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83章 古宅

前方高能
     “嗯。”

    宋青小應了一聲。

    她這一次離開之后,不知多久能回,也不知能不能回。

    帝都對如今的她來說,并沒有什么再值得留戀的東西,除了一個母親。

    想到這里,她吩咐周野:“你再幫我做一件事。”

    “您說。”周野神情恭敬,宋青小今天相當于救了他一命,又要替他解決后續的麻煩,對他來說有很大的恩。

    “我會盡量去辦的。”他甚至連問都沒問,便一口答應了下來。

    這會兒別說替她辦一件事,就是她再多交待幾件事,周野也絕對不會吭聲。

    哪知宋青小話一說完之后,神情又躊躇了半晌:

    “算了。”

    她原本準備收拾了范氏在周野身上動手腳的人后,便去找到羅五,逼他交出自己的母親,將來請周野照顧一二。

    可如今她這樣的情況,就算羅五交出唐云,憑周野的實力,也不可能在世家環伺之下保住自己的母親,反倒只是為他徒增煩惱而已。

    想到這里,她眼中閃過一絲堅定:“這里你不用再照看了,直接賣出去,獲得的報酬算是當年你幫我辦理這房子的報酬。”

    對她來說,如今的錢財數字已經沒有意識。

    在得罪了帝都的世族,又有可能會受到時秋吾追擊之下,帝京已經不再是適合她久留之地。

    她買這套房子時,原本是為了有個安身立命之所,可如今對她來說,已經不需要這樣的東西。

    宋青小的話讓周野十分吃驚,他還想要再說什么,宋青小已經手掌微抬,止住了他欲說的話:

    “你體內的陰氣我已經替你驅除,今日你就當沒見過我就行。”

    周野隱隱感覺她這樣說,可能是想要與自己撇清關系,興許她有什么難言之隱,令他不方便追問。

    他聽了宋青小的話,試著抬了抬胳膊,轉了轉脖子,果不其然,這將近一個月以來困擾他的那種陰森森的感覺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雖說胳膊還殘留著被她抓過之后的酸軟無力感,可至少體內的蟲子被她逼除,解決了他的煩心事后,這種小問題遲早也會恢復的。

    周野心中既是興奮,又是有些感動,同時還有些忐忑難安。

    他打定主意,這房子是絕對不能賣的,將來他還要好好照顧,等著宋青小回來之時。

    “宋小姐,您幫了我這么大的忙,我有什么可以幫助您的嗎?”

    他說完這話,又道:“我也知道,我能幫您的地方可能十分有限,但是——”

    宋青小原本是真準備說不讓他幫忙的,但話到嘴邊之后,她卻又心念一轉,不由看了自己身上一眼:

    “倒是真有事要你幫個忙。”

    她身上的衣服已經穿了很長時間,破破舊舊的,雖說當日從五尾狐女手中搶了數套,

    但時間一長肯定是不夠的。

    “你替我買一些衣服。”她想到自己戰斗之時有可能會顯出女媧之體,又補充了一句:“要以裙子為主。”

    不過這些衣服始終都是凡品,根本經受不起靈力的沖擊。

    時間一長,就是準備再多也不行。

    蘇五當初提到天外天的九天城內有一家云錦制衣,其衣料是以云氏的人喂養天蠶吐絲而織成,不僅外形美觀,且水火難侵,有一定的防御作用,就算自己現出女媧之體,也不會將衣物損毀。

    若是能有這樣一件寶衣,對她來說倒是方便行事。

    她如今被迫要往天外天逃離,九天城遲早是要去的,蘇五當時提起這云錦寶衣不便宜——

    宋青小想到這里,不由掂了掂自己家底。

    在女媧補天任務時,她確實身家不豐,但如今經歷了數次任務后,也算積攢了一些東西,逛一逛那云氏衣坊應該沒有問題。

    不過這些都是后話,得熬過眼前的危機,才有可能去想以后的事情。

    周野沒料到她竟然會提出這么一個匪夷所思的要求,只是他想了想,自己目前能幫得上她忙的,恐怕就只有這些事了。

    擺脫了鑰匙的陰影之后,體內積郁的陰氣及影子中的陰魂又被宋青小收拾完了,他精神明顯好了許多。

    當下也不再遲疑,立即就出門要去替宋青小辦事。

    趁著他離開的這段時間,宋青小干脆回了浴室,準備洗漱一番換件衣服再說。

    從進入星空之海以來,八年的時間,她都沒有好好的打理過自己。

    雖說星空之海內也有湖泊、溪流,但始終不如在都市方便。

    房子一直有周野負責照顧,水、電等都沒問題,宋青小進了浴室好好的梳洗了一番,換了衣服出來之后,這才拿出了周野先前交給她的手機。

    手機已經被陰氣腐蝕,從原本的綠色轉化為一種陰測測的藍色,與當日她撥打了楚可電話之后的手機情形相似。

    范氏的族人在發現自己放出的黑色蟲子死后,顯然已經動了殺機。

    這樣濃烈的陰氣,足以重創到普通人。

    只是對于宋青小來說,手機里的陰氣卻已經不能傷她分毫,甚至她如果有心,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將這陰氣毀去。

    不過她準備借這手機里的陰氣為媒介,找出范氏人隱匿之地,將其解決,因此并沒有動這手機。

    靈力轉動之下,原本淌著水的頭發很快化為冰晶,隨即又被震開化為霧氣。

    她以發繩將頭發綁起,又打了會坐,約半個小時后,周野便折轉而回。

    他這一趟回來,裝了小半后備箱的衣裙。

    “時間緊急,我打電話讓人幫忙采購了一批。”

    正如周野所說,因為時間緊急的緣故,他送來的衣服并沒有著重挑選什么剪裁款式,而是只照宋青小的要求買的一些樣式簡單的衣裙。

    他將東西從車上搬了下來,在客廳之中堆了一小堆,原本準備問宋青小要放到哪里,卻見她手一揮,那堆小山似的衣服便已經瞬間消失。

    這如同變戲法一般的場景讓周野嚇了一跳,但他嘴唇動了動,卻識趣的沒有多問。

    畢竟鑰匙變蟲隱藏進他體內,又被宋青出這樣的事情她都能辦到,相比起來,收衣服這樣的‘小事’就不值一提。

    辦完了這件事后,暫時解決了一樁宋青小的后顧之憂,她也不準備再耽擱下去。

    周野提出要送她出去,她也并不拒絕,徑直坐進了車子后座,上車之后叮囑了周野不要跟人提起遇到過自己的事,以免惹來麻煩。

    他戰戰兢兢的答應,車子駛出小區之后,他正想再與宋青小說兩句話時,但眼睛余光落到后視鏡上,卻發現車子后排坐位空蕩蕩的,僅留下一絲冰冷的涼意。

    車上的宋青小已經不知所蹤,竟然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離去。

    從車上離開之后,宋青小就握緊了手機,往周野所說的古宅而去。

    她施展‘前’字令,自然比開車不知要快了多少倍。

    約片刻功夫,她就已經到了北郊,神識放開之后,很快便找到了與周野身上那絲陰氣相吻合的古宅。

    她神識一動,便已經出現在古宅之前,緩緩顯出了身形。

    這棟古宅之中有一股強大的怨毒之氣,里面應該豢養了什么陰邪之類的東西。

    一股黑氣從宅中沖天而起,往附近四散開來,化為陰魂、邪祟的咆哮、慘叫之音。

    但這股黑氣像是受到了某種束約,并不往外散離,宋青小猜測宅內可能被范氏的族人種下了禁制,使得陰氣無法泄離。

    附近本來相鄰的倒有數套房子,但可能從三十多年前,此地被范氏的族人買下之后,動了手腳的原因,居住在附近的人可能承受不住這股陰氣,已經接連搬離出去。

    所以古宅方圓十里左右,竟然找不到幾個活人氣息。

    就算留下來的少數一些人,都是上了年紀,且氣息極為微弱的樣子。

    北郊本來風水不差,位置也不錯,但因為這棟古宅的陰氣所襲,這樣極具傳承價值的古宅附,野草肆意的長,倒便宜了一些受陰氣滋養而生的蛇蟲鼠蟻。

    但如此一來,倒正合宋青小的心意。

    古宅之內并沒有活人的氣息存在,那布下大陣的人似是對于自己設置的聚陰之地極為自信一般,沒有親自鎮守。

    她身影一閃出現在院落之中,可能是感應到她身上的氣息,草叢之內的蛇蟲鼠蟻等生物都極為畏懼的四散逃避。

    一進院中,那股陰氣開始肆虐,先前在屋門之外還天晴日朗,一進院內,便陰氣陣陣,大霧叢生。

    一股若隱似無的腐臭之氣從屋內傳了出來,數道似是妖獸的咆哮夾雜在陰氣之中,似是想要以恐嚇的方式將她逼退。

    宋青小往四周打量了一眼,院內種了一些槐樹,像是按照了一定的方位,樹蔭一旦形成,就如同一種巧妙的布陣,形成眼前這樣陰森森的鬼域。

    她神識一掃之下,很快就發現了槐樹之內殘留的陰魂。

    他們生前可能被范氏的人以特殊的方式殺死,死后肉身及靈魂都被禁錮在樹內,配合槐樹所種的陣形,組成鬼陣,攔捕進入古宅的人。

    天長日久之下,他們受陰氣所滋養,死前又怨氣深重,倒已經成為了一定的氣候。

    這里已經淪為范氏族人的養鬼之地,附近一些本來不成氣候的游魂也被引了過來,困在院內出不去,在黑霧之中游來蕩去。

    也幸虧周野等人進來的時候沒有修為,否則‘看’到這樣的場景,恐怕嚇也要嚇死他們。

    只是無論是游魂還是槐樹之中的怨靈,此時都像是感應得到宋青小并不好惹,這會兒只恨受到陣法限制不敢遠離,哪里還敢靠近。

    宋青小打量了這槐樹半晌,不由嘆息了一聲。

    她一進入古宅,就知道自己先前料錯了。

    能在此地布下這樣的大陣,且院內陰氣已經成了氣候,被拘禁在此的游魂已經有了一定的修行,辦得到這一切的人,實力并不僅僅只是丹境修為的人了。

    范家不愧是世家大族,光是這樣的陣法傳承便已經令宋青小頗為眼熱。

    以槐樹布下這樣的禁制,至少能困得住化嬰境以下的修行者,甚至就是一般的化嬰境初階進入此處,一不留神恐怕也是要吃大虧的,能在其主人不在的情況下辦到這一點,倒是十分的不容易。

    她想起了自己從范江渠手中搶奪到的迷蹤陣旗,那套陪伴了她多時的陣旗已經在星空之海損毀,至今她還沒有找到合適的替代品。

    這東西有些作用,尤其是在自己修行之時,布置下一套,有困住對方,并及時提醒自己的作用。

    若是將來有機會,她倒是可以前往范氏一趟,奪取這陣法之秘。

    她打定主意,便不再將心思放在這陣法之上,而是將目光落到了大門處。

    古宅被改造過,形成了強大的聚陰之地。

    不止是宅內有強大的陰氣,附近的陰氣、游魂都被吸到了這里。

    宋青小對于陣法雖說不懂,陰尸、鬼魂也并不精通,可她好歹在試煉之中經歷過數次與鬼怪相關的任務,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再加上顧府探險之行,楚女聚魂一事,也算是看出了一些東西。

    那整棟小樓在陰氣包裹之下,如同一只巨大的骷髏頭,正中的大門便如鬼怪張開的嘴,吐出的長舌。

    她往大門的方向走了過去,陰魂們躲在角落,一聲不敢吭,也并不敢靠近。

    這里是百年之前的古宅,建筑還保存著百年前的房舍特有的風格。

    大門刷以朱紅色的漆,可在陰氣襲染下,那朱紅色的大門則呈現出一種詭異的紫黑色,像是浸足了淤血。

    門內散發出陣陣惡臭及強大的血腥氣,兩種味道揉在一起,形成一種讓人毛骨悚然的強大死靈之氣。

    ‘鐺鐺鐺——’

    門上突然傳來一陣撞擊之聲,在這陰氣繚繞的院落之中顯得份外嚇人。

    宋青小定睛一看,就見到房門之上掛著的一面鏡子。

    那鏡子呈圓形,直徑約摸十五厘米,這古宅的大門是左右兩扇,那面鏡子便不偏不倚,恰好位于門縫的中間。

    先前門縫內沖擊而出的陰氣可能將這面鏡子撼動,令它撞擊著門體,發出‘鐺鐺’的響聲。

    這應該就是周野所說的那面鏡子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