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72章 見面

前方高能
     魏芝‘咯咯’的笑,笑得花枝亂顫。

    復雜的心情被她強行壓下去后,興奮感便油然而生。

    那種興奮、激動與她化妝打扮時帶來的好心情不同,比任何感覺都要猛烈許多。

    當年那場大戰過去的時間越久,臉上的傷痕被她劃得越深,她心里的怨毒便越重。

    那代表著她輕敵之后帶來的恥辱,任務沒能完成,遭人嘲笑的痛苦,直到八年之后,終于有機會一一了結了。

    ‘嗚——咕——’

    興許是聞到了熟悉的氣味,那從蘇五氣息隱匿之后,便氣息越來越衰弱的銀狼竟在魏芝、楚逸二人的氣息刺激之下,緩緩睜開了雙目。

    吞了赤血、混沌珠后,它的眼睛已經徹底轉為鮮紅,看起來像是被大量血液填充,極為可怖。

    還有一息尚存的獸王被它叼在嘴中,它的牙齒咬進獸王的后頸處,隨著它發出的低嚎聲,大量血液牽成絲線般,順著它嘴角往下淌落。

    仇人見面份外眼紅!

    對銀狼來說,當年的魏芝、楚逸兩人給它留下的印象極為深刻。

    哪怕它這會兒已經重傷垂死,被宋青小單手環住抱在一側,但感應到仇人的存在,它卻吃力的蹬了蹬那條未廢的后腿,像是想要往兩人撲出。

    宋青小感應到銀狼的動靜,不由低頭看了它一眼:

    “醒了?”

    她的語氣溫和,與先前擊退顧春行時的冷漠截然不同,帶著幾分松了口氣的感覺。

    銀狼的情況十分嚴重,獸王之前的一拍已經將它生機拍斷大半,她以靈力探入銀狼體內查看過,它的妖丹被一種不知名的紅絲包裹,像是受到了極大腐蝕,造成銀狼的痛苦。

    宋青小一路抱著它逃過來時,便感應得到它的氣息在逐漸減弱,體溫也在慢慢降低。

    她接連打了數道靈力進入銀狼體內,試圖將它妖丹護住,但這靈力過不了多久,便被那強大的氣息所吞沒,令它的情況比先前更加嚴重。

    若非它從頭到尾都死死咬著垂死的獸王身體不放,

    她都要以為銀狼已經快要撐不住了。

    這會兒它卻如同回光返照,一副欲咬死仇人才罷休的姿態。

    前肢拼命扭動掙扎,力量之大,若非宋青小用了一定力量將它強行抱住,恐怕它已經掙脫。

    “沒料到當年你從我們手里逃脫,如今又落到了我們手中。”

    八年的不甘、怨恨,便如埋在她心里的一顆種子,如今發現宋青小還活著時,那顆種子終于破土而出,開花結果。

    這種感覺對于魏芝來說實在美妙極了,難以用語言來形容。

    她興奮得渾身都在發抖,一萬種殺死宋青小的方法從她腦海里一一掠過,每想到一種,都讓魏芝感覺渾身的毛孔都舒展開來,如同得到了極大的撫慰,說不出的舒服。

    “這一次我不會再讓你逃脫了!”這八年多的時間,她憋著一股勁修煉,如今已經達到化嬰境中階,即將突破頂階的枷鎖,進步極為恐怖。

    女人說話的時候,顧春行已經被拍出數十米開外,她將另一面板斧砍進地面冰層之中。

    隨著她倒退的身形,那板斧破開冰面一路后溜,直到數十米遠,才堪堪將身形穩住。

    冰面之上除了因顧春行倒退而留下的兩道長長的足痕之外,還有一條挖鑿開的斧頭印,直接從宋青小身前不遠處,延伸至顧春行身側。

    她一站穩后,便隨即舉起另一只的握住的板斧。

    斧影在她臉上一閃而過,她看到斧面上留下的一條長長的缺口,那是宋青小先前隨手挽劍一揮之下造成的。

    “好強!”她將雙斧緊捉,說完這話又眼中閃過一絲心疼之色。

    這一對板斧是顧家祖傳之物,屬于中品的寶物,卻在那隨手一揮的劍氣之下半點兒抵抗都沒有,斧身都險些被劈開了。

    那斧頭本是一對,一只半毀,另一只也靈光微弱。

    顧春行想起先前那劍氣的恐怖,又聽到魏芝的話語,不由皺了皺眉頭。

    “宋青小?”對這個名字,議會中下層的人是沒有哪個陌生的。

    當年出動了兩個化嬰境修士,卻令他們空手而回,自此之后形成魏芝的心結的人,沒料到有一天竟然會憑空出現了。

    魏芝還不知道她的厲害之處,但顧春行已經隱隱感到不對頭。

    “你這個女人瘋了嗎?”她將雙斧往肩上一甩,雙腿一蹬,又‘嗖’的一聲重新閃回到戰場之中:“情況不對頭!”

    她對于魏芝并沒有好感,但畢竟大家還是同一陣營的,因此顧春行強忍厭惡的提醒了她一句。

    ‘嗤。’

    魏芝聽到她的話,不由冷笑了一聲,正要譏諷顧春行兩句時,四周的氣氛卻突然變了。

    ‘呼——’

    邊界之門四周的風開始刮動,在此地的冰系靈力瞬間變得極為活躍。

    這里從當年宋青小自爆金丹之后便化為冰川,經過七八年的時間,當年那些暴亂的冰系靈力好不容易才溫和了許多。

    但因為那次大戰的緣故,此地除了冰系靈力之外,其他靈力極難長時間的存留。

    就算偶有意外,也很快會被此地的冰系靈力吞噬了。

    帝國發現這里的異樣之后,派出過武道研究院收集此地靈力,試圖改變這里的環境,將當年大戰帶來的影響消除。

    可不知為什么,無論他們想了多少方法,最終僅只是安撫住了這些靈力,使得這里情況不再繼續惡化,變為霜雪滿天的冰山之谷罷了。

    多年下來,這里雖說偶有降雪出現,可冰系靈力還是得到了控制,大部分時候天氣都是十分穩定的。

    只是此時議會的幾人卻發現,這發些已經沉寂多年的冰系靈力突然‘動’了。

    與其說它們‘動’了,不如說它們‘活’了。

    冰雪開始降落,這些停留在此處的冰系靈力如同走失的‘孩子’,終于等到主人的回歸,歡欣鼓舞!

    大量的冰系靈力接連活躍,開始瘋狂的往宋青小的方向涌動。

    “你們竟然還在這里等我?”宋青小沒有料到,那年她自爆金丹之后外泄的靈力,竟會一直盤踞于此處。

    此時感應到她的出現,這些靈力開始接連暴涌,接二連三的涌入她身體之中。

    她喃喃自語,將抓著冰珠的手伸出。

    ‘呼——’冰風雪雨化為濃郁的暴風雪,圍繞著她身邊,化為精純至極的能力,接連涌入她掌心之中。

    地面的冰川開始消融,那些山石之上覆蓋的霜雪化為靈力,重新回流至宋青小身體之中。

    被冰雪淹沒的星空之海外圍,一株株被凍在冰層之中的植物重新抬起了頭,現出當日大戰之后的場景。

    “竟然保留著戰場么?”宋青小的心中說不出的悸動。

    冰系靈力如同被她放棄之后,離家太久的‘孩子’,此時陰著她的回歸,盡數返回至她筋脈之中。

    它們盤踞此地多年,積攢成一筆極為恐怖的‘財富’,一入宋青小身體,便游走于她四肢百骸,最終涌入丹田之中,與她元嬰相合。

    她與獸王大戰之后所消彌的力量,因為這些靈力的回歸,而得到迅速的彌補,頃刻之間便補足至七成之多!

    且不知為何,宋青小隱隱感到這些靈力與她修煉之時吸納進自己體內的靈力不同。

    相比起她修煉時吸納進體內的天地靈力,這些盤踞此地等她‘回來’的靈力,仿佛對她更有歸屬。

    哪怕是才剛進體內,但她發現一旦運轉時,竟比自己原有力量還要強大得多。

    就算僅有七成靈力,可此時宋青小卻有種不輸自己實力全盛時期的感覺。

    “勞你們久等了。”她微微閉上了雙目,細細的感應著剛進入自己身體的靈力涌動,神識發出溫和的嘆息,那些才回歸的冰系靈力像是感到了她的安撫,回給她一道親近歡欣的感覺。

    “也好,當年在這里開始,如今也應該在這里結束。”

    “哼!”魏芝發出一聲冷哼,哪怕先前冰雪的異動令她也十分警惕,但想要殺死宋青小的沖動很快將其他的情緒壓過:

    “裝神弄鬼罷了!”

    “芝芝,別沖動!”沉默寡言的男人神情凝重,極為罕有的多說了幾個字后,又怕愛人輕率出手:

    “很強。”

    他以修煉神識為主,隱約感應得到宋青小的危險程度。

    此地冰系靈力之濃郁,達到了一個極為恐怖的程度,卻全部鉆入她身體之中。

    若是宋青小實力不足,在這些靈力的沖擊之下,很容易出現嚴重后果。

    但宋青小卻并無反應,而是順利的將這些靈力全部吸收。

    楚逸當年與她交手,雖說知道她本身是冰系靈力修為,對于冰系靈力的感應原本便比一般靈力要親和許多,可能吸收下這樣一股龐大的力量,宋青小絕非當日被他們追殺之時,狼狽逃躥的人了。

    最為重要的是,楚逸已經達到了化嬰境的巔峰,卻發現自己看不透宋青小的修為了!

    能讓他都看不透,要么宋青小擁有某件隱藏真實修為的寶物,要么便是她在進入星空之海后,得到了什么離奇的境遇。

    這個境遇,能讓她在短短不到十年的時間內,從當初的碎丹之體,進入比他修為還要高的境界之中。

    只是這個念頭才剛浮上男人心頭,他便本能的否決了。

    楚逸已經是化嬰境巔峰,若是比他修為還高,那么宋青小至少就是分神之境了。

    不!這是不可能的!

    當日他與魏芝二人圍攻宋青小,是他親眼看到宋青小自爆金丹,被逼到走投無路,現出獸形之下逃入星空之海的。

    金丹碎滅之后,就算她有通天之法能修復,也絕對沒有辦法在這么短的時間內便恢復不說,且在短短十年不到的時間內,進階分神境的。

    “逸哥,你會不會看錯了?”魏芝聽到楚逸的話,不由嬌笑了一聲。

    但她神態雖說對楚逸的話不以為然,心里卻其實已經提高了警覺。

    她了解楚逸性格,不是會大放厥詞的人,他既然鄭重強調宋青小‘很強’,那么她就絕對不弱!

    再加上當年宋青小自爆金丹的一幕給魏芝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照理來說,她比宋青小的品階高許多,可在面對這樣一個敵人時,她卻并不敢放松。

    兩人說話的同時,宋青小緩緩睜開了雙目。

    她的眼瞳并不是暗金色,魏芝看到的剎那,緊繃的心弦不由暗暗一松。

    直到這會兒,魏芝才發現當年宋青小‘臨死’之際化身為半人半尾的妖物時,看她的那眼神在她心里留下了極深的印象。

    那種無情、冷漠,似是高高在上,睥睨著眾生,仿佛不帶半分‘人’的情感,令她極不舒服,至今想起來她臉頰處已經痊愈的傷疤又似是隱隱作痛。

    魏芝意識到自己松了口氣的同時,便明白自己心中對于宋青小已經生出恐懼之心了。

    一想到這一點,魏芝一雙美目之中閃過一絲陰狠之色。

    “宋青小?”扛著兩柄板斧在肩上的顧春行開口,她聽了一會兒,先前強行接下劍氣的靈力已經被她調順了。

    顧春行跟宋青小已經搭過手,知道她厲害之處,但此時眼中卻露出極感興趣的神色:

    “就是當年丹境初階就打得魏芝呱呱叫,最終自爆金丹的狠人么?”

    她毫不客氣的打量著宋青小。

    一只銀狼的巨狼被她單手抱住,UU看書 .uukanshu.com 半條達拉向下的后腿血肉模糊,銀色的皮毛與碎肉相混合,血順著那變形的腿往下滴落。

    看得出來這頭銀狼已經重傷垂死,氣息極弱,應該是在星空之海內與妖獸搏斗過。

    但它的嘴中卻死死咬著一頭比它體形略大的黑色的妖獸,并不松口。

    她的樣子,與當年傳遞回議會的影像相吻合,她懷中抱著的狼也應該就是當年跟在她身邊的那一頭。

    沒料到這一人一狼進入星空之海,能活到現在,從她與銀狼的情形看來,這八年多的時間,這一人一狼應該并不是很好過。

    “顧春行,你說話小心點!”魏芝臉上閃過一絲陰霾,恨不得將這女人嘴撕了。

    “我偏不。”顧春行嘴角一撇,吹了一下垂在臉側的發絲,這模樣令魏芝心中殺機大起,暗自思忖,之后殺死宋青小的過程中,要不她與楚逸聯手,將顧春行也一并解決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