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85章 掃蕩

前方高能
     七條鐵索一斷,便都接連如同長鞭彈往半空。

    那七具銅尸體內的黑蟲一感應到封印破開,便都接連從銅尸嘴中涌出。

    ‘嘩嘩’的聲響里,黑色蟲子順著銅尸的身體跌落地面,四面八方的墻壁都被死氣所困住。

    鋪天蓋地的黑蟲如同蒼蠅聞到了腐肉,瘋狂往宋青小的方向爬來。

    玄棺上的鐵索一斷,便如同困制住鐵棺的禁制已破。

    棺上原本閃爍著紅光的符文一暗,受到棺材之外的紅符制約的陰尸頓時發出一聲震天怒吼!

    ‘嗡——’

    陰煞之氣沖擊開,將冰晶冰裂。

    那被困封在棺中的陰尸沖擊著棺蓋,‘轟——’

    黑氣從棺蓋縫隙之中鉆出,數條漆黑異常的長甲如同利刃,輕而易舉刺穿棺蓋,要將其推開。

    ‘吱嘎!’

    棺蓋與棺身接駁之處傳來受到力量擠壓的聲響。

    與此同時,那些最早批沖出銅尸的黑蟲如同黑潮般,已經近在咫尺了。

    宋青小受兩面夾攻,眼角余光看到那數根陰尸指甲鉆出之時,她單手握住冰劍,從上而下往棺蓋的頭部重重捅入。

    ‘噗嗤。’

    冰系力量所化形而出的長劍,在靈力的加持之下,不亞于一件上品的法寶了。

    此時被她一捅,當即刺破玄棺,捅入棺中。

    只是一入棺體,便很快碰到一堅硬無比之物,再難寸進了!

    ‘吼!’

    陰尸的嘶吼聲里,濃烈的煞氣將冰劍的劍尖腐蝕,黑氣順著透明的冰劍往上攀爬,眨眼功夫那黑線就像是要爬至宋青小握劍的手掌處。

    一股奇大無比的力量從劍尖之上撞擊而來,劍體‘嗤嗤’裂開,像是承受不住。

    宋青小的瞳孔緊縮,靈力從她掌心之中涌出,迅速將即將崩裂的劍體穩住。

    黑煞之氣逼退而下,她單手握劍,用力將試圖從棺中蹦起的陰尸強行再次逼躺回黑棺之中。

    ‘鐺!’撐起身的陰尸臉部被劍刃抵住,排山倒海的力量自冰劍之上傳來,強行將它壓制回棺內,發出一聲重響。

    宋青小單手將陰尸壓制,接著另一只手一揚,嘴中輕喝了一聲:

    “出來!”

    隨著她說話聲中,一點黑光一閃,強大的魔氣將陰煞之氣撞擊了開來,黑氣之中,傳來詭異、恐怖的獰笑:

    “桀桀桀——”

    這聲音如同來自九幽,帶著強大無比的戾氣,笑聲所到之處,魂鬼避逸,就連那先前掙扎劇烈的陰尸都像是被鎮住,令宋青小感覺到手上掙扎的力量都一松。

    正往宋青小疾速爬來的蟲群像是感應到了這股懾人的氣勢,爬行的動作一頓,緊接著竟然轉身開始往后蠕動著退縮,速度比先前向她爬來時還要快得多。

    它們像是遇到了令它們極為害怕、恐懼的克星,爭先恐后的往后爬,有些沖在最前面的肥碩蟲子甚至深恐爬得慢了,甚至迫不及待的爬至同伴身上,像是想要越過蟲群的身體,率先逃脫。

    這就形成了一個詭異而又惡心的奇觀,這些蟲群來得極快,但此時逃得更快。

    蟲群相互攀爬交疊,接著又因為相互蠕動之間疊得太高又接連滾落。

    “桀桀桀桀桀——”

    笑聲還在持續著,此地鬼氣彌漫,陰煞之氣極濃,魔氣形成黑霧,所到之處鬼氣紛紛臣服、避躲。

    黑霧之中,一個魔影閃現,那漆黑幽深的雙眼之中,魔氣翻涌,偏偏那魔影腦門之上,一個‘青’字極為醒目。

    “別笑了!”

    這笑聲之中蘊含著強大的魔氣,興許是感應到了此地的陰煞之氣,對于青冥令來說便如同來到它的‘地盤’了,令它一出現便展開強大的氣息,將此地的怨靈、陰尸、鬼蠱全都鎮住。

    青冥令覺醒的魔魂一出,那笑聲帶著鉤魂攝魄之力。

    雖說宋青小與它血契之后,并不受這獰笑聲所影響,但看它一出來便得意忘形的笑,不由將其喝斥住。

    那還在半空之中轉動,享受著鬼神伏避之感而不可一世的魔魂一聽到宋青小喝斥的剎那,那魔氣包裹之中的魂體便重重一抖。

    ‘桀桀’的笑聲戛然而止,紊亂的魔氣一滯,轉動的魔魂身體一頓,‘嗖’的一聲縮小成約摸二十厘米高的小小魔魂,浮在半空之中。

    它兩只手的形狀反背在身后,一雙如同深淵般看不見底的眼睛望著宋青小所在的方向,半低垂著頭,一副犯了錯后老實巴交的神色。

    魔魂笑聲一止,四周慌亂無措的蟲群頓時比先前穩定了許多。

    “將此地的陰氣吸了!”

    先前受魔魂笑聲壓制的陰尸又開始躁動,宋青小單手將其壓制住,又吩咐魔魂。

    這玄天靈寶的魂識一聽宋青小的話,當即將背在身后的一雙小手一揮——

    被困積在此地的陰煞之氣便如同受到了召喚般,爭先恐后的涌入它身體之中。

    ‘嗤、嗤嗤嗤——’

    那鋪天蓋地的蟲群接二連三爆裂開來,大股大股夾雜著生靈之力的黑氣帶著魂息化為小團小團的黑點,涌往半空之中的魔魂身體所在之處。

    失去了這股陰煞之氣的支撐,蟲群的身體瞬間只剩空殼,迅速干癟了下去。

    玄棺之內,也有大股大股的陰煞之氣沖出,陰尸發出驚恐交加的嘶吼。

    它似是并不甘愿,吞吐出的黑云像是要將棺材封住。

    這陰尸先前還想破棺而出,以強大的力量推擠著棺蓋。

    此時卻將手縮了回去,濃郁的陰氣將棺蓋之上被它指甲所戳出的數個黑洞封住。

    撕裂的棺材接駁處,又重新被一股怨煞之力牢牢封鎖,它試圖與魔魂的力量相抗衡,將自己體內的陰煞之氣鎖住。

    但它實力增長雖快,卻并非玄天級靈寶的對手。

    尤其是魔魂在玉侖虛境吸納了魔氣之后,修復了以往本體所受到的創傷,恢復了玄天級靈寶魂識的威榮,其魔氣更在陰煞之氣之上,品階比陰煞之氣高階了許多。

    所以這陰尸僅抵擋了片刻功夫,隨著那魔魂張開了嘴,用力一吸——

    只聽‘呼’的一聲響,玄棺之內的陰尸發出一聲不甘的嚎吼:‘吼!’

    緊接著大量黑氣化為實質性的黑云,從鐵棺四周逸出。

    棺材表面的紅紋被沖裂,棺身之上開始出現裂縫。

    黑氣化為萬千絲縷,被魔魂吸入,那棺內的陰尸嘶吼聲越來越大,但隨著黑氣的流逝,它的氣息越來越弱。

    宋青小手中的冰劍原本抵在它臉上,它成了氣候之后,外表被陰氣滋養,形成銅皮鐵骨,本來與冰劍形成對峙之勢,難以刺入。

    只是此時黑氣一流逝,那抵在它臉龐之上的冰劍便一點一點刺入,最終隨著陰尸身上的煞氣嚴重流失,而‘鐺’的一聲刺入棺材底部,將其牢牢釘住。

    ‘呼——’魔魂張開口,屋中的陰煞氣、小院內多年來聚陰陣收聚起的陰氣、冤魂,盡數化為能量,被它吸入身體之中。

    范氏的族人三十來年的部署,積攢下來的家底,不到幾分鐘的時間,全被魔魂吸走。

    棺材內范家人養出來的陰尸不再動彈了,陰煞之氣被吸空之后,這具陰尸已經徹底廢了。

    此地陰氣被吸空,那被霧氣彌漫的屋子這才顯出其真正的面目。

    久違的陽光從敞開的屋門照入,為此地增添了幾許光亮。

    魔魂抱著肚子打嗝,它那嘴角咧開,臉上露出人性化的滿足之色。

    這是除了它在玉侖虛境后以來,吃得最‘飽’的一次了。

    此地的陰煞之氣雖說不能與玉侖虛境中積攢了千年的黑龍陰魂所化的魔氣相比,但與青冥令前數百年落魄的情況相比,無疑要好了許多。

    范氏的族人從三十年前買下此地便進行布置,收集的陰氣、滋養至化嬰境的陰尸,還有數十年間收集的那些黑色尸蠱,全都被魔魂一掃而空。

    宋青小此時心中頗為歡喜,青冥令對于陰氣、陰尸類有絕對的克制作用。

    范氏引以為傲的陰尸、煞氣等在它看來,恐怕便是送上門的食物,如此一來,世族之中,范氏家族對她的威脅一下便小了許多。

    “嘿嘿嘿嘿嘿——”‘吃飽’之后它發出一串古怪的長笑,宋青小向它招了下手:

    “趕緊回來,快別笑了。”

    她的時間不多,解決了此地的麻煩之后,還要趕往周野從羅五手中拿到的那個地址處。

    魔魂已經完全臣服,一聽她吩咐,當即身形一轉,化為一塊黑色小令‘嗖’的一下飛入她掌心之中。

    它的本體之上一個極為醒目的‘青’字,上面有黑絲流轉過,顯得靈性十足,完全不見當日她才拿到時的微弱。

    從它被宋青小完全收服,繼而蘊養在身體內的這段時間以來,它顯然也得到了宋青小修行之時的一定好處。

    那令牌之上流光溢轉,一看就知非同凡物。

    今日這一頓‘飽餐’對它來說也是有助益的。

    魔魂本體一被修復之后,多吸食陰煞之氣,能增進它一些修為,將來在應敵之時,也能成為宋青小繼誅天劍后又一大幫手。

    她原本以為今日過來只是幫周野解決一通麻煩罷了,卻沒料到竟然還會有這樣的意外收獲,倒令宋青小心中頗為滿足。

    青冥令化為黑影消失在她掌心之中,重新被她蘊養進神魂之內。

    此地陰煞之氣已經被吸空,陰尸已死,銅尸體內的尸蠱也全部被解決了,她自然準備離開此處。

    地面上鋪了厚厚一層黑色蟲子的空殼,這些尸蠱的陰氣被吸空后,蟲殼卻留了下來,到處散于屋子之中。

    宋青小伸腿一邁,一步跨出已經出現在屋門之外。

    屋外已經不再是先前陰霧彌漫的情景了,陽光灑落下來,將滿院的陰霾驅散。

    那些按照陣法方位種下的槐樹之前還蔥蔥郁郁,但不到一刻鐘時間,此時已經呈現出一種枯黃色,像是已經枯萎多時了。

    干黃的樹枝搭落了下來,樹內封印的陰魂也應該消失得一干二凈了,隨著微風一吹,枯葉撞擊之間發出‘嘩嘩’的聲響。

    四周十分安靜,拜陣法所賜,先前屋中的動靜應該都被封鎖住了,附近并沒有人趕來。

    宋青小的身影原地消失,院落之中像是一直都沒有人來。

    這座詭異的古宅在除去了陰氣之后,像是瞬間落敗,顯出其陰氣覆蓋下的真面目來。

    她離開古宅之后,便趕往周野所說的另一個地址處。

    這個地址是周野向羅五求救之時,羅五所給的。

    他與范家有瓜葛,以此人膽小怕死的程度,雖說他不敢在范氏族人的眼皮子底下出手救周野,但他也沒必要給個假地址戲耍一個普通人的。

    雖然不知他為什么最后拒絕了周野的求助,又給了他這樣一個地址,并不是完全絕他生路。

    可既然羅五給了這個地址,那么便證明這個地址與范家的人可能有所瓜葛。

    羅五不敢與范氏作對,恐怕也是清楚范氏的底蘊來由,但卻不妨礙他給周野指條明路。

    至于周野能不能找得到這個地址所在的位置,見不見得到范氏的人討得活命,就不在他關心的范圍之內了。

    宋青小一解決完古宅的事,UU看書 www.uukanshu 便隨即趕往上東區。

    她的神識一放開來,速度便奇快無比,僅數分鐘后,她就已經站在了上東區里,羅五給出的地址處。

    上東區十分熱鬧,來來往往的行人也很多,宋青小被人群圍困在中間,偶爾有人路過之時,投來好奇或驚艷的目光。

    她似是瞇著眼睛在打望這些店鋪的招牌,仰高的下巴拉出修長如天鵝般的長頸,那雙被睫毛所擋住的眼瞳之中像是蘊滿了光,如同外地來帝京的游客一樣。

    只是誰都沒有想到,這個少女在幾分鐘之前,剛與兇橫的陰尸打過交道。

    從明面上看來,羅五所給的‘手工店鋪’的地址并不在這條街上,它不是面對普通人的,所以一般人看不到它。

    可宋青小放開神識之后,再睜開眼睛時,眼前的情況就不一樣了。

    路上來往的絡繹不絕的行人一下消失了,街區的光線也像是變得暗淡了許多。

    約摸在離宋青小七八米開外的街對面處,一間陰沉沉的店鋪出現在她視線之內。

    那店鋪大門呈深黑色,其上一塊以白漆滾邊的黑色牌匾掛置在店鋪之上,上面寫著:范氏陰符鋪。

    這才是她此行要找的地方。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