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821章 選擇

前方高能
     兩股力量相互對峙,都似是想將對方吞噬,卻又因為勢均力敵而形成一種僵持之勢。

    哈亞斯的頭顱垂得更低,骨骼在彎折之間,發出‘噼里啪啦’的脆響之聲,血液也流得更快更急。

    隨著他身上大量血液涌出,他僧袍之上的血絲力量大盛。

    無數血絲牽連成細如發絲的線,往他頭頂之上的紅云連接而去。

    那團紅霧有了這些血絲的連接,更是顯得氣勢兇悍,霧團轉動之間,仿佛有黑氣絞纏。

    詭暗、暴戾、陰森的氣息從那紅黑相間的血絲中散布出來,‘淅淅瀝瀝’的聲響里,血霧凝聚成團,形成血珠在霧中流轉。

    “哈亞斯!”

    血氣所到之處,所有人的臉色都大變。

    宋青小只覺得在這血液的刺激之下,一股殺氣從她心底深處涌出。

    ‘轟隆!’雷聲在她識海之中響起,‘嘩啦啦’的雨聲落了下來。

    ‘啪嗒、啪嗒——’黑暗之中似是有人穿過朦朧的血霧,握著把尚在淌血的匕首往她走來。

    她渾身緊繃,仿佛回到了當年西郊的小巷中,像是永遠都走不出來。

    那股陰影越逼越近,宋青小的眼瞳之中有暗金色的光影透出來。

    “哼。”她心底冷笑了一聲,已經察覺出了這血霧有古怪。

    血霧影響之下,她仿佛神識自動模擬出當年在西郊被暗殺時的那一幕。

    那是她最弱小無助的時候,也是她命運轉折的關鍵,后來更是形成她的陰影,埋藏在她心里面。

    這血霧確實有些厲害,竟然能通過回憶,試圖攻擊她心神。

    看樣子哈亞斯的攻擊,偏向神識類的攻擊,利用人心中的弱點,將人擊敗。

    可惜這些陰影不成氣候,她心志堅定,在她重回帝都之時,就已經將這心魔打散。

    “只是一些陰影,

    竟然也敢陰魂不散。”

    不要說這些只是她心底殘存的意念,根本不足為懼,哪怕就是真正的裴紅茵及那手持龍牙的暗衛出現在她面前,也不可能影響到她心境半點兒。

    她瞇了瞇雙眼,眼中透出妖異的光澤。

    那目光透過漫天血霧,一股令人心生顫栗的強大氣勢從她雙眼之中透出,她還未來得及動手之時,一道女性的高聲厲喊便如弓箭,‘嗖’的一聲將這血霧射穿!

    “哈亞斯!”金發的美人兒大喊出聲,“你冷靜下來!”

    隨著她這一聲大喊,那被霧氣阻隔的景物、聲響都一一傳進了宋青小的識海。

    她正欲起身的動作一頓,所有人的神識都從迷茫變得清醒了起來。

    ‘吼——’

    地面匍匐的巨獅如感應到了令它不安的氣息般,發出一陣陣嘶鳴,碩大的腦袋動了動,像是下一刻就要抬起來。

    一號等人如夢初醒,臉上帶著心有余悸之色。

    眾人的目光落到了半空之中的那團血霧上,只見那血霧此時已經化為詭異恐怖的黑紅色,形狀如同一只猙獰異常的鬼頭。

    這鬼頭上面纏滿了根根絞纏的血絲,形成一條條粗如血管般的可怕黑色紋路,牢牢將那血霧‘捆’住。

    而先前喝斥哈亞斯的抱書老人此時已經站立了起來,將原本藏在他寬大法袍之下的書本掏出。

    那書本約摸有成年人的拳頭那般厚,書皮呈暗金色,仿佛某種強大妖獸的皮紋所縫制,閃爍著淡淡的光澤。

    光芒所到之處,那原本肆無忌憚的黑紅霧氣忙不迭的避散,如同遇到了天生克制之物。

    老人的神色嚴肅,坐在哈亞斯身側的精靈不由自主的往他身側靠攏。

    不僅僅是他,就連其余幾位‘光明’一系的圣徒也自發的以老人為中心處靠。

    光澤流轉過后,在血霧的刺激之下,只見轉瞬之間,書面的封皮紋之上突然出現一道道極為古怪的字體。

    那字體一浮出,便有一股極為強烈的恐怖妖獸之氣從中溢出,緊接著一道似金戈交接之鳴的聲響從那字體之中逸出:

    ‘卬——’

    伴隨著這一聲鳴響發出,那字體剎時光芒大盛。

    一股強大而神秘的力量隨著光芒擴散開來,所到之處血霧瘋狂回縮避逸。

    “龍語魔法!”

    音浪化為神識攻擊,隨著光暈所到之處,攻擊著一切不服從于老人的意志。

    ‘黑暗’一系的幾人臉被照亮,陰影被盡數驅離。

    在這音波聲中,原本映在火車車窗上的紫袍男人的倒影在光芒映照之下剎時如冰雪消融,留給宋青小最后的印象是他眼中的怨毒夾雜著恐懼的眼神。

    匍匐在半獸人腳畔的巨獅在這音浪之下直接被驚醒,身上厚實的鬢毛如同根根豎立的鋼針,高高立起。

    音紋化為層出不窮的攻擊,‘轟’的一聲襲擊宋青小的識海。

    但她神識強悍無比,在聽到那鳴響之音時,神識便已經將識海封鎖。

    神魂之中,沉睡的金色小龍魂被喚醒,緩緩睜了下眼睛。

    那還未沖擊她識海的這股詭秘的力量當即被小龍的氣息沖攪得一干二凈,令她根本沒有受到半分影響。

    其他人則是如臨大敵。

    一號等人明顯也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魔法攻擊,都各自施展手段護體。

    此時老人手中抱著的書本之上,還有光芒流轉,又隱隱有第二個字浮出。

    車廂之內力量剎時紊亂,氣流逐漸在兩種力量沖擊之下顯得暴戾,沖擊著車廂體及桌面等,發出‘轟轟轟’如野獸撞擊般的巨響之聲。

    那本厚厚的書爆發出的光芒刺眼無比,如一輪小太陽,與那血色鬼影形成對峙之勢。

    兩股力量交絞不下,坐在血影下方的哈亞斯的頭垂得更低。

    他身上的皮肉在這股白芒的籠罩下,如同陽光炙烤之下的冰淇淋,開始緩緩化開,露出下方被條條黑紋纏繞的內里。

    ‘人皮’被剝去之后,此時的哈亞斯看起來份外的嚇人。

    他如同一具血尸,身上纏繞著無數的黑色血管,那血管似活物般,在他身上根根蠕動著,幾乎將他的身體與火車的座椅都連成了一體。

    血液四溢開來,沿著他的身體往四周的座椅、地面蔓延開去。

    刺鼻的血腥味兒夾雜著龐大的怨氣、惡意擴散開來,令得聞到的人都心緒浮動,受這血腥氣的影響生出殺機。

    就連宋青小的心中也浮現出許多陰暗的回憶,戾氣叢生。

    “這血不對勁兒!”血液之中蘊含著強大的怨咒之力,這種怨咒似是與厲鬼的怨氣有些相似,但明顯不是一般的陰魂厲鬼可以比擬的。

    她的意志之堅定,哪怕當日心魔都不能影響她半分,此時卻也在聞到這股血腥氣后血氣沸騰。

    宋青小屏住了呼吸,但她卻發現這血腥味兒并沒有隨著她屏住呼吸后便失去對她的影響。

    血霧附蓋在她身體之上,如同給她蒙上一層薄薄的紅光,腐蝕著她的身體,從她每一處發絲、眉睫、毛孔試圖鉆入她的身體,吞噬她的靈力,影響她的神識。

    “這到底是什么攻擊?”

    “哈里斯!”老人捧著書本,聲音如奔雷:

    “還沒到深淵之地,你就要開戰嗎?”

    他的這一聲厲喝之下,書本之中又有兩個字符高高浮起,化為兩道長長的怒鳴:‘卬——’

    這環繞的龍語魔法襯托了他的氣勢,令他的喝聲更是響亮無比,‘轟’的一聲將籠罩著哈里斯的血霧擊開一個缺口。

    光芒映照進去一絲縷,落到哈里斯那攢動的黑色血管之上,發出‘嗤’的灼燒聲!

    “唔!”

    那低垂著頭,幾乎要化為一座活著的黑紅色血雕的‘人’在這股光照刺激之下,發出一聲痛苦的急吟。

    隨著他這一聲哼響,那失控的往外擴沿的黑色血濃稠血液往外流淌的速度頓時一止。

    緊接著,大量黑紅色的血霧似是被激怒般,重新蠕動著涌了過來,將被龍語魔法打開的缺口重新封緊。

    同時形成一層紅色的保護膜,將那曝露在外的黑色血管交纏的哈亞斯包裹在內。

    見此情景,老人的臉上不止不驚,反倒露出一絲喜色。

    其他如臨大敵的精靈、金發美人等也跟著似是隱隱松了口氣,精靈握成拳的手緩緩松開,緊繃的肩膀慢慢的沉了下去。

    宋青小一見這情景,也挪動了一下腳步,往他們的方向靠近了一些。

    這是她暫時的選擇。

    雖說目前任務的線索還并不明朗,僅能猜測她需要的‘純潔’之心與被封印在深淵之地的‘月’賢者應該有所瓜葛。

    十三圣徒分為兩派,如今看來立場不明。

    但至少可以肯定的是,‘黑暗’一派相互猜忌,并不心齊,且紫袍男人、黑袍都已經表現出了對她的惡意。

    最重要的是,一號夾坐在‘黑暗’一派的中間,她與宋青小幾乎是同一時刻進入試煉,也同為女性。

    若試煉按照三隊來分割陣營,一號如果是她可以合作的隊友,那么一號留在‘黑暗’一派,她則倒入‘光明’一系,如此一來兩人正好一暗一明,相互配合。

    反之,一號如果不是她的隊友,恰巧是她敵人,那么如此一來也可以證明‘暗黑’一派也同樣對她任務不利,自然該死。

    而與‘黑暗’陣營相反的,是‘光明’一系對她表現出來極大的‘善意’,明顯有拉攏她的意圖在里面。

    這十二人實力非同一般,且在這試煉場景中既然是當年追隨兩位大圣賢屠殺過惡龍的有功之臣,無論是身份、地位、實力都非同一般。

    相較之下,宋青小等試煉者的身份僅只是聯邦政府派出來協助幾人的新人而已,原本應該并不被這十二圣徒看在眼里。

    從先前紫袍、黑袍的表現都驗證了這一點,可偏偏無論是抱書的老人還是金發的美人,都似是對她和顏悅色。

    這種情況明顯反常,其中必定有問題。

    抱著可以施展龍語魔法書的老人說過,圣徒一共有十三人。

    火車上的圣徒僅出現了十二人,分為兩派,每派各六人,力量應該勢均力敵。

    而第十三名圣徒如今尚未露面,不知其陣營屬性及實力。

    第十三位圣徒應該與這十二人關系疏離,但從老人希望可以請動他出現,且對他的出現抱以極大希望的。

    光憑這位名為‘路西法’的第十三位圣徒之名,便能令當時神態倨傲的紫袍、黑袍閉嘴,足以可見此人實力之強橫。

    從這種種跡象都可以表明,這第十三位圣徒實力非凡,不止是能壓制住‘黑暗’派系的人,同時也令‘光明’一系的人忌憚無比。

    抱書的老人、金發女拉攏宋青小的舉動,更是從側面驗證此人就算不是所屬‘黑暗’一系,也有極大可能是偏向‘黑暗’系。

    他的存在令‘光明’一系不安,所以在前往深淵之地的路上,哪怕宋青小只是聯邦派來的‘新人’,老人及金發美人兒都對她表現出了極大的親和力的原因。

    若是這樣一來,宋青小倒向這一面,就占據了一小部分主動權。

    她動作一頓,此時紅霧籠罩之下的哈亞斯已經在開始清醒。

    他低垂的頭顱動了動,似是吃力的想要抬起頭來。

    在他身上爬動的黑色血管不死心,蠕動得更快更急,如同一條條鉆動的蟲子,捆縛著他的血肉、身軀,令他發出更加痛苦的悶哼。

    他的背脊佝僂得好像更加嚴重了,幾乎要緊緊的抵進沙發之中,似是要與沙發融入一體。

    “呼——”

    哈亞斯的口中發出痛苦的喘息,UU看書 www.uukanshu 像一個行將就木的老人。

    那如同血尸般的可怖黑紅色身影在椅子上癱坐了片刻之后,低垂的頭顱緩緩抬了起來,外涌的黑紅色血液如同被一股力量所回拽,慢慢又爬涌著往他的身體方向返回。

    他與沙發緊貼的身體一點一點與坐椅相分離,如同藤蔓一般長在座椅后背上的黑色血管十分不甘的一點一點抽了回來,重新回到他的身體之中。

    不多時的功夫,這些外放的血跡被他收回體內,重新組合成一個‘人’影。

    令人毛骨悚然的‘嗞嗞’聲響中,黑紅色霧氣中的血滴化為絲絲縷縷的黑線,鉆入哈亞斯的頭皮之內。

    只是那化為鬼臉的黑紅色霧氣還不甘心被收回,掙扎之間,那些千絲萬縷的黑線撕扯著哈亞斯的頭頂蓋,發出‘嘶嘶’的響聲。

    頂點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