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816章 行僧

前方高能
     不僅止是試煉場景中的人,就連幾個與宋青小同時進來的試煉者都抬起了頭,露出一臉不可思議的神情。

    從他們的眼神之中,宋青小看得出來這些人以為她瘋了。

    他們初來乍到,情況未明,她先是踹歪桌椅,引起這些人關注也就算了。

    此時這抱書的老頭兒及那金發碧眼的美人兒好不容易要提到關于‘他’的關鍵信息,這個時候她不止不好好聽,反倒將注意力轉移到那背著荊棘的僧侶身上。

    不止打斷了這些人關鍵性的談話,還去管人家治不治病。

    神色冷漠的一號少女皺了皺眉,眼中露出一絲冷笑,并沒有出聲。

    所有人都轉過了頭來,就連那黑袍掩蓋之下的人都慢慢睜開了那雙腥紅的眼睛,以一種古怪的神色盯著這個被拜日神廷選中的大膽‘新人’。

    除了試煉場景中的原住民外,能參與這樣級別試煉的人可不都是傻子,這僧侶有古怪,且流出的血液也不對勁兒。

    聞到那血腥味兒的時候,坐在他旁邊那雙耳微尖的男人都忙不迭的躲避,足以證明這自虐的僧侶并非一般人。

    眾人不知道她是不是在裝傻,一時之間圍坐在桌旁的人竟然都啞口無聲。

    “我看他像是有些痛苦的樣子。”面對這些人無言的注目禮,宋青小頂住了強大的精神力壓制,緩緩出聲:

    “這荊棘是有毒嗎?”

    那僧侶抬起了頭,先前他一直低垂著脖頸,像是垂死且喪氣的人,讓人難以看清他的臉,僅能看到他臉頰兩側密實的胡須。

    這會兒隨著他一抬起頭來,映入所有人眼中的就是一個極為猙獰的骷髏頭緩緩抬了起來,讓人驚悚無比。

    ‘咝--’三號壯碩男人發出一聲細弱的抽氣聲,其余幾個試煉者在看到這僧侶長相之時,也瞳孔緊縮。

    他望著說話的宋青小方向,默不作聲,卻給人造成了極大壓力。

    坐在他身旁的那俊美青年及一號在他抬頭的剎那,又都不約而同的往一側挪動,似是將他當成了一個瘟神,極力想要躲避。

    其實宋青小在他抬起頭的一剎那,冷不妨一看之下也是有些吃驚。

    但很快的她就鎮定了下來。

    試煉場景中她不止是遇到過鬼魂、陰尸等,甚至逃離恐怖營的時候,也曾被骷髏圍困,對于行動的‘活骷髏’這樣的存在早有抵抗力。

    因此在初時的一驚之后,她在這僧侶的注視之下,不止沒有移開自己的視線,反倒饒有興致的與他對視。

    仔細一看之下,宋青小才發現他的眼睛呈灰白色,十分渾濁不堪,像是進了大量雜質、汽泡的玻璃,與人對視的剎那,令人看了極為不適。

    他的臉色煞白,白得近乎不見血色。

    而所有的血氣全都匯聚在一起,形成大量青紫的斑點,密布的分布在他的眼睛、鼻腔、嘴角四周。

    車廂內昏暗的燈光下,氣氛又十分詭異,才使得他的這張臉恍然看上去如同一張行走的骷髏頭似的,讓人望而生畏。

    看清了眼前的只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后,宋青小對于他身上的力量又產生了新的興趣。

    他的力量與持杖的白袍老者不同,帶著一種灰暗、絕望的氣息,與他的血液一樣,似是有種特殊的魔力。

    這種力量并非魔力,與魔氣帶給人的影響有微妙的相似,卻又并不一致。

    她不由想到了自己的青冥令,青冥令最喜吸食魔氣、陰鬼之氣,這兩種力量對它似是有極大好處。

    無論是玉侖虛境中,還是后來闖入北郊的古宅吸收了那范氏族人蘊養的煞尸之力后,青冥令的力量都有提升。

    雖說因為她被困在隱界之中,一直沒有機會將它拿出來展示。

    但作為將它血契之后的主人,它的一丁點兒小動靜都瞞不過宋青小的眼睛。

    不知道這僧侶身上的古怪力量青冥令能不能吞噬,吞噬之后也不知對它來說會不會產生什么變異。

    她心里打定主意,到時若是有機會,一定要弄一些這僧侶身上的血液讓青冥令試上一試。

    其他人并不知道她心中的念頭,這會兒見她與僧侶對視后,那先前還面露憂愁之色的白袍金發美人這才勉強出聲:

    “不用擔心。”她的語調柔和,但對于這僧侶似是也有些忌憚的樣子。

    說話的同時挪了挪身體,上半身下意識的往僧侶的方向遠離:

    “哈亞斯是屬于苦修的行僧——”

    “苦修的行僧?”宋青小聽到這里,不由打斷了她的話,問了一聲。

    這神態溫柔的美人并不介意她這樣的態度,聽到她的問話,極有耐心的點了點頭,解釋道:

    “是的。聯邦之內的僧侶,分為兩種派系,一種是主神的仆從,將神的意志帶給聯邦的信徒,他們受信徒貢奉,借主神的力量為信徒排憂解難。”

    她說到這里,不由看了那臉龐似骷髏鬼怪一般的哈亞斯一眼,沖他微微一笑后,接著才道:

    “而另一種,就是以哈亞斯為主的苦行僧了。”

    聽到她的話,哈亞斯神情木然,并沒有反應,他的那雙如同死魚般的眼睛中并沒有因為自己的傷痛而露出忍耐之色。

    仿佛他整個人的意識已經與肉體剝離了,并不在意身上的劇痛。

    “苦修的行僧以身體承受罪孽,將沾滿污穢的肉身視為一種束縛。所以哈亞斯身上的荊棘,只是一種修行的手段。”

    這金發碧眼的美人極其溫柔,且對于宋青小的疑問也溫聲細語的解說:

    “他們的修行來源于疼痛,越是疼痛,他們的力量就越強大,因此是不需要治療的。”

    她好像對于宋青小‘善良、體貼’的話語極有好感,甚至將哈亞斯修行的方法都詳盡的說了出來。

    其他的人神情鎮定,就連那哈亞斯都并沒有反駁,所以哈亞斯苦修的方法,在這群人之中應該并不是什么大的秘密了。

    宋青小這樣看似不按理出牌的隨意一問,卻將這哈亞斯的修行秘密打聽出來了。

    火車上的十二人里,哈亞斯是苦修的行僧,力量來源于疼痛;而那白袍的老者卻是利用手中的那支杖施展了詭異的,類似于魔法一般的秘術。

    就這短短數分鐘的時間內,宋青小竟然將這十二中的兩人摸出一些門道來了。

    一號等人一面將這金發碧眼的美人所說的話牢記在心里,一面都對宋青小的手段心生警惕。

    “苦修的行僧是以哈亞斯為主?”宋青小并不將一號等人的防備放在眼里,反而想起這美人所說的話,抓到了她話中的重點處,發出疑問。

    她這話一說出口,那美人頓時便愣了。

    “聯邦之中,竟然還有這樣的無知者!”靠坐在窗邊的紫衣男人聽到宋青小與這金發美人的談話,不由搓了搓修長而白皙的手指,臉上露出幾分傲慢與嘲諷。

    宋青小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只見他瞇著細長的雙目,睥睨、鄙夷毫不掩飾的從他雙眼之中露出,面對宋青小的目光,他不僅沒有感到尷尬,反倒更是肆無忌憚般,冷冷的嗤笑了一聲。

    “我的話有哪里不對嗎?”宋青小問了一聲。

    那冷傲的男人別開了頭,似是不屑與她說話,仿佛與她對視都是一種極大的恩賜。

    “哈亞斯確實是苦修的行僧中的意志主導者。”女人十分善解人意的開口,化解了那紫服男人傲慢的態度之下帶來的尷尬:

    “聯邦之中,苦行僧一派系經過三百多年的發展,已經成為一股相當龐大的勢力,哈里斯是他們的信念之神。”

    “三百多年?”宋青小聽到女人口中說出來的話,不由抿了抿嘴唇:“苦修的派系是由他開創的嗎?”

    她問的問題對于這十二人來說似是極為不可思議,所有聽到她與女人對話的人都似是愣了一愣。

    坐在宋青小左手側的‘人’卻并沒有任何反應,‘他’似是睡著了,全身如那黑袍一樣籠罩在一層幽藍的斗蓬中,看不清是男是女,也沒有半點兒動靜與生氣,如同一個死人。

    那別開頭的紫袍男人沒有吭聲,但窗戶上卻映出他咧著嘴角,露出譏諷笑意的模糊影子。

    哈亞斯在初時的短暫驚異之后,如同石雕一般,并沒有再出聲。

    他對于周圍的一切都像是不感興趣,哪怕宋青小與女人聊的對象正好是他,但對于他來說,卻像是事不關己。

    低沉的念禱聲重新響起,他再次垂下了頭顱,將背脊彎得更曲。

    被捆綁在他的后背上的荊棘深深扎入他的血肉之中,那荊棘的刺抓牢他的肉,撕裂著他的肉體,發出令人寒毛直豎的‘嗞嗞’聲。

    血液從傷口之中涌了出來,被他身上的那件陳舊的僧袍吸收了進去,化為一條條黑紅色的暗影,在他僧袍之中鉆來鉆去,仿佛想要織出一張獨特的圖騰。

    原本閉上了雙眼,放松背脊之后靠在火車長椅上的黑袍又重新坐直了身體。

    黑袍形成的陰影之下,一雙紅色如小燈泡似的眼睛閃了閃,睜了開來,盯緊著宋青小看,像是在打量著什么新奇的事物似的。

    女人與那抱著書本的老人相互對視了一眼,臉上都露出吃驚而又意外之色。

    “是的——”女人有些疑惑的開口,回答了宋青小的問題。

    火車內的氣氛一下變得有些詭異,宋青小感覺得到,隨著她的問話一說出口,所有的人都像是在偷偷的打量著她。

    不止是那黑袍、金發美人、老人及雙手扣著魔杖的法師,就連那紫袍男人都透過火車窗戶的反光在注視著自己。

    坐在她身側一直沒有動靜的‘人’也像是蘇醒了過來,哪怕‘他’仍維持著低垂著頭,仿佛睡著一般的姿勢。

    也并沒有抬起頭,摘下蓋在‘他’頭上的帽子,甚至仍是安靜得如同死了一般,可宋青小就是感覺得到,‘他’已經蘇醒,只是在以另一個角度冷冷的盯著自己。

    這些人的注視形成一股奇異而強大的壓力,牢牢的壓迫在她的肩頭。

    哪怕女人開口說話,但沉默的氛圍卻像是并沒有被打破一般,十分的詭異。

    昏暗的燈光下,有細細的塵埃在光線之中翻滾,這十二人似是有一種心照不宣的秘密,使得氣氛更加的沉凝。

    未知的情況及若隱似無的注視,都形成一種強大的壓迫力,宋青小頂著眾人的目光,又一次開口:

    “是嗎?”她的聲音十分冷靜,在車廂這樣的氛圍之下,清晰的傳進每一個人耳朵里:

    “他看起來非常的年輕。”

    所有人的神情都更古怪了,那持杖的白袍老頭兒眉心抖了抖,并沒有出聲。

    ‘轟隆隆——’火車的輪子飛快的摩擦著鐵軌,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

    可此時這種聲響卻像是被隔離在外,車廂內像是形成了一個獨特的小世界。

    其他車廂內若隱似無的笑聲、談話聲一瞬間都消失了,宋青小等人所坐的車廂一下靜得份外詭異。

    試煉者們都暗地里看著宋青小撩火,并不坑聲,準備坐享其成,從她的問話之中獲得情報。

    “對于苦修的行僧來說,每一次修行,都是一個完整的輪回。”女人又與那抱書的老人相互對視了一眼,像是看出了宋青小是真的一無所知,她出聲解釋:

    “痛苦、罪孽、死亡、再生,這是一次輪回,也代表著增長的一次年歲。”

    女人耐心的說道:“所以外表并不能判斷哈里斯真實的年紀。UU看書 .uukanshu ”

    “也就是說,他經歷的一次完整的修行之后,才算是增長了一歲?”宋青小聽到這里,心中對于這一次任務場景中人的一些古怪之處又有了全新的認識。

    她深深看了正低垂著頭,佝僂著腰仍在輕聲吟唱著經文的哈里斯一眼,發出疑問。

    “是的。”女人點了下頭,算是證實了宋青小的猜測。

    如此一來,這哈里斯的具體年歲一下便難以考證。

    但從這金發的美人兒說苦修一派由他所創,經過如今三百多年的時間的發展,已經成為一股不可小覷的勢力。

    由此可證,這哈里斯至少已經活了三百多年的時間。

    頂點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