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799章 圍攻

前方高能
     ”查找最新章節!

    從她內心深處來說,她并不愿意將宋青小在邊界之門處的所作所為和盤托出。

    因為一旦說完,宋青小斬殺范氏、楚家兩大高手,與議會結下深仇,今日無論如何議會都不可能會放她逃脫。

    但她出身世族,雖說與世族之間的人關系并不和睦,嘴上也并不服輸,時常與人爭論不休,彼此之間關系生疏甚至結了些小仇,可嬉笑怒罵之下的顧春行卻有自己的堅持與原則。

    她忠于世族,忠于議會聯盟,在宋青小與世族對立的情況下,她自然會站在議會一方的。

    宋青小的目光與她一碰,她的眼中露出愧疚,隨即又化為堅毅之色:

    “里面有人逃出,楚逸、范河江已死,魏芝逃脫。”

    她短暫的掙扎與猶豫并沒有被時七等人注意到,因為她所帶來的消息,如同一顆風暴,將這群人席卷了。

    獸王已死,邊界之門消失,星空之海竟然發生了如此大的動蕩。

    難怪天外天的人都被驚動,引出了時家坐鎮的高手。

    這一波沖擊還未過去,顧春行的話又如一道重雷,‘轟’的劈進眾人識海中。

    “什么?”

    最先出聲的是那楚氏的女人,聽到‘楚逸’已死的時候,她大為失態,渾身顫抖,臉色猙獰:

    “誰干的?”她問完這話,又提高音量尖叫了一聲:

    “誰干的!”

    她與楚逸容貌有幾分相似,應該同是出身楚氏,二人之間恐怕乃有極為親近的血緣關系。

    楚逸之死對她來說應該大受刺激,這會兒令她連平靜的神色都繃不住。

    不知為何,時七的臉一轉,目光落到了宋青小的身上。

    她正緩緩下落,似是感應到他的視線,也跟著轉過了頭,那目光幽幽,令人不寒而栗。

    當年她被魏芝、楚逸逼入星空之海,

    八年之后離奇出現。

    一出現不久,顧春行便來回報,說是不久之前世族的人死在了邊界之門處。

    時間、地點都與宋青小的行蹤分外吻合,也未免太過湊巧了。

    他心中生出懷疑之念,就聽顧春行將眼一閉,微不可察嘆了口氣,手往宋青小的方向一指:

    “她!”

    這話如石破天驚,震得一眾高手都半晌回不過神,唯有時七暗嘆了一聲,皺了皺眉頭。

    顧春行的回答,與時七的猜測相同。

    大家不敢置信的目光落到了宋青小的身上,卻見顧春行的話并沒有令她變了神色,反倒嘴角微勾,神態從容,顯然是默認了顧春行的指控。

    “半個小時前,上東區的范家出了些意外,想必也跟你有關了。”

    時七想起之前范氏那邊傳來的信息求援,如今帝都發生了這樣大的異動,范家的人也并沒有前來,恐怕也已經出了意外。

    “不錯。”宋青小含著笑意,點了點頭。

    她的答案雖說在時七的意料之中,但真的聽到她承認時,依舊不由心中滴血。

    據他所知,‘范氏陰符鋪’一共有五名化嬰境高手,如今看來,都難以幸免。

    這仇怨結得太大,半空之上的裴四爺在聽到宋青小的話時,臉上陰沉得似是能滴出水來。

    “既然是這樣,今日就不能放你離開了。”

    當年范江河叔侄的死也就罷了,他們雖然也身世族,但畢竟實力低微,不過丹境的修為罷了,這事兒還好解決。

    但如今范、楚、裴三家都有人死了,楚逸更是近五十年來,楚家血脈之中進階速度最快,天份最高的一個。

    楚氏對他寄望很深,將其培養至今,眼見是楚家新生代中最有望沖擊至分神之境的血脈了,如今卻沒料到會折在一個當年遠不如他的手下敗將的手中。

    最令時七感到心生戒備的,是宋青小的手段。

    鎮守在邊界之門處的四人都已經是化嬰境的高手,楚逸更是達到化嬰境的巔峰,魏芝、范河江、顧春行都已經是化嬰境中階以上的強者。

    四人聯手,竟然落得兩人死亡,一人逃走,一人活命的結局,可想而知,宋青小的修為比他想像的還要強得多。

    “不放我離開?”宋青小聽了時七的話,淡淡一笑:“因為我殺了范、楚兩家的人的緣故?”

    她被眾高手圍住,這會兒卻并不面露怵色,反倒極為鎮定,像是仍有逃走的把握。

    那與楚逸面容相似的女人眼中閃過一絲怨毒,但此時她已經察覺出了不妙,強忍著心中的恨意,并沒有輕舉妄動。

    “世族當日殺我不成,我不過是以相同的手段還報罷了。”她的目光掠過面露敵意的眾人,最終落到了裴紅茵的身上:

    “所以世族殺我可以,我殺世族不行。”

    她說到這里,聲音低了許多:

    “普通人的命,就這么不值錢么?”

    說到這里,一股寒意從她身上透出。

    “少廢話!”那美貌的女人喝斥出聲,“此人殺死楚、范兩家的人,今日絕對不能將她放過,否則將來絕對會后患無窮。”

    時七沒有出聲,顯然也是認同這美貌女人說法的。

    宋青小的進步實在太可怕了,在星空之海內到底發生了什么?竟然能令當年一個自爆金丹的小丫頭,在短短十年間,竟然能進階到這樣的地步?

    星空之海的混亂,獸王之死,本來每一件消息若是在平時,都能引發世族震驚的。

    但此時這些消息與宋青小的進階相比起來,都被壓下去了。

    “和香夫人說得有道理。”時七深呼了一口氣,冷聲道:

    “但要注意,這小丫頭能殺如此多人,可能已經達到分神之境了。”

    唯有她已經達到分神之境,才能解釋得通她今日為何敢獨闖時家,且在四大分神之境高手下并未吃虧,且不落下風!

    摔落到地面的裴紅茵也聽到了時七的話,不敢置信的仰起了頭,眼中露出一絲慌亂,但隨即化為怨恨、嫉妒。

    她下意識的轉頭往時越的方向看去,他在游騎的保護之下,已經退到了百米開外,滾滾而起的寒意夾雜著煙塵,將兩人之間的距離一下像是拉出一條不可跨越的鴻溝,時七的話不知道他聽到了沒有。

    一旦發現宋青小的危險之后,所有人便不敢再托大了。

    時七將長劍緊握:

    “生死不論,不能讓她逃脫。”

    正如和香夫人所言,當年正因為魏芝、楚逸二人大意,讓她逃脫,才有今日殺身之禍。

    世族與她已經結下不可解的仇怨,若是今日讓她逃脫,依她成長,將來世族恐怕會有大禍臨頭!

    想到這里,時七以靈力注入長劍之中,那長劍之上青芒閃爍,剎時殺機便涌出來了。

    知行先生率先發難,五指一張之際,五條粗如小指的紅影如激光般往宋青小的方向疾射而出。

    和香夫人見他一動,當即也跟著雙手結印:

    “如影隨行,定!”

    殺機彌漫開來,時七將長劍一豎,那灌注了靈力的青劍懸浮于他面前,他雙手一搓,劍身一晃,頓時分裂成八支并列的小劍。

    小劍一出,劍意化為滔天殺機,鋪陳開來。

    隨著時七將手一揚,那八支小劍便如離弦的劍,往宋青小劈斬而來!

    半空之上的裴四爺一見同伴動了,也跟著將靈力打入手中的太極盤。

    數股太極光影投落而下,頃刻之間將四面堵住,把宋青小圍困在中間。

    發現宋青小極度危險之后,眾人只求速戰速決,以免頻生意外。

    “化嬰境的守在外面,防止她逃走。”

    時七的吩咐聲中,無數化嬰境的高手放出神識,只將每一個可能是宋青小的退路的角落守得如同鐵桶般。

    四面的太極圖騰轉動不停,每轉一下便有大量靈力溢出,形成重重如山的壓力直貫而下。

    和香夫人的九字秘令之下,宋青小覺得自己的身體如同背負了萬鈞之力般,而那知行先生的紅線直射而來,與時七的劍氣相合,形成一股極為可怖的殺機,聲勢浩大,向她斬落而來!

    數股靈力如同龍卷風般,將她擠壓其中,形成強大的威壓。

    這樣的殺招之下,哪怕是分神之境的強者,也難以抵御的。

    但就在此時,一道清淡的女音柔柔響起:

    “我心即禪,成圣成佛!”

    九字秘令!

    所有人在聽到那聲音念出口的剎那,腦海之中都閃過這樣的念頭。

    誰都沒有料到,宋青小手中的九字秘令不止一個。

    失算了!

    “破!”

    隨著這一聲帶著殺機的‘破’字一喝出口,一股強大的氣勢從宋青小的身上逸出。

    一尊奇大無比的金影從她身后鉆出,頃刻之間形成一具高約七八米的金剛,緩緩抬起了面露煞氣的頭!

    那金剛幻影一出,和香夫人發現自己的九字秘令力量瞬間失控。

    同為九字秘令擁有者,兩人之間境界相同,照理來說九字秘令之間的實力相當,應該僵持不下。

    可和香夫人卻發現在宋青小的九字秘令剛念出口的剎那,一股強大的神識透過她操控的影子,反噬她識海之中。

    金剛的煞氣沖擊開來,令她識海如遭重擊,那殺機攪亂她的識海,令她眼脹欲裂,靈力剎時在筋脈之中亂沖。

    ‘哇——’

    她的秘令被這股力量生生沖破,反噬之力傷及她五臟六腑,令她張嘴噴出大口精血,一臉驚駭之色:

    “怎么可能?”

    同為九字秘令,但宋青小的九字秘令卻因為收集兩字的緣故,威力卻幾乎將她輾壓。

    和香夫人靈力一岔,對于宋青小的控制力頓時便失效。

    奪回身體的控制權后,宋青小雙拳一握,那金剛幻影便也同時握緊拳頭,對著裴四爺的方向重拳揮出。

    這‘兵’字令屬于九字秘令之中難得的攻擊字令,威力奇大。

    隨著宋青小如今收集了四字令在手,更是將這‘兵’字令的攻擊力大幅提升。

    當日晉升分神之境遭遇雷劫之時,她以‘兵’字令召喚出的神魔之影甚至可以半扛一道雷劫,這會兒對付裴四爺自然不在話下!

    那金剛幻影一拳擊出,靈力從拳間迸射開來,那力量似是足以開山裂石,‘轟’的一聲將裴四爺召喚出來圍攔住宋青小的太極圖擊破。

    拳影上的靈力長驅直入,將那黑白二色的太圖圖騰擊為混散的黑霧。

    裴四爺如遭重擊,身體一抖,手上握著的法寶受到這股重力的反噬,發出‘咔嚓’的碎裂聲響。

    那黑白二色的小盤之上,裂開一條兩指寬的細縫。

    小盤上的靈光一下暗淡了許多,影射而出的太極圖騰一下力量減弱。

    宋青小一拳脫困,當即將‘兵’字令一撤,閃身挪出。

    知行先生的數股紅線已經纏到,‘嗖嗖’飛躥之間,形同活物。

    每一股細影鞭彈到人的身體,靈力便如烙鐵,‘嗤、嗤’的聲響中,在她身體表面留下數道烙痕。

    但這些靈力尚未侵入她體內,便已經被以‘者’字令所加持的鱗甲所阻。

    紅影一沾鱗甲,才留下數道印痕,但隨著宋青小靈力補足,那鱗甲便將這烙痕盡數抹去,牢牢將她身體護住。

    那鱗片防御之強,不亞于一頭七階之上的妖獸護甲,憑這紅影根本擊穿不透。

    知行先生臉色一白,意識到這一點之后當即改變主意,不再以攻而為主,而是變攻為困,意欲將她絆住。

    那紅線疾射而來,‘嗖嗖’分為三段,直纏向她雙足、雙手及腰部。

    時七的八柄小劍化為劍雨,將宋青小先前所站位置的殘影擊穿,劍氣四溢開來,在地面斬出數道裂縫。

    劍氣雖說斬空,但八柄小劍卻似是已經生出靈性了,當即又折轉過頭,感應到宋青小的位置所在后,再次往她疾沖。

    宋青小還未站穩,便見紅影一閃,那紅股紅影已至面門,她還未躲閃,便覺得身體一鈍,緩過神來的和香夫人再次結印,將她影子壓制住。

    哪怕和香夫人的九字秘令威力受她壓制,但和香夫人只求拖延,不求應敵。

    那影子只被壓制一秒功夫,對于知行先生來說已經足夠。

    宋青小的身影才剛一頓,紅影便‘嗖嗖’數聲將她雙足、腰部困住。

    “成了!”

    知行先生的臉上露出一絲驚喜交加的笑容,但下一刻,卻見宋青小伸出雙手,一把將那正朝她雙手束縛而來的紅線捉住。

    “你——”

    這紅線原本無形,純粹以法寶之能催發靈力而出,可隨知行先生心意變幻無窮。

    可此時被宋青小一捉,知行先生卻發現自己像是失去對于這寶物的控制力了。

    那本該被她一捉便化為無形之物的線紅,像是真的成為一根有形的繩索,不止是他將宋青小困住,他也反倒被宋青小所制住。

    知行先生驚詫之際剛一發聲,便見宋青小單手一握——

    ‘嗖——’一股寒氣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從被她握住的紅繩一端蔓延而出,飛快的鉆向另一端的知行先生之手。

    他一見這情景,大驚失色之下如握了一塊燙手的山芋,還來不及將這一絲靈力斬斷,那冰霜之力便‘轟’的一聲順著這縷紅影,鉆入他肺腑之中。

    寒意入體的痛苦他先前便已經品嘗過,但此時這寒意比之宋青小以冰劍斬出的寒氣還要強得多。

    他指掌以極快的速度化為冰晶,凍傷了他的筋骨。

    但緊接著,知行先生手掌一握。

    ‘咔嚓’,手指上的冰塊碎裂開來,但筋脈之內的寒氣卻不能這樣輕易的驅除。

    只是此時他也來不及去顧筋脈,因為他眼皮疾跳,一股不妙的預感涌上他的心頭。

    宋青小將那紅影凍住之后,用力一扯。

    一聲脆響聲中,那紅線剎時被她扯斷,紅線與知行先生中指相連之處,便如遭到一股力量撕扯。

    這股力量之大,將知行先生的身體都像是要拽了下去。

    他慌亂之下強行以靈力穩定自己的身體,但那中指之處卻在這股力量撕扯之下,發出‘噗’的響聲。

    血液從傷口之中飛濺而出,知行先生先是感覺手掌上一涼,緊接著疼痛傳進他的識海,令他倒吸了一口涼氣。

    那數股被冰封住的紅線拖拽著一根斷指被她抽了回去,而他手掌處已經鮮血淋漓。

    五指已去其一,涌出的血很快被冰封住,筋脈內尚未驅離的冰系力量如找到突破口,很快將他才剛破冰而出的手掌再度封印。

    知行先生臉色扭曲,這一點疼痛對他這樣肉身強大的修士來說倒不算什么,靈力一轉間,很快將這絲傷口撫平。

    但令他感到驚怒交加的,是四人圍攻之下,宋青小還游刃有余,將他手指撕裂。

    若非他先前反應及時,恐怕一只手臂也要被她強行撕扯下來。

    他倉皇之間,再次一握拳頭,靈力在胳膊之上涌動,再度將手臂上凝結的冰晶碎去。

    宋青小一抓紅線,未能將知行先生手臂廢去,僅只是廢去了裴四爺的太極圖騰。

    卻又在這瞬間功夫被和香夫人逮到時機,令她腿、腰受縛,還未掙脫,時七的飛劍已至。

    她正欲躲閃,那足上束縛的紅影卻帶著靈力,將她強行釘死在原地。

    再加上和香夫人雙手結印,影子被神識壓住,使她連‘前’字令都受到了限制。

    宋青小當即單手一握,手中金芒一閃。

    站在外圍的顧春行一見這情景,當即大喊了一聲:

    “小心——”

    她喊得雖快,但宋青小的速度比她還要快些。

    只見一柄半透明的淡紫長劍在她手中成形,劍中似是有一線金影,如同活物般,在劍體內游移。

    這一支長劍并不是先前她隨手以靈力所化的冰劍能比擬,同為劍修,時七最先感應到了那長劍之中傳來的令人生怵的靈息。

    一道凜冽劍氣沖天而起,透過八支長劍直沖時七心里。

    宋青小一握長劍,氣勢比之前更盛,不等幾人反應過來,便沖著知行先生斬了出去。

    劍氣一出,隨即化為金芒,還未近前,知行先生已經感覺到了那股毀天滅地的殺意。

    驚駭交加的關頭,他不由大喝了一聲:

    “裴四!”

    裴四爺太極圖騰受損,一聽他大喝,當即從懷中掏出一串念珠,往他的方向拋擲而來。

    那念珠呈淡綠色,珠子剔透晶瑩,顆顆似龍眼般大小,散發著充沛的靈力。

    一被拋出,便光芒大盛,轉動之間越變越大,每顆珠子之上映照出不同的光亮字符,在靈力的催發之下浮出珠面,形成一個巨大的陣盤,擋在知行先生前側。

    知行先生一看裴四爺拿出這件寶貝,緊繃的臉色當即一松。

    這件法寶已經勉強達到通天之寶的品階,出自天外天的梵音世家,是梵音世家的長老采集其凈世天池中已成氣候的蓮子,再經由兵藏一族的鑄器大師之手煉制而成的一件寶貝。

    當年世族合作之時,裴氏花費了極大代價才換取所得。

    此物受梵音世家的佛音妙法加持,有超乎尋常的防御力。

    每顆珠子之上都有梵音佛法護體,一旦施放開來,能擋合道之境以下的修士攻擊。

    知行先生自然了解這一點,因此見到佛珠,當即心神一松——

    但就在此時,宋青小斬出的劍氣突然如活了過來一般,頃刻之間化為一尾昂首擺尾的金龍幻影,往那念珠之中鉆了過去。

    念珠感應到劍氣來襲,一下像是被‘激活’,每顆珠子之上出現一個梵音佛語。

    在金龍幻影鉆到的瞬間,這些閃爍著佛光的‘字’急速轉動,形成一道佛法秘咒,挾雜著毀天滅地之力,往那金龍砸壓下去!

    ‘轟——’

    兩股力量相碰撞的剎那,那劍氣所化的金龍幻影發出一聲清亮至極的長吟,UU看書 .uukanshu.com 璀璨的光芒迸射開來,形成的靈壓往四周逼散,迫使后方的化嬰境修士不住后退。

    劍氣的凜冽與龍息合而為一,變為世間獨一無二的劍氣斬擊。

    念珠之上的梵音之咒在這龍影沖擊之下,抵擋了片刻功夫,那浮現在珠身之上的梵音字體便轟然碎裂開來。

    劍氣將梵音圣珠的阻攔沖散,長驅直入往知行先生斬來。

    知行先生臉上的笑意一下僵住,劍光映照在他臉上,令他周身躥起雞皮疙瘩。

    殺機迎面而來,他慌亂之下將手一揮,大量紅光從他手指間飛躥而出,眨眼形成一個紅線編織的盾牌。

    劍氣斬落到了那盾牌之上,金影化為無數細小的鋒芒綻開,在盾牌之上亂躥。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799章 圍攻)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前方高能》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