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82章 幫忙

前方高能
     那后知后覺的寒意涌了上來,刺激著他胳膊,令周野既冷且疼,卻有一種說不出的輕松之感。

    好半晌后,那只胳膊才重新有了些知覺,他甩了甩手,看著那鑰匙還心有余悸。

    可就在此時,那表面結出了一層黑晶的鑰匙頭部像是翹了一下,他瞪大了眼睛,“動了——”

    話音剛落,就見宋青小用力一捏——

    ‘卟’!

    那先前還在動彈的‘鑰匙’應聲而爆,在她手上化為一條奇大無比的肥碩黑色蟲子。

    濃稠的黑汁噴濺而出,流到了她手指之間,散發著股股惡臭至極的氣味。

    這種味道異常陰寒,又像是一種陳腐多年的尸體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實在令人難以忍耐。

    那蟲子約摸手指大小,身上長著一節一節的紋理,油光水亮,似是極為堅硬。

    蟲子頭部之上長了兩對細長如針頭般的觸角,隨著它的掙扎收縮蠕動,像是想要尋找她的弱點,扎進她手里。

    只是那觸角在碰到她指頭的觸那,便像是如被灼燒一般,迅速退了回去。

    一想到這鑰匙竟然會變為這么一個東西,且鉆進了自己的身體中,便令周野不寒而栗。

    “這,這是什么東西?”他吞了口唾沫,既覺得惡心,又感到驚悚無比。

    隨著黑色的汁液爆出,那被宋青小踩在腳下的黑影也跟著劇烈的掙扎。

    可是在她靈力制壓之下,黑影根本無所遁形。

    薄薄的寒意從她足尖蔓延開來,很快將那黑影凍結在內。

    強悍至極的冰系靈力很快將那陰影封死在其中,在靈力絞殺之下,不多時,那陰影瞬時便失去了動靜。

    陰影一消失之后,那被捏爆之后還在垂死掙扎的蟲子像是感應到了什么一般,更是劇烈掙扎。

    宋青小將其捏緊,寒意從她指尖鉆出,很快將那掙扎的蟲子凍為一塊冰晶。

    她用力一握,只聽‘呯’的一聲脆響,那冰晶連帶著蟲子尸身,化為粉沫消失。

    “這有可能跟尸氣有關。”宋青小回了周野一句,算是解釋了他的一些疑問。

    從他接到電話,到前往古宅,看到那面銅鏡,可能是著了人家的道。

    她對于尸體、陰魂之類的門道并不太了解,但參與的任務多了,也能看得出來一些法門。

    這只化為鑰匙的蟲子應該屬于某種寄生體,吸食他體內的精血與生靈之力,而同時覆蓋在他陰影之中的則是陰魂,應該是吸食他的生靈之力及精氣。

    如此一來,便可以推測這蟲子與陰魂恐怕都是受控于某人,借這兩樣東西,以邪門歪道的方法,吸干普通人練習邪門兒的功法而已。

    再加上周野自己查到的古宅主人,宋青小不用想,便知道這應該是屬于范氏的族人。

    范家的人最擅長制作符篆,豢養陰尸、鬼魂。

    這樣以陰魂、蠱蟲之類吸食人精魂的陰邪的法門兒,確實很像范氏一族的行事方法。

    再加上又有周野的話作證,更是確定她的猜測。

    七年前,她被范江渠叔侄盯上時,將羅五拉下了水。

    此人貪生怕死,那一次恐怕是被世家盯上了,為了討得活命,才應該借著做生意之便,討好范家,想要賣個人情。

    時間上來說,羅五與明面上范氏的往來,與當時她與羅五聯手抵抗范江渠叔侄的時間點是吻合的。

    所以周野在求助的時候,提到范家,羅五便知道招惹了他的是世族之人,當時便不想淌這渾水,最終給了他一個地址,想要讓他靠自己的方式解決。

    可惜周野只是普通人,還接觸不到世族的這一面,再加上范家這養蟲的人又拿他當成寄生之體吸氣神,所以他自然是找不到這羅五所說的店鋪的。

    只是從這蟲子及陰魂看來,實力都弱得可憐,背后修煉的人最多不過達到丹境的水準而已。

    “尸體?”周野還在瑟瑟發抖,今日發生的一切像是打開了他新世界的大門,“我——”

    他正想說自己平時做生意為人也算對得起良心,不應該會得罪人才對,只是話沒說完,他身上卻突兀的傳來了‘鐺鐺鐺’的響聲。

    這響聲在屋子之中顯得極為瘮人,像是一個小鐘受到激烈撞擊之后發出的聲音,刺耳無比。

    “我的電話。”周野先是嚇了一跳,緊接著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摸出了包里的手機。

    他拿到手機之后,很快又變了臉色,像是見了鬼般,想將手機扔出去。

    那手機的來電顯示是一患亂碼,同時手機的屏幕變成了綠熒熒的顏色,如同燃燒的鬼火。

    隨著那‘鐺鐺’的鈴聲響起,一股強大的陰氣從那手機之中傳了開來,令宋青小想起了當日楚可復仇時,自己與楚可通話時的場景,與此時異常相似。

    只是當時她實力低微,甚至還沒有踏入修行界的大門,參與任務的數次也不多,第一次遇到怨氣強大的陰尸,所以當時極為吃驚,如臨大敵。

    如今的她自然非當日可比,這點兒陰氣對她來說,根本沒有任何殺傷力。

    那鈴聲響了數下之后,周野被嚇得不輕。

    “這是,古——”他說話都有些口齒不清了,但通過寥寥數字,宋青小卻猜得出來,打電話來的是他口中的古宅主人。

    他好像并不知道這只是一串亂碼而已,可能當日范氏的人在將他選為修煉的人鼎之后,便施了術法迷住了他的神識,令他看到的數字,與自己是不一樣的。

    電話鈴聲響了數下,周野卻手抖著根本不敢去接。

    宋青小也并不動手,鈴聲約響了五六下后,卻突然自己接通了:

    “你敢毀我的東西!”

    一道尖厲的男聲從電話之中傳了過來,像是極為憤怒。

    從他說話之時,寒意便從話筒之中傳開,一股黑色的霜晶迅速將手機表面蒙住,并蔓延至周野手指、掌心。

    “我要將你抽魂扒皮,煉為銅尸!”那說話的人語氣陰測測的說完這話,便迅速掛了電話。

    ‘嘟、嘟、嘟!’

    急促的斷電聲響起,周野聽到這威脅,臉色煞白,本能的仰頭往宋青小的方向看去。

    先前那蟲子被捏爆后沾在她手上的汁液迅速結冰,又裂了開來,紛紛剝離她的手指,頃刻之間就令她手指干干凈凈,白皙細嫩,如新剝的初筍,完全看不出來之前這手指曾強而有力捏死了那樣一只可怖又詭異的猙獰蟲子。

    到了這會兒,周野才終于明白,自己這段時間惹上的麻煩恐怕非同一般。

    他想到了羅致玉的反應,恐怕在他找上羅致玉的時候,羅致玉就已經看出了一些法門。

    周野是個聰明人,他雖說對于隱世家族、范家一無所知,但活到這把年紀,混到這樣的地步,他自然也有一些眼力。

    羅致玉與古屋主人應該相識,所以在他求助的時候,羅致玉便已經猜出了一些東西,不愿沾染進這樣的麻煩里,最終才將他打發了回去。

    “地址給我。”宋青小把手上的污漬除去,向周野要起了地址。

    “宋小姐,我不能連累你——”

    他還不知道自己影子之中藏匿的陰魂,但今日鑰匙變黑蟲,并鉆進自己體內被逼出來的一幕已經足以令他膽顫心驚。

    這會兒再聽到宋青小找他要地址,他自然知道她要的是羅致玉給他的那個地址。

    先不說這個地址究竟是真是假,可他招惹上的,顯然不是一般人。

    “人家能做出這么一個局,顯然早就已經盯上我,又何必連累您呢——”他一臉的絕望,卻又十分擔憂自己的家人。

    “地址給我!”宋青小皺了皺眉,又重復了一句:“我會找到動手的范氏族人,將其清理干凈,你和家人自然不會有什么問題。”

    “您又何必淌這渾水,羅先生都不愿——”周野嘴唇動了動,卻被宋青小將他的話打斷:

    “他不敢,我可以。”

    先別說她與范家本來就有仇,反正已經殺死了數個范氏族人,也不差再多殺幾人,只是回來順手為之。

    其次,周野信守承諾,替她照顧了十年房子。

    不僅如此,冰箱里他放了少量食物與水,光是這份堅持,就足以令宋青小對他另眼相看。

    “我說過,我會回報你這個人情,正好替你解決這個麻煩。”

    她先前說這話時,周野還有些驚疑不定,可此時她再說這樣的話時,不知為何,周野卻又覺得她確實可以辦妥此事。

    宋青小的神色平靜,但目光卻極為堅定,顯示她這話并不只是隨口一說。

    再一聯想到當年羅致玉對她特別的態度,不是親近,卻似是有些討好恭敬,她消失了十年時間,卻容貌未變,種種情景,令他脫口而出:

    “難怪,羅少會在這些年中,一直照顧您的母親了——”

    這一瞬間,周野像是明白了什么。

    極有可能羅致玉這樣做,也是因為他知道一些宋青小的來歷底細,有意‘討好’她罷了。

    也正是因為羅致玉的舉動,才更堅定了周野這十年時間中不間斷的細致付出。

    否則以他在帝都的身份地位,宋青小這樣的‘客戶’,壓根兒用不著他親自出面,且事事親力親為。

    不過周野也沒料到自己這樣的堅持,竟然會帶來這樣大的收獲。

    若不是因為自己遇到這樣的事,今日又恰巧過來,恐怕還未必會知道自己竟然會認識這么一個神秘的人物。

    周野的心中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這一次劫難是該欣喜,還是該慶幸了。

    本來以為自己必死無疑了,可宋青小的話又給了他一線生機。

    他猶豫了半晌,便咬了咬牙,將當日羅致玉告訴他的地址說了出來。

    這個地址他背得很熟,畢竟關系到他的性命,他當日自己都去過好多回了,絕對不會記錯。

    “要不我開車帶您去。”周野說道,“畢竟跟我有關——”

    雖說宋青小似是有些本事,可這背后的人在他看來實在手段‘通天’了,連羅致玉這樣的人物也無可奈何。

    “不用了。”宋青小搖了搖頭,她解決周野的事情只是順手為之,有他同行,不止礙手礙腳,更有可能節外生枝。

    她如今麻煩纏身,到時一旦逃離帝都之后,他牽連太多,也會反遭自己連累。

    “你將古宅的地址也給我。”她吩咐完這一句,周野當下不敢多言,也一一說了。

    談完這件事后,宋青小這才像是想起了先前他說過的話:“你說,羅先生一直在照顧我的母親?”

    “是的。”周野面對她的態度更恭敬了。

    如果說一開始他對宋青小的尊重是因為羅致玉而有些客套的話,這會兒在宋青小替他抓住了蟲子,又要替他‘解決’麻煩之后,他已經從客氣變為恭敬及順從:

    “約摸七年多前,羅先生便將您的母親接走安置。”

    具體的事情周野也不大清楚,只是當年宋青小失蹤之后,唐云的醫療費一直在由羅五支付,在她‘消失’兩年多后,羅致玉便令人將唐云從療養院接走,一直安排人照看著。

    從時間上來看,他接走唐云的時間,應該是在范江渠的事情發生了以后。

    宋青小勾了勾嘴角,問道:“我的母親被他安排在哪了?”

    “應該是在帝京,UU看書www.uukanshu. ”周野說到這里,又像是有些遲疑:“不過我沒見過,羅先生只交待,讓我看到您回來之后,第一時間通知他,他會安排您母女見面的。”

    “我知道了。”宋青小微微皺了下眉頭,很快又恢復了之前的神色:

    “你將羅先生的地址也給我,我回來的事情,你就不要通知他了。”

    從當年宋青小將羅五拖下水后,也許出于對她的戒備,或是倒向了世族的原因,羅五迅速控制了唐云,并掌控在他手里,興許是想要借此事威脅自己。

    但不管羅五打著什么主意,由此可以得知,唐云至今并沒有出事,這令她不由松了口氣。

    只是這一趟她回帝都本來是想要看一看自己的母親,可在不確定羅五有沒有與世族合作的情況下,這個原本的計劃未必能成行。

    “好的。”周野并不知道她內心的糾結,他毫不猶豫答應了她的叮囑,宋青小又說道:

    “范家的事你不用管了,從此以后就當沒有這回事。”她說完這話,示意周野將他手中的電話交給自己:

    “今日之后,我會再次離開。”

    她的話令周野愣了一愣,“您還要再離開?”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