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63章 貪念

前方高能
     時秋吾隨手彈出的這股金色流影看似不緊不緩,但眨眼之間卻出現在數十米開外,直往那劍光而去。

    眼見金、淡紫兩道光影即將碰撞的剎那,時秋吾的嘴角邊露出若隱似無的笑意。

    星空之海內的小輩有些本事,卻缺少‘見識’,有一顆不知畏懼的心。

    那劍氣能斬斷他一縷神念,不過是因為事發突然,他并沒有想到星空之海會躲藏著一個修行者而已。

    雖然事發突然,不過到此為止。

    時秋吾一念及此,那向著鐘罩疾射而來的劍影在即將與他彈出的金芒相碰撞的剎那,突然劍光一閃,劍身突然分裂為十來支劍影,四散而避。

    長劍似是已經生出靈息,感應到了殺機,以快得不可思議的速度,在關鍵時刻自行解體。

    金芒從長劍的殘影之中穿透,分裂的劍身穿破天際,帶起尖銳的哨響之音,頃刻之間合而為一,化為一柄長劍,帶著長長的流影,沖擊至鐘前。

    鐘內掌控著混沌珠的時秋吾愣了一愣,但隨即眼中飛快的閃過一絲冷意。

    他對于自己防身的法寶極有自信,此寶名為如意鐘,已經達到通天的法寶品階,堅固無比,難以破擊。

    先前的天雷劫之威下,哪怕那雷劫并非沖著他而來的,可鐘體仍受了少許損傷,出現了一些細微的裂縫,令時秋吾略有些心疼。

    不過就算如此,這樣的寶物再加上他實力施為,已經足以擋住一個分神境修為的小輩斬擊。

    時秋吾對于自己的寶物極有自信,他甚至探出手來,準備在鐘體將長劍擋住的剎那,將那長劍抓住并損毀,給星空之海內膽敢動手的人一個教訓。

    他手還未‘穿’過透明的鐘體,便已經感覺到了不對勁兒。

    那股劍氣的凌厲,遠超他的預期。

    長劍的鋒芒之上似是流轉著一層金影,使四周靈力扭曲,沖散雷電之力。

    劍尖還未至,便已經有一股寒意先沖擊著鐘身,令鐘體發出‘嗡嗡’顫鳴。

    下一刻,

    那長劍一掃,斬上如意鐘!

    ‘鐺!’

    勁氣相碰的剎那,那穩固無比的如意鐘竟重重一晃,發出一聲悠長而洪亮至極的鳴響之聲。

    聲音擴揚開來,響徹大地。

    此舉大大出乎了時秋吾意料之外,他神情一變,緊接著那長劍往后疾退數十米。

    但這一退,時秋吾感覺得到它并非畏懼。

    果不其然!它在一退開后,劍氣迸射開來,化為霸道無比的王者之氣,接著再次沖著如意鐘的方向斬擊!

    恐怖的靈力化為仿佛足以開劈天地的能量,一股金色氣流如同巨浪,將天際飄散的云層逼至兩側。

    只見那金芒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迅速,‘轟’的一聲斬中鐘體!

    ‘鐺——’

    這一聲鐘響,比之前更為大聲。

    隨著鐘聲,那鐘體內部傳來‘咔嚓’聲響。

    第二道劍氣,遠比第一次斬擊還要兇狠無比。

    鐘體之上受天雷劫影響之下而出現的細小裂縫,在經歷這劍胚兩次斬擊之后,逐漸擴大、分裂成數枝。

    時秋吾與這寶貝心神相系,如意鐘受到斬擊的剎那,他也感覺到一股寒意夾雜著劍氣,掃蕩他的識海。

    寶物受損,令他受到了一定沖擊。

    體內靈力微微一亂,沖擊著筋脈、丹田,令他發出一聲輕微的悶哼。

    雖說這兩擊造成的傷害并不是很大,他靈力微微一轉,須臾之間便將那波動平息。

    可時秋吾以半步入圣境的修為,竟然會在一個分神境的晚輩手中吃了這樣的小虧,對他來說自然極為不快。

    這絕非普通劍胚。

    他意識到自己低估了這長劍,星空之海內的修行者,絕非一般人。

    想到此處,時秋吾當即神情一凝,單手結印,往如意鐘上一拍。

    靈力從他指尖泄出,眨眼之間,那碎開的鐘體表面便如鍍上了一層金影。

    金芒之下,絲絲金線在透明的鐘體之內穿梭,如同為這如意鐘加上了一層厚厚的防御。

    此時的星空之海內,宋青小接連御使誅天斬擊那口巨鐘,至少消耗了四成靈力。

    但虛空之境的強者確實非同一般,哪怕時秋吾大半心神在掌控混沌珠,僅分出小股神念控制那鐘體,可憑著他的修為,卻仍能令這寶物屹立不碎。

    誅天屬于玄天級的靈寶,品階遠比這如意鐘高了許多。

    就算是她全力一擊,消耗了自己不少靈力,再加上誅天之助,竟根本破不了這鐘體,也沒有傷到時秋吾半分。

    宋青小心中一沉,但如今騎虎難下,她已經曝露,已經沒有后退的機會。

    可她注意到,無論是從先前還是到現在,時秋吾從拿出混沌珠后,便一直控制著此珠,并不敢與之遠離。

    就算是獸群引發可怖的天雷劫,時秋吾也盤坐于原地,寧愿拿出法寶冒險,也不閃身躲離。

    莫非……

    這混沌珠一旦啟動,便無法停止?

    她一想到這里,眼中不由閃過一絲亮光,緊接著轉頭看了遠處的銀狼一眼:

    “把獸王纏住!”

    她說話的同時,銀狼像是極為警惕,咧了咧嘴,喉間發出壓低的嘯聲,在她目光之下,本能后退。

    顯然先前她施展‘滅龍之力’傷到了獸王的舉動,令這頭銀狼也感應到了威脅。

    它也是妖獸,‘滅龍之力’不止是能讓獸王感到畏懼,同樣能對它造成一定沖擊。

    但片刻之后,它眼中的警惕化為陰冷,又調轉頭往獸王看去。

    雖說同為半步入圣境的修為,但獸王先承受了雷劫之后,后又因血脈緣故受制于宋青小的秘術,所以在宋青小出手之后,它的表現遠弱于時秋吾許多。

    此時它后腿被冰鞭抽裂,一條鞭痕從它下腹處斜直往下抽中雙腿,將它先前被七階巔峰之境妖獸咬出的長痕撕開。

    血液從中涌出,便隨即被冰系靈力凍住,化為極為猙獰的碎冰,將傷口牢牢覆結。

    三頭以宋青小化形之術而召喚出的巨龍,此時兩左一右分別纏住獸王身體,往四周飛去。

    獸王的上半身在這三龍之力下被高高拉著騰空而起,發出怒火交織的咆哮之聲。

    它用力掙扎,將冰龍撞得‘哐哐’作響,靈力反噬之下,宋青小感覺筋脈便如開閘的水庫,靈力從中奔泄而出,頃刻之間又去十分之二!

    這樣下去她根本支撐不了多長時間,靈力耗盡之后,哪怕她顯出女媧之體,恐怕到時也難以匹敵。

    她當機立斷,將控制著冰系巨龍的靈力切斷。

    那靈力一止,三頭巨龍自然后繼無力。

    獸王再一掙扎之下,三頭巨龍光滑的鱗甲表面被硬生生撕裂,‘咔嚓’聲中出現無數裂痕,大量冰屑亂飛,眼見支撐不過半息。

    可是獸王的上半身已經被抬起地將近五米,露出他下方的腹部。

    銀狼化為一抹殘影,縱身一躍,那原本便已經長大數倍的身形在半空之中再次拉長數米,火焰覆蓋在它身體表面,使得它的體形看起來竟不輸于獸王幾分。

    探出的長甲化為數條絢麗的紅影,‘轟隆隆’的火焰咆哮聲中,往獸王腹部抓了上去!

    ‘嘶!’

    獸王外甲強厚,但腹部的皮毛卻遠不如其他地方堅硬。

    銀狼長甲一抓,便傳來利刃切入肉中的聲響,隨著它一撲之勢,眨眼便在獸王腹部留下數條一米左右的抓痕。

    血液從傷口之中滲出,獸王腹部受敵,剎時震怒無比。

    銀狼一抓得手,那爪甲之上的火焰瞬間便將傷口包圍,它沖擊之勢不減,身體如同小山一般,撞上了獸王身軀。

    這一撞之力猶如萬鈞之重,撞得以后肢撐地的獸王重心不穩。

    ‘嗷——’

    它發出一聲急促的長嘯,緊接著身體往一側歪斜而去。

    三頭失去靈力續供的冰龍原本便已經難以支撐,銀狼這一撞擊之下,這幾頭冰龍紛紛斷裂,化為碎冰炸裂。

    銀狼這一撞之下看似得手,但卻自己也像是受傷不輕。

    畢竟兩獸之間境界相差太大,撞擊中獸王身體的剎那,銀狼身上那道最為嚴重的傷口處還未完全結好的痂‘啪’的一聲裂開,鮮血噴涌而出,狼王卻像是感覺不到疼痛。

    不等落地,它別頭咧嘴,露出寒光閃爍的獠牙,往獸王的喉嚨咬了過去。

    此狼野心不小,到了此時,知道獸王兇悍之后,竟仍沒有放棄之前的打算,一副試圖吞噬獸王的架勢。

    宋青小眼角余光掃到這一幕,心中不由苦笑了一聲。

    但好在有銀狼纏住獸王,至少應該能為她拖延片刻時間。

    真正危險的是時秋吾。

    相比起殘忍、狡詐的獸王,他更令宋青小在意。

    哪怕此人一聲不吭,但宋青小已經感應到那股壓抑之勢。

    仿佛有他在,今日她根本不能逃脫。

    與此人硬碰硬是絕對不可能的,她有自知之明。

    就算有兩件玄天級的靈寶助陣、女媧之身,但她的境界太差,與這樣的強者相比,她如果正面交鋒,只是自尋死路而已。

    但時秋吾雖強,此時卻不是沒有弱點的。

    他的心神、靈力都在掌控著混沌珠,在混沌珠未能將整個星空之海吞噬之前,他分身乏術。

    正是因為注意到了這一點,宋青小才膽敢出手。

    而誅天斬斷他的神念,破開結界而出,面對兩道劍芒斬擊,時秋吾卻巍然不動,極有可能是因為他操控混沌珠收服星空之海已經到了關鍵時刻。

    唯今之計,唯有強行打破那透明的鐘體,利用時秋吾與混沌珠之間不可斬斷的聯系,給他制造一點兒麻煩,令他無法分身之際,將結界打破。

    到時她與銀狼趁此時機,便可以從結界之中逃出。

    至于之后的事情,便與她無關了。

    得罪一個半步入圣境的強者很恐怖,不過想想她修為低微時惹下的麻煩,好像這樣一樁事情與自己性命相比,又算不得什么了。

    打定了主意之后,宋青小便不再猶豫了。

    誅天劍連斬兩劍,已經令時秋吾頗為警惕。

    可正如宋青小所料,他在用混沌珠吞噬星空之海時,未能將星空之海吞噬完全,他便無法撒手。

    此時他強行催動靈力,加快吞噬的速度之時,誅天劍再次斬擊而來。

    ‘鐺、鐺、鐺!’

    那凌空飛來的劍胚接連三劍斬擊到如意鐘上,每斬一下,便令鐘體發出一聲巨響。

    劍氣掃蕩開來,將他打在鐘身上的金芒揮落。

    半透明的劍身擊砍到巨鐘之上,每一下都斬進鐘體半寸以上,三聲之響后,鐘體之上留下了數道長約一尺的傷口!

    霸道的劍芒長驅直入,透過鐘身直擊如意鐘的內部,激得時秋吾臉頰微微刺痛。

    他聽到這幾道斬擊聲時,神情雖說鎮定,但心中的驚駭卻實在難以用語言形容。

    這如意鐘已經是通天級的寶物,以他術法施為之后,更是不下于通天級的靈寶防御了,擋得住虛空境下的強者一擊。

    可在這劍胚斬擊之下,卻已經出現裂縫。

    且此劍以劍體斬擊之下,力量相撞,卻并沒有碎裂,顯然是這反噬之力難以撼動它的本體。

    反之如意鐘在這力量撞擊之下,那鐘體的裂縫越來越大,兩股力量沖擊之下,哪怕是有他靈力施為,也像是承受不了多久。

    兩相對比,法寶品質高下立現。

    這劍胚的品階,至少要比如意鐘高許多,才有可能出現這樣的情況。

    而施劍之人修為比自己弱,驅使這樣的靈劍,威力大打折扣。

    如此一推算,時秋吾目光之中迸發出璀璨之色:

    “玄天級的寶物!”

    唯有高出如意鐘數階的法寶,才有可能在低階修士的手里,與如意鐘硬撞之下不止沒受損傷,反倒隱隱有將這巨鐘重創的架勢了。

    星空之海內隱藏的人,竟然擁有這樣一樣寶物!

    時秋吾心里突然涌出一種獲得意外之喜后,不虛此行的感覺。

    玄天級的寶物就算是對于他這樣高品階的修士來說,也是可遇而可不求。

    哪怕就是強如時秋吾,在看到這樣一件寶貝時,也難免心動。

    雖然不知道星空之海內為什么會躲進這樣一個人,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玄天級的寶物又為何會落入‘他’的手中,但時秋吾如今一發現玄天級劍胚的存在,自然不會將它輕易放過。

    得到這樣一件異寶,今日就算生出波折,對他來說也算是值得了。

    他一想到此處,當即毫不猶豫伸出左手去捉。

    那只白皙修長的手無聲的穿過鐘體,無視如意鐘的阻撓,在即將捏住誅天劍之時,那一直砍擊著鐘身的劍體卻突然之間發出一聲清脆至極的長吟——好像有一股極為恐怖的氣息,從那劍中蘇醒了!

    雙更合一

    感覺我前世可能是一張月票,所以今生我才會對它如此執著!

    求求求求求求求月票哦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