厲。

    兩股威壓一相碰觸間,那內里的妖獸便感應到她的危險之處。

    不多時,只見那石巢之中飛快躥出一條灰褐色的長影。

    那妖獸身長約兩米,尖頭尖尾,身體呈半弧形,四肢粗短無比。

    厚實的鱗甲如大塊大塊密集的魚鱗般披掛在它的身體之上,將它完整的包裹在內。

    鱗片帶著極淡的光澤,一看便堅硬無比,防御力極強。

    此妖已經達到七階,那氣息之強大,令宋青小一看便垂涎不已。

    話說回來,她進入星空之海已經這樣多年的時間,中途也殺了不少五、六階的妖獸練手,乾坤囊內也攢下了不少妖獸內丹及尸身。

    可是七階以上的妖獸因為隱匿的緣故,至今為止,還一頭都沒有斬殺過。

    她不由想起當日自己在女媧補天任務中,第一次殺死六階妖獸,取得內丹之后,吸取丹內靈力晉階之時的情景。

    此時一見這妖獸,不由心生意動。

    只是七階的妖獸已經生出靈智,感應到她氣息的變化,那雙黑溜溜的眼睛之中不由露出警惕之色。

    不過這種殺妖取丹的念頭只是從她腦海中一閃而過,隨即又被她壓了下去。

    這會兒非同以往,當務之急還是要以逃出星空之海為主,不宜貪這樣的‘小便宜’。

    因此她只是冷冷的與那妖獸目光對望,直到那妖獸身體化為一道殘影,飛快繞著山體爬行,頃刻之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之后,宋青小這才身體一晃,飛閃進那原本屬于之前七階妖獸的洞穴之內。

    洞穴之中頗為寬敞,且并沒有什么異味。

    宋青小一來之后便強行趕走了一只七階妖獸,卻并沒有引起獸群騷動。

    畢竟弱肉強食乃是妖獸骨血之中的天性,獸群默認這樣的潛規則。

    宋青小一在此地住下來后,先放出乾坤囊內的迷蹤陣。

    此陣的等級對她來說已經十分低微,此地七階妖獸環伺,這陣法壓根兒擋不住任何一頭妖獸突襲,最多起到一定的提醒作用而已。

    不過她這會兒身在星空之海,也僅能以此物暫時應付一下,將來離開此地之后,再設法尋找一些高階的陣法護體。

    那迷蹤陣一落入四周之后,便隨即散出霧氣,頃刻之間將此地隱匿。

    宋青小又以冰晶將洞穴封閉,做完這一切之后,她這才盤膝坐在地。

    她來到此地之后,雖說沒有感應到獸王氣息,可從此地七階妖獸環伺的情況看來,獸王應該就在這附近。

    只是獸王品階已經達到八階以上,想必應該施展了什么手段隱匿自己的氣息。

    她不由想起此地的地形,數座山頭環繞,中間有一大塊平地。

    那中間的地界靈力充沛,此時想來,卻并沒有妖獸敢肆意靠近,極有可能就是獸王巢穴所在之處。

    想到這里,宋青小不由分出一絲神識,往那山體中間處探了過去。

    神識在離開她所在的山頭,碰觸到山體正中的那領域之時,突然如同撞上一層無形的禁制。

    如同平靜的水面一下被打破般,一股浩瀚至極的力量從那禁制之中反折而回。

    哪怕宋青小對于八階之上的獸王實力已經有了一定的心理準備,但當那股力量反彈而回時,在她識海內卻造成如風暴一般的襲擊。

    可怕的威壓層層釋放開來,令她識海震蕩不已。

    同時一雙暗紅的眼眸緩緩睜開,眼里帶著警告、殺氣。

    隨著這雙眼一睜,那股氣勢更為瘮人,宋青小氣血翻涌,身體重重一震,臉上瞬間褪去血色。

    危急時刻,她借著這股沖擊之力,強行將外放的神識掐斷,身體重重一震之下,睜開了眼睛。

    神識雖說被掐斷,但獸王余威卻仍在她識海肆虐。

    宋青小只感覺喉間腥甜,頭疼欲裂。

    她當即運轉靈力護住身體,靈力在筋脈之間緩緩轉動,帶來一陣陣涼意,令她神識一清,頓時感覺識海的劇痛緩解了數分。

    “八階獸王的威壓竟如此可怕。”

    當日她在邊界之門時也曾與獸王分魂打交道,那會兒她才剛達到丹境修為,分魂的威力已經讓她吃了些苦頭。

    卻沒想到這獸王本體的魂息之強,勝過了分魂百倍,哪怕如今她已經升入分神之境,但碰觸之間依舊吃了虧。

    “這就是境界之間的差距。”

    蘇五冷淡的聲音在宋青小神魂之內響起,他一說話,便又引發了宋青小識海之中還未完全平息的風暴,當即那股余威再次沖擊著識海,令她眼珠似是要爆裂開來,不由發出一聲悶哼。

    宋青小咬緊牙關,覺得蘇五的聲音簡直比她第一次發現其存在時還要頭疼。

    “幸虧你肉身強橫,不下于七階的妖獸,同時修行又達到了分神之境。”綜合實力之上,宋青小遠勝一般的七階妖獸及分神境修士,所以在試探獸王布下的禁制,受到反噬之力時僅只是吃了些小虧。

    若只是一般的分神境修士,膽敢這樣不知天高地厚的以神識窺探八階之上的獸王,恐怕反噬之下輕則識海受到重創,掉落境界;重則識海碎裂,殃及神魂。

    “你也不想一想,即將升階的獸王,至少已經是八階巔峰之境。”相當于半步入圣,其力量之恐怖,還并不是現在的宋青小可輕易撼動的。

    宋青小雖然頭疼,但也忍著聽蘇五教訓:“否則這附近的妖獸,不乏七階巔峰之境的,為何都壓制著不敢輕易越界?”

    “前輩說的對,是我輕率了些。”

    她認錯倒是痛快,態度也很端正,倒讓蘇五一滯,最終‘哼’了一聲,卻沒有再繼續說下去,而是留了安靜的時間,讓她自己調養生息。

    他不出聲之后,宋青小運轉滅神術,形成一個巨大的靈力循環,將自己包裹在內。

    約運轉靈力兩個周天之后,那受獸王魂息沖擊的影響終于平息,筋脈、識海之中所受的傷才完全痊愈。

    直到她再次睜開眼睛時,那巢穴之內已經布滿了冰晶,看樣子至少已經過去了好幾天的時間。

    “這獸王之強,看樣子不太好應對。”

    宋青小傷勢一好,便主動呼喚起蘇五的神魂。

    獸王的強大遠超她的想像,數日前一試之后,令她心生不妙之感。

    只是蘇五此人難以捉摸,雖說兩人如今的關系日漸緩和,但他出不出現,亦或說不說話,全憑他的心情。

    自己之前得罪了他,他未必愿意在這個時候出現替自己解疑。

    這個念頭剛一生起,UU看書.uukanshu.com蘇五的冷哼聲便響起:

    “我可沒你想的這么小氣。”

    他說完這句,接著又冷笑了兩聲:

    “更何況你又不是想對付它,就是想逃跑而已,這也值得你憂心忡忡的?簡直沒有出息!”

    宋青小默不作聲,他雖然說自己不小氣,但她隱約感到他應該還在生當日自己點破他心事的氣,此時任他損了兩句后,這才開口:

    “前輩說的有道理,只是不瞞您說,我總覺得可能事情不會那么順利。”她摸了摸自己的鼻尖,苦笑了一聲:“我擔憂會有事發生。”

    她這話說得沒頭沒尾,但蘇五的氣息像是凝重了些,顯然是將她的話聽進了心里。

    修士的境界越高,對于事物的預感便越深。

    更何況宋青小并不是無的放矢的人,她既然這么說,應該確實是有所預感了。

    “星空之海還沒有被完全掌控,獸王的力量便沒有達到巔峰。”蘇五語氣嚴肅了些,不再糾結兩人之前的‘小恩怨’了:“恐怕也是在等待時秋吾,助它一臂之力了。”

    就算如此,宋青小如果僅只是想要出逃,憑她實力,機會也是很大的。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