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88章 敘舊

前方高能
     巨猿知道這星辰的厲害,當日亡靈祭壇之上,他曾親眼看到宋青小將這星辰收服。

    后來的顧府探險之行,又目睹了宋青小將顧無相、楚有生布下的兩大殺陣融合進這大陣之中。

    從他的‘同伴’被困住,到被絞滅,不過眨眼功夫。

    此時星辰在他身側不遠處沉浮,他的目光與那才剛殺了四人,卻面不改色的宋青小對上。

    她手提著長劍,紊亂的靈力形成氣流,沖擊著她的頭發、衣物,發出‘嘩嘩’不絕之聲。

    飛揚而起的塵霧及陰氣令男人琢磨她此時的表情,雖說兩人也算舊相識了,但畢竟已經將近十年的時間沒有見過。

    神獄之內的試煉者大多心狠手辣,誰又知道她如今變成了什么模樣呢?

    她手中的長劍及先前放出的青燈、黑色小令不知何物,能在這樣短的時間內便將四名化嬰境高手斬除,可想而知她的恐怖之處。

    但巨猿在與宋青小目光遙遙相碰的剎那,便發出一聲悶吼。

    他高大如小山般的身形在宋青小注視之下迅速縮小,眨眼功夫便重新化為一個身材矮瘦的男人,沖著宋青小微笑著打招呼:

    “好久不見了。”

    六顆星辰還在他身體不遠處閃爍,他卻已經解除了戰斗力強大的巨猿狀態,仿佛感應不到危機似的。

    此人話音一落之后,宋青小的嘴角這才微微一勾:

    “確實好久不見了——”

    她說話的同時,手上被她握住的長劍化為光影,鉆入她掌心之中。

    浮在那男人身旁不遠處的星辰也‘嗖’的一聲拉出數道絢麗的光線,圍在她身側轉了兩圈之后,隱入她體內。

    “——姚六。”

    她叫出了男人的身份,且收起了法寶的舉動令得姚六緊繃的心弦微微一松。

    紫焰重新飛回混沌青燈之內,接著她手掌一握,那燈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姚六的臉頰抽搐,目光在那盞青燈之上停留了片刻,最終目光趨于平和。

    他轉動了一下腦袋,看了一眼被劍氣搗毀的四周,臉上露出謹慎之色:

    “先離開這里再說。”

    此地被毀,雖說宋青小在極短的時間內結束了戰斗,但這里是帝京的上東區,屬于時家的地盤,也是武道研究院的議會總部。

    武道研究院的化嬰境高手有四人都死在了宋青小的手上,議會是不可能善罷甘休的。

    雖說她的實力增漲超乎了姚六想像,但留在此地后患無窮。

    世族的實力他顯然頗為清楚,到時不止是宋青小有麻煩,他也難以逃脫。

    宋青小點了點頭,姚六松了口氣,出聲道:

    “跟我來。”

    他在京都生活,且又與世族的人攪到了一處,顯然對于如何隱匿自己,

    躲避世族的查捕有自己的方法的。

    宋青小目光一閃,見他身形敏捷似猴一般騰飛而起后,也跟著放開神識,往他追了過去。

    此人默不作聲往前飛躥,走街避巷,最終停在了一個偏僻的小巷之內,一頭鉆進了一間店鋪之中。

    那店鋪從外表看來已經十分陳舊,上面寫著‘古寶閣’三個大字。

    以宋青小的神識,自然感應得到這間店鋪與一般的店鋪不同。

    從外表看來,這‘古寶閣’平平無奇,但姚六一鉆進去之后,卻氣息全無,可想而知這‘古寶閣’恐怕內藏玄機,能擋住外界神識的窺探了。

    辦得到這一點并不容易,姚六的進入及此地的禁制,都證明這‘古寶閣’并非一般的去處。

    宋青小只猶豫了半晌,便也跟著進入這閣中。

    她沒想到今日誅殺范家的人時,會遇到姚六。

    此人與她頗有淵源,試煉之中兩次聯手合作。

    顧府探險之行時,她贈送姚六丹藥,為了回報她,姚六更是贈她金蟬,此物在當日她被魏芝、楚逸二人追殺時,曾在危急關頭救她一命過。

    正是因為姚六當日在顧府之中回報的舉動,使得宋青小對他印象頗佳。

    先前在他臨時反戈,將那范氏召來的幫手攔下之后,她也并沒有再動手。

    此時哪怕明知‘古寶閣’有些古怪,但因為以前與姚六之間的淵源,使得宋青小這才會跟著進入。

    她此舉看似冒險,可實則也經過深思熟慮的。

    除了對于姚六的兩成信任之外,宋青小對自己的實力也是心中有數。

    雖說因為蘊養銀狼的緣故,使得她實力受到了壓制,可實則她已經達到了分神之境,手中又有誅天劍、青冥令兩大玄天級靈寶。

    帝都之中雖說仍有強者,但時秋吾這樣的頂階修士已經被天外天的人纏住,一時半刻分身乏術。

    星空之海的異動必定會引發帝都的強者出動,逃跑的魏芝,被她特意放過的顧春行一定會將自己出現在邊界之門外的行蹤報告議會及各自的世族。

    武道研究院的高手雖多,可一被分流之后,就不足為懼了。

    所以范氏的人在察覺到她闖入古宅,感覺到她不好惹后,四處呼朋喚友,也不過叫來了四個‘幫手’。

    如此一來,就算姚六有什么鬼主意,可宋青小憑借手中底牌,姚六也困不住她的。

    她一進入‘古寶閣’,便感覺神識像是瞬間穿透了一層水流,進入了另一個小世界之中。

    外面冷冷清清的,一進里面,談話聲、笑聲及推杯換盞的聲音便都一下傳進了她耳中。

    ‘古寶閣’的里面,竟像是一個另類的酒吧似的。

    里面約摸百來平方米大小,大廳之內擺了數張小桌。

    中間是個吧臺的樣式,幾個穿著服務生服飾的人正在里面忙碌著,偶爾與熟悉的客人打聲招呼,仿佛此地不過是帝國之中一個極為普通的聚會場所罷了。

    但與一般世俗的酒吧等場地不同的是,此地的這些人身上都帶著靈力的波動,就連那幾個服務的人員都達到了凝神境,而在場的人中,丹境修為的人占了大多數,竟然也有數位化嬰境的強者。

    ‘古寶閣’的內里,竟然像是一個修行者之間的聚會場所。

    大家對于她的到來似是并不關注,好像這里時常都會有陌生的修士出入,許多談話的人連眉頭都沒皺,像是并沒有被她的闖入打斷了談興似的。

    宋青小仔細一聽,卻又聽得并不大分明。

    此地像是有一種古怪的禁制,將眾人的神識壓制了,使得此地的修行者無法以神識探聽旁人的隱私。

    只是宋青小的實力已經達到分神之境,且她的神識之強,又遠勝一般分神境修士,所以她雖然感覺到神識受到了壓制,卻并不像其他人一樣受壓制嚴重,隱隱約約間仍能聽到其他人的談話內容。

    她神識掃了一圈,此地的人談論最多的都是各自的私事,偶爾也有提到世族。

    但從這些人談論的內容看來,此地的人應該與世族都沒有多大瓜葛。

    她聽了幾句,發現與自己無關之后,便不再窺探其他人隱私,以免引起別人關注。

    先前進來的姚六坐在一個角落處,他人黑而瘦小,在這樣的地方并不引人矚目,此時見到宋青小后,便十分警惕的沖她招了一下手。

    宋青小身形一晃,身影便原地消失,出現在姚六身側。

    他看到宋青小拉開椅子坐了下來,不由露出松了一大口氣的神色。

    “要喝些靈茶么?”他問了一聲,像是對于此地很熟:“這‘古寶閣’的閣主不是一般人,此地招待的也是神獄之中的‘散修’,世族的人來的并不多。”

    姚六簡單的將此地來歷介紹了一番,同時點出這里不屬于世族勢力范圍之內的事實。

    領宋青小過來的時候,姚六便已經猜出她恐怕心中有不少疑問了。

    他不是世族的人,但對于宋青小這個名字卻并不陌生的,只是在此之前,沒有將她與神獄之中跟自己合作了兩次的試煉者聯系上罷了。

    畢竟在武道研究院的人嘴里,當年的宋青小無法無天、夜闖皇城不說,還狂妄自大,挑釁世族,盜取‘龍牙’匕首、斬殺范氏族人,最終受到議會的制裁。

    這樁樁件件,簡直很難讓姚六與試煉場景之內謹慎而冷靜的宋青小聯系起來。

    若非今日一番巧遇,姚六恐怕做夢都想不到,議會之內當年死于魏、楚二氏聯手的宋青小,其實就是自己打過兩回交道,且印象不錯的熟人了。

    他說完話,偏了下頭,嘴唇微微一動,像是以神識傳音了幾句。

    不多時便有服務生端著茶水瓜果等物過來了,姚六微微一笑,拿出幾樣低階的紙符打賞出去,服務生臉上露出驚喜至極的笑容。

    他們得到了打賞,也知道來這里的客人大多都是有話要說的,也不多加打擾,很快便退了下去。

    等人一走之后,姚六這才謹慎至極的拿出幾面小旗,伸手一搖之后,那小旗放出陣陣靈霧,很快將兩人身形包圍住,把外界的談話聲隔絕了。

    “這里供神獄之中的修行者暫時歇腳。”一些私下的交易、聯絡及消息,都能在此處探聽到。

    神獄之內的試煉者除了世族的人外,還有大部分是獨行者,不愿加入某個門閥勢力,受人管束的。

    但有時一些危險的試煉任務,也需要眾人聯手合作。

    因此這‘古寶閣’便成立了這么一個地方,供這些獨行者私下往來,世族的人一般看不上這樣的地方,除非有特殊情況,一般不來此處。

    ‘古寶閣’的主人是誰眾人不大清楚,但實力不弱。

    至少姚余發現此地十幾年的時間,還沒看到這里被人打過麻煩,就連世族的人都像是知道這樣一個地方,卻又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

    對于姚六來說,是再適合不過的談話場所。

    “我應該叫你三號、一號,還是宋青小?”

    他端了一杯茶水,盯著宋青小問了一句。

    那茶杯之上熱氣裊裊升起,帶著陣陣茶香,吸入鼻腔之內令人神清氣爽,說不出的舒服,顯然并非一般之物,這茶水應該有少許滋養神識的功效。

    “隨便。”宋青小回了他一聲。

    今日她跟著姚六過來,也不是為了跟他敘舊,而是有話想要問他的。

    “那我就叫你青小了。”姚六聽她這樣一說,不由抿了口茶水,將其含在嘴中片刻,接著才咽入腹中,長長的舒了口氣:

    “我叫姚余。”

    先前被他暗算的男人也叫他姚余,而當日顧府探險之行時,他自稱姚六,看樣子姚余早前就已經有想要與她交好的心思了。

    宋青小微微頷首,“剛剛你幫我,不怕武道研究院找你麻煩么?”

    姚余聽她這樣一講,當即咧了咧嘴,露出一絲笑容:

    “那也說不上幫。”

    他與宋青小打過兩回交道,對她實力、性格也有幾分了解的。

    第一次兩人在逃離恐怖營合作之時,宋青小就已經展現出其強大的實力及思慮周全的性格。

    顧府探險之行時,她的修為更是突飛猛進,UU看書 www.uukanshu.com相較于恐怖營,進階許多。

    他知道宋青小不是一個狂妄自大的人,行事之前必有把握。

    當時被眾人包圍的情況下她卻面不改色,必定就是有輕易斬殺這些人的自信了。

    “我若不倒戈,恐怕也跟他們一樣的下場。”姚余又喝了一口茶,“螻蟻尚且偷生,我只是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他將自己的怕死倒是說得極為坦蕩,令宋青小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

    “更何況,我這條命,還是你救回的。”當日顧府探險之行時,他雖使用了金蟬脫殼之術保住了性命,可在最后的危急關頭,卻因傷勢極重而昏死過去。

    雖說當時無論是七號還是楚女,目標都不在他身上,但在試煉之中失去意識,情況便份外兇險了。

    可姚余最終卻順利完成任務不說,醒來之時離開了試煉空間,發現自己身上披了一件紅衫,便知道應該是宋青小當時出手的緣故。

    顧府探險之行進入到地底楚女墓穴之后,活下來的人僅有七號、宋青小及姚余三人了。

    當時試煉要求‘不虛此行’,顧府之中姚余一無所獲,也就是說,當時的試煉需要幾人瓜分楚女的東西,才算真正完成任務。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