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70章 先走

前方高能
     混沌珠擇主的剎那,宋青小雖說吃驚,但相比起時秋吾來說,她反應過來的速度卻快了許多。

    雖說混沌珠沒有被她拿到有些可惜,可據蘇五所說,此珠只是禍害罷了。

    仔細想來,若是她拿到之后,將其吞噬了后患無窮,若是不吸收珠內力量,僅拿著此珠,時秋吾未必會將她放過。

    此物便如一個燙手的山芋,一旦拿到,不管吞不吞都問題不小,反倒是銀狼這樣一吞,困住她的難題便迎刃而解了!

    至少失去混沌珠后,受了重傷的獸王沒辦法再進階戰斗。

    雖然對宋青小來說,時秋吾這樣的存在就算是一個人依舊十分可怕,但缺少了進階之后的獸王相助,依舊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只是她雖做好了硬著頭皮與時秋吾動手的心理準備,可不到最后關頭,她依舊是不愿意與這樣一個強大的對手碰上的。

    失去混沌珠對于時秋吾的打擊可能太大了,這樣的結果他可能并不能接受。

    他還維持著探手出去的動作,堂堂半步入圣境修為的強者,這會兒卻如同一座石雕似的。

    趁著他怔愣的時刻,宋青小當機立斷便要開溜。

    她身形還沒有動,被她抓在手中的銀狼則像是感應到她的舉動,兩條前爪一撓,像是想往前方飛撲。

    它突如其來的掙扎令宋青小一頓,順著它眼神看過去,恰好便見到了前方正往下落的獸王。

    看它這樣子,顯然還沒有放棄獵捕獸王的念頭。

    說來這獸王也是倒霉,明明已經八階巔峰之境,卻偏偏與時秋吾謀合,最終祭出整個星空之海,不止沒有成功,還落得這樣地步。

    它急于逃走,壓制了實力縮小體形,卻正好被誅天劍貫穿身體而過。

    本身傷得很重,若是有混沌珠相助,興許能助它翻身改命。

    可失去混沌珠,它對時秋吾便失去了作用,下場可想而知了。

    銀狼像是對它勢在必得,八階的獸王對她來說確實有用。

    宋青小一想到此處,當即便不再猶豫了。

    ‘前’字令一閃之下,身形原地消失,再次出現時,已經位于獸王下方,恰好將墜落的獸王身體接入手中。

    她一將獸王抓住,隨即便不敢再耽擱,再次施展‘前’字令,頃刻之間已經逃離出數百米遠了。

    宋青小身影一消失,時秋吾才長長的嘆了口氣,緩緩將手回收。

    “‘行’字令?”他像是一眼就將宋青小的九字秘令認出,緩緩抬起頭,目光隨意的往宋青小逃離的方向一掃,便似是準確的將她藏身之處盯中。

    “竟然擁有九字秘令的‘兵’、‘者’、‘前’三令,倒是不錯。”他正欲動身追擊,便像是感應到了什么一般,又緩緩轉回了頭。

    “竟然來得這么快?”

    隨著他說話聲,數道強大的氣息正在往這邊靠攏。

    星空之海的人來了。

    過來的人有三位,至少都已經達到了虛空之境初階了。

    “分神境的小丫頭,竟然從星空之海里帶走了一頭妖獸。”

    星空之海內的妖獸眾所周知,不可能輕易被人類馴服,尤其是七階以上的妖獸。

    這是當年天外天、帝國世族兩次圍剿帶來的后果,令它們對于人類有極強的仇怨,絕不可能臣服。

    從混沌珠啟動的剎那,獸群絕地反撲,甚至不惜以那樣剛烈的態度狙擊獸王,便可以反應出獸群的態度。

    “不管如何,混沌珠也落進了獸群的手里。”時秋吾喃喃開口,“有玄天級的靈寶,化出的龍形竟然帶著遠古大妖的壓迫——”

    他搓了搓手指頭,神態不急不緩,像是并沒有去追擊的意圖。

    不知是因為他對于自己擁有絕對自信,還是有其他的念頭。

    “算了!”時秋吾微微翹了翹嘴角,露出一個笑容:

    “攘內必先安外。”

    看樣子宋青小并不是天外天的人,應該是幸運進入神獄,在重重試煉之下僥幸活下來的幸運者。

    雖然不知道她是怎么混入星空之海,至今安然無憂不說,還同時將星空之海內一匹銀狼拐走,但對時秋吾來說,東西落入她手里,比落入‘外人’的手中要好得多。

    天外天擁有的好東西,已經夠多了。

    若他此時追擊,興許能輕易斬殺宋青小,將她的寶物盡數奪走。

    但天外天的人轉瞬便到,他就算奪得寶物,消息也會走漏。

    憑他實力,就算能擋得過趕來的天外天的三個虛空之境的強者聯手,但未必有萬全把握阻止他們逃走。

    尤其是在他先前御使混沌珠收服星空之海,已經消耗了太多靈力,否則倒是可以將他們全部斬殺于此事,便沒有這些后顧之憂。

    時秋吾心里生出幾分遺憾,但此人實在是太過冷靜,稍一思索之后,便已經做出了最佳選擇。

    既然沒有萬全的把握將天外天的人全部留下,一旦消息走漏,將來后患無窮。

    相比起難纏且又忌憚他的天外天來說,宋青小無疑要好對付許多。

    倒不如暫時放過宋青小一次,至少寶物在她手里,打發了天外天的人后,他要想取得,也比從天外天的人手里搶奪好得多。

    想到這里,時秋吾的目光之中閃過冷色。

    這會兒他不止不準備追殺宋青小,反倒應該將天外天的人替她攔住,至少不能讓天外天發現她的存在了。

    時秋吾又看了宋青小消失的方向,無奈的長嘆了一口氣,接著轉過身時,神情已經變得十分冷漠。

    他的氣息放了開來,將此地宋青小、銀狼及獸王存在過的氣息很快壓蓋下去了。

    宋青小一抓到獸王身體,便施展‘前’字令逃跑,時秋吾的目光盯住她的時候,她后背發麻,一股寒意從她脊椎處升起,不妙的感覺從心底涌出,覺得自己便如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此人的修為太高,神識遠比她強得多,‘前’字令的隱匿身形在他面前好像沒有任何的作用。

    更不要提他可能還開啟了神境,以他神識,要追上自己并不難。

    宋青小原本以為自己下一刻恐怕便會被他追上,甚至她在逃跑的時候,都以‘者’字令護住全身,做好大戰的準備之時,一道清冷的男聲直接在她識海中響起來了:

    “立即離開。”

    那聲音以神識傳遞,帶著不容質疑的語氣,“速度。”

    他話音剛落,一道強大的神識便隨即烙印在她識海之上。

    “???”宋青小聽到時秋吾的傳音時,滿心疑惑。

    這種說話的語氣,這種熟悉的套路,令宋青小的心直往下沉的同時,又不由生出一種果然是‘孽緣’的感覺。

    當日她逃入星空之海前,受到那一對男女追殺時,那女人以貓捉老鼠的戲耍態度,也是邊追邊玩,直到將她逼至絕路,自爆金丹之后逃入邊界之門中。

    如今好不容易她逃脫了星空之海,卻又遭到時秋吾‘追殺’,且使用的是與當年相同的‘套路’。

    以神識烙印在自己身上,還故意讓自己先走,莫非帝國的世族,上下都是一丘之貉,在追捕人前,都將人視為玩物,愛玩同樣的把戲不成?

    她雙眼一瞇,心中殺機翻涌。

    如今的她藍血已經全部解封,星空之海已經被收入混沌珠,再被時秋吾追殺時,她已經沒有其他退路,唯有背水一戰了!

    作好這個最壞的打算之后,宋青小開始盤算起自己如今的底牌。

    她喜歡謀定而后動,不打沒把握的仗,一般出手之前,會估量自己勝算,有了把握才會出手。

    可惜這會兒的情況由不了她,便唯有先作好打算再說。

    在星空之海中時,與獸王大戰的過程中,她的靈力消耗了七成之多,同時因為施展九字秘令的緣故,神識也消耗了不少。

    ‘兵’、‘前’兩令應該都已經落在時秋吾眼中,前者她召出金剛之影時動靜太大,瞞他不過;而后者她逃跑之時施展了,自然會被他看在眼中。

    除了九字秘令之外,同時‘滅龍之力’也應該被感應到了。

    法寶之中,她最強大的法寶誅天劍已經被時秋吾發現。

    而范五不死,那么混沌青燈、星辰大陣的秘密應該也是守不住的。

    她唯一能作為依仗的,便是青冥令了。

    這東西雖說原主是范五,但從范五反受制于寶物挾制,并將此物當成蘊養他八骨噬魂魔的養鬼之物來看,他恐怕未必知道青冥令的真正威力之處。

    畢竟在玉侖虛境時,蘇五都看走了眼——

    “哼!”她一想到這里,識海之內便傳來了一聲冷哼,先前隱匿的蘇五這會兒出現了。

    他窺探了宋青小的想法,對她認為自己‘看走了眼’十分的不滿,以‘哼’聲表示。

    “算來算去,你有幾分勝算?”他哼完,又懶洋洋的開口。

    “一分也沒有。”境界之間的差距太大了。

    之所以她能與獸王相斗,且重創它,除了有法寶相助的原因之外,最重要的是因為獸王本身受過重創,嚴格來講,宋青小是趁它傷重的時候才僥幸得手。

    但時秋吾跟獸王不同,他并沒有受傷,且可能手段頻出。

    最為重要的是,她對于這位時家的老祖宗,一點兒都不了解。

    她如今靈力所剩不多,同行的銀狼受了重創,吃了藥后一直還在吐。

    宋青小想到這里,才注意到銀狼的氣息不對頭。

    她轉過臉,便看到銀狼的雙眼已經從灰藍轉為紅色。

    一條條細密的紅線暗布于它眼瞳之中,令它的眼睛看上去像是要滴出血來似的。

    “這頭狼竟然真的還活著。”

    時秋吾出現之時,他便隱匿了,所以并沒有‘看’到銀狼的出現。

    同為半步入圣境的修為,若是蘇五未死,還是實力全盛時期,面對時秋吾自然是不懼的。

    可如今他肉身已死,僅剩殘魂存活,寄居在宋青小體內,一旦被時秋吾發現,對自己及她都沒有好處,只會引來更多麻煩罷了。

    時秋吾的神識強大,星空之海又是當年他早就布下的結界,蘇五一在他出現不久,便隨即隱身,直到此時才出現。

    銀狼的存活令他有些訝異,這頭狼當年進入星空之海前,還不到五階,如今短短十年不到的時間,竟已經突破七階了。

    只是它這會兒的情況有些不大對頭,它傷勢極重,看樣子應該在先前他隱匿之時,經歷過數輪大戰了。

    但它身體內有股古怪的靈力在護持著它的生機,銀狼的喉間像是有東西在滾動,發出‘咔咔’的聲響,血沫從它喉中噴出,順著它落出嘴邊的舌頭往下滴落。

    “你給它吃藥了?”蘇五一下猜到了它身上那股古怪靈力的緣由,語氣之中像是夾帶了幾分同情之色。

    這料丹藥宋青小才煉成不久,加入了她體內的血液之力后,那丹藥早就不是普通的赤血丹了。

    蘇五本來以為這藥是宋青小給自己準備的,哪知她沒用得上,最后卻喂給這頭狼了。

    “是的。”宋青小應了一聲。

    當時的情況緊急,只是這會兒不是她詳說的時候。

    銀狼的氣息有些不對頭,此時宋青小只希望它可以堅持一時半刻。

    時秋吾雖然還沒有追上來,但她身上有此人的神念烙印,根本難以逃脫,沒有辦法停下來查看銀狼的情況到底如何。

    “死不了的。”蘇五似是知她心中所想,淡淡回了一句。

    他這樣一說,倒令宋青小那口氣微微一松。

    不過蘇五隨即又道:

    “它雖然暫時死不了,但時秋吾在,你就不怕了?”

    “就算最壞的結果,不還有前輩頂著?”

    蘇五提起時秋吾,UU看書.uukanshu 本來是見不得宋青小這樣松了口氣的模樣,卻沒料到她這話一說,倒將自己氣笑了。

    兩人同是一根繩上的蚱蜢,若是宋青小出事,蘇五自然難以逃脫。

    真到了危急關頭,蘇五恐怕不可能沉得住,仍會出手。

    他雖說肉身已死,但神魂尚存,當年作為滅神術之主,能名動天外天,總有他過人之處。

    “你倒是早安排上了。”他語氣淡淡,聽不出喜怒。

    但宋青小與他相處的時間不短,自然聽得出來這會兒他是不高興了。

    不過蘇五這一次倒是誤會她了。

    “前輩想哪兒去了。”她出聲說道:“你消失的時候,正好是時秋吾出現的時候。”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