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80章 求助

前方高能
     “你怎么……”

    可能是宋青小的出現及她與當年一樣,并沒有改變的樣貌沖擊太大,周野剛一張嘴,便再說不出話來。

    “好久不見。”

    宋青小也沒料到,她從星空之海返回之后,第一個認出自己的,會是這么一個熟人。

    她與周野經由羅五介紹認識,這房子當年還是經由他的介紹而買下的,但從她進入預備隊后,便再也沒有跟周野有過聯系。

    從他過來的情況看,這屋子的打理、維護應該是由他在看管的。

    這倒是極為難得。

    宋青小的話便無疑是證實了周野內心的猜測,在初始的沖擊之后,一種極度的興奮、好奇便接連涌上他的心頭,將他臉上的沉重都沖淡了數分:

    “宋小姐,竟然真的是你。”

    確認了宋青小的身份之后,周野長長的松了口氣,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露出笑意:

    “羅先生如果知道您回來,一定會非常的開心。”

    宋青小聽到他提起羅五,不由心中一動。

    他忙不迭的便要拿出手機,通知羅五,嘴里還不住的道:

    “將近十年沒有您的消息,電話也沒有再打通過,沒想到今日過來會碰到您……”

    “先不管他。”宋青小出聲吩咐:“我有話問你。”

    周野的年紀比她大許多,但她此時的話里有一種令人不容置疑的堅定,讓周野不由自主的便聽從她的吩咐,本能的放下了正欲撥打出去的手機。

    “您說。”

    “我這房子,這些年都是你在打理?”

    “是的。”聽到宋青小提出疑問之后,周野才強忍內心的興奮,一拍自己的腦袋:“您才剛回來,確實應該先跟您說一聲。”

    他說到這里,便從當年提起。

    當年宋青小在千山手里僥幸揀回一條命后,在安隊長的幫助之下,躲進預備隊。

    臨走之前向周野借過車,本來是想送銀狼前往星空之海,卻因銀狼不愿離開而作罷。

    與他最后見面的那一次,宋青小透露過自己要出一趟遠門。

    當時周野便想到了這房子鬧鬼的傳聞,再加上她與羅致玉相識,他以為宋青小要出門的緣故與房子相關,還曾有些心虛內疚的。

    “您當年臨走時,委托我幫您照顧這房子。”

    因為這一點,從宋青小離開之后,每個月他都會固定請人過來打掃清潔衛生,讓人幫忙更換床單被褥等。

    每個星期他都會親自過來看看,冰箱里也會放一些食物等。

    原本以為宋青小的離開少則十天半月,長則一年半載,卻沒料到他這一照顧,就是十年的時間。

    宋青小的神識強大,記憶也佳,他這樣一說,倒是令她想起了當年的事。

    確實如周野所言,

    當年她離開這里前往預備隊的時候,囑托了周野幫她照顧房子。

    只是那會兒的她自己都沒料到,她這一離開之后,再次回來時,會是在十年之后。

    而這十來年的時間中,她有八年的時間都在星空之海,每日修煉提升實力,根本沒有想過回來帝都及這套房子的事。

    她當年無心的一句囑托,會讓這樣一個普通人堅持下去。

    “開始一年的時候倒還好,后面我也有些好奇。”周野說道,“于是我去問了羅先生。”

    當時的羅致玉態度古怪,像是有些忐忑,又像是松了口氣。

    表情極為復雜,半晌之后才像是態度含糊的暗示他,讓他不要將自己與宋青小之間熟識的關系告知其他人。

    周野那會兒聽到羅致玉這話,不由心中暗自揣測,這兩人是不是鬧了什么矛盾,導致羅致玉要撇清關系。

    他正感不安間,不知為何,羅致玉又偷偷交待了他一句,說是宋青小如果回來,或是跟他聯系,讓他務必通知自己。

    之后的時間宋青小自然再也沒出現過,從她離開約兩三年后,不知發生了什么事,羅致玉警告他不準再提起這個事,像是對于宋青小的存在極為忌諱的樣子。

    周野也好奇過羅致玉與宋青小之間的關系,只是宋青小當年買房是自己出資,羅致玉提到她時,又像是忌憚,又像是防備,與他原先想像的情況大相徑庭。

    時間一長之后,見羅致玉不允許他提起宋青小,周野便也識趣不再問。

    但他還記得當年因為宋青小的緣故才與羅致玉相識,如今羅家已經發達遠勝于當初,在帝國之中勢力極盛。

    他也領宋青小當年買房這份情,所以記得宋青小的囑托,哪怕是十年之中她音訊全無,但他也會每個星期都過來一次。

    “……有時我來會檢查一下,門窗、電路等。”偶爾他會購買一些新鮮的食物,替換掉冰箱里即將過期的食品。

    周野這樣一做,便是十年時間不知不覺的過去。

    他提到這些事雖說并不是什么大事,也不管他做這些是為了什么,但就憑宋青小當年順口一提,他便一直照顧這屋子至今,也足以讓宋青小對他高看幾分。

    “你幫了我的忙,你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

    周野聽她這么一說,不由苦笑了一聲:

    “只是小事而已。”他連連擺手,“更何況——”

    他神色有些猶豫,卻見宋青小目光平靜,像是在等著他接著往下說下去。

    不知為何,周野在她目光之下,根本沒有抗拒之心,當下便道:

    “不瞞宋小姐您說,我等了這么多年,能夠看到您回來,也是一件好事,總算不負您的重托。”

    他躊躇了片刻,又接著嘆了口氣:

    “我今日過來,其實也打算最后看一看房子有沒有整修的地方,將來可能會托管給其他人。”

    周野勉強笑了笑:

    “我最近確實遇到了一些麻煩,可能活不了多長時間了。”他才年過四十,依如今的帝國普通人的壽數來看,他還十分的年輕,卻自言命不久矣。

    宋青小示意他接著往下說,同時放出一絲神識,往他身上查探了過去。

    說來也怪,他明明只是一個普通人,但此時神魂極弱,像是有些油盡燈枯,確實如他所說,像是壽數不長的樣子。

    他身上似是還有一道詭異的氣息,掩蓋住了他原本的氣息,巧妙的與他骨血交融,合二為一。

    “一個月前,我接到了一樁大單子。”

    有人聯系到周野,說是想要賣一棟北郊的古樓,聯系了他過去,并要他親自負責此事。

    周野如今事業做得很大,早就已經不再負責這樣的買賣買屋的事宜。

    但這個人所說的古樓,是建于一百多年前,傳承至今,具有極高的藝術價值,屬于有價無市。

    他一聽到這事兒,便十分歡喜,忙不迭的便趕了過去。

    等周野按照電話中的人的指示,趕到北郊的古樓時,卻發現那人并沒有如約出現,反倒看到了大門之上懸掛的一面小古鏡。

    同去的幾人敲了半天房門,但都無人響應,最終幾人挫敗而回。

    原本以為這就是一個惡作劇,可周野回來之后,卻發現自己身上莫名其妙多了把黑色的鑰匙。

    而拿到這把黑色鑰匙之后,周野就覺得不大對勁了。

    他總感覺自己的身后像是隨時跟了個東西,有時會出現一些幻覺,同時開始感到自己精力不濟。

    短短半個月的時間,他就瘦了下去,時常感到十分疲憊,臉色不對勁兒。

    他試著去看醫生,只是做完各種檢測,醫生卻說他身體健康,就是最近可能工作繁忙的原因,導致他精力不濟。

    最后,醫生給他開了一大堆的補藥,讓他自己回家調養身體。

    在醫生說完這話之后,周野就知道自己出了事。

    發現自己情況不對之后,他就已經暫停了手中的工作,休息了好長時間,但越是休息,他卻越覺得疲倦不已。

    身上像是壓了一座沉甸甸的大山一般,他時常感覺上氣不接下氣。

    最令他感到恐懼的,是他發現之前那把從古屋之中得到的鑰匙,好像隨時都裝在他包里。

    得到鑰匙的那會兒,他并沒有以為意。

    畢竟這個年代,科技飛速發展,許多屋子的家居早就已經變為智能感應,這樣的鑰匙早在數十年前就已經淘汰,他當時摸到鑰匙的時候都覺得十分吃驚,覺得興許是自己在圍繞著古屋轉悠時,從古屋之中某個角落掉下來的。

    隨后他便把這個事拋到了腦后,直到幾天之后,他無意中發現那把鑰匙出現在了自己新換的衣服里。

    第一次時,他想自己可能是當時無意中把鑰匙裝進了新衣服的口袋中,在摸到這把古怪的鑰匙之后,便順手將其放進了抽屜。

    “我當時想,這東西是屬于古屋主人的,哪怕他戲耍了我一通,但總歸是要物歸原主的。”他那會兒事務繁忙,雖然感覺去了古屋之后整個人精力不濟,卻并沒有聯想太多,直到幾天之后,他接到了一個古怪的電話,點燃了周野內心的恐懼。

    “我又接到了那個古屋主人的來電。”

    他說這話時,臉上的肌肉抽搐得十分厲害,眼珠都像是因為害怕而劇烈的顫抖,顯然內心之中已經恐懼至極。

    “他埋怨我,為什么要亂丟東西。”

    其實周野一開始接到古屋主人的來電時,本來是十分生氣的,他被人召集上門,又戲耍了一通,最后無功而返不說,這古屋的主人反倒還打電話來責備他,說他亂丟東西。

    他的第一反應,就是認為古屋主人可能污蔑自己在他古屋之外丟了垃圾。

    周野當時就反駁,自己不是這樣的人,可他話音一落,便聽到對面掛斷了電話。

    等他再打電話回去時,卻顯示這個號碼無法接通,不在服務區內。

    “我當時十分煩悶,準備找人幫忙查一查這個人到底是誰。”他那會兒覺得自己可能做這一行,是不是不小心得罪了人,但出門之后準備摸車鑰匙時,在口袋里卻摸出了那把黑色的古怪鑰匙。

    這一發現,令周野吃了一驚。

    他明明清楚的記得,自己已經將鑰匙放進了抽屜內,為什么這會兒卻又會再次出現在他身上呢?

    此時的周野已經意識到不對勁兒,他當即調轉回辦公室,卻發現自己放進抽屜的鑰匙果然消失。

    周野首先想到這可能是一個惡作劇,畢竟他雖說將這把黑色的鑰匙放進了辦公室內,可公司人來人往,不排除有人故意想要攪事。

    只是不知為何,他又覺得這個想法不成立,因為他想到了那古屋主人的來電,指責他亂扔東西。

    想到這里,周野當即寒毛直立。

    他并非完全不信邪,畢竟當年經手的宋青小的房子中,就恰好是鬧鬼的。

    有了這個念頭之后,他就存了要將這鑰匙放遠一些的心思。

    家里他是不敢放的,周野已經結婚生子,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為了避免給家人帶去一些不好的‘臟東西’,他選擇了去酒店暫居。

    他特地選擇了一家離自己平日工作、生活居所最遠的一所酒店,在離開酒店的時候,他將這把鑰匙放進了酒店洗手間的一個角落里。

    放完之后,他立即便離開了酒店,半步不敢停留的駕車離去。

    當時他還覺得有些心虛,也擔憂自己的舉動會不會不太厚道,給酒店亦或是下一個租客帶去什么厄運。

    但同時他心里又存在著一種僥幸,希望自己只是想得太多而已,興許根本沒有什么古怪,那把黑色的鑰匙只是太過特殊,興許員工在進入他辦公室時,看到這鑰匙,說不定是認為此物對他十分重要,所以怕他丟失之下給他裝進了包里。

    可無論他怎么安慰自己,他都已經開始感到害怕,甚至不敢去摸自己的口袋。

    只是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

    周野駕著車子逃離了酒店很遠之后,他鬼使神差的摸了摸自己的包,“而那枚黑色的鑰匙,就正好是在我的包里。”

    這一發現徹底擊垮了周野的鎮定,這把鑰匙是他親手放進酒店的洗手間,放完之后便立即離開,中間他沒有接觸任何人,不可能有人會將這枚鑰匙重新放進他口袋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