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818章 故事

前方高能
     從位置的分配看來,最早走的六號紫發女及最后離開的宋青小都得到了神獄的特殊‘照顧’。

    六號如今身在何處,肩負著什么特殊的使命眾人還不清楚,但五號道士卻已經明顯看出了宋青小的優勢。

    她恰好處于‘光’與‘暗’的邊界,與被分配后的一號、三號、四號及五號相較,她擁有可以自主選擇投入不同陣營的權利。

    相比之下,其他四個試煉者早就已經被神獄強行安排了所屬的陣營,在這十二人眼中早就已經被打下了‘烙印’。

    五號道士的眼中閃過一絲懊悔,早知如此,他在試煉空間的時候,也不應該急著邁那一步出去。

    只可惜到了這個時候后悔已經無用,唯有盡力挽回劣勢。

    眼前的局面宋青小想必也是心中有數,所以在拋出話題探聽到一些消息之后,她已經不再出聲。

    她掌握了一定的主動權,擁有其他四人沒有的便利。

    相反情況對其他四人不利,得知的消息越少,他們就越陷入被動里。

    道士皺了皺眉,事實上他對于哈亞斯身上關于詛咒的問題十分好奇,隱約感覺也牽涉著這次任務的重要線索。

    但在這金發美人對此忌諱頗深的情況下,就連宋青小都識趣的不再發問,他自然也不會不識趣的在此時去碰觸這個問題。

    他清了清嗓子,打破了這種沉寂:

    “關于這一次的任務,聯邦并沒有告知我們更多消息,也沒有說過此行的目的,不知道我們這一次要去哪里,向誰送信?”

    金發的美人聽到他說的話,皺了皺眉,看他的目光之中帶著幾分戒備。

    他這樣的打扮在她看來十分的怪異,哪怕就是夾在一群怪‘人’之中,在她看來也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面對坐在一群‘黑暗’派系中的道士,這位女性明顯失去了之前與宋青話時的溫柔耐心,神色變得有些疏離而冰冷:

    “黑暗即將降臨,惡魔即將蘇醒。我們需要集齊十三圣徒的力量,才可以制止‘他’的復生。”

    她說這話沒頭沒尾,

    聽得并不了解前因后果的試煉者一頭霧水。

    “十三圣徒?”坐在法師愛德華身側的四號壯漢突然出聲,他是試煉者中第三個發話的人。

    “所以我們需要找到第十三個人嗎?”

    金發的美人提到蘇醒的惡魔需要十三圣徒的力量才可以封印,那么火車之上除了試煉者外,僅有十二人。

    也就是說,還有一個與他們同樣實力的同伴并沒有與他們匯聚。

    結合之前身穿法袍的抱書老人所說的話,若是他們被困在‘迷霧之森’里,就需要試煉者們將消息傳遞出去。

    唯有消息傳遞出去之后,集齊十三人的力量,才可以制止惡魔的蘇醒。

    興許是他坐的位置所屬‘光明’的緣故,哪怕他長相看起來與那半妖族有些相似,看起來并非善類,但金發美人對他的態度明顯要比對道士的時候親切了些許:

    “是的。”

    她的話無疑是變相的承認了火車上的十二人就是她口中所說的‘十三圣徒’,也是封印惡魔的主力。

    “這惡魔是誰?第十三圣徒又是誰?住在哪里?”

    四號接著發問。

    他的位置帶給了他一定的便利,與‘黑暗派’相互防備、疏遠相較,他所坐的方向,明顯這幾人要團結許多,性格也似是更易相處,也愿意回答試煉者一些問題。

    可他的話似是碰觸到了一些禁忌,哪怕因為他坐的位置令得金發碧眼的美人將他劃進了‘自己人’的范圍,但聽到他的提問時,她卻皺了皺眉,似是不太愿意回答的樣子。

    “我們總要了解前因后果的。”紫袍男人身側的一號少女也緩緩出聲。

    “……”苦修的行僧低垂著頭,嘴里輕唱著令人難以分辨字符的經文,似是已經入了定。

    一號的聲音在唱念的經文之下,顯得無比清脆。

    她穿了一件淡綠的半透明的紗裙,留了一頭及腰的黑色長發,兩側的頭發被分為兩縷,分別以夾子夾在兩側,露出她一張精致的臉龐。

    在惡形惡狀的半妖族、陰森枯瘦的老頭兒、傲慢的紫袍及血流滿身的哈亞斯等人襯托之下,她顯得簡直像蓮花一樣出塵。

    可能因為同為女性的緣故,金發的女人對這個冷漠的少女多了幾分包容心。

    她神色的細微變動被一號捕捉在眼里,隨即又不動聲色的道:

    “至少我們知道的越多,在穿越迷霧之森時,如果碰上了麻煩,需要我們將信息轉托出去時,也有個前往的目的地,不至于事發之后,連去哪里找人,找誰都不知道,”她說到這里,頓了頓,露出一個淡淡的笑意:

    “對不對?”

    從進入試煉空間后,一號神態一直都是冷冰冰的樣子。

    但她此時一笑之下卻似是冰雪初融,那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剎時消失得一干二凈。

    “你說的對,孩子。”穿著法袍的老人沉默了半晌之后,長長的嘆了口氣:

    “這件事情十分危險,確實不應該瞞著你們。”

    他轉頭看向一號,但那目光卻像是透過了她,往她身后的火車窗看了過去。

    老人的思緒隨著目光而飄遠,興許是想到了十分久遠的回憶。

    眾人并沒有打斷他的沉思,約兩三秒后,他可能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輕輕的‘咳’了一聲,很快出聲道:

    “事情要從四百年前的圣戰說起——”

    他笑了笑,臉上每一分皺紋都因為這笑容似是舒展了開來,使他看上去極為慈祥而令人感到心安繼而本能的生出親近之心。

    “你們不介意我從古老的歷史開始說起吧?”

    “當然不介意。”一號回了一聲。

    其他幾人都應了一句,就連宋青小也點了點頭。

    老人見此情景,又笑了一聲,接著逐漸收斂了笑意,嘆了口氣:

    “千年之前,大陸遭到了惡龍一族的入侵。”

    龍族殘暴而兇狠,擁有強大的實力,“獸人的礦藏、翼族的血液、精靈的純凈都遭到了龍族的掠奪,人類備受奴役,成為龍族圈禁的奴隸。”

    宋青小聽到這里,心里不由生出一股奇怪的感覺。

    她與‘龍族’倒真是有緣,不僅僅是自己體內擁有龍魂,上一次試煉任務中,更是才斬殺過龍王。

    沒料到這一次任務,竟然又出現了‘龍’的影子。

    “它們精通魔法,實力強大無比。它們的鱗甲密而厚實,擁有強壯的爪、牙及能摧毀一切的長尾。”

    老人無聲的嘆了口氣,提到‘惡龍’的時候,細聽之下,還能聽到他語氣中微微的顫音:

    “它們的皮甲對于魔法免役,而得天獨厚的皮甲,使得一般的弓箭根本難以將其射穿、殺死。”

    龍的速度奇快無比,又主宰了天際,它們的性情殘忍而兇狠,將各大種族當成囤積的獵物,肆意的掠殺、奴役。

    “惡龍所到之處,黑暗統治大地。”它們吞吐出的龍息足以使得原本肥沃的土地燒毀,將山林化為焦巖,迫使人們離開自己原本居住的領地。

    而年老而體弱,無力逃亡的人,則死于災難里。

    “瘟疫、恐懼、絕望、無助等負面情緒主宰了每一個生命,驅散了他們心中的美好、希望。”

    在惡龍統治之下,備受壓迫的各族反抗不了龍族的統治,繼而開始各自暴發戰爭,爭奪所屬不多的領地,試圖為自己的種族爭取一線生機。

    老人的話沙啞而低沉,配著哈亞斯的吟唱聲,自帶著一種訴說史詩般的凝重感。

    “種族的繁衍受到了影響,文明的傳承在滋生的罪孽之下即將被斬斷——”

    “四百年前,有兩位大圣賢出現,他們化身光明與黑暗,仿佛日與月的輪轉,他們的出現化解種族之間的猜忌與矛盾,使得被黑暗的情緒所掌控的各族逐漸恢復理智,將所有種族凝聚在一起。”

    在聯邦的紀元之上,這兩個危急時刻出現,并拯救了各族人的動亂的人被稱為二圣賢。

    “他們深知大陸的動亂,來自于惡龍的肆虐,因此帶領十三信徒,成立拜日神廷,開始了屠龍大計。”

    兩位大圣賢的實力超強,已經達到傳說中的大賢者等階,甚至足以與傳說中的神相抗衡。

    “他們的咒語魔法可以擊穿惡龍的防御,達到斬殺惡龍的目的。”

    在兩位大圣賢的帶領之下,十三信徒勇敢追隨,各大種族齊心協力,組成聯盟斬殺惡龍。

    他們所到之處,就連惡龍也要見之避逸,解救水深火熱之中的人民。

    最終,聯盟軍以六十年的時間,將侵略大陸的龍族大部分殺死,剩余一小部分的龍族被趕出世界,關押于深淵之谷地。

    戰爭停止,黑暗被驅逐,光明重現人間。

    大陸百廢待興,惡龍趕走之后,各族的人們需要重建自己的領地,恢復生機。

    不同的種族有感于此次世界險些滅亡的危機,知道共同合作的重要性,因此在戰爭之后,推舉兩位大賢者成為種族的領導者。

    當時的兩位大賢者已經達到傳說中的半神之體,驅殺惡龍之后,他們的聲望傳遍大陸的每一個世界。

    無論是實力還是威望,他們作為統領各族的領袖都是眾望所歸。

    他故事的重點并不在于千年之前的種族大戰,只是這一段應該是故事的開端,所以他只是進行了一個簡略的介紹而已,很快將談話拐入正題:

    “各族組建聯邦,信奉拜日神廷——”他說到這里,語氣微微一頓,長長的嘆了口氣:

    “唉——”

    所有人都以為黑暗紀元已經過去,各族即將迎來新的文明。

    瘟疫消失,疾病、痛苦、死亡的陰影已經遠離。

    拜日神廷的信徒越來越多,游走于大陸之中,傳頌著大賢者的功績與美德,也向大陸傳播愛與希望的種子。

    在這樣的情況下,人們歡欣鼓舞,以為光明的生活即將到來之時——

    “備受崇拜的兩位賢者,卻產生了分歧。”他說到這里,不自覺的伸手推了推抽搐的眉心,哪怕事隔數百年的時間,但提到這些往事時,他的眼睛中依舊閃過心有余悸之色,足以可見當年的事件給他帶來的陰影之深。

    “兩位賢者本來各司其職,代表日與月、光與暗的輪回,維持著世界的穩定。”

    “有人生出了異心?”

    那一號聽到這里,不由發出疑問之聲。

    宋青小的心中也猜到了這一點。

    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大陸之上的聯邦不能允許兩位主宰的存在,當失去了共同的目標與敵人之后,光與暗便會顯出其不同的特性。

    這身穿祭袍的抱書老人將這兩位賢者的存在分別比喻為‘日、月’,而聯邦成立之后,國內的神廷則稱為拜日——

    僅這一點,便很能說明一些問題。

    興許在拜日神廷成之初,這兩位原本實力旗鼓相當的圣賢之間就已經埋下了禍根。

    只是在惡龍肆虐之時,大家有共同的目標、共同的敵人,掩蓋了這種問題。

    可惡龍被消滅、趕走之后,勝利到來之時,當象征著‘日’的那一方站在陽光之下,享受著眾人的追捧與掌聲,而另一位同樣的圣賢,卻必須要代表著‘月’隱藏于陰影中時,看著昔日的同伴聲名鼎盛,天長日久之下,不對等的身份容易滋生矛盾。

    “唉——”

    老人又長長的嘆了口氣,他的每一絲皺紋之中都像是帶著說不盡的疲憊:

    “月賢者,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背叛了我們!”

    他的語調十分的沉重,說完這話之后,火車廂內是一陣久久的沉默不語。

    車窗之上那紫袍的男人揚起的嘴角垂落了下去,眼神充滿了陰鷙,看上去十分瘮人。

    “也許是常年與陰影相伴,使得他的心靈受到了黑暗的污染,最終墜入地獄,由神變成了惡魔,為大陸再次帶來苦難、戰爭。”

    老人說道:

    “他遺忘了當年曾經立下過的誓約,將死亡、恐懼重新帶回大地。”

    ‘他’游走于黑暗之中,與‘日’賢者相較,他擁有強大的黑暗之力。

    因此當他反叛神廷之時,黑暗再次籠罩大地。

    頂點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