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64章 吃虧

前方高能
     時秋吾感應到不對勁,探手的動作一頓,也被這一變故驚住。

    下一瞬,只見那劍體之上金芒一閃——

    “那是什么?”

    他一皺眉頭,緊接著就見劍體之內那金芒像是復活了。

    游轉之間化為一條細如拇指,約摸一尺來長的影子,在半透明的淡紫劍身之中游動。

    時秋吾話音剛落,很快他便知道這是什么了。

    只見那金影一游之際,體形瘋狂增長,頃刻之間從那劍中鉆出,化為一只通體泛著金芒的生物!

    隨著它一出現,先前斬擊著鐘體的長劍頓時消失無蹤。

    ‘嗡——’隨著那金芒繞著如意鐘而過,鐘體像是感應到了強大的壓迫,發出一聲長吟,震得時秋吾識海一動。

    片片流光溢轉的鱗甲緊密相扣,那金影的源頭處,一對尖細的長角隨著它昂起的頭顱,如兩柄長劍,直指時秋吾海處。

    “龍?”

    半晌之后,時秋吾驚呼出聲,神情之中閃過錯愕,像是有些不可置信。

    緊接著只見那金龍一出現后,一改之前斬擊鐘體的舉動,轉而飛至鐘體上空。

    ‘轟隆!’

    雷聲翻滾之中,它一下躥入雷劫陣之中。

    那翻滾的雷劫雖說隨著妖群的大量死亡而大勢將去,可其中蘊含的雷電系靈力卻仍不容小覷。

    可是這以長劍所化的金龍卻是對于這雷電之力并不畏懼似的,它一闖入雷劫陣內,那翻滾的雷電之力頓時便像是找到了突破口。

    大量雷電剎時便覆蓋在了它身體之上,令人頭皮發麻的電流躥動聲中,大量紫藍色電弧一下便將這龍身覆蓋了。

    原本應該醞釀著擊打到獸王身體之上的第七道天雷的靈力,此時被一部分被它吸收。

    “化形之術?”時秋吾看到這一幕的時候,

    瞳孔緊縮,想起了星空之海內先前的數條冰龍。

    但他很快便意識到,眼前的金龍并非化形之術。

    隨著金龍的出現,一股氣息便沖擊著時秋吾的血脈,引起他體內靈力的悸動。

    那是獨屬于大妖的氣息,眼前的這一頭金龍,并非化形之術所召喚出來的冒牌貨,而是帶著遠古大妖的壓迫。

    “長劍化龍,”時秋吾的雙眼之中出現金龍幻影,那平靜的神情之下,隱藏著掀起的濤天巨波:“玄天級的靈寶!”

    唯有傳言之中達到了玄天級的靈寶,才有化形的資格。

    他做夢都沒有想到,星空之海內的隱藏者手中,竟擁有這樣一件可化出遠古大妖之形體的寶物。

    難怪就算是已經達到通天級寶物品階的如意鐘,在這長劍斬擊之下也出現裂痕,呈現出難以抵擋之勢。

    若是持有它的人境界再強上數分,哪怕是達到真正合道境的修為,恐怕在出劍的剎那,憑借這寶物之氣勢,也能將如意鐘斬破。

    但可能因為擁有它的人實力太弱的緣故,使得這件異寶的實力受到了一定的彈壓,那金龍氣勢雖足,卻明顯可以看得出來身形不足,像是處于幼年時期罷了,還不足以到傳言之中的大妖呼風喚雨,足以毀天滅地的霸道程度。

    可就算是這樣,已經令時秋吾大為震驚了。

    玄天級的靈寶,大多數只存在于傳言的神榜之中,大多數早就已經下落不明了。

    就算是有少許幾件寶物流傳,卻也被天外天的世族瓜分,落于那幾個已經不太出現的老怪物之手。

    時家崛起的時間太短,相比起天外天來說,底牌不足。

    哪怕是時秋吾這樣一個足以令帝國世族感到畏懼的存在,也拿不出這樣的玄天靈寶的。

    時秋吾的眼神從驚訝化為興奮,接著化為勢在必得。

    他話音剛落,半空之中的金龍已經吸攢了一波雷電之力,調轉了頭顱。

    不知是不是因為受雷電的簇擁,它的雙眼呈妖冶的紫色。

    興許它的本體只是一柄劍胚,它只是劍胚之中衍生出的一道靈識罷了,所以在面對時秋吾這樣一位虛空之境的強者,竟然不見半分畏懼之色。

    相反之下,在雙方目光相碰的剎那,不知是不是因為它本體是劍的緣故,與它對視之時,時秋吾這樣一位已經踏入虛空之境多年,早就不知害怕為何物的強者,瞳孔一縮。

    一股無名的感覺像將他心臟緊抓,下一瞬間,那頭金龍帶著滿身雷電,往如意鐘的方向疾沖。

    “不好!”

    時秋吾一見它的舉動,當即便明白它的意圖。

    這玄天級靈寶先前便以本體斬擊如意鐘,此時看它化形為龍之后的架勢,是想要強行將如意鐘破除。

    玄天級的靈寶雖說強悍,可持有它的主人始終實力太弱。

    就算如意鐘破了,對他來說一個分神境的修士也很難對他造成嚴重的傷害。

    此人的目標恐怕是在混沌珠上!

    時秋吾的目光落到混沌珠上,星空之海的收攏已經到了緊要關頭。

    大半的星空之海已經被映入混沌珠內,僅剩余少許地界沒有完全收服。

    掌控著混沌珠收服星空之海這樣一個小世界,哪怕是時秋吾,也并不輕松,靈力耗去了十之五六。

    星空之海內的人恐怕已經看出了他此時并不敢松手,否則寶珠反噬之力,可能會對他造成一定沖擊的。

    ‘他’的判斷不錯,但分神境的修士,始終見識太淺了,還不知道虛空之境的恐怖之處。

    若時秋吾面對的是合道之境頂階以上的修士,恐怕在見到玄天級靈寶的剎那,哪怕他與獸王有約,混沌珠已經啟動,恐怕他也會猶豫一番。

    可這會兒對面的只是分神之境的修士罷了,哪怕持有這樣一件寶物,也未必能對他產生多大震懾。

    時秋吾神色一冷,發現斬擊如意鐘的是玄天級靈寶之后,他的神色變得慎重了許多。

    心念一轉之下,他的身體一晃——

    一道虛影從他身上迅速脫出,化為一個與他一般無二的男人身影。

    頃刻之間,那男人身影由虛化實,身形一轉,與時秋吾本體背靠背,同時雙手結印,將靈力打入哪意鐘中。

    與這幻化出來的分身神色冷漠不同,時秋吾的本體在施展出分身化形之術后,臉上露出一絲微微的笑容。

    這是到了合道之境才修煉出來的神通,星空之海內的這個小輩雖說判斷不錯,也猜到自己此時被混沌珠牽制住,聰明至極的知道選擇從混沌珠下手。

    但‘他’因為實力限制的緣故,卻不知道到了合道之境后,哪怕他本體被困,也可以施展神通。

    這不能怪‘他’判斷錯誤,只能怪‘他’見識太低,還沒有探尋到之后境界的奧妙罷了。

    可能做到這一點已經不錯了。

    時秋吾心里閃過一絲遺憾,這是一個十分聰明的晚輩,隱藏于妖群之中,險些連他都瞞過。

    可惜的是‘他’太沉不住氣,露出了馬腳。

    若‘他’再等上一時半刻,等到大事將成,獸王出困,吞噬混沌珠,再次引來天雷劫時的一刻,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

    不過也只是一線生機罷了,有他鎮守關頭,‘他’無論如何都逃不脫。

    這樣一個人才,既聰明又擁有玄天靈寶,運氣逆天,若是能收歸時家所用,將來對于世族必定大有好處。

    可惜這會兒‘他’既然引起了自己注意,自然便只能怪‘他’運氣到頭了。

    時秋吾強行壓下心中的遺憾,隨著他分身將靈力打入那如意鐘內,只見那鐘體之上如遇蒙了一層金色的輕紗。

    下一瞬間,盤旋在上方的金龍突然向下猛沖!

    ‘轟!’

    沖擊之力沖卷著半空之中的殘云退后,光芒從云層之中鉆出,使得那金龍之軀如同一輪令人不敢逼視的小太陽似的。

    那金龍形體不大,卻氣勢兇猛,還未撞擊到鐘體,那逼人的靈壓卻已經令時秋吾感應到恐怖的威力了。

    緊接著只見那龍頭挾著雷霆之力,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撞擊到如意鐘上。

    ‘轟——’

    澎湃的靈力勢如破竹,以遠超時秋吾想像的力道,長驅直入。

    ‘滋滋滋’的可怖電流聲響中,那金龍先前飛上半空吸納的天雷劫之力被引入它的體內,此時隨著金龍一撞,那力量如同開閘的洪流,傾泄而出!

    “你敢!”

    頃刻之間如意鐘被紫光所包裹,時秋吾淡定的神情一下子變了。

    他的驚怒之聲被‘滋滋’的電流聲蓋住,緊接著那金龍撞上如意鐘。

    如同傾塌的大廈砸落而下,鐘體發出一聲響亮至極的長鳴:

    ‘鐺——’

    覆蓋于如意鐘表面的金色紗網在雷電之力的撕扯下破裂,排山倒海之力撞擊到鐘體之上。

    鐘聲才剛一響起,便化為哀鳴。

    時秋吾錯估了玄天級靈寶的威力,也沒有想到它先前飛騰上半空,引雷電擊入它身軀的舉動,是要將這本該擊打到獸王身上的第七道天雷,透過那劍胚所化之體,擊打到自己的如意鐘之上!

    玄天靈寶化形為龍的威力,再加上第七道天雷之威,擰為一股似是足以崩山裂石的力量,瞬間將鐘體表面的防御撕裂。

    時秋吾化出的分身手在被金芒碰觸到之時,如同被燙到般重重一抖。

    鐘鳴聲響之中,鐘體在洪亮的‘轟隆’聲里碎裂為數截迸射開來。

    在氣流的卷動之下,那殘余的鐘體疾速縮小,頃刻之間化為一個約摸手掌大的透明小鐘,隨風擺動。

    ‘鐺鐺鐺——’鐘體發出低沉的聲響,靈性已經極為微弱。

    靈力的氣流化為兇殘至極的龍卷風,金、紫雙芒混合,將時秋吾所召喚出來的分身之體沖破!

    ‘唔!’輕敵令時秋吾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分身之體被擊破開來的剎那,那力量撞擊至時秋吾的身軀,令他身體發出‘咔嚓’之響。

    后背如同塌陷的土地,一下凹陷進去。

    金紫混合后的雷電爬滿他全身,將他整個人包裹。

    悶哼聲中,時秋吾‘噗’的吐出大口金紅相間的精血。

    這一口精血化為飛箭,恰好被混沌珠接了個正著。

    原本呈淡粉色的半透明珠子被這血液一灌,剎時靈光大作。

    趁著時秋吾受傷之際,珠子疾速抖動。

    金龍一擊得手,不等時秋吾動手,便又化為劍胚,‘嗖’的飛退出數十丈開外,接著用力斬擊而出!

    靈力化為劍氣,將四周的空間斬裂開來,直沖混沌珠而來。

    時秋吾自己都吃過了虧,自然不敢再小覷這玄天級靈寶的威力了。

    混沌珠雖說功能逆天,但歸根究底,卻只是通天級的寶物,與玄天靈寶之間的差距大如銀河,且又并非像如意鐘一樣的防御類寶物,一擊之下必然不保的。

    若是混沌珠一破,他數年謀劃落空,自然是不甘愿的。

    他強忍疼痛,將手憑空一抓,那浮在他頭頂上方隨著風浪而晃動的小鐘捉在手中。

    那鐘聲一停,此時那小鐘已經殘缺不堪,靈力微弱。

    時秋吾卻顧不得那么多,將那小口破裂的小鐘往誅天劍誅來的方向彈射而去。

    小鐘在靈力催使之下,‘嗡’的再次勉強變大,但那體形卻遠比之前薄弱。

    劍氣斬了過來,頃刻之間便將它穿透。

    ‘叮’!

    脆響聲里,那大鐘四分五裂,接著被劍氣絞碎,化為粉沫,被靈力吹散。

    劍氣受這一阻,雖說仍來勢驚人,卻比之前威力小了許多。

    時秋再單手結印,靈力從他指尖逸出,化為絲絲縷縷的金線,眨眼之間結為一張大網,攔在離那混沌珠約半米遠處。

    劍光化為銀河,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撞擊到金網之上。

    金網彈動收縮,卻牢不可破,最終將劍氣全部攔住。

    時秋吾抬起頭,他的臉色泛白,眼中冷光閃爍。

    “去!”

    他指尖一彈,那金網如生出靈性一般,再次化為數縷金光,往誅天的方向鉆出。

    而這長劍在一擊之后,不等金線纏繞而來,竟順著先前結界之上時秋吾以神念打開的缺口,趁其尚未合攏,‘嗖’的一聲重新鉆入結界之中。

    金線撲了個空,那先前結界之上出現的漏洞隨著誅天劍的鉆入,重新蠕動著合攏。

    時秋吾氣得面色發白,氣血翻涌,當即又險些一口老血噴出!

    已經很多年了,他活到這把數歲,還沒像這么吃虧過。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