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810章 鬼修

前方高能
     兩人共寄居一體,她的這個反應蘇五自然是感應得到的。

    他聽到宋青小松了口氣的神情之后,先是一怔,繼而心念一轉,自然很快就明白她松了這口氣的用意。

    宋青小向他打探路徑的舉動除了有問路的心之外,同時還有借他之口試探追兵的意思。

    蘇五對于天外天武道研究院的人有厭惡之心,而時秋吾與他同一境界,所以為了避免他氣息泄露,在星空之海宋青小與時秋吾對峙之時,他一直隱匿。

    而蘇五肉身雖亡,但魂息尚在,境界不變。

    若是宋青小身后有天外天、時秋吾等追擊,以蘇五性格,此時并不會有所回應。

    這會兒他既然回宋青小的話,就證明她應該是暫時擺脫了追擊的人,所以她才會在聽到蘇五出聲時,松了這口氣。

    想通了這一點后,蘇五倒并不生氣,他只是懶洋洋的‘嗤’了一聲:

    “小聰明!”

    宋青小從他反應更是篤定自己猜測,雖說只是暫時的安全,并不算完全的擺脫了時秋吾,但也令她稍微安心了些。

    她并不敢停,聽到蘇五的話,只是微微抿了抿唇,露出一絲笑意之后,又皺了下眉:

    “掌控在雙方手里?”

    如果通道被掌控,那豈不是要想進入天外天,便會被雙方得知?

    但她隨即又意識到不可能。

    天外天與帝國之間的關系并沒有那么親密,雙方彼此之間必定有往來的另外通道,且不為人所知。

    無論是當日秋節路遇到的千山,還是今日趕往星空之海的那三個天外天武道研究院的人,都不可能是通過被人掌控的道路進入對方地界。

    “當然也有另外的路,不過相比之下,就要危險一些。”

    蘇五并沒有賣關子,畢竟兩人如今屬于命運共同體,“天外天的外圍有隱界,屬于失落之域。”

    隱界的存在對于天外天的人來說,

    至今是個迷。

    它到底有多大,沒有人能說得清,里面靈力稀薄,且隱藏了不少受天外天、帝國及某一些受到了驅逐,或是曾經犯下過重大罪孽,不能見光的‘人’。

    里面如同另一個現實的神獄場景,沒有律法、人為的約束,混亂至極。

    “如果想要前往天外天,可以從隱界進去。”

    蘇五話音一頓:“當然,有人的地方,就有交易。”

    “隱界之中也有錯綜復雜的勢力,不歸屬于任何一方的派系,為前往各大界面提供最安全的路線。”他停了半晌,又補充了一句:

    “只要你付得起代價,你可以隨心所欲。”

    “……”宋青小聽他這么一說,下意識的摸了摸掛在自己胸前的乾坤戒,毫不猶豫的搖了搖頭。

    她如今雖然小有薄產,但卻經不起大肆揮霍,沒有隨心所欲的資本。

    蘇五似是知道她內心深處的想法一般,接著又道: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方法,就是以武力鎮壓,迫使他們為你提供服務。”他說到這里,不等宋青小開口,便道:

    “但憑你如今的實力,還差了一些。”

    他這話中的含義有兩層,除了是指出宋青小沒有辦法經過相對安全、隱秘的通道之外,還有向她提示隱界中的人實力非同一般的意思。

    再結合他之前所說的話,讓宋青小對于隱界的危險,也有了個大概的認知。

    “除了這兩種方法之外,還有沒有其他的辦法呢?”宋青小定了定神,又以神識問了一句。

    “有!”蘇五應了一聲:“你可以選擇自己進入隱界之內。”

    他說到這里,語氣少了些慵懶,變得嚴肅了些:

    “但我要提醒你,你自己進入隱界之后,是偏離了已經人為勘測出的軌道,是迷失了方向的。”

    里面神識會受到很大限制,更別提里面可能會遇到無法預知的‘人’或危險等,能不能走得出去,一切全靠運氣。

    “隱界之中不止靈力稀薄,且有反吞噬靈力的某種契機。”

    一旦被困在隱界之中后,若是不能及時走出,只會越迷失越深。

    所以一般的修行者,如果不是走投無路的情況下,盡量不要輕易的去冒險。

    因為一旦迷失之后,不止修為難有益進,反倒可能會被隱界吞噬力量,到時說不定還有修為倒退的危機。

    如此一來,隨著時光的流逝,壽元折損,境界跌落,許多迷失在隱界中的人有很大可能會死在那里。

    所以在天外天,進入隱界也有變相被流放的意思。

    宋青小聽到蘇五的提醒,沉默了半晌,最后才苦笑了一聲:

    “我沒有其他的選擇。”

    今日一鬧之后,她與帝國的世族已經結下深仇大恨,這里沒有她的容身之地。

    而蘇五所說的安全通道,在經過他這樣一提醒之后,要順利通過的代價,她也未必付得起。

    擺在她面前的,其實就只剩了獨自進入隱界這樣一個選擇。

    她的話令蘇五想起了當年自己孤身一人,被逼入隱界中時的情景。

    仔細一回想,她此時的景況,竟與當年的他詭異的相似。

    都是同樣被世族所不容,走投無路之下進入隱界。

    因為這一點,蘇五并沒有再出聲,他理解那種別無選擇后的感覺,甚至心中生出幾分與她同病相憐的微妙感覺。

    “前輩,我要怎么進入隱界呢?”

    宋青小的性格果決,一旦下定決心之后,就并不糾結。

    她這話一問出口,蘇五便答道:

    “天外天的存在,與星空之海相似,你可以理解為它處于另一個與帝國不同的次元之內,需要以特殊的方式才能邁入進去。”

    他說到這里,宋青小就覺得識海之中一股陌生的氣息神他‘送’了過來。

    “以神識擯除干擾,搜尋‘路徑’。”他淡淡的吩咐。

    這一點蘇五送過來的氣息,對于宋青小來說,就如一點路引。

    在那陌生氣息的指引之下,她放開自己的神識,果然很快就感應到了另一條路徑。

    宋青小的心中一喜,來不及向蘇五道謝,當即往那路徑的方向直奔而去。

    離隱界越近,那種壓抑、陰森的感應就越清晰。

    約三個小時后,宋青小終于摸到了帝國與隱界的交界處,毫不猶豫的一頭扎了進去。

    ……

    此時的宋青小并不知道,在她尋找前往隱界的‘路徑’時,也有一個‘人’在尋找著她的蹤跡。

    在她拿到周野身上的‘鑰匙’,趕到北郊的古宅,將范氏族人豢養其中的陰尸搗毀之后,又有一個‘人’飄進了那棟已經失去了陰氣庇護的古宅之內。

    ‘他’渾身籠罩在大量的黑氣之內,隱約可以看到黑氣之中有紅色的衣袂飄飛。

    長長的頭發如密實的藤蔓般垂落了下來,披散在‘他’身側,隨著‘他’身上彌漫的濃郁陰氣而如昂首擺尾的條條黑蛇,在‘他’身上鉆研攢動。

    ‘他’一出現后,便如幽靈般,身形一晃便沖進了屋內。

    常年受陰氣所腐蝕的屋門在失去陰氣滋養之后已經迅速破敗,隨著‘他’一沖入,門板撞擊鉸鏈,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吱嘎’聲。

    陰風吹了進來,滿地殘留的尸蠱干殼不住滾動,撞擊之間發出‘咔咔’的輕微碰撞聲響。

    此‘人’一進來之后,似是聞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接著黑氣如同活物般,包裹著‘他’的身體閃到了那屋內的棺材邊。

    屋中的停放的棺材已經失去了靈力,變得與普通鐵棺無異。

    這‘人’卻如同變_態一般低垂下頭來,湊近了鐵棺仔細的聞了聞。

    棺材之上殘留著血腥氣,里面停留著一具已經被吸食一空的煞尸,散發著一股死氣沉沉的尸氣。

    除此之外,‘他’還感應到了另一股氣味。

    “呵——”

    黑霧之中的‘人’緩緩移動著自己的身體,最終在一處停了下來,長長的吹出了一股氣。

    那氣如滾騰的黑霧,帶著極陰之力,一吐出來便覆蓋在棺面之上。

    黑霧所到之處,只見那本已經失去靈性的棺面之上,迅速浮現出數點寒霜之印。

    這‘人’伸出一只白森森的手,往這被黑霧所逼出的寒霜印記抹了過去。

    寒霜印記已經失去了其主人的庇護,卻似是依舊殘留了強大的攻擊。

    在‘他’碰到這霜霧的瞬間,霸道無比的冰系靈力迅速腐蝕‘他’指尖上纏繞的淡淡黑氣,兩者碰觸之間發出如同燒紅的烙鐵碰到涼水時的‘嗤’響之聲。

    ‘他’的指尖如被灼傷,喉中發出一聲尖銳刺耳的慘呼聲。

    “啊——”

    那聲音份外奇怪,非男非女,又如男女嗓音合體,形成一種極為詭異的音調。

    ‘他’手一抖,似是被這霜霧激怒一般,手掌瞬間黑氣纏繞,更襯得那指掌如巨大的白骨般,往那霜霧壓蓋下去。

    霜霧很快不敵,里面的靈力被黑氣所包裹。

    ‘他’手掌一抹,便很快將那些霜霧鏟在掌心之中,湊到了面龐前。

    嘴巴張開后,更多的黑氣的纏繞中,一條腥紅的長舌被‘他’吐了出來。

    那舌頭將掌心內收集的霜霧一并卷入,似是終于確定這靈力主人的身份。

    黑霧纏繞之下,‘他’的一雙眼睛睜了開來,發出驚喜交加的綴泣聲:

    “青燈!青燈!青燈!……”

    ‘他’身上爆發出異常可怕的鬼氣,在‘他’激動異常的喊聲之下,四周的尸蠱殼發出‘啪啪’碎裂之聲。

    失去靈力庇護的棺面裂開,里面的煞尸軀殼‘咔咔’被震碎。

    ‘他’如鬼魅般的身影逸出屋內,順著那道寒冰之氣,往宋青小曾走過的軌跡趕去。

    只是‘他’晚了一步,上東區已經被宋青小掃蕩一空,僅留下了幾具死于她手中的尸體。

    對于帝都的世族來說,今日注定是一個不平之夜。

    先是宋青小闖入皇城又飄然遠去,從目前大概的統計看來,她殺死的人遠不止是皇城之中的三大分神境修士及那幾位化嬰境的子弟而已。

    同時上東區還有范氏的族人折損,令武道研究院的人火大又頭疼。

    這邊的損失尚未清點分明,另一邊武道研究院又接收到了帝都之中另一處發生騷動的氣息。

    騷動發生的方向是在帝都中一處名為‘古寶閣’的方位,此處是一些并不隸屬于世族勢力的零散修行者聚集之地。

    世族的人趕到的時候,里面的騷動已經平息,卻留下了強大的鬼氣。

    閣內尸橫遍地,起碼死了十幾名在此地小聚的人。

    這些人大多都是曾進入過神獄,有一定修為的人,這會兒卻如被某種可怕至極的力量吸干了體內所有的生機。

    他們的臉上、身上浮現出一道道黑色的紋,如同一條條絲線,將他們的尸體捆得極緊,令他們的死狀看上去份外恐怖而又殘忍。

    “鬼修。”

    一名范氏的族人伸手碰了碰其中一具尸體,接著尸身上的黑氣便如同一根自主抽出的絲線,在感應到他指尖上的靈氣的剎那,一下纏上了他的指尖。

    這范氏族人神色陰沉,‘哼’了一聲之后試圖將那絲黑氣彈開——

    但靈力尚未施展出,那黑氣便已經狡猾無比的將這絲靈力吞噬。

    那黑線的一頭吞噬了靈力之后瞬間尖銳如鋼針,‘嗖’的一聲刺破了他的指尖,鉆入了他手指里。

    “啊——”這變故令這范氏族人慘呼了一聲,手掌重重一抖,那黑線已經順著指尖溜入他手臂,速度之快,令他根本措手不及。

    黑線一纏入臂中,便隨即拉長收緊,所到之處肌肉迅速枯萎,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往他上臂攀升。

    這范氏族人一見此景,當即面色大變,以手作刀,‘砰’的一聲往自己肩頭拍了下去。

    靈力瞬間將他肩膀以下斬落,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血液尚未涌出,便隨即被他打入的靈力封鎖在內。

    黑氣纏繞到斷臂的一側,貪婪的將所有血肉吞噬,卻因為缺少與手臂相連的載體,最終連帶著斷臂‘砰’的一聲跌落到地。

    “分神之境——”

    那反應極為迅速的范氏族人自斷一臂保住了性命之后,才面色慘白的以顫巍巍的語氣說了一聲。

    帝都之前接連出現了兩個不在世族掌控之內的分神境修士,且都在殺人之后迅速逃離,令世族撲了個空。

    這兩件事情如同兩記響亮的耳光,抽在了世族的臉上,令世族及武道研究院顏面無存。

    武道研究院在除了下達緝捕宋青小的命令之外,還需要將這個闖入古寶閣內的鬼修揪出,以挽回損失的威名。

    頂點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