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89章 當年

前方高能
     姚余當時昏死過去之后,已經失去了競爭資格,哪怕當時七號不殺他,他若是不能奪取一件物品,任務失敗,也會被神獄規則所抹殺的。

    七號不是好人,不騰出手殺他已經不錯,更不可能有閑心將他命保住。

    也就是說,當時在他身上披了件紅色嫁衣的,十有八九就是宋青小了。

    所以姚余說宋青小對他有救命之恩,也并非張嘴胡說。

    宋青小笑了笑,并沒有出聲。

    姚余見她這神情,便更是肯定了心中的猜測,當即神色肅然向她道謝:

    “青小,真的多謝你了。”

    宋青小坦然的接受了他的道謝,當日她雖說沒有出手將姚余弄出試煉,卻在關鍵時刻為他披上了楚女的嫁衣,最終將他命保住。

    所以姚余的命說是她救的也沒錯,這一聲謝她受得心安理得。

    兩人都是聰明人,姚余借此事挑明了自己立場之后,便提起當日顧府探險之行后。

    那時他使用了金蟬脫殼將命保住,雖說有宋青小贈送的一些丹藥,但他傷勢仍然很重。

    出了試煉之后,他便東躲西藏,深恐遭了其他試煉者毒手,被人揀了漏。

    好在他在進入神獄不久,便因緣際會之下知道了‘古寶閣’的存在,傷勢稍好一些之后,他便進入此處,又跟人交換了一些丹藥,最終勉強將傷勢穩住。

    直到傷愈兩年之后,他才重新進入了試煉之內:

    “我跟裴際方,就是在那一次試煉中認識的。”他說到這里,解釋道:

    “裴際方就是之前被我攔下的那人。”

    此人與姚余在試煉之中聯手,達成同盟,各自收獲頗豐。

    姚余也是因為這一次試煉的收獲,再加上自己兌換的一些丹藥,僥幸在半年前沖擊至化嬰境了。

    “此人知道我沖擊化嬰境成功之后,便有意引我加入世族,為裴家所用。”

    姚余正好也想要找棵大樹好乘涼,畢竟隨著他實力的增漲,將來需要的材料、法寶增多,若是背后有依靠,比他獨行有利多了。

    更何況他進入化嬰境后,將來試煉的難度會比以往更大許多。

    世族人多勢眾,說不定以后還能成為他的依靠,與之合作。

    這樣一想之下,雙方一拍即合,姚余跟著裴際方,也算了解了一些世族的情況,此次范氏的人一召喚時,知道對方實力不弱后,裴際方便將姚余也叫上了。

    “只是沒想到會見到老朋友。”

    雖說裴際方死后,幾乎將姚余進入世族的后路切斷,但能遇到宋青小,并跟她結交,對姚余來說也算一件好事。

    他雙目之中精光閃爍,一張以往本來極為嚴肅的臉上也難得露出笑容。

    說到此處,他提到了‘裴際方’這個名字,引起了宋青小的關注。

    “裴……”她將這個姓氏含在嘴邊,

    眼中露出沉思之色。

    她第一次聽到‘裴’這個姓氏時,是在精神病院的試煉完結,六號找上門來的時候。

    那時六號領她前往上東區的一間看似頗為偏僻的私房菜館,當時接待了幾人的侍者在稱呼六號時,便說的是:“裴小姐來了。”

    在用餐之前,裴六向宋青小提起了說要買她的匕首,在被她拒絕之后,當時的神情也很耐人尋味,也引起過宋青小的懷疑。

    當時她就猜測過,裴六與自己的那把匕首之間有沒有瓜葛。

    只是她被暗殺在前,與裴六打交道在后,再加上后面被人追殺,六號的身份又并不明朗,她的麻煩纏身,當時自顧不暇,根本沒精力也沒能力去追查此事,最終便不了了之了。

    而再次聽到‘裴’這個姓氏,則是在她被范江河追殺的時候。

    危急關頭,她拿出匕首應敵之時,范江河在看到匕首的剎那,脫口而出:

    “龍牙?你跟裴家什么關系?”

    直到那會兒,宋青小確定了自己手中的匕首身份不說,同時也確定了當日在西郊后巷,險些殺死了自己的兇手來自于裴氏一族。

    她其實早有懷疑自己死于世族之手了!

    那柄黑色的匕首并非凡品,哪怕是屬于試煉空間的復制品,但其鋒芒也遠勝于一般武器許多。

    直到林護士意外死亡,死因與她相似,引發安隊長的調查之后,借著安隊長的手,宋青小看過了市面上各大武器設計師出品的圖紙,確定了她手中的匕首與一般市面上的匕首不同。

    最終在蘇五口中,才得知此物應該出自天外天的煉鑄法寶的兵藏世家之手。

    想通了這一點后,以往許多零碎的線索都一一涌上她的心頭。

    她與安隊長追查林護士死因,去檢查她尸體,確認她傷口的那一晚,她被三個世族的人圍攻。

    重傷之下逃入時家,恰巧碰到了裴六。

    那時她與一個明艷的少女站在游廊說話,談話的內容,就恰巧提到了追殺她的三顧。

    兩人似是姐妹,裴六提到的原話是這么說的:“上次你捅出的簍子,至今還被人緊咬著。”

    宋青小那會兒就懷疑裴六口中提到的‘簍子’,便是指殺死林護士一事了。

    只不過她當時沒有證據,又不知那死于‘蘇五’之手的三人到底是不是裴六口中所說的‘三顧’。

    后來她僥幸逃脫皇城,為了避免引起時家關注,一直蟄伏在預備隊中,這條線索便這么暫時斷了。

    而之后她身份曝露,被人追殺,逃入星空之海,報仇一說自然便先擱置了。

    直到她今日離開星空之海,在留顧春行一命時,顧春行為了報答她,提到了裴家。

    顧春行說,當日自己身份曝露之后,之所以以她丹境的修為,最后卻引來了魏芝、楚逸二人追殺的緣故,是因為裴家也放出了揖捕她的懸賞任務。

    “龍牙、裴家、裴六、時越、少女、林護士——”宋青小的眼皮垂了下來,掩住了眼中的冷色。

    昏暗的光線之下,濃密的長睫將她逐漸化為暗金色的眼瞳擋住。

    那瞳孔之中帶著冷漠無情之色,坐在她對面的姚余看不到她眼瞳的變化,卻已經感應到隨著宋青小的沉默,一股令他膽顫心驚的寒流像是在兩人之間繞動。

    這種寒意并不像殺機,卻讓他從心底深處生出一種極為忐忑不安的感覺。

    在這股寒意的刺激之下,姚余的臉頰、手臂及后背各背都鉆出濃黑的毛發,他體內的靈力像是感應到了威脅,開始飛速轉動,刺激著他現出巨猿之體,抵御這股極度危險的感覺。

    他不知道宋青小究竟做了什么,事實上她坐在那里,一動不動,像是已經入了定,連靈力也沒有半分波動,光是冷漠的神情,便已經令他感到不安了。

    將近十年的時間中,宋青小的實力比他想像中的進步太多。

    這位已經多年沒見的‘老朋友’,恐怕修為已經達到化嬰之境頂階巔峰。

    姚余想到此處,不由暗自慶幸自己與她之前曾經同盟,還有過老交情,否則今日自己也要跟范、裴兩家的人一樣,死在上東區了。

    宋青小似是在想著事情,姚余強行壓下自己體內轉動的靈力,盡量安靜的坐著,避免將她的思緒打斷。

    同時他控制著自己放出的禁制,以免這里的波動引起了‘古寶閣’內其他人的關注。

    宋青小將這些年來自己收集到的線索在腦海中一一串連,試圖找到其中的瓜葛,揪出當年暗殺自己的真兇。

    “當年以時家為首的世族與天外天合作,盟約立下之后,為顯誠意,天外天送出了一批寶物。”

    這批寶物之中,便有出自兵藏世家的龍牙匕首,最終分配到了同為世家的裴氏一族之手。

    宋青小可以肯定的是,當日暗殺自己的人持有的必定是龍牙匕首,所以在她即將死亡的剎那,進入神獄之后,神獄復制了這把匕首。

    可她不明白的是,當時的她與裴氏一族之間有什么瓜葛,值得隱世家族的裴氏子弟手持法寶來殺死自己一個手無寸鐵的普通人。

    她將所有與自己相關的人物都理進自己被殺一案中,不放過任何的細枝末節的線索。

    “裴六——”除了那手持龍牙的殺手之外,最先與宋青小打交道的裴氏族人,就是裴六。

    可她與裴六之間第一次見面,就是在精神病院的試煉中,也是在她被裴氏的人暗殺之后。

    在此之前,雙方談不上有仇,自己那會兒剛剛畢業,不過是警衛廳一個微不足道的普通人罷了,有什么值得裴家人暗殺的?

    她臨死之前,被神獄的試煉召入,可以說被暗殺一事成為了她進入神獄的契機,莫非裴家的人這么做,是為了制造一批神獄的試煉者?

    這個念頭剛一涌上宋青小心中,又被她否定了。

    神獄的試煉規則應該只是隨機的罷了,并不一定死于世族、法寶之手,就必定會被召入神獄之中。

    就如同林護士,當年她被殺了之后,尸體一直擺在警衛廳的尸庫之內,并沒有成為繼宋青小之后的幸運者。

    更何況裴家的人在暗殺了她后,仿佛并沒有再將注意力放在她身上了。

    因為從被暗殺的那一天起,宋青小一直都十分警覺,并沒有再次發現被人跟蹤。

    直到她與裴六在試煉場景內相遇,出了試煉場景后再度被她派人追殺,她像是對于自己曾被裴氏的人殺死一事并不知情似的。

    在那兩人死在宋青小及銀狼手中之后,引起了天外天的人插手。

    若不是后來夜闖皇城一事中宋青小引起了世族警覺,再加上斬殺范江渠叔侄一戰中,黑色匕首留下了氣息,恐怕直到如今,裴家也未必會將這些事情與自己聯系在一起的。

    由此可見,裴家以法寶殺人制造試煉者的猜測是不正確的。

    那么自己與裴家之間,到底有什么關系,從而引來了這一場大禍?

    宋青小試著將自己從這一次事件中擇了開來,繼而從林護士身上入手尋找線索。

    從當日裴六與那明艷少女對話中可以得知,殺死林護士的幕后主使,極有可能是那自稱裴六姐姐的女孩動的手。

    裴六曾說過一句十分關鍵的話:“……你上次捅出的簍,至今還被人緊咬著。”

    “上次捅出的簍子——”宋青小輕聲重復,若她沒有猜錯,結合當時的情況來看,那少女捅出的簍子,應該就是指林護士之死。

    而至今被人緊咬著,應該是指安隊長對此一直契而不舍的追查了。

    仔細想來,林護士死的時候,是在她前去探望安隊長的當天下班途中。

    一直以來,宋青小因為當日自己曾被那神秘人暗殺的原因,對林護士之死,一直都認為是自己的緣故。

    可若林護士之死,跟她沒有關系呢?

    “如果林護士的死跟我沒有關系,那跟誰有關系呢?”

    那自稱裴六姐姐的少女有可能是殺死了林護士的兇手,她與林護士之間,又有什么瓜葛?

    一個世族出身的大小姐,UU看書 www.uukanshu 一個僅僅只是帝國醫院的護士罷了,兩者之間照理來說是不可能有交集的——

    “不。”宋青小想到這里,就發現自己忽略了一個很大的問題。

    這兩人之間并不是沒有交集的,甚至林護士當天并不是只跟宋青小見過面的,她與那明艷的少女,也同樣見過。

    她去醫院探望安隊長那天,正巧碰上時越進入醫院了。

    這位出身世族的皇子‘先天體弱’,當天病發入院,當時那明艷的少女正陪伴在側!

    也就是說,那一天林護士與這少女是見過面的。

    若裴六的話是真的,少女當天見過林護士之后便隨即出手殺人,那么弄明白林護士的死因之后,同時是不是也能弄清楚當日宋青小受裴氏伏擊的原因呢?

    畢竟她與林護士之間死亡的方式相似,兇手都是同了同一把匕首,手法相同、刀口的大小也與龍牙相吻合。

    要說宋青小跟林護士之間唯一的差別,可能是因為當時的她身份地位實在太卑微,無論她死與沒死,都不會引起軒然大波。

    而林護士死后,有安隊長這樣的人物替她執著的追查真兇罷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