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90章 裴氏

前方高能
     鎖定了那少女是殺死自己的嫌疑人后,當日聽到她與裴六的談話便都一一浮上心頭。

    裴六當時說她‘不要戀愛腦過頭,一心做著將來嫁進時家,掌控皇室的春秋美夢。’

    她提到,就算時越死了,時家也不會輪到那少女來作主。

    可惜后面的話被那時家的人打斷了,宋青小也知道自己的存在被人發現,最終被迫現身飛出。

    但從這幾句話里可以分析出,那少女與時越之間的關系非同一般,那么應不應該冒險再次潛入皇城,逼問出當年的真相呢?

    宋青小想到這里,終于動了。

    一直默不作聲不敢打擾了她,卻以神識關注著她的姚余第一時間感應到她睫毛動了動,抬起了眼皮。

    她的雙眼如深淵,一眼望不到盡頭,帶著一種令姚余心生怵意的黑墨之色。

    “你跟我說說世族。”她打定主意要將裴、范二氏剿除,但對于世族的情況卻不大清楚,正好可以借眼前的姚余之口,打聽一番。

    她一開口之后,那令姚余感到不安的寒意剎時消失了,他將茶杯一擱,點了點頭。

    “我對世族了解也不多,就從范、裴二氏先說好了。”姚余的話正合宋青小的心意,令她微微頷首。

    姚余率先從范氏開口:“范氏生于洛河之西,如今祖宅就在那處。”

    洛河之西離帝都約千里之遙,當地以古墓及各式傳說而名聞帝國。

    當年宋青小沒有進入神獄之時,就已經聽過洛河之西的各種各樣的帶有恐怖色彩的一些故事傳說,范家發跡于當地,便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了。

    “范家的人以煉尸、鬼、符為主。”族中傳承的秘法,大多與這幾樣是相關的。

    宋青小與范家的人也打了數回交道,對于這一點也心中有數。

    姚余接著往下說:

    “范氏族人分為核心、外部兩大勢力。”

    外部的勢力明面上經營符紙、香燭等俗物,販售錢財,以供范氏一族開銷,及替范氏排解一些瑣碎的麻煩事罷了。

    這些人雖說掛著世族的名號,實則已經不完全屬于范氏核心一族。

    他們大多體內范氏的血脈已經十分稀薄了,并不參與范氏真正的決定,雖說也修行,但靈力微弱。

    與其說他們仍屬于范氏一族,不如說是依附范氏一族生存的奴仆,就算是有一定實力,可最多也不過達到凝神之境,連丹境修為的都很少,不足為懼。

    但凡事沒有絕對,這批被放逐的人中,也會有一些范氏的血脈。

    他們是屬于在出生之時,便被鑒定出天資低劣,且不堪大用的。

    偶爾有數個丹境修為的人,也是在年長之后,無法更進一步,為了不浪費族中資源,而自愿下放至外部作為管理的范氏一族。

    正是因為這樣極為鐵腕的淘汰制,保存了范氏族人實力的強橫程度,

    “使得他們在世族之中,是除了時家之外,實力最為強大的一族了。”

    宋青小聽到這里,倒是明白了自己數次遇到的范氏族人都一副趾高氣揚的神情的緣故。

    而真正被稱為世族范家的,則是屬于核心內部。

    世族之中的范家人,擁有真正的范氏血脈傳承,修煉范家秘術,以御鬼、驅尸、煉符為主。

    這些人實力不凡,都是受世家材料供養的,得罪不得。

    “范家人的名字并不依出生輩份排列,而是按照實力排位。”姚余將自己所知道的一些情況如數說出:“他們的名字中,都以江川河流命名。”

    這可能跟范家起源于洛河之地有一定關系,不過這只是姚余個人猜測,因此他并沒有將這話說出口。

    “范氏一族的人名字大多都以三字為主。中間的字輩排名從溪、渠、河、江、海、洋等川流依次并列作等階排名,”姚余一口氣說到這里,不由喝了口茶水,接著才道:

    “但這樣的排列并不是川流越大,實力越雄厚。”

    反倒是看似川流越大的排名,實力就越微弱。

    以范江渠為例,他的字輩排名以江為主,可實則他的修為不過剛到丹境的邊沿罷了,‘江’在河川之中規模不小,但范家的‘江’字輩卻實力微弱。

    江之后的海、洋等字輩就代表了更為低微修為的人群,反之,河、渠、溪等,越是流域小的代表字輩,實力就有可能更雄厚。

    “目前我接觸到的,是以‘河’字輩為主。”姚余說道:“‘河’字輩的人,幾乎是已經達到化嬰之境的修為了。”

    ‘河’之下的輩份,‘江’字輩則應該是以丹境修為為主。

    這樣一推算之下,范家往上的渠、溪等字輩排名,應該分別對應的是分神、合道兩個境界的修士。

    “與字輩排名相反的,則是其后的名字了。”范家的人字輩對應的川流越大,則代表修為越微弱,而名字則恰恰相反。

    “名字之中含川流越小的人,實力則在排行之中稍弱。”

    就比如宋青小當日遇到的范江渠、范江河叔侄,兩人都屬于‘江’字輩,證明二人修為都處于丹境一階。

    但河比渠大,因此二人雖然同為丹境一階,但范江河的修為明顯勝出范江渠許多。

    “目前范氏一族核心傳人,以‘河’字輩為主。”也就是說,目前世族范家之中,以化嬰境修為的高手居多。

    宋青小想到了玉侖虛境試煉中的范五,此人在被她丟入九泉作為獻祭品時,修為已經達到化嬰境頂階巔峰。

    按照姚余的說法,范五應該就是范氏‘河’字輩的人了,以他實力,他的名字應該至少是在渠、江之上了。

    “‘河’之上,就是‘渠’了,對應的是分神境的人物。”而‘渠’之上則是‘溪’,照輩份排行,至少已經是合道境的強者。

    “據我所知——”姚余的臉上露出一絲遲疑之色,“范家‘溪’之上還有一位老祖宗,是已經達到了半步虛空之境的強者。”

    他這話說得有些遲疑,顯然消息的來源他也并不確定。

    依他性格,若非他面前坐的是宋青小,他根本不會將這樣似是而非的消息說出口。

    畢竟他只是孤身行事的試煉者,范家這樣的世族對他來說便如同一個根本無法撼動的龐然大物。

    范氏一族化嬰境的修士,因為背靠大樹,已經是傲氣沖天了。

    姚余獨身一人,能在這樣的情況下打聽到范氏一族的消息,其實是頗為不易的。

    再加上分神、合道境已經超過姚余修為許多,傳言之中的虛空之境對他來說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所以這樣的消息也僅只是傳說。

    至于信不信,則由宋青小自己斟酌。

    她與范家本來就有仇,當年殺死了范氏核心傳承的血脈,今日又殺了范家三名化嬰境的強者,范家是絕對不會放過她的。

    這樣的情況下,她知道的越多對她自然越有好處。

    姚余說完這話,便看了宋青小一眼,宋青小自然明白他心中的想法。

    “不過據說這位虛空之境的強者鎮守洛河本族,一般不會輕易外出。”

    帝京之內又是屬于時家的大本營,非必要事件或是特殊時刻,范氏不會輕易觸其鋒芒的。

    說完了范家,姚余又將話題落到了裴家上頭。

    與范氏相比,裴家的實力無疑弱了許多。

    他與裴際方在試煉之中相識,裴際方有意招攬他進入裴家,因此倒透露了一些他權限之內能說的消息給姚余知曉。

    “裴家有位合道之境頂階的強者,但說是年紀已經不小了,又在幾十年前受過重傷,已經閉關很久,幾乎不理俗務。”

    與范氏的勢力分為核心、外部兩股分支相似,裴家也是將自己的勢力分為兩股。

    但與范氏外部勢力打理世俗生意,解決一些麻煩,而核心族人主理世族往來相比,裴家的兩股勢力分配又略有不同。

    裴家是將整個世族分為了明、暗兩部。

    “說是從一百多年前起,裴氏一族一般會在核心嫡系的新生代中,挑選兩個繼承人加以培養。”

    明面上的繼承人學習與世族往來打交道,及參與武道研究院等委派的一些任務,統管這些事物的,被稱為裴氏的家主。

    而暗地里,裴家則會再培養另一個嫡系,接管暗部。

    “裴家的實力,大多都在暗部之中。”

    所以接管暗部的人,才是裴家真正的領頭人物。

    能加入裴氏暗部的人,不僅止是裴氏核心嫡系,同時得到裴家的大量資源栽培,對裴家是忠心耿耿的。

    掌控裴氏暗部的,可以調動遠超過裴氏家主更多的資源和真正的高手。

    “在一百年前,裴家的實力倒是不錯,但可惜隨著如今裴氏坐鎮的合道之境強者數十年不再出面后,裴家的勢力已經大不如前了。”

    姚余與裴際方已經認識幾年了,從他口中倒是套出了不少有用的東西,如今一一在宋青小面前道出:

    “現今掌管裴家明部的,名叫裴如汾,是個化嬰境初階的修行者。”堂堂裴氏一族在外的主事人,修為不過才達到化嬰境初階罷了。

    宋青小聽到這里,揚了揚眉梢,知道裴家的重點實力應該是在暗部。

    姚余也像是知道她內心的想法一般,很快將裴氏明部的實力忽略不提了,轉而提到了暗部:

    “而掌管暗部的,則是裴如汾的三弟,裴家族內的人稱其為裴三爺。”

    他說到這里,以眼角余光掃了宋青小一眼,卻見她似是聽得極為認真,像是比聽范氏的消息時,還要上心得多。

    姚余心中不由有些好奇,畢竟今日一事之后,宋青小恐怕要名揚帝國世族,她殺了如此多范家的高手,兩者之間結下血仇。

    范家可不是裴氏這樣已經如日薄西山的世族可以比擬的,帝國世族所成立的議會之中,屬于范氏的化嬰之境的高手登記在案的,就至少有將近二十人之多,這幾乎是僅次于時家了。

    而裴家登記在武道研究院的可供調動的化嬰境級人手里,不過區區三人罷了。

    雖說裴家這個數據不代表裴氏真正的化嬰境修為的強者數目,但也由此可見裴家的人手并不多,在世族之中情況窘迫。

    就是因為裴氏如今江河日下,所以裴家才四處招攬人手,當日裴際方交好姚余,就是因為這個緣故。

    所以宋青小今日雖說斬殺了范、裴兩家的人,但得罪范氏絕對比得罪了裴家后果嚴重得多。

    姚余沒想到,宋青小竟然會表現出對于裴家更深厚的興趣。

    不過他是一個識趣的人,就算是對于這一點有些好奇,可宋青小若是不愿意說,他也不會張嘴多問。

    有些事情知道得太多了,對他來說并沒有什么好處。

    想到這里,他將心里才生出的那絲好奇掐斷了,接著又說:

    “這裴三爺修為已經達到分神之境頂階,極有希望沖擊至合道境。”

    他停了片刻,笑著說道:

    “此人有兩女,長女裴紅茵,次女裴紅葉。”

    姚余之所以特地提到這兩個女孩,是因為裴三爺的緣故。

    但他很敏銳的注意到,自己提到這兩個女孩之時,宋青小的氣息變了。

    她微微仰起了頭,那目光變得幽深,令人琢磨不透。

    當下姚余就知道,她是對這兩個裴氏一族的小公主生出興趣來了。

    雖說不知道宋青小為什么會對這兩人感興趣,但姚余仍老老實實的將自己所知的情況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這次女極有天份,據裴際方說,十年之前,裴家就以資源交換,將其送入了神獄之中,參與試煉,至今實力進展神速,已經達到丹境頂階了。”

    姚余說到此處,不由露出幾分苦笑之色:

    “裴家的人可能有意要將她培養成下一任暗部之主,所以不遺余力以全族之力相助。”

    但短短十年的時間,這裴紅葉就已經達到半步化嬰的修為,除了她天賦驚人之外,可想而知家族的幫助有多么重要了。

    姚余從第一次進入試煉到現在,已經將近二十年的時間了,如今才不過僥幸突破化嬰境之境。

    這還得歸功于當日逃離恐怖營時,因為宋青小的選擇及當時試煉的特殊性,使得他與另一個‘自己’相結合,才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最終使得自己積累了一定的力量,才能在又一次試煉歸來時,突破化嬰境成功。

    由此一比較,便可以看出單人的力量與世族之間的區別了。

    他嫉妒著出身世族的裴紅葉,能在短短十年左右的時間,就達到半步化嬰的修為,卻渾然不知坐在他面前的少女,在這十年之中,已經達到了分神之境的地步。

    姚余雖說親眼見到宋青小斬殺了四人,可也猜測她最多修為在化嬰境中階或是達到頂階之上罷了。

    在他看來,宋青小當日無論是在逃離恐怖營還是顧府探險一行中都表現出眾,他心里事實上認為宋青小恐怕是跟自己一樣,屬于進入神獄多年的老油條了。

    畢竟踏入修行的大門后,很難從人的外表來判斷一個人的年紀,他并沒有想過,對面的少女年紀與他口中的世族公主相差不多。

    若他知道這一點,此時恐怕根本坐不住。

    他還在感嘆著普通試煉者的艱難,與世族之間的差別。

    不是出身世族的試煉者,很難在后期存活。

    因為神獄的開啟時間是虛無飄渺的,隨著實力修為的越長,越是品階高的修行者,要進入神獄所需要的等待時間更多。

    試煉里的獎勵豐厚,若是運氣登峰造極,更是有可能所獲良多,除了積分獎勵之外,天材地寶、法寶丹藥,什么都有可能獲得。

    越是品階高的修行者進入神獄,收獲便越豐富。

    進一趟神獄所得的獎勵,自然是比打坐修行要來得好得多。

    可是神獄的存在給姚余一個感覺,好像神獄是‘活’的,有意識的在挑選著更有潛質的人加入其中。

    但神獄里面機遇雖多,但危險同樣也多。

    高階修行者進入神獄之后,面臨的危險也遠勝低階的修行者,所以在進入神獄之前,便要準備更為充足。

    這也是姚余與裴際方往來,準備應他所邀加入裴氏的緣故。

    但如今裴際方已死,這條路自然是走不通了。

    姚余將心里多余的雜念拋開,又專心說起裴家:

    “而這裴家的長女嘛,相比起次女來說,資質就差了許多。”他擔憂自己提起這變相被裴氏放逐的長女會引起宋青小的不快,說到一半時,還抬頭看了宋青小一眼。

    卻見她神色不變,微側了頭,似是還在等他接著往下說。

    “此女名叫裴紅茵,修行之上應該是欠缺天賦,已經三十多了,在家族資源相助之下,卻不過剛進入凝神境的修為罷了。”

    哪怕就是世族,也有大小之分。

    裴家在當年合道之境的強者受重傷而隱匿之后,實力大減之下,家族資源已經大不如前了。

    神獄的開啟、挑人都是隨機的,世族發展多年,雖說也擁有‘打開’神獄之門的條件,但這代價不小,哪怕是對于裴家的人來說,也頗為肉痛。

    所以裴紅茵天資不行的情況下,家族的資源很快便往裴紅葉傾斜。

    “但裴家可能下了一步大棋。”

    姚余說了半天,直講得口干舌燥,不由又喝了一口茶水:

    “裴氏的長女修煉不行,但二十多年前,此女卻與時家的皇子訂下了婚約。”

    對于時家的消息,姚余明顯就所知不多了:

    “時家的新生代不少,但血脈傳承最純粹的,就是這位皇子。”

    按照皇室繼承人順序,將來繼承時家的,就是這位皇子了。

    “可這位皇子生來有舊疾,能活到什么時候并不好說,更不用提修煉了。”時家除了明面上的皇室身份之外,實則還是一個世家大族。

    世族只要還想發展,就根本不可能將全族力量交托到這樣一位隨時可能會死,且根本不可能修煉的皇子手中。

    裴家將天資低劣的長女,與坊間傳聞在外的病弱皇子聯姻,其意圖很有可能就是想要借著姻盟之約,將來借女兒之手與時家聯合。

    “為的就是替裴家爭取資源、時家,令裴紅葉成長到足以接手裴氏暗部。”

    姚余的話與當日裴六的話相吻合,這樣一來也讓宋青小基本理清這幾人關系,同時裴六的身份也呼之欲出。

    裴氏的次女,將來裴家暗部的繼承人。

    雖說宋青小對于裴紅葉并無好感,但她感覺在自己未入神獄之前,應該是不入這位裴氏將來真正繼承人的眼的。

    當日在西郊后巷殺死了自己這樣一個普通人的,應該不會是她,而是裴家的這位長公主。

    至于裴紅茵為什么會殺她與林護士,這原因恐怕得要她自己親自走上一趟,UU看書 .uukanshu.com 才能問得清楚。

    這位裴家的長公主與時越有婚約,且當日在帝都醫院,她第一次見時越時,這兩人形影不離。

    再加上她第一次闖入皇城,就恰巧碰到了裴氏兩女,從兩姐妹當時談話內容,裴紅葉要求裴紅茵回家一趟,便不難猜出裴紅茵長年可以居于皇室,陪在時越身側。

    想通這些之后,當日神秘匕首把柄底部的紅葉印記,結合裴紅葉的名字,一切便都清楚了。

    當日手持匕首暗殺她的,應該就是出身裴氏暗部的高手。

    能手拿上品的法寶,且出身裴氏暗部,宋青小此時再回憶那人氣息、動作,雖說沒有看清那人樣貌,但那人至少已經是丹境以上的修為了。

    而據姚余所說,裴紅茵的修為不過才達到凝神之境,那當日暗殺自己,就是她派人出手。

    “裴家的暗部之內,化嬰境的高手應該不到二十之數,分神之境的長老,據說有三位之多。”

    姚余與裴際方往來的時間并不是很長,能打聽到這些消息,已經十分不易了。

    說完了裴家之后,他又提到了時家。

    作為帝國普通人最為熟悉的皇室,實則真正的實力反倒是最為神秘的。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