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73章 擊殺

前方高能
     宋青小也不理睬這兩個女人的斗嘴,她只是將銀狼放到了地面上。

    ‘嗷——’

    咬著獸王身軀的銀狼一見她動作,本能的將嘴中的獸王一松,試著想要站起身來。

    它滿身的傷痕,一條腿都毀了,但后頸處的狼毛卻已經立了起來,望著魏芝、楚逸二人,發出殺氣騰騰的低吼。

    “別動。”宋青小的目光一柔,伸手去摸它,銀狼冷冷盯著那兩個人,被她壓著腦袋,耳朵動了動,從她指縫間鉆出。

    哪怕它受了十分嚴重的傷,但在面對這兩個當年狙殺它與宋青小的仇人時,卻兇相畢露。

    “讓我來解決,你把傷養著。”

    宋青小見它這神情,不知為何,便想到了當日在邊界之門處,與它分離的時候。

    那會兒的銀狼可能以為她已經死在這兩個人手里,所以在深深看了魏芝、楚逸二人一眼,將兩人氣味、模樣牢記于心后,才轉身鉆入星空之海中。

    宋青小找到它時,它身上的新舊傷痕多不勝數。

    能在短短七八年的時間內,從五階初階升入七階的地步,可想而知它吃了不少苦頭。

    它的傷勢這么重,卻能在嗅到魏芝、楚逸兩人的氣味時強行睜眼,應該是對這兩人印象極為深刻。

    她說著說著,又不由微微勾了勾嘴角。

    這頭狼王從當年到現在,記仇的性格一直就沒變過。

    “我們是同伴。”她又摸了摸銀狼的頭,淡淡的開口:“將來還有聯手應敵的時候,但那不是現在。”

    銀狼聽到她這話,顫巍的轉過頭顱,盯著她看。

    它的眼神越來越紅,不知是因為丹藥的影響,還是因為混沌珠的緣故,它的身體還在抖,一條廢棄的后腿懸空。

    “當年的仇,交給我來報就行了,”她知道銀狼聽得懂,說完之后,又溫聲道:“乖一點,聽話。”

    ‘嗷哧——’

    銀狼與她對視半晌,

    如同感應到她的想法,有些焦躁不安,又有些憤怒,喉間發出‘豁豁’的噴氣聲響。

    “你的傷也讓我很擔憂。”

    宋青小的目光溫和卻又帶著不容置疑的堅定之色,與它鮮紅的眼珠對望。

    可能是她說話的神情將這匹垂傷的銀狼打動,這頭孤傲至極的狼王在她目光之下,后頸豎立的毫毛漸漸放下,雖說鼻孔之間仍發出‘嗚嗚’的聲響,但最終似是仍屈服于她的安撫,相信了她的話,緩緩將前肢一屈,慢慢將顫抖的身形趴下去了。

    它轉頭舔了舔自己后腿的傷口,像是猶豫半晌,又轉過臉來,舔了舔宋青小的掌心。

    舌尖上殘留的血液蹭到了宋青小的掌心上,它這樣的態度,像是相信了宋青小的承諾,這樣的姿態也代表著它暫時的讓步。

    宋青小感應到手中的溫熱觸感,不由微微一笑,將那血漬擦到銀狼腦袋上,還沒開口,便聽到魏芝發出的冷哼聲了:

    “哼!別急。”她陰測測的,“今天一個都逃不脫!”

    說話的同時,她身上靈力一涌,那當年曾將宋青小的胸口貫穿的碧綠小簪出現在她掌心之中。

    ‘轟!’一道斧影往魏芝的方向斬了過去,魏芝措不及防,本能閃躲。

    斧影在她面前留下一道長約數米的巨大斬擊之印,她暴跳如雷:“顧春行,你想叛出議會?”

    “等下。”顧春行將魏芝的動作打斷:“急什么,沒看人家先安置傷員么?”

    她有些鄙夷的看了魏芝一眼:

    “既然是多年的老朋友,于情于理,也應該好好敘敘舊,問候一下對方這幾年發生了什么吧?”

    “顧春行,你是不是瘋了?”

    魏芝聽她這么一說,簡直想先將她腦袋扭了。

    這女人簡直腦子不正常,敵我不分的。

    顧家的人平時就是一根筋,但這個時候了,還是一副迂腐的臭脾氣,令人倒盡胃口。

    她這會兒嬉皮笑臉的,嘴中胡言亂語一通,什么敘舊,分明就是想要提醒宋青小,打斷自己的偷襲罷了。

    宋青小身上靈力一動,六顆星辰從她體內逸出,‘嗖’的將銀狼包圍在其中。

    “不要浪費我的時間了。”她轉過了身,“一起上吧。”

    時秋吾雖說暫時被天外天的人纏住,但她時間緊迫,打發了眼前的人后,還要找個地方躲避時秋吾的追殺,沒有功夫被眼前的這一群人纏住。

    當年被魏芝、楚逸追殺之仇,隨著她實力的提升,而兩人則仍停在化嬰境后,那些恩怨對她來說便已經不再被她放在眼中。

    魏芝敏銳的發現她的語氣、神態,都與八年前不同。

    這八年多的時間她面容未變,她明明還是那個人,可是氣息、神態、說話的語氣都已經和當年不一樣了。

    她看著幾人的神情,像是隨意打發幾個礙眼的弱者,令她沒來由的覺得不安、惶恐,在她意識到自己生出的這樣的軟弱的情緒之后,又化為滿腔怒火。

    “等下。”顧春行收起了臉上嬉皮笑臉的神色,變得嚴肅了許多:

    “動手之前,我想問下,星空之海發生什么事了?”

    宋青小出現的位置,本來應該是邊界之門處。

    那里有獸王的分魂鎮守,令人類不敢踏入,妖獸無法突破。

    但在片刻之前,顧春行意識到不對勁兒,前往察看之時,卻發現邊界之門的靈力已經被削弱。

    獸王分魂的氣息在那一刻像是消失了,連她靠得極近,邊界之門也沒有異動,直到下一秒宋青小出現,獸王分魂再也沒有出現過。

    顧春行的眼中帶著緊繃,這個問題對她來說,像是十分的重要。

    宋青小轉過了頭,看了顧春行一眼。

    她記得,自己才出現時,就是這少女反應最為迅速,接下了她一劍的。

    這少女年約十七八歲,扎了一雙馬尾,長相可愛,但卻提了一柄與她樣貌并不相符的奇大板斧。

    她的眉眼之間帶著一種痞氣,沖淡了她外貌給人的第一印象。

    在魏芝先前趁著宋青小放狼之時,欲偷襲她時,是這個少女將魏芝阻擋住。

    雖說如今的魏芝已經傷不了她,但少女的舉動卻令宋青小對她頗有幾分好感:

    “顧春行?”她輕聲開口。

    那少女愣了一下,接著‘嘿嘿’咧嘴一笑,爽朗的一點頭,承認道:

    “是!”

    “你既然提醒了我,今天我就放你一條生路。”她淡淡的道。

    顧春行聽她這么一說,臉上的笑意就更深了:

    “那可不行,畢竟我不會手下留情的!”她掂了掂手中的板斧,像是在提醒宋青小一般,接著臉上的笑意漸漸收斂了:

    “不過若是你肯跟我說說星空之海的情況,那我倒是領你情了。”

    “星空之海嗎?”宋青小微微一笑,“已經沒有了。”

    “沒有?”這樣的答案既在顧春行的預料之外,又在她意料之中,她的表情一下變了,像是有些失落、有些痛苦,又帶著幾分焦急,最終化為復雜至極的神色:

    “怎么會突然沒有了呢?”

    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突然神情鄭得的問道:

    “是跟之前的雷電有關嗎?”

    先前離此地約千里開外電閃雷鳴,看起來聲勢極大。

    漫天的烏云幾乎將那一側天際全部壓蓋住,這種情況,比當年她親眼看到過的邊界之門傳來的異動還要大得多。

    雷電的威力之下,哪怕遠在千里之外,也能感應到那種壓迫。

    只是她礙于自己的任務,不敢擅離職守,前往查看。

    而無視于議會規章制度的其他人——魏芝,則又不肯輕易涉險,認為這樣的異動已經超過了他們實力去探測的程度。

    用魏芝的原話來說,那雷劫搞不好是八階獸王渡劫。

    若是獸王升至九階,已經可以匹敵真正入圣之境的強者,這樣級別的強大妖獸,實在輪不到他們這樣的小輩插手,自然會有家中大人出現的。

    他們便發了消息回帝都,但事發突然,帝都那邊的人未必趕得過來,至今幾人也沒有收到指令讓他們貿然行動。

    宋青小在這個時候恰好出現,便正好成為了顧春行打探消息的來源。

    “有一些關系吧。”事實上星空之海的消失,與帝國的時秋吾脫不了干系。

    她的眼中露出一分異色,要不是最終吸納了整個星空之海的混沌珠被銀狼吞吃了,宋青小也不介意將這件事情捅出去,為時家引來一些麻煩,將時秋吾絆住。

    但正因為混沌珠被銀狼吞了,便變相的相當于這會兒整個星空之海的力量都在銀狼身上。

    時秋吾也正因為要隱瞞消息才放她暫時離開,將星空之海的人攔住,這會兒宋青小自然不能將這禍水往自己身上引了。

    “那獸王呢?”顧春行聽她說到這里,不由又接著問:

    “獸王已經八階了,星空之海如果出事,獸王去哪兒了?”

    這個問題對她來說像是十分重要,她一雙眼睛牢牢的盯著宋青小看,上半身不由自主的微微前傾,急迫的在等著宋青小的回答。

    宋青小的表情就有些古怪了。

    她側轉臉,看了一眼被星辰大陣包圍住的銀狼和獸王。

    此時的銀狼強打精神,一只前爪探出,壓在那黑色妖獸的后頸之上,兩只耳朵直豎,注意著她的一舉一動。

    恐怕任顧春行、魏芝等人做夢也沒有想到,那頭半死不活的妖獸,就會是她口中所提到的獸王了。

    “進階失敗了。”

    宋青小這話一出口,顧春行的眼神便更加復雜了,“進階失敗了?也就是死了嗎?”

    她沒有說話。

    雖然不知道獸王對眼前的少女來說意味著什么,但宋青小自然不會將獸王真正的下落告知她的。

    好在顧春行也沒有要打破沙鍋問到底的意思,她只是失落半晌之后,又打起了精神:

    “你回答了我好幾個問題,你也可以有一些問題問我。”

    宋青小神色冷淡,搖了搖頭。

    她深呼了一口氣,將神識放了開來,邊界之門外,隨著她神識一展開,氣氛剎時異常緊繃。

    “出來!”她冷冷開口。

    說話的同時,她單掌伸出,像是隨手對著空氣一捉,卻一把將一個灰黑的影子憑空揪出!

    “放開我!”一個陰沉的男聲突然響起,那影子一被拽出,便隨即化為一個面目森然的男人身影。

    此時那男人的腦袋以一個極為詭異的姿勢后仰,而身體上半身則是往前傾斜。

    仿佛有一雙無形的手將他脖子卡住,他極力想要掙脫。

    宋青小出現之時,此人便一直以秘法躲在暗處,悄悄靠攏,意圖偷襲。

    隨著他話音一落,他的眉心突然飛出一團黑霧。

    那霧氣之中鉆出一只森白可怖的骷髏鬼頭,往宋青小的眉心抓了過來。

    只是不等那鬼手靠近,宋青小握劍的手便往面前一格。

    長劍剛一豎立在她面前,那骨手便已經疾至了,恰好掌心便撞擊到劍刃上頭。

    面目可憎的男人一見此景,不由大喜,御使骨頭合攏,像是想將那長劍握住。

    但不等這骨手的五指一并,將長劍抓握在手中,宋青小就將手腕一轉。

    劍刃微微轉動,只聽‘喀喀’幾聲脆響之間,她不費吹灰之力,便將那可怖骨手的五指削落!

    骨頭五指一斷,當即黑氣外涌。

    此物應該是那男人的本命法寶,他沒料到在宋青小面前竟會如此不中用。

    寶物一被劍刃削斷,他面色剎白,還來不及噴出大口鮮血,宋青小已經一揮長劍——

    ‘嗖——’

    劍氣眨眼之間化為一條淡藍色的霜河,往他方向斬落。

    他一感應到那凜冽劍氣,好像極為懼怕,還欲再施展寶物。

    但不等他出手,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那霜河已經‘轟’的一聲斬落到他胸口之上。

    一條淡藍的光影在他身上閃過,從他左側肩頭斜直往下貫穿他的右側腰部,在他黑衣之上留下極為醒目的霜痕。

    只是瞬息功夫,那男人的上半身便順著那霜痕處往下滑落。

    血液還未噴涌而出,便被更為霸道的冰系靈力所封住。

    一個面色驚惶,繞著一層黑氣的元嬰化為虛影飛出,二話不說便要往遠處遁逃而去。

    “跑得了么?”

    宋青小的話音一落,就將手中長劍一松。

    劍影化為金虹,往那人影疾追而去。

    這一幕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楚逸心中不好的預感成了真。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