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808章 問清

前方高能
     數百年的古建筑已經毀于一旦,留守的四大分神境高手已經不見蹤影。

    被十一叔寄予厚望的化嬰境的孩子們亂成一團,齊齊將惹了眾怒的顧春行包圍在內。

    還有時家那位獨一無二的皇子,此時生死不知。

    一行人回來之時,這些人鬧得極兇,竟然像是全然沒有發現長輩們已經歸來的樣子。

    這情景令十一叔大為吃驚且憤怒異常的同時,又感到面上無光,羞愧無比。

    喝止住了這些亂糟糟的孩子,詢問之前發生的詳情。

    眾人一見大人們歸來,迅速平復內心的心情。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紛紛從先前宋青小闖入皇城提起,又說到后來裴四爺放出佛珠應敵,卻導致了幾大分神境高手接連之死。

    最后又提到了顧春行叛國投敵,背叛世族,有萬死之罪。

    這些人七嘴八舌,提到顧春行時都恨得似是咬牙切齒。

    時秋吾冷眼望著這些人,心中止不住的冷笑。

    他的目光落到顧春行的身上,這少女身上受了傷,氣息也似是有些微弱,但身板卻挺得筆直。

    面對眾人指責,似是不卑不亢的樣子,也并不反駁。

    “你們說她背叛世族,我看她也不像是要逃的樣子,為什么不分一撥人出去追拿闖入者?”

    一個僅僅化嬰境的小女子,就令得一群高手圍攻,似是深怕她逃匿。

    反倒是真正逃匿的人,此時不知所蹤,實在是可笑至極。

    裴家的人聽到裴四爺已死,佛珠被毀的剎那,面色大變,幾乎按壓不住心中的怒火與悲憤。

    時秋吾的話音一落,所有人都默不作聲。

    顧春行則是冷笑了一聲,一臉鄙夷。

    宋青小是誰?為何會闖進皇城?在皇城之中大開殺戒,且斬破虛空之境的佛影,最終突圍而去?

    帝國之中,什么時候出現了這樣一個強者?

    這些疑問不僅止是世族的掌權者們關心,就連天外天也異常的好奇。

    畢竟這個名字實在是太陌生,且能斬滅梵音圣珠召出的佛影,哪怕佛影的修為并不能當作真正的虛空之境強者,但也值得引起人注意。

    時秋吾看了顧春行一眼,他不認識這個女孩,但卻對當年世族的顧氏極為熟悉,因此召了她前來回答問題。

    顧春行不知道時秋吾的身份,此人氣息深沉如海,令她難以摸透。

    從十一叔等人對他恭敬異常的態度看來,她的心里隱隱浮出一個猜測,當下將滿身的傲氣都收斂了幾分。

    聽到時秋吾提問之時,她從宋青小的來歷說起。

    “她本來是帝國一名在職警衛——”宋青小的檔案已經被議會捕清,她當年在西郊警衛廳任職的事也被牽扯出來。

    最終經由一名當年在時家私衛服役的人員安排,

    進入時家的預備隊。

    中途曾帶著一只銀狼闖過一次皇城,僥幸逃脫,并沒有引發什么大事。

    但后來在隨預備隊前往皇城參與考核的過程中,引起了范江渠叔侄的覬覦。

    范江渠當時可能看出了她的修行,欲捕狩她喂食陰尸,最終不敵,兩叔侄反被她以‘龍牙’所殺,才名揚議會。

    隨后議會下達追緝令,此女殺死了數名武道研究院的低階武士,隨后在魏、楚兩名高階武士的追捕下,逃入星空之海,后自爆金丹遁入邊界之門。

    顧春行性格公正,一番話說來立場不偏不倚,直說得范家的人咬牙切齒:

    “你的意思,這件事情最初還是我們的錯了?”

    一名范家的人忍耐不住,大聲斥問。

    顧春行當著長輩的面,卻并不畏懼,只是頂了回去:

    “你范家多行不義,在帝都喂養陰尸,大肆以普通人的魂血喂食,當日范江渠叔侄之死,只是咎由自取!”

    范家的人行事實在張揚,仗著近年實力大漲,不將普通人的性命放在眼里,在帝國的地盤之下肆意妄為,顧春行早就看不慣他們。

    此時當著時秋吾的面,既有借機告狀,也有想替宋青小說情的心。

    她希望時家的這位老祖宗可以看在宋青小當日與世族為敵也是迫不得已的份上,說不定雙方之間還可以化干戈為玉帛,事態就此平息。

    但她卻不知道,此時時秋吾的心里,卻是想起了另一件事。

    “逃入星空之海的少女?”

    他默不作聲,想起了那個抱狼的女孩子,此時倒與顧春行的話是相吻合的。

    “那個女孩至少已經達到了分神之境。”他心中暗自思忖。

    如果十年前此女在世族兩人追殺之下自爆金丹遁入星空之海的話,那么能在十年時間中,無論是修復破損的丹田,還是在這樣短的時間內進階至分神之境,都足以證明宋青小的逆天能力。

    將這兩種本不可能發生的事完成,這修煉的速度不止是令時秋吾心驚,更是令天外天的人都相互對視。

    “你住嘴——”范家的人被顧春行一指責,當即大為惱怒,不由面露殺氣,厲聲喝斥。

    “好了!”十一叔頭疼無比。

    今日發生的事令他心潮劇烈起伏,實在難以平靜。

    宋青小這個名字對于世族的掌權者來說,異常的陌生。

    可若是提到當年闖入皇城的人,則每一個人都印象深刻。

    十一叔看了神情若有所思的時秋吾一眼,忍了心中的忐忑,低聲傳音:

    “三叔公——”

    他警惕至極的看了天外天的人,接著低聲傳音:

    “皇城被闖的那晚,我們感應到了蘇五的氣息現世。”

    十一叔的話也算是變相的解釋當晚時家的大本營被人闖入時,自己等人不在的原因。

    時秋吾目光一縮,并沒有出聲。

    那會兒的宋青小只是一個不起眼的人,但對這些大人物來說,蘇五則是大名鼎鼎。

    哪怕就是時秋吾,也面露謹慎。

    他的腦海里想起了一個身穿寬袍,手持長劍的青年背影。

    很多年以前,他見過蘇五兩次。

    那會兒他號稱世族的希望,才進入合道之境,卻已經被稱為時家的天才,未來帝國世族的救星。

    當年的他正是意氣風發的時候,已經著手與天外天合作,正好見到過那位名聲還在他之上的強者。

    這位出身太康世族的天才,有不世出的無上天份,卻為情所困,背叛世族,遭家族除名。

    他見到蘇五的時候,蘇五比他還要年輕,卻已經達到合道之境的頂階。

    整個人如一柄出鞘的劍,殺氣逼人。

    他身上穿了一件黑色的武士袍,外罩白色寬袍,雙襟交領,看起來既感落魄,又別有一番瀟灑之意。

    再見他的時候,已經是帝國與天外天合作之時,蘇五已經突破虛空之境,憑著滅神術之威,長劍一出無人能敵,被稱為入圣之下第一強者。

    那時的他憑一己之力屠殺了整個長離氏,震驚天外天,引起武道研究院簽發誅殺令。

    但可笑的是,誅殺令簽署數年之久,卻無人敢去將這個任務完成。

    最后一次時秋吾見他時,是看到那個氣質越發冷厲的俊美年輕人的背影。

    他剛殺過人,漫天血雨像是為他送行,將他背影染得格外凌厲,時秋吾看著此人翩翩遠行。

    這兩次碰面,在時秋吾心中印象極深。

    雖說后來他在閉關之中,也聽到后輩傳音,說是蘇五已死于天外天的追捕之下,尸體都被武道研究院的人帶了回去,陳列在展覽館中,以供那些瘋子解剖研究。

    再想起這個人時,時秋吾也只剩一聲嘆息。

    如果宋青小闖入皇城當晚,帝國之中出現了蘇五的氣息,那么十一等人前往查看,倒是情理之中的事。

    若他沒有閉關,感應到此人氣息,也應該是要前往查看個究竟的。

    只是時秋吾的心里不知為何,又閃過一絲懷疑。

    宋青小闖入皇城的當晚,蘇五的氣息現世,這兩者之間會不會有什么關系?

    并不怪他胡思亂想,恐怕在十一等人,甚至天外天的三人心中,都不會將這兩者拉上什么關系。

    但時秋吾不同,他想起了自己打在宋青小身上的烙印。

    若那抱狼的少女就是當年受到追殺之后逃入星空之海的孩子,那么十有八九就是宋青小無疑。

    自己親自打下的烙印,哪怕她有逆天手段,但兩個境界的差距,也足以牢牢將她壓制。

    可她卻輕易將其解除,證明她身后還有其他庇護的。

    這個高人若是蘇五,那么同為虛空之境的強者,甚至此人當年未‘死’之時,修為還在自己之上,能解他隨手打下的神念烙印,也并非異事。

    想到此處,時秋吾心中已經有六七成篤定,但當著晚輩及天外天的人的面,卻并沒有露出端倪,而是將其壓入心底。

    若他猜測屬實,那么這個宋青小就不得了了。

    有蘇五的教導,恐怕天外天遍尋不到的滅神術也應該在她身上,難怪當日自爆金丹之后修為進階如此了不得。

    同時收集了九字秘令中的至少三令,還有玄天級靈寶在身——

    他實在是大意!

    “接著說下去。”時秋吾忍住了心中的郁悶,示意顧春行接著往下說。

    時秋吾一發話后,范家的人就算氣得要死,也不敢再出聲,只得恨恨的瞪了顧春行一眼,警告她不要放肆。

    “從她進入星空之海后,八年時間內星空之海內發生了三件大事。”

    顧春行并不將范家人的警告放在眼里。這少女看似大大咧咧,其實心思極為細膩。

    她將這八年時間之內,星空之海出現的三次雷電靈力異常的情況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連時間線也整理得份外清晰。

    最開始的時候,顧春行并沒有將這異樣與宋青小這樣一個本該在八年前就已經‘死去’的人聯系在一起。

    她與當時的議會中人想法一致,認為這些異樣可能是與八階獸王相關的。

    哪怕是在宋青小從邊界之門走出,并以雷霆手段殺死了楚逸、范氏的族人之后,她都沒往這方面懷疑。

    但先前的大戰之中,宋青小所展現出來的強悍至極的實力,以及達到分神之境的修為,令她開始懷疑前兩次雷電的異常,恐怕是與宋青小脫不了干系。

    她出身世族,雖說顧家已經沒落,但基本的修行情況也是心中有數的。

    修士突破分神境之時,會引來天雷劫。

    這樣一算,兩年多前,星空之海便恰好出現雷電異樣,當時她還險些死在邊界之門,對那絲靈力感應極為敏銳。

    今日宋青小現出長尾之后,施展力量之時,與當日從邊界之門內沖擊而出的氣息極為相似。

    這使得顧春行對于兩年前星空之海的異樣是由宋青小引發的猜測,至少有六成以上把握的。

    時秋吾嘴唇緊抿,默不作聲。

    他想到了宋青小手中的那柄可以化形為龍的玄天靈寶,照理來說這樣的異寶,不應該榜上無名。

    可是神榜并沒有收錄此物,若非是絕世遺寶,莫非是她自己鑄念而成?

    這不可能吧!

    從理智來說,時秋吾覺得自己這樣的猜測近似天方夜譚。

    畢竟玄天靈寶的鑄成,除了需要以逆天的天材地寶為主之外,同時煉化的異火、功法手法也同樣是缺一不可的。

    就算有了這些準備,還需要天時、地利、人和等種種苛刻的條件相輔相成,氣運登峰極造之下,才可能會有萬萬分之一的機會鑄出玄天級的靈寶。

    這還只是有可能!

    哪怕就是天外天的兵藏世家,擅長于煉制法器,由名聞到世的大師級人物,以頂級材料煉制,在傳承的千百年時間中,其記載之上,也不過出品過兩件玄天級的靈寶。

    概率之低,一般不精通煉器的人,照理來說煉制出玄天級靈寶的機率簡直等于零!

    時秋吾先是下意識的否認,但是再一聽到顧春行提及星空之海的三次雷劫,他又不敢百分之百的篤定。

    若說晉階分神之境會引來雷劫降臨,同樣的,已經達到玄天級別的靈寶生出靈智,同樣不容于世,也會引來九天雷劫。

    照顧家的血脈所說,這姓宋的小丫頭能在自爆丹田之后,卻能在短短八年的時間內重新修煉,并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邁入分神之境——

    好像煉制玄天級靈寶這種事,又并非不可能。

    至于第三次雷劫的原由,沒有人比時秋吾更清楚其中內幕,自然便略過不提。

    顧春行接著又說道:

    “今日星空之海出現異樣之后,她從邊界之門出現,斬殺了楚逸、范河江,重傷魏芝。”

    她提到自己趕回帝都報信時,恰好遇上宋青小闖進了皇城。

    至于闖皇城的原因,她晚來了半步,并不清楚,但后面的過程卻是看得份外清楚的。

    于是顧春行將宋青小與四大分神境強者對戰,最終裴四爺召出佛影,引發時越體內的靈力波動等一一說明。

    她提到宋青小斬破佛掌現身,現出妖血之體,并殺死裴四爺等。

    “……殺了裴家的大小姐后,她就離去了。”

    顧春行坦然的道:“因為邊界之門處,她饒過我一命,所以我并沒有阻攔她,之后我會主動向議會認罪。”

    時秋吾聽到這里,一張俊美儒雅的臉龐上竟然罕見的露出一絲茫然之色:

    “裴家的大小姐?”

    對于他這樣身份的人來說,什么裴家大小姐,完全是一概不知。

    十一叔倒是想起了什么,站在他身側,垂著頭壓低了聲音解釋:

    “三叔公,是裴若霖的長孫女,當年曾與二哥有過戲稱,說是裴家有女,就嫁進皇城。”

    他這樣一說,時秋吾倒是對于裴紅茵的身份有了個大概的了解,雖然仍不知此女是誰,卻至少不像先前一樣滿頭霧水。

    可是這樣一個丫頭,闖進時家鬧得翻天覆地,化嬰境的人她沒怎么殺,怎么就特地殺死了裴家的人?

    皇城是他的地盤,宋青小誅天曝露,又被他打下烙印,不止不逃,反倒還敢冒死進城殺此女,可想而知她與裴家的丫頭之間可能有仇隙。

    “裴家跟她有什么恩怨?”

    “當年議會的緝捕令后,裴家額外下過追殺令!”

    顧春行聽聞進秋吾的問話,補了一句。

    她話中的意思令在場的裴家人當即變了臉色,UU看書www.uukanshu.com 不由喝斥了一句:

    “你膽敢胡說八道?”

    裴家今日損失慘重。不止是死了一個分神境的裴四爺,就連一件足以媲美虛空之境的強者一擊的寶物都被宋青小強行毀去。

    不僅止是如此,裴紅茵還死了。

    雖說此女并沒有修煉的天份,但她對于裴家的重要性毋庸置疑。

    她一死后,裴、時兩家的無形盟約便會告破,對如今的裴家來說影響很深。

    更何況顧春行話中的意思,對于裴家十分不利,仿佛裴氏的人做了什么十惡不赦的事,才引來了這一場危機,自然是令裴家的人憤怒無比。

    他一喝斥完后,顧春行冷笑了一聲,還沒說話,十一叔便目光一轉,往那群化嬰境修士看去:

    “裴家與她有什么恩怨?你們可知道?”

    十一叔的目光之下,所有人神情閃爍,顯然知道內情,但可能礙于一些隱情,而沒有人愿意主動出聲。

    裴家的人冷笑連連,盯著顧春行,隱含殺機。

    這樣一來,明眼人便心中有數了。

    正在此時,清理善后的人已經將傷亡者的數字歸納統一。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