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67章 斷腿

前方高能
     只聽一聲咆哮響起,‘吼!’

    星空之海內動蕩不安,那些分化的獸王群聽到響音之時,身體‘呯呯’如煙火般炸裂,化為金粉。

    那金粉匯聚成云,往獸王方向飛快移去。

    一旦沾中獸王身體,便隨即被它吸入體內。

    先前體形已經縮小的獸王,此時身軀開始瘋狂增長,陰影一點一點升高,將獸群、銀狼及宋青小一并籠罩在內。

    八階獸王的威壓重新降臨!

    銀狼的身影籠罩在陰影之中,仰頭看著獸王舔了舔嘴角,似是還在回憶之前獸王血肉之中的靈力。

    宋青小手中捧著一盞青燈,隨著獸王分身消失,那點點紫焰化為一體,重新飛回燈內,將她附近點亮。

    混沌青燈雖說厲害,但對于獸王來說,殺傷力始終小了許多。

    她手掌一握,將混沌青燈收回體內,同時召出誅天防身。

    六顆星辰圍繞在她身上,識海之中,那凝出半實體的元嬰結印,施展‘者’字令遍布全身。

    星空之海越收越小,銀狼縱身一躍,身形在半空幾個起落,站到了宋青小身側。-

    獸王一將分身收回,試圖速戰速決。

    它身形一搖,身上大量毫毛被它抖落。

    毫毛的尾部連著金影,一脫離它身體,便隨即化為一條條金針,如同天女散花,往四周疾射而出。

    ‘嗖嗖嗖’的密集聲響下,金針所到之處,殘存的獸群似是感應到不妙了,開始拼命閃躲。

    但隨著星空之海小世界的縮小,卻根本避無可避了。

    濃霧接連收縮,時秋吾應該加快了速度。

    金針如雨絲射擊而來,離獸王最近的妖獸還來不及發出慘叫,頃刻之間便穿大量金影穿透。

    ‘呯!’

    一聲爆炸聲中,

    萬千金針從妖獸身體之中穿過,那妖獸身軀隨即化為血雨爆開,化為靈力被星空之海吸收!

    密集的針影映照在宋青小眼瞳之中,她單手一畫,一個冰盾在她面前出現,主動往金針的方向撞擊而出。

    但在碰觸到金針的剎那,針影無聲將冰盾洞穿,洶涌的力量將冰盾撕為粉沫。

    宋青小飛快閃身后退,同時一個接一個的冰盾不停的飛出,可都接連被金針所刺破。

    只是在這些冰盾碎開之后,迸射開來的碎冰化為白霧,覆蓋于金針之上,數回之后,那金針前進的速度便慢了許多。

    那金影逐漸顯出其形,宋青小一見機會來臨,當即雙手結印:

    “畫地為牢,困!”

    ‘臨’字術形成領域,將射擊至她面前的這些金針困住其中。

    若是沒有之前接連幾次以冰系靈力將金針速度拖住,宋青小也不敢大意強行以‘臨’字令困住這些金針的。

    八階獸王之力,憑她目前的實力根本不可能強行接住。

    但是幾回分擋之后,那金針的力量、速度都慢了許多,這會兒一被困入領域之內,那針影劇烈沖擊,卻無法脫困了。

    危機暫且一緩之后,宋青小雙手再次結印:

    “我心即禪,成圣成佛!破!”

    ‘兵’字令的秘咒一出口,靈力從她體內蜂涌而出,一個奇大無比的金影在她身后緩緩出現。

    低垂著頭的金色巨影緩緩抬起了頭,臉上露出怒容。

    那金影高近十米,比宋青小當日抵抗雷劫之時,看起來還要高大許多。

    且那金身的色澤也比當日更濃,金光將星空之海照亮,那金影怒目圓睜,出現的剎那,獸王都感應到了壓迫,發出一聲威脅的大吼!

    ‘喝!’

    巨大的金影一出現,便隨即怒喝一聲,宋青小被那金影的力量罩入其中,當即靈力一轉,便往獸王飛撲而去。

    她拳頭一握,‘兵’字令召集而出的金影也跟著將巨拳緊扣,隨著她一揮而出,那金影也將拳頭向著獸王方向重重擊落!

    獸王猩紅的雙瞳被金光蒙住,見到那金影擊來之時,也咧開嘴角,抬起前肢,往金影拍打而去。

    ‘轟——’

    兩股力量相接,宋青小哪怕早有心理準備,可卻在獸王的前爪拍中金影的剎那,仍發現自己將八階妖獸的肉身之力低估了。

    爪甲拍到金影之上時,她的手臂之上也如同被無形的力量擊中。

    上臂處一塊血肉萎縮,塌陷了下去,大量暗紅色的血網往手臂四周蔓延游走。

    就算是有鱗甲、‘者’字令之護,那力量仍是極為恐怖,沖擊著她半側身側,幾乎要將她震飛了。

    隨著獸王長爪一落,‘嗤’的響聲中,就像是有數柄無形的利刃從她手臂上抓過。

    鱗甲被撕裂,血液溢出,留下數條傷痕,露出里面隱隱泛著白玉似色澤的骨頭。

    只是血液還沒流下,便被大量寒冰封住。

    與此同時,‘兵’字令召喚出來的金剛的拳頭也落到了獸王頭顱之上——‘砰!’

    足以開山裂石的力量擊中獸王的腦袋,發出一聲重擊之響。

    獸王的腦袋在這金影一擊之下,被按擊著往下匍匐,同時喉間發出一聲嘶吼。

    雙方力量對沖,不等獸王將頭抬起,宋青小強忍手臂劇痛,蓄積力量,將另一只手也提了起來,嘴里疾念:“嚤!呢!喇!”

    ‘滅龍之力’觸動,那金影另一只拳頭握了起來,又重重杵落。

    ‘砰!砰!砰!’

    隨著她每念出一個字令,那拳頭便擊中獸王身體。

    靈力化為無窮之力,借‘兵’字令而泄出,每一拳打出,都給宋青小帶來一種酣暢淋漓的感覺。

    星空之海原本就已經緊縮的小世界在這力量之下重重晃動,獸王的頭骨雖硬,品階雖高,但挨了數拳之后,也有些支撐不住。

    開始那拳擊之聲還不絕于耳,后面一聲比一聲更響,在逼仄的環境之下化為刺耳異常的嗡鳴之音。

    細微的碎骨聲被這嗡鳴壓蓋而過,獸王雙爪亂抓,試圖擺脫桎梏。

    每一拳的擊打,都將宋青小的體力、靈力大量帶走。

    她與獸王之間的是拼死搏斗,稍一松懈給它反擊之力,自己便性命難以保住。

    一人一獸的力量拼搏形成強大的旋風,一般妖獸難以沖入。

    幸虧宋青小已經進入分神之境,且肉身又達到了七階之上,憑借秘術、‘滅龍之力’,使得她擁有不下于八階初階的妖獸力量,才勉強能與獸王力量相搏。

    半空之上,浮在時秋吾面前的混沌珠如受到了極大力量的撞擊,不住晃動,發出‘嗡嗡’的聲響。

    他轉過了頭,此時的星空之海已經僅剩一小塊領域未被完全收入,下方的情景被他收入眼中。

    獸王還沒有脫困,被一尊將近十米高的怒目金剛牢牢纏住。

    在與金剛纏斗之下,八階的獸王竟隱隱被壓制住,半腦袋被砸入土中,瘋狂嘶吼。

    兩者的比拼與其說是靈力的對決,不如說是兩頭妖獸的互搏。

    一頭銀色的巨狼躲在獸王身后,趁著它注意力被前方的金影拉走之時,便冷不妨偷襲它一塊血肉,與那金影配合得天衣無縫。

    無論是獸王的拍擊,還是那金影的拳頭,每一下都帶來極大的顫動,強大的力量將空間仿佛都撕扯得變形,沖擊著霧氣,甚至影響到了混沌珠,令珠體顫動。

    最令時秋吾訝異的,是在那金影籠罩之中,是一個年輕的少女身影,她一拳一抓之間,都掌控著那金影的舉動。

    “九字秘令,‘兵’字術,玄天靈寶,強悍的可以與獸王拼戰的肉身。”時秋吾喃喃開口:“真是后生可畏啊。”

    就算獸王在雷劫之下已經受創,可它畢竟已經達到八階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困獸之斗的情況下,這女孩竟能在它爪牙之下撐上十來回合,不得不令時秋吾驚訝了。

    “看來我看走眼了。”光憑她展現出來的力量,已經不僅僅是分神之境了,甚至不下于分神境巔峰。

    時秋吾看了垂死的獸王一眼,眼中露出幾分冷漠:

    “算了,這樣也好,更好掌控。”

    獸王實力受到重創,就算勉強融合混沌珠之力,可以進階成功,但將來的反噬之力可能來得比他預想的更快得多。

    星空之海內,隨著空間的收縮,靈力一再被擠壓,宋青小覺得四周的濃霧便如無形的禁制,欲將自己關在其中。

    紊亂的靈力擠壓著她的身體,令她每一次以‘兵’字令抬手,所消耗的靈力都成倍的增加。

    而承受的傷害則因為靈力的暴動,每一擊落到她身上時,力量比獸王本身的揮擊更重。

    獸王恐怕也感應到靈力的擠迫,已經失去從容,每一擊、一咬之間,力量比之前更狂暴許多。

    ‘兵’字令召集出來的金剛之影在它每一次攻擊之下便暗淡幾分,最終隨著獸王猛力一揮之下,那金影最終被擊散,‘轟’的消失于半空之中。

    那巨掌如坍塌的巨柱,往宋青小所在的方向拍落。

    危急關頭,‘前’字令閃動,將她帶離原處。

    ‘轟!’獸王的前掌拍落,憑著八階妖獸強大的感應,它放開的意念織成一張大網,似是找到了宋青小即將現身之處。

    它偏過碩大的腦袋,張開血盆巨口,等著宋青小一出現,便將其吞入口中。

    一直攻擊它身后的銀狼一見它舉動,當即低嘯一聲,往它后背之上猛撲。

    獸王的雙眼似是感應到了銀狼的動作,在它落到自己后背之上時,將長尾揚起,狠狠往自己身上拍落。

    它現出真身之后,那長尾力量非同小可。

    銀狼本身在先前纏住獸王及后續的時間時便已經受了重傷,這一擊若是拍中,恐怕能將它半條命拍落。

    獸王此舉只是意在驅趕,而非將其擊殺。

    它的主要目標落在宋青小身上,憑著妖獸的直覺,它覺得宋青小相比起銀狼更為難應付。

    照理來說,在感應到那長尾拍來之時,那頭狼若是聰明,便該及時退走。

    可出乎了獸王意料之外的,這頭銀狼不知是不是關鍵時刻傻了。

    長尾破空之聲響起之時,它不止沒躲,反倒四爪用力,長甲破開它皮甲,勾入它肉中,同時探長頭顱,一口將它后頸處的皮毛咬中。

    它的力量與八階獸王相比,始終弱了許多。

    哪怕銀狼爪牙極為鋒利,但這一咬之下,也僅只是咬中皮毛,而未咬中骨頭。

    狼牙鉆入肉里,雖說帶來些許刺痛,但并不致命。

    可下一刻,這狼卻將嘴一合,用力一甩頭顱,喉間發出一聲低吼。

    獸王的后頸皮被它咬中,隨著它這一撕,便被帶動,不由自主的歪往一側。

    同一時刻,宋青小的身影在半空之中顯現,獸王的尖牙擦著她身體而過,發出一聲不甘的怒吼。

    緊接著,‘啪’的一聲重響中,獸王揚起的長尾拍中了銀狼的后腿處。

    那一尾之力,直接將銀狼一只后腿拍為肉泥,余力令它抓立不穩,迫使它松口從獸王后背滾落。

    伴隨著銀狼的長嚎,宋青小的目光落到了銀狼血肉模糊的后腿處。

    它的一條后腿已經被拍為餅狀,扭曲變形,血肉模糊。

    從大腿處直接往下,僅剩少許殘碎的血肉牽連著,隨它滾落的動作而微微擺動。

    它以極為慘烈的方式為宋青小爭取到一絲機會,宋青小的嘴唇緊抿,眼中寒光閃爍。

    她生氣了!

    看到銀狼甩落出去的影子,她雙手結印:“畫地為牢,困!”

    ‘臨’字令形成領域,將被獸王拍飛的銀狼罩入其中。

    宋青小雙掌下壓,怒火中燒之下,寒氣翻涌。

    地面結出厚厚的冰晶,并迅速往獸王身上蔓延開來,‘嗞嗞’凍結,將獸王的四肢凍住。

    獸王一得自由,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忙不迭低頭欲咬。

    冰晶順著它四肢往上攀爬,頃刻之間將它四肢凍為冰柱。

    霜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順著它軀干、頸脖往上爬,腥風從宋青小頭頂上方吹了過來,她并不閃躲。

    頃刻之間,那冰系靈力將獸王凍為冰雕。

    只是在厚厚的冰晶之下,它一雙猩紅的眼珠轉動,似是這宋青小耗費了大量靈力之后凝結的冰根本將它凍不了多久。

    可哪怕僅有一瞬功夫,對于宋青小來說已經足夠。

    獸王的頭顱垂落了下來,幾欲碰到她的身體處,嘴角邊流下的垂涎化為一串長長的冰柱。

    她手掌一握,誅天出現在她掌心之中,她以靈力灌注其中,一聲冷喝:

    “給我破!”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