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62章 曝露

前方高能
     那原本應該由天地法則而賜的‘滅龍之力’,最終因宋青小在危急時刻,并沒有隱瞞、欺瞞他的情況下,令他在經歷過人類遺忘鎮魂一族、相叔對于長生的貪婪之心后,對于自己所‘守護’的人類再次生出好感,繼而將這樣一項力量賜予了她。

    令這樣的逆天之力,并沒有隨著他們族人的消失而回歸天地,而是在意昌一族滅絕之后,作為他們的傳承,落到了宋青小之手。

    哪怕宋青小如今因為實力受限,使得‘滅龍之力’的真正力量沒有得到完全的發揮,僅能調動其真正力量的極小一部分。

    但‘滅龍之力’本身就是克制遠古大妖級別的逆天之力,如今就算宋青小僅能發揮其力量的萬分之一,但已經令獸王感覺到不妙了。

    它意識到自己低估了這兩條化形而出的冰龍,想要躲閃之時,已經晚了。

    那銀狼先前全力一抓之下僅能留下數道印痕的皮肉,此時在冰龍搭抓之下,仿佛嫩如豆腐。

    冰龍的爪子輕易的將獸王的肩胛勾破,刺入其血肉數寸之多。

    血液尚未涌出,便隨即被冰系力量所凝固。

    更為可怖的,是隨著那寒冰系靈力侵入獸王的身體,那股‘滅龍之力’對它血脈的壓制便更加的明顯了。

    這細微的傷口與雷電擊打之下帶來的大面積傷痕相比,不值一提。

    兩側被勾傷,也僅只是輕微的刺痛。

    只是令獸王感到惶恐的,是那股令它感到害怕的‘滅龍之力’的氣息,哪怕只是絲毫,都已經令它受到極大影響了。

    這種感覺,喚醒了它血脈之中本能的恐懼,像是在這樣的力量之下,根本提不起勇氣去反抗。

    稍只片刻功夫,那兩頭冰龍將其一抓,便用力將失去反抗之力的獸王上半身提起來了。

    不過獸王畢竟是獸王,它一察覺到不對勁兒后,很快便反應過來。

    前肢一騰空,上半身被強行拉了起來,它便咧了咧嘴角,發出一聲怒吼!

    隨著這吼聲一發,一股力量從它體內涌出,沖擊著肩胛兩處。

    被凍為冰霜的血涌隨著靈力的迸發,化為赤金之色。

    這赤金順著金龍的雙爪感染而上,如同一種極為強悍的病毒,一會兒功夫便將冰龍雙爪從半透明的淡藍化為暗金之色。

    兩頭冰龍發出一股哀鳴,‘哐’的脆響聲里,那兩雙爪子一下化為金屬碎裂開來。

    獸王后仰之勢一頓,同時它被凍住的后肢一蹬,被凍結的下半身便一下將冰層撕裂,隱隱像是要站起來了。

    宋青小本來也沒想過僅憑自己的化形之術便能將這獸王困住,放出的冰龍不過是暫緩時機罷了。

    一見獸王脫困,她當即振臂一揚——

    ‘嗖!’

    靈力化為一條白色的長霧,頃刻之間形成一條狀如龍形的長鞭,被她運足力量,抽往獸王后腿處!

    長鞭劃破天際,趁著獸王尚未完全脫困的剎那,‘啪’的一聲抽中了獸王的后足。

    “嚤!喃!呢!”

    宋青小接連念出數個音節,‘滅龍之力’被催動。

    透明的冰鞭內部一道金線流涌,一粘獸王后足,哪怕它已經意識到不對勁兒,將力量灌滿周身,但鞭身所到之處,如同刀切黃油!

    金屬化的外皮防御被冰鞭抽裂,鞭身上如同龍鱗的紋路宛如荊棘之刺,絞帶著血肉將其撕裂腿處。

    ‘嗷——’

    血液飛濺開來,獸王發出一聲驚怒交加的痛呼。

    那股力量追迫之下,它完全被蓋壓住,像是根本沒有還手之力的感覺。

    且這一擊受到的傷害與之前飛龍的抓擊不同,長鞭執于宋青小之手,那‘滅龍之力’造成的傷害遠比化形之術大得多。

    獸王只覺得傷處劇痛難忍,直沖自己的血脈、神魂之中,令它暴怒。

    宋青小接連的兩擊雖說成功,但卻已經令她施展全力,獸王又才受雷劫之擊,且因為與銀狼配合,又突襲的緣故。

    一旦獸王緩過勁來,全力以赴后,就算是有‘滅龍之力’的加持,但她與獸王之間實力相差太多,也很難再輕松討巧了。

    正在此時,她神魂一動。

    星空之海本來正被混沌珠吸收,四面八方往中間收卷,這片刻功夫,原本偌大的星空之海便僅剩眾一小部分仍存留,如同一個吹脹的氣球,眼見支撐不了多久。

    可此時這個原本吹脹密封的氣球之中的某一處,像是有一股新鮮的神識注入!

    這一縷神識的到來,打破了整個空間的密封。

    如同一根針,將這‘氣球’刺出一個小孔。

    時秋吾!

    宋青小腦海里閃過這個念頭。

    星空之海被封閉,原本與時秋吾及獸王便脫不了干系的。

    獸王先受雷劫,后又遭她與銀狼聯手所阻,‘滅龍之力’干擾之下,本身心境已經大亂。

    再加上它遲遲留在星空之海內,沒能照預計一般沖出,使得它暴怒之下喪失了一部分對于星空之海的掌控。

    如今星空之海的掌控權,應該落到了時秋吾之手。

    此時結界之中出現一絲漏洞,有強大而陌生的神識侵入,便證明這會兒身半空的時秋吾已經察覺到了星空之海的變化,分神出來查探了。

    而這一絲變化,是宋青小帶來的。

    她在念出秘咒,施展‘滅龍之力’時,所帶來的沖擊感應不止是獸王可以察覺,控制著星空之海的時秋吾也能察覺。

    “唉。”

    宋青小嘆了口氣,她原本無意與兩位半步入圣境的強者動手的,她所求的只是突破結界,逃出生天罷了。

    可是銀狼的意外出現,將她的計劃打破。

    玉侖虛境之中,自己在斬殺范五之時,誅天劍、混沌青燈、星辰大陣已經曝露。

    若是時秋吾發現這星空之海內自己的存在,后果不堪設想了。

    雖說并不知道時秋吾為什么直到這會兒才分出神識探查星空之海,可她已經沒有退路。

    宋青小雖說猜出范五還活著,但她并沒有想到,范五此時的‘活’,僅只是神魂僅存罷了。

    她并不知道范五在玉侖虛境的場景中,雖說因為祭祀完成、龍王復活而被試煉判定為任務完成,最終僥幸存活,但按照試煉的規則,他的肉身已經用于祭祀,算是徹底‘損毀’了。

    神獄的力量極為強大,有‘神’制定的一套游戲規則。

    可是范五肉身已死,喂飼龍王,這是屬于不可逆的。

    除非有‘人’額外插手,否則按照規則,范五就算是任務完成,但也僅能以神魂狀態存在罷了。

    哪怕宋青小心細如發,但她自然是做夢也不會想到,范五當日受創嚴重,神魂回到范氏宗族之后,至今仍在搶救,尚未能說出當日在玉侖虛境之中發生了什么。

    對于時秋吾來說,她的存在微不足道,當日她被帝國武道研究院的人追殺這樣一樁‘小事’,還根本不足以將時家的這位老祖宗撼動。

    時秋吾就算再神通廣大,自然也同樣不會想到,當年被議會的人追殺之后,記載為‘已死’的人,會出現在星空之海中。

    這一點微妙的誤差,對于宋青小來說,影響結果截然不同。

    但凡還有一點兒辦法,她自然不會輕易曝露,莽撞出手。

    可正因為她心思太多,將所有的結果都已經在腦海之中演算過,才會認為自己‘再無退路’可走,唯有拼死一搏!

    神念破開結界,進入星空之海的剎那,宋青小的雙瞳緊縮。

    她深呼了一口氣,不再控制自己的力量修為了。

    分神境修士的實力放制開來,半空之中的時秋吾感應到這一絲神識時,平靜的面容出現一絲裂縫:

    “這是——”

    他話未說完,那股外放的神念便只聽到‘轟’一聲疾響,緊接著只見星空之海中,憑空鉆出三條冰霜巨龍!

    這每條巨龍之上,都蘊含著強大的冰系靈力,一旦飛出,頓時將已經大勢所去的雷電余威壓制住。

    與他靈力緊緊相系的混沌珠上,剎時被白霧所布蓋住。

    ‘咔咔、咔咔’!

    大量寒冰之力使得混沌珠的珠體表面上結出層層冰晶,那寒意透過與靈力,侵入時秋吾的筋脈之中。

    這股冰系靈力雖入侵得又快又猛,可宋青小的境界與時秋吾之間畢竟相差了太多。

    他眉梢微微一皺,頃刻之間這絲靈力在侵入他筋脈的剎那便已經被一股更為強大的力量所吸收。

    可令時秋吾感到驚訝的,并非是這股力量的存在,而是星空之海內,竟然會有分神境的修士隱藏其中!

    這是什么時候的事?

    從當年的星空之盟至今已經六七十年了,是當年那場戰役之中有人遺留,還是事后在他沒有注意到的地方,有人入侵過?

    可是當年的星空之盟曾經約定過,在邊界之門面前,人類止步!

    若此人是在星空盟約之后進入星空之海,是怎么通過邊界之門,獸王又如何會令‘他’活著的?

    一瞬間功夫,種種疑問從時秋吾心里一一掠過。

    但他很快便不再多想了。

    這是一個出乎他意料之外,溜入了星空之海的小老鼠。

    可惜這條漏網之魚雖然能在妖獸橫行的星空之海里存活至今,但注定活不過今日了。

    他一想到此處,眼中閃過淡淡殺意,放出的神念還未動手,緊接著風波再起!

    ‘嗖’!

    細弱的響聲掩蓋在殘余的獸群無助的嘶鳴之下,時秋吾的眼皮微微一抽搐。

    一股凄厲至極的氣息沖天而起,將滿天的寒霧掃蕩開來。

    幾乎是瞬間功夫,這位皇室老祖便辨認出了這股氣息的來由:

    “劍氣?”

    這一種霸道無匹的凜冽之意,除了劍氣之外,便再無其他可能了。

    他話音未落,放出的神念便感應到那出現的劍氣往他的神念掃蕩而來。

    “哼!”時秋吾發出一聲冷哼,“膽子不小!”

    不過區區的分神境修士罷了,與他相差了足足兩個境界,此時竟然敢不自量力,妄圖將他神念斬除。

    哪怕他這會兒大量靈力、神魂都被混沌珠牽制住,可憑借他虛空之境巔峰的實力,就算是一絲神念,也足以將這膽敢偷襲自己的小老鼠驅除。

    想到此處,時秋吾眼中寒光一閃,決定給這后輩一點兒教訓再說。

    他雙手結印,打入數道法訣進入混沌珠,先將珠內的寒意驅除,同時神念化為無形之氣,往那劍氣包裹過去之時——

    誅天化為一道殘影,‘嗖’的將他神念斬破!

    “什么?”時秋吾發出一聲驚呼,臉色微微一白,靈力波動之下,竟影響了混沌珠,珠內的力量一旦啟動,除了吸食星空之海的能量之外,竟然還有反噬他的趨向。

    時秋吾神念受損,一股刺痛感傳回識海。

    他意識到顧此失彼,當即強忍心中惱怒,未來得及主動將神念斬除,便先令靈力反壓而回,奪回主動權。

    但那劍氣將他神念斬碎之后,并沒有就此退回。

    劍影帶著寒芒,直撲結界而來,像是想要破開結界而出。

    這結界渾然一體,多年布局,早與星空之海融合,形成一個獨特的小世界。

    而掌控著這小世界大門的‘鑰匙’,在這個世界上,恰好掌控于獸王、時秋吾之手。

    時秋吾先前感應到‘滅龍之力’的存在,好奇探視之下,無異于親手用這‘鑰匙’將門打開。

    能在這樣混亂的情況下,第一時間感應到自己神念的探視,且準確無比的尋找到這一絲漏洞,并馭使飛劍斬擊。UU看書.uukanshu.com

    星空之海內的人絕非一般的分神境修士,至少僅憑這神識的強悍,便已經不弱于合道之境了!

    等到時秋吾意識到這一點時,已經晚了。

    只見一道劍氣‘嗖’的一聲從那時秋吾探入星空之海內的神念之中沖破結界而出,沖往天際。

    “哼!”時秋吾估料錯誤,還在這樣的后輩之上吃了一個小虧,損失了一縷神念不說,還被人看破了漏洞,順著自己神念打開的缺口之處鉆出。

    光是這一點,便已經令這位半步入圣境的強者顏面全無。

    他心中頗為不快,準備先將這柄長劍打落。

    他以一半神魂控制著混沌珠,騰出一只左手,三指攤開,中指與拇指相壓,‘嗖’的聲響中,一股氣勁從他指尖彈出,化為金色流影,往那長劍飛射而去。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