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74章 死傷

前方高能
     范氏的族人至少已經到化嬰境中階的修為了,在宋青小面前連半招出手的機會都沒有,便肉身被殺,僅剩元嬰逃離罷了。

    而他一跑,宋青小便將手中長劍扔出,范氏的人能不能逃掉,還是未知之數。

    能辦到這一點,宋青小在這八年之中,至少已經進階到分神之境了。

    他與魏芝青梅竹馬,且又真心相愛,心意相通,知道魏芝心結。

    可今日他們是不可能殺得死宋青小的,能在宋青小手上逃脫,回去將此地的異象報告議會,便已經是大功勞一件了。

    想到此處,楚逸毫不猶豫:

    “跑!”

    他這話是沖著魏芝喊的,這女人也是果決,前一刻還準備出手,下一秒見范家的人一招被秒殺后,便毫不猶豫的身影化為疾影逃出。

    在喊魏芝跑的同時,楚逸牙關一咬,四面骨玉牌被他祭出。

    這骨玉牌本來一共有五顆,當年在追捕宋青小的過程中被她靈火毀去一顆,受到重創之后,經他養了多年,好不容易才恢復幾分靈性了。

    但此時為了將宋青小攔下一攔,讓他與魏芝兩人可以順利逃脫,楚逸一來便放出了自己的寶物。

    他的這法寶已經是屬于上品,哪怕毀了一顆,也是中上品質了。

    照他估計,配他神識攻擊,至少能困住宋青小一時半刻。

    四面骨玉牌一出現后,便飛往宋青小身體左右前后。

    強大的神識附于那骨牌之上,像是牽引著她的四肢,要將她制住。

    她當年走投無路之時,便被這骨牌定住,神識如無形的泥流,將她束縛其中,最后被魏芝以法寶貫胸而過。

    如今這骨牌對她的牽制有限,并不能再像當年一樣將她隨意左右。

    宋青小的眼中閃過一絲寒芒,她的長劍雖說拋了出去,但她面對骨牌壓制,卻不慌不忙的。

    手掌一攤,一盞青色小燈便出現在她掌心之中。

    混沌青燈內的紫焰‘嗖’的一聲飛了出來,楚逸的身形已經倒退著走出百來米遠了。

    他見到那紫焰之時,已經感覺到不對勁兒了。

    這焰息他太熟悉了!

    當年的那面骨牌,便是毀于這焰息之中。

    只是與八年前相比,此時的紫焰顏色比當初的青焰要艷麗許多,同時氣息也更為恐怖。

    緊接著那紫焰一閃,只見一面骨牌之上頓時紫光乍現,盛開了一朵色澤妖冶的紫蓮,那蓮瓣如同活物,在骨牌之上緩緩盛開。

    整個‘開花’的過程極為迅速,隨著蓮瓣一完全盛開,那四面骨牌便‘卟’的一聲被燃為灰霧。

    骨牌之中的靈力被火焰盡數吸收,那股困住宋青小的神識在骨牌一毀的剎那,便一下消失了。

    本命法寶被毀,對于楚逸來說是個極大的創擊,他后退的腳步一頓,發出一聲悶哼,一口精血從他口中噴出,俊臉慘白得不見一絲血色。

    正在此時,顧春行也終于出手了。

    宋青小的強大遠比她想像中還要可怖,眨眼之間便殺死了范家的討厭鬼,同時將楚逸這個面癱臉法寶毀了!

    與楚逸、魏芝及范氏的人相比較,顧春行的力量強大,并不倚重于寶物,反倒更多依靠自身的力量催發出強大的攻擊。

    “我出招了!”

    她出手之前,先打了一聲招呼。

    接著兩柄板斧被她舉起用力往地面一劈,‘轟’的疾氣流中,斧影化為兩道凌厲的殺機,往宋青小奔馳而來,一前一后。

    ‘前’字令一閃之下,宋青小原地消失,將這兩股斧影避過。

    “你不是我的對手。”

    她的聲音冷冷傳揚開來,回應她的是‘嗖’的一聲疾轉,一柄奇大無比的斧頭飛轉著劈砍而出,精準的砍往她聲音出現之處。

    “我知道!”

    顧春行長腿一邁,說話的功夫間雙腿一蹬,身體被靈力包裹,高高騰空而起。

    她身影以迅雷不及閃電之速,躥出十來米遠,一把將飛旋的斧頭握住,接著用力往宋青小所在的方向劈落:

    “不過我還是會盡力的!”

    她一斧揮出,那巨斧之刃以萬鈞之力劃破半空,帶起殘影。

    在她奇大無比的力量之下,那氣流發出尖銳的哨音,‘轟’的一聲將宋青小才顯現出來的‘身影’斬中。

    斬到了?顧春行腦海里閃過這個念頭,但隨即又覺得不對頭。

    她的實力她心中有數,宋青小能秒殺范氏那陰陽怪氣的男人,將楚逸、魏芝逼走,至少已經達到分神境初階了。

    這樣的人怎么可能會輕易一個照面間就死在她斧下?

    更何況她一斧劈落后,那種感覺也不對頭,就像撲了個空,沒有劈中肉身之后的感覺。

    顧春行一想到這里,當即另一只手舉斧往身后劈落。

    ‘轟!’

    靈力劈砍而出,但下一刻卻像是陷入泥潭之中,被一股奇怪無比的力量所束縛住。

    原本以雷霆之勢劈下的巨斧在半空之中以極為詭異的角度停住,像是陷入了一個古怪的領域之中,不能被她掌控。

    顧春行一斧失控,當即另一只手也同樣劈砍而出。

    正在這時,只見一只拳頭憑空出現,往她的斧刃處轟出。

    那拳頭并不大,甚至顯得過份白皙秀氣了。

    只是顧春行心里卻生出一個古怪至極的念頭:以肉身硬接?

    宋青小瘋了?

    她才想到這里,只見那拳頭在即將接近斧刃之時,一股磅礴異常的可怖靈力從拳身之上轟擊而出。

    那靈力沖擊斧刃,還未碰到巨斧,強大的靈力便已經擊打中斧身了。

    這股力量沖撞之下,顧春行極為自信的肉身之力竟像是落了下風。

    ‘鐺’!

    斧身被拳影擊中,像是發出一聲哀鳴般,那斧身硬生生被擊得往一側歪斜。

    以上好材質所煉制的斧身之上,留下了數個淡淡的凹痕,像是被指印所擊中。

    她竟然僅能憑借肉身之力,在這樣的重型法寶之上強行打出凹痕。

    顧春行腦海里涌出這個念頭,但另一只持斧的手則在宋青小這一擊打之間,終于脫困,毫不猶豫再次舉斧劈出。

    兩人離得極近,她的法寶又用在追殺逃離的范氏元嬰,僅剩一盞青燈罷了。

    她這會兒與自己相搏,無異于赤手空拳在戰斗。

    顧春行眉頭一皺,本能的便要將十分力量收回數分,但不等她行動,就只見宋青小掌心之上飛快凝結出一柄冰劍,接著沖她板斧的方向用力揮出。

    這樣一來倒好,顧春行心中的顧慮全消,手上運足力量,斧影與冰劍相交擊,發出一聲震響——‘呯!’

    冰雪飛濺開來,斧頭鋒利的刃口斬中冰劍的劍身。

    別說宋青小手持的只是以靈力化形的長劍,哪怕她手持真劍,輕盈敏銳的劍與重型武器相交接,也必定會吃大虧的。

    可是她強大的力量卻賦予了冰劍不輸于巨斧的沖擊力,兩相碰撞之下,劍身極為穩固,并沒有被重斧壓下。

    反倒是斧刃與冰劍相交接的地方,大量寒氣過渡。

    一層淡藍的霜霧從斧刃的方向凝結,并飛快的往巨斧其他地方蔓延開來,頃刻之間便將整個斧身都蒙上了一層冰霜。

    顧春行欲將手抽回,卻發現那斧頭像是被一股奇大無比的力量粘黏住,根本難以抽脫。

    那寒冰凍結的速度快得驚人,不多時冰霜就從斧柄蔓延至她握住斧頭的手掌、手腕,并順著胳膊往上走。

    ‘喀喀’,顧春行耳中聽到冰晶飛速凝結的聲響,那寒意侵襲她五臟六腑,筋脈之中也像是浮現出寒氣,將涌動的靈力凍結住。

    臉面之上像蒙了一層厚硬的冰塊,在她被凍為冰雕之前,閃過她腦海里的最后一個念頭就是:這就是分神境的修為么?好強!

    宋青小將長劍一收,眼前持斧的少女已經化為一尊作勢欲撲的冰雕了。

    “留你一命。”她說話的同時,伸手一推顧春行的額頭。

    半空之中那撲殺的少女雕像隨著她這一點,便徑直往下栽落。

    顧春行已經達到化嬰境中階之上了,她的肉身實力很強,若不是沒有可用的法寶,她的真正實力至少不輸化嬰境頂階。

    這寒冰只能暫時將她困住,并不會真正要她性命的。

    宋青小對她印象還不錯,這會兒將其摔落之后,接著又轉過身,將青燈握住。

    “啊——”一聲凄厲至極的慘叫發出,緊接著只見一道劍影疾轉著飛回,又往魏芝逃離的方向追出。

    楚逸一見這情景,當即大驚失色。

    愛護伴侶的心情令他將強敵將至的恐懼之心都壓過,見長劍往魏芝所在的方向追去之后,他顧不得自身安危,當即將手一抖。

    ‘嗖——’

    一條金色繩索從他掌心之中飛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往那長劍套了過去。

    此物名為捆仙索,有困住法寶、對手的妙用。

    那長繩化為金影,將長劍追上之后,‘嗖嗖’數聲便化為數條金色繩影將誅天牢牢困住。

    “快跑!”楚逸話音剛落,那長劍才被困住一秒,便見那劍尖之上突然鉆出一只小巧玲瓏的龍頭。

    緊接著一對小爪也從劍身探出,那對小爪子一把將這金影抓住。

    說來也怪,楚逸這捆仙索一旦施展之后,便化為無形金光,至少能將對手困住一時半刻。

    哪怕就是達到通天之境的寶物,在楚逸看來至少也能困它數十息左右。

    可此時那環繞的金影在小龍爪子之下,卻一下被抓了個正著。

    金影重重一顫,像是不堪這龍影一握,頓時從金影顯現出實體,化為金繩,隨著那小龍雙爪一撕,捆仙繩便應聲而斷了!

    捆仙繩一斷,上面的靈力頓時盡失。

    長劍化為小龍,在金色的碎片之間穿梭。

    楚逸瞳孔緊縮,沒料到自己話音才剛落,這捆仙繩竟如此不中用,連一息功夫都沒有撐過。

    他還想要再摸寶物,但宋青小已經不再給他機會了。

    一朵紫色的蓮焰在他足下出現,楚逸低下頭時,才發現那蓮荷如藤蔓般,從雙腿蔓延至自己的胸腹。

    紫焰所到之處,雙腿、腰腹便感覺到一股寒意入骨。

    緊接著他只感覺到自己雙手、臉頰皆是一涼,一股不妙的預感剎時涌上楚逸心頭。

    當年的那一場獵殺,在八年之后,竟然會有這么一個結果。

    今日恐怕在劫難逃了。

    這個念頭剛一閃而過,他下意識的便想伸手去摸自己的頭,一道清冷的女聲傳進他耳中:

    “破。”

    這是什么意思?他識海之中剛出現這個疑問,接下來他便聽到了此生中最后的一道聲響:‘呯!’

    仿佛煙花炸裂了開來,寒意頃刻之間蔓延至他四肢百骸,他舉起摸臉的手落了個空,那揚起的手從肩頸上方一滑而過,最終無力跌落。

    紫焰將他腦袋瞬間灼毀,速度之快,連楚逸的元嬰都來不及逃脫。

    “逸哥……”

    這對情侶青梅竹馬,心意相通。

    楚逸死的剎那,魏芝似是感應到不對頭了,遠遠的傳來一道撕聲裂肺的呼喊,但并沒有人再能回應她了。

    “宋青小!”女人怨毒至極的聲音傳來,“我是不會放過你的——”話音未落,金色小龍似是在捆仙繩的殘渣之中玩膩了,不用宋青小招呼,小尾巴一擺,便往魏芝的方向疾追而去。

    “啊——”

    數十里開外,魏芝尖利的慘叫聲傳了過來,接著一道綠芒沖天而起,將濃烈的劍氣蓋過,不多時一條金色影子飛快遁了回來。

    “竟然沒死么?”宋青小與小龍心意相通,自然能透過它‘看’到之前它狙擊魏芝的一幕。

    魏芝被小龍追上之時,UU看書 www.uukanshu.com像是拿出了一個約摸碟子大小的碧綠八卦形盤,那八卦盤至少已經是通天靈寶以上的極別了,上面似是覆蓋了強大的靈息,興許是她世族之中長輩所賜的。

    那縷靈息的修為至少已經達到合道之境,一被催發,便隨即將魏芝罩入其中。

    此物似是有瞬移的神奇妙用,魏芝在這光芒所照之下,瞬間消失了,且以小龍速度之快,也僅是撞碎她殘影,凜冽的劍氣重傷了她,卻最終仍是讓她逃脫。

    ‘咕咕——’

    任務沒能完成,小龍喉間發出似是委屈,又似撒嬌的聲響。

    魏芝為了保命,危機關頭將身上能掏得出來的寶物,在小龍追擊的剎那,抓到什么東西都往它砸過來了。

    它此時腦袋之上沾滿了紅、粉、黃、綠、紫等各色相混雜的粉沫,連兩只金燦燦的角上也有。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