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817章 位置

前方高能
     這哈亞斯到底依靠什么能活到這樣的年紀?他的力量又是由何而來呢?

    從金發美人所說的話中可以得知,苦修視身體為承受罪孽的皮囊,以折磨自身達到修行的目的。

    金發的女人說他的力量來自于痛苦,痛苦越深,力量就越強,聽起來實在是有些不可思議,完全與宋青小所知的修行奧義是截然相反的。

    她眸光微微一閃,接著嘆息了一聲:

    “那這樣一來,哈亞斯豈不是突破了壽命的限制,達到了永生不死的目的。”

    宋青小這話一說完之后,四周的空氣便靜了靜。

    這種‘靜’并不是指所有聲音都消失,而是除了試煉者外,十二位原住民仿佛都因為她的話而安靜了一瞬,露出十分詭異的神情。

    就連低聲吟唱著經文的哈亞斯也停了停,彎背的動作一頓,唯有‘汩汩’涌出的血液浸濕了他的僧袍,在他身上摩挲著,如同爬行的蟲子,發出‘悉索’的聲響,份外的清晰。

    “這樣的永生,只是一種詛咒——”

    金發碧眼的美人兒喃喃出聲,但她很快就意識到了自己的走神,十分警惕的將后面的話咽了回去。

    宋青小聽她這樣一說,卻是將她的話牢牢記在心里。

    如果說哈里斯近乎自虐一般的痛苦的修行方式,及無止境的永生輪回在他們看來只是一種詛咒的話,是否證明這些都并非是他意志所愿呢?

    若這樣一來,那么就很有意思了。

    面目溫柔的女人說三百年來,聯邦之中苦修一派以他為精神領袖,將他當成意志的寄托。

    而這位令在場的人都有些避畏的苦修僧侶,他的永生及修行方式在女人看來竟然是一種詛咒而已。

    火車的窗戶之上,面對著玻璃的紫袍男人揚起了嘴角,露出一絲譏諷的笑意,冷眼透過光線的反折,看著圍坐在桌子邊的這群人。

    半晌之后,女人的眼中閃過一絲懊惱,她可能為了自己失言而感到郁悶。

    宋青小從蘇醒之后到現在已經問了好幾個問題,

    導致她可能說出了一些本來不該說出來的秘密。

    這位從一開始就表現得非常善解人意的女性似是有些生氣,甚至嘴邊那抹如沐春風般的笑意都消失了。

    “這一次的任務,聯邦政府在派你們出來之前,沒有向你們解釋過這一次的任務詳情嗎?”那女人怔愣片刻之后,很快忍下了心中的情緒,重新開口發問。

    她明顯不想再談關于‘詛咒’的話題,宋青小也知道再問下去也不可能再從她口中得到答案。

    女人說了不該說的話,這會兒防備心正是警惕的時候,再說下去可能只會引起她的反感甚至厭惡而已。

    她搖了搖頭,回答道:“沒有。”

    試煉場景中的任務線索都是需要試煉參與者自行摸索的,在任務開始之前,宋青小與一號等人都是一無所知的。

    她這話一問完,目光便從宋青小身上掠過,落到了一號、三號紅發男人及四號壯漢、五號道士身上。

    每一個被她目光掃到的試煉者在她看過來時,都極有默契的跟著搖頭。

    女人的目光落到了道士身上。

    除了最早離開的六號分散,至今不知在哪里之外,其余五個試煉者都同時出現在了火車之內。

    在試煉場景中的十二人看來,宋青小幾人無論是長相、穿著打扮,都是十分古怪的。

    但就算是這樣,道士的穿著打扮在這金發的女性看來也是最為‘醒目’且怪異的,實在很難讓女人忽視。

    在她注視之下,道士開口說道:

    “我們出行之時,聯邦只交待我們跟隨你們前往一個地方而己。”

    從他短短兩句話,宋青小大概可以摸得出此人心思縝密,性格謹慎。

    目前情況未明,他并不愿惹麻煩上身,在被女人提問時,寧愿中規中矩的回答問題,也不肯冒險試探,明顯是不想成為眾之矢的。

    女人的神情嚴肅了些,宋青小的心神卻已經放在了目前所得的資料上:

    這一次試煉任務的場景內的國度稱為聯邦,這個聯邦極有可能是不同的種族所組合而成。

    之所以宋青小猜測這一點的原因,是根據與僧侶并列而坐的年輕俊美男人推測得知。

    他看起來極為年輕,長得俊美無比,一雙尖而細長的耳朵,氣息之中帶著一股令人感到極為舒適的磅礴生機,似是有很強的靈力親和力。

    從他的外形看,他與人類相似,但那對耳朵又與人類有微妙的區別,更像是傳說之中的精靈族人。

    除此之外,宋青小覺得坐在自己左手側那位全身籠罩在藍袍之中的‘人’及那黑袍都有古怪。

    他們還在活動著,可是她半點兒都感覺不到屬于‘人’的氣息。

    興許是跟她擁有青冥令有關,對于魔氣及死靈之氣份外敏感的緣故,她總覺得這十二人中,有不少人都散發出一股若隱似無的死靈之息。

    而且她發現這些人坐的位置也很巧妙,以她為分水嶺,她的左手側坐著那藍袍‘人’,而藍袍人的左手依次是:

    一個滿臉橫肉的大漢,四顆尖銳的獠牙探出厚厚的嘴唇,令他看起來面目猙獰,長相半獸半人。

    在宋青小看來,他有些像混淆了妖系血脈的‘人’,但又并沒有修煉到極致的‘半成品’。

    他占據的位置最多,因為在他兩條粗如柱子般的腿側,匍匐著一頭沉睡的雄獅。

    那獅子體形奇大無比,將他腳下的空間塞得滿滿當當的。

    哪怕是趴在地面之上,它的體形也極為驚人,身長至少達到了五米,長如巨鞭的尾巴盤繞在它的身側,那腦袋壯碩異常,感覺可以輕易的吞下一個人。

    它閉著眼睛,發出輕微的鼾聲,像是睡著了,就連先前的一番動靜下,也并沒有將這頭猛獸驚醒。

    其次是瘦如柴骨的黑袍老頭兒、五號道士、黑袍怪人、三號紅發大漢、紫袍傲慢男人、一號女人、苦修的行僧、長相俊美的尖耳精靈、洋溢著一臉笑意的中年人、四號紅眼壯男、法師愛德華、面目慈祥的抱書老人、金發的美人兒及穿著盔甲提著一把劍的沉默劍士。

    試煉者們被打散分插于這十二位試煉場景的原住民之中,若是將桌子以宋青小所在位置分為兩半,一側試煉者坐得密集,一側試煉者坐得稀疏無比。

    但宋青小估計這是因為缺少了一個六號女人的緣故,若紫色卷發的六號到來,以位置布局看,她的位置極有可能會安排在法師及抱書的老人這一側。

    因為這一邊的試煉者明顯少了許多,使得原住民們靠坐得極為緊密。

    從座位的分布來看,這些人之間的關系也值得人深思。

    以宋青小左手側為例,除了試煉者之外,這些試煉場景的原住民之間,無論是藍袍、獠牙的半妖族、面目陰森的枯瘦老頭兒、黑袍還是紫袍、苦行僧之間,都似是隔著一段并不算近的距離。

    仿佛他們相互之間并不親近,對彼此也像是充滿了防備。

    相較之下,以宋青小的右手側為主的沉默劍士雖說看起來有些落魄,他的那件金色的盔甲之上似是沾滿了不知名的污垢,使得那盔甲看起來暗淡無光,甚至有些臟兮兮的——

    他本人也蓬頭垢面,留了一臉的絡腮胡,沉默不語,但他她身側的金發美人卻并沒有嫌棄,反倒像是與他并肩而坐了。

    抱書的老人到尖耳的精靈等人之間的距離也相隔極近,甚至宋青小從那抱書的老人招呼法師愛德華修復被自己踹歪的桌椅時的語氣,她就可以推斷出這幾人關系應該頗為穩固、親近。

    也就是說,宋青小左手側的這波‘人’關系疏遠,而以她右手側起的這幾人之間又相互親近、信任。

    這就十分有意思了。

    她數了數,藍袍、獠牙的半妖族、枯瘦老頭兒、黑袍、紫袍、苦修的哈亞斯,一共是六人。

    而以尖耳的精靈為起始點,到靠近宋青小坐的落魄劍士,也恰好是六個人。

    宋青小感應到的那股壓抑的死靈之氣,大多是從左側的方向傳來的。

    也就是說,這試煉場景中的十二人被平均的分為兩隊,一隊氣息令人感到極度不適,一隊則是性格溫和而親近。

    若是以元素屬性來分斷,就好比一派光明,一派則是充滿陰暗氣息。

    這種情況,倒也六個試煉者被分為三隊,一共三男三女的對立有些相似。

    同場試煉中,這樣的狀況巧合的機率幾乎為零,兩者之間必然有某種特殊的聯系或是指示。

    只是因為宋青小進入試煉的時間太短,一時之間還沒有摸清其中的規律而已。

    她猶豫著要不要再裝出‘莽撞’的形象再多問兩句,以探聽更多的消息。

    但在發現試煉場景中的這十二人分為兩派,且她先前的問話使得那金發的美人兒提到了‘詛咒’這樣的詞后,已經引起了這一派的警覺。

    對于這十二人來說,幾個試煉者都是屬于‘外來者’。

    而宋青小所處的位置恰好是處于這兩者相結合的中間點上,有沒有可能這彼此雙方目前還摸不準她會‘倒向’哪一方,所以這才是她開口說話之后,雙方態度截然相反的原因。

    對著窗邊而坐的紫袍傲慢男人、塞繆爾對她的態度冷嘲熱諷中帶著惡意,這符合‘暗系’相處的特點。

    而抱書的老人、金發的美人兒以她的態度溫和,她一有疑問便答,仔細一想,更像是猜不到她的‘派系’,想要拉攏她的架勢。

    若真如她所猜測一般,那么她之前的提問已經觸及到禁忌之后,這個時候她若是再繼續問下去,便有可能會引起‘光明’一系的放棄。

    在情況未明的時候,處于中立時期的她是最安全的,倒向哪一面,一旦遇到事情之后,都有可能會遭到另外一派的攻擊。

    尤其是在‘暗系’一派彼此之間并不友好,也相互防備的情況下,過早的表明立場,對她來說都并不是一件好事。

    想到這里,宋青小抿了抿嘴角,忍下了心中的疑問,默不作聲。

    “只是這樣嗎?”金發的美人的神色變得有些嚴厲,似是還有些生氣:

    “聯邦如今做事的方式還是這樣令人生氣,這樣危險的任務,他們不應該以這樣哄騙的方式令無辜的孩子們來送死。”

    “無辜?”面對著玻璃窗的紫袍男人聽到她這話,冷笑了一聲,“這個世界就沒有無辜者。”

    “克羅利,你太偏激。”金發的美人聽了這話,不贊同的皺了皺眉。

    “教廷的人總是這么虛偽——”

    “克羅利!”抱書的老人聽到這里,終于出聲。

    提到了‘他’之后,所有人的表情都有些不對勁兒,原本被宋青小打岔之后而轉移的話題,最后又兜兜轉轉的回到了原點。

    隨著老人喚出了‘克羅利’的名字,他又露出了令宋青小熟悉的冷笑,勾著嘴角透過窗戶,以陰森可怖的視線冷冷的打量著坐在桌邊的每一個人。

    所有人都像是因為‘他’被提及而敗了談興,沒有再出聲。

    先前試煉者們還覺得宋青小貿然出聲是個極為莽撞的舉動,但這會兒她一旦不發話后,火車上頓時就陷入了一種令人感到壓抑的沉默氛圍里。

    五號道士及一號少女都不約而同的抬頭看了一眼宋青小,卻見這位先前表現得最為活躍的試煉者此時像是入了定,UU看書 www.uukanshu 半瞇著眼睛,一動不動的似是在養神。

    大家進入試煉的時間不長,正是需要借著在火車上的這段時間獲得線索,以便接下來完成任務。

    若是大家都默不作聲,一旦火車到達目的地后,眾人懵懂之下糊里糊涂的行事,極有可能對任務不利。

    道士的眼中閃過一絲厲色,他自然也看得出來自己此時的處境。

    他夾坐在‘暗黑’一派的中間,顯然在進入試煉之初,便已經被試煉任務自動歸了類。

    這應該與他們在試煉空間的時候,主動搶先進入任務場景有關。

    除了第一個離開的六號紫發女不見影蹤之外,其余幾人都先后主動進入試煉場景,宋青小是最后留下后,被神獄自動分配的人。

    頂點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