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77章 故地

前方高能
     但宋青小的心志卻極其堅定,當年留在她心里的那些陰影、恐懼,隨著磨煉化為一種強大的意志,使得她并不受過往所束縛,才會出現心境進階的情況發生。

    要做到這一點并不容易。

    他說到這里,語氣就變了:

    “這對你來說,便相當于一次心境的磨煉了,你應該會有一些感悟,對你將來的修煉也大有好處。”

    “原來這就是心境。”宋青小點了點頭,她沒料到自己臨時起意,重走當年的舊路,竟然會有這樣的收獲。

    心境穩固之后,她明顯感覺得到神魂確實比之前輕松了許多。

    “若是我受到了心魔的蠱惑,又會發生什么事呢?”她往前邁了一步,踩過當年自己曾差點兒死去的地方,以神識問詢蘇五。

    “很嚴重。”蘇五的語氣是前所未有的慎重,“這將會成為你揮之不去的陰影!”

    他停了半晌,接著才說道:“我當年,就是因為破不了心境,而沖擊入圣境失敗的。”

    宋青小的腳步一停,這并不是蘇五第一次主動提及他沖擊入圣境失敗一事,卻是他第一次如此明確的告訴宋青小沖擊失敗的原因。

    “是因為前輩生平做錯的兩件事嗎?”蘇五提到過他生平做了兩件無法彌補的錯事,這兩件事對他影響極深。

    哪怕他肉身已死,如今僅剩殘魂,也仍對此份外忌憚。

    每當聊到這個話題,蘇五不是沉默,便大多數時候是隱匿,顯然內心深處仍然不愿提及。

    “是啊。”不知是不是今日被宋青小擊碎心障所觸動,蘇五聽她這樣一問之后,沉默了許久,才應了一聲。

    不過他說完這話,又覺得這樣輕易回答實在太沒面子,不由故作冷漠:“你為什么總打聽我的事?”

    宋青小淡淡一笑。

    可能是因為當年叛出世族,最終被武道研究院的高手圍剿而死,寄魂于她身體多年的緣故,使得他再沒有可以交流的人。

    而宋青小是唯一可以與他談話,

    知道這位當年名動天外天的強者還活著,并了解他身不由己的人,所以蘇五與她談話的時間越來越多,時常還會在修行之上指點她幾分。

    無論是在之前,還是逃入星空之海后,蘇五對她幫助很深,也是銀狼失蹤之后,偶爾能與她聊天之人。

    哪怕有時兩人談話并不和諧,也會有不歡而散的場景,宋青小對他十分忌憚,他又懷有奪舍之心,但兩人都不可否認,蘇五之于她來說,雖說需要防備,卻也是如師、亦友的人。

    “因為我的事,前輩都知道啊。”宋青小看破他的心思,給了他一個臺階。

    這些話,蘇五如果不想說,早就已經消失。

    此時故意這樣問,可能只是需要一個想要繼續往下說的契機而已。

    她的話無懈可擊,蘇五覺得很有道理,卻仍是‘哼’了一聲:

    “說給你聽一聽也沒什么。”他話雖是這樣說著,只是在即將開口之時,卻又像是不知從何說起。

    宋青小也不催他,只是沿著小巷往前走。

    蘇五數次想要開口,但這些事情埋在他心里多年,成為他的心結,有心想要說給人聽時,他才發現開口對他來說并不容易。

    他沉默了許久,直到宋青小以為他又再次消失時,他突然開口:

    “那是你的回憶?你害怕嗎?”

    他并沒有提起自己先前的事,醞釀了半天,卻仍問起宋青小的過往。

    “嗯。”宋青小輕輕的回應了他一聲,好像已經遺忘了蘇五之前提及要說給她聽的事一樣,態度云淡風輕。

    蘇五內心深處傳來一陣竊喜,但他在意識到這一點后,又化為一種更大的絕望將他束縛住,壓得他喘不過氣。

    “那是我的‘曾經’。”

    宋青小平靜的說道:“我從小在這里長大,我的父親是一個有犯罪記錄的人。”

    這影響了她的一生。

    時代發展至今,帝國的電子檔案已經記錄十分清晰,可以追溯人的祖宗數代、生平。

    血脈的傳承、祖輩的記錄,都有可能影響帝國出生的每一個人,使得底層的人永遠難以有翻身的機會,世世代代如同這片繁華之下的泥,被帝國遺忘在這里——

    她就是在這樣惡劣環境下,出生、成長的普通人。

    父親有犯罪記錄,母親酗酒如命,家庭背負巨債,而她走投無路之下,進入警衛廳。

    如果沒有這樣一場意外,也許她的人生會截然不同,也許她還留在警衛廳,遭受先前那胖碩女人的排擠,也許已經離職,從事其他的工作,或被債務壓著,仍然照顧自己的母親。

    她徐徐說來,語氣平淡,像是在聊別人的往事。

    “對我來說,進入神獄是我唯一的機會。”過往的陰影,代表著她的弱小,意味著她受人隨意欺凌,只會堅定她追求強大實力的堅定決心,她又怎么會害怕呢?

    蘇五雖然早知道她心志堅定,但真的聽到她以輕柔的語氣,卻說出這最強悍的話語時,卻依舊受到極大震撼。

    他甚至為自己感到羞愧。

    蘇五的聲音已經消失,宋青小也不知道自己說的話他聽到沒有,不過她也并不介意。

    與蘇五說話的這會功夫,她已經回到了當年自己與唐云所住的小屋。

    屋門已經破敗不堪,門上的鎖鏈早就已經被人毀去,僅虛掩著而已。

    上面層層疊疊的以紅漆寫著的‘還錢’等字樣,隨著時間的流逝,顏色已經暗淡了許多。

    這樣破舊的空房子,西郊多不勝數。

    這里每天都有可能有人會消失,她們母女當年的搬離,并不會引起西郊的人的注意。

    可能關注著她與唐云安危的,說不定是昔日的債主而已。

    宋青小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一下推開了屋門。

    屋里亂糟糟的,一些陳舊的家具布滿了灰塵,桌椅等物被人掀翻在地。

    可想而知她當年與唐云搬離此地之后,討債的人發現她消失,憤怒的在這里發泄。

    但從一些角落,仍可看出她當年生活的痕跡。

    屋子角落已經結了蛛網,像是被她突然闖入所驚動,瘋狂的縮回了房屋墻壁的縫隙里。

    只留了片刻之后,宋青小便離開了這里。

    西郊一行最大的收獲對她來說便是提升了心境,也算不虛此行。

    獸王的身體需要處理,銀狼的氣息越來越弱,宋青小決定先帶它找個地方,暫時安頓。

    她第一時間便想到了當年自己便宜買下的那間鬧鬼的房子,那會兒的她沒想到過后面自己會逃跑,本來還想要好好安頓。

    那棟房子鬧過鬼,一般人不愿接近,她在那里住的時間,同一小區的人一般都不會過去,可供她暫時休息。

    打定主意之后,宋青小就轉頭往那房子的方向而去。

    ‘前’字令一施展之下,她的速度奇快無比,不出兩三分鐘,宋青小就已經輕易避開巡邏的保安,到達目的地。

    她身影一閃,便已經出現在院內。

    但令宋青小感到詫異的,是此地并沒有如她想像一般,雜草叢生。

    相反之下,這里的矮灌被修剪得錯落有致,屋子四周的薔薇藤順著墻壁攀爬,花開得正艷,散發出陣陣香氣。

    地面也被打掃過,落葉并不多,鋪設的鵝卵石干干凈凈,不像是長滿了青苔,常年無人居住的樣子。

    莫非在她離開太久之后,此地有人暫居?

    宋青小的目光一冷,當即放開神識,但神識一掃之下,又并沒有發現有人。

    她皺了皺眉,走到屋門處,接著以手去開門。

    那門鎖是智能的,在她手掌碰觸到的剎那,觸發了自動感應,竟‘咔嚓’一聲打開了,像仍是記得她是主人,這就令宋青小感到有些奇怪了。

    門鎖還沒換,證明她還是這間房子的主人。

    可是外面是誰在負責打掃呢?這間房子當年鬧鬼的事小區人盡皆知,一般安保能不過來,就盡量不敢靠近。

    就算這里多年太平,但在屋主人一直沒回來的情況下,又是誰在幫忙打掃庭院呢?

    屋里在門鎖打開之后,家電等自動感應開啟。

    她的目光在屋里一轉,發現不僅止是庭院,同時屋里也打掃得十分干凈。

    多年過去,這里還維持著當年她生活時的布置。

    她上樓轉了一圈,陰魂被她收拾之后,這里并沒有那種陰森的氣息。

    樓上的每個房間都被人精心打理過,卻沒有居住過人的痕跡。

    一樓的大廳中,羅五當年自恃實力,放出火苗燒毀過的沙發套子被人換過,她打開冰箱,里面竟然放著一些可以支撐兩天的基本的生活用品和一些水。

    “奇怪。”

    宋青小腦海里第一時間想到了羅五,但又覺得不大可能。

    羅五此人貪生怕死,且又極會審時度勢,那時自己算計他聯手殺死了范江渠后,自己逃跑了,此人不知道有沒有被世家的人逮到。

    依他性格,就算在不確定自己必死的情況下,不敢說出太多自己的消息,可他也絕對會裝出與自己不熟的樣子,不敢跟自己有所瓜葛。

    但宋青小可沒幾個朋友,想不通她索性就不想了。

    她將銀狼身上的禁制揭去,露出已經奄奄一息的銀狼來,將它放置到地面之上。

    它還咬著獸王身體,興許是回到了曾經呆過的‘熟悉’的地方,它緩緩睜開了眼睛。

    銀狼的眼瞳此時已經化為鮮紅色,細看之下,那紅色由絲絲縷縷的血絲所組成。

    這種血緣如同活物,將它整個眼珠包裹,不住蠕動著,看上去十分嚇人。

    它一落地后,試探著想要撐起前肢,卻試了數下,都像是無能為力。

    宋青小對它的情況極為擔憂,不由化出一支冰刃,將自己掌心劃破,血液沁了出來,她將手掌往銀狼面前遞去。

    藍血封印已經全部解封,隨著她實力的增長,如今她血液的力量遠勝從前,對銀狼有極大吸引力。

    銀狼如今的情況不妙,喝了她的血后,說不定情況會好一些。

    哪知這以往令銀狼覬覦的血液,在她將手遞到銀狼面前時,這頭叼著獸王的狼竟不知從哪里生出力氣,蹭著前肢后退,喉間發出‘咔咔’的聲音,像是避之唯恐不及。

    “嗤。”識海之內,傳來蘇五的嗤笑聲:“它不吃。”

    他像是有些幸災樂禍:“可能是你喂的那顆丹藥的后遺癥。”

    “……”宋青小不理他,將手湊銀狼更近,這頭巨大的銀狼顫巍著別過頭,竟然真如蘇五所說,像是因為吞食了丹藥,而對她的血都產生了陰影。

    面對她遞過去的手,它喉間發出‘咕咕’的卡喉聲,像是十分反胃。

    它避閃不及的樣子,令宋青小哭笑不得,沒料到那粒丹藥的威力如此之大,竟然會令銀狼對她血液的味道都產生這樣的反應。

    掌心處的傷逐漸被靈力封住,涌出的血液被傷口逐漸吸收,銀狼不愿意喝她血液,宋青小自然無法再勉強它,只得嘆了口氣,將手收回。

    “前輩,這混沌珠被妖獸吸收之后,難道會出現這樣的反應?”

    宋青小發出疑問,她不愿意相信自己煉制出的丹藥會成為‘劇毒’,最多味道確實不怎么樣,令銀狼不喜。

    只是那顆丹藥按照‘赤血丹’的丹方煉制的,雖說藥材的比例可能會因為她在煉丹的過程中出現差異,但最終加入了她的血液之后,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會出現這樣結果的。

    唯一在宋青小預料之外的,UU看書 www.uukanshu 就是那枚混沌珠了。

    她與時秋吾在爭執之時,那珠子生出自主靈識,最終主動選擇涌入了銀狼嘴里。

    這粒混沌珠集星空之海的力量,照蘇五所說,吞食了珠子之后,應該力量爆發才對。

    就算是有反噬之力,也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顯出端倪。

    宋青小在逃跑的過程中試過以靈力查探銀狼體內的情景,卻發現它情況不妙。

    混沌珠一進入它嘴里之后,便消失得無影無蹤,它體內的妖丹卻像是極不穩定,這是銀狼如今出現這種情況的主因。

    妖獸的妖丹便如人類修士的丹田,一旦受損,便會危及生命。

    它這種情況,與當年宋青小自爆金丹時的情況相似。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