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838章 筆記

前方高能
     如果不是時間緊迫,修士可能都要贊一聲這書寫筆記的牧師細心認真,記載的事無巨細了。

    可惜大家急于想知道村莊之中發生了什么事,因此修士只是大概翻了十來頁,確認了眾人方位及村落詳情之后,他便快速的以指尖將筆記翻了一大疊之多。

    前半本并沒有再找到什么有用的訊息,但修士并沒有著急,耐著性子再往后又翻了數回之后,直到筆記本的后面十來頁,記載的筆風一下就變了。

    “聯邦歷340年6月29——”這一頁的筆記,明顯字跡的力量比先前的字要重了許多,顯出記載筆記的牧師內心的緊迫,仿佛是想將壓力借著筆尖,宣泄于紙張之中。

    修士念到這里,語氣頓了片刻。

    之前的事件都是些無關緊要的‘小事’,只是記錄了一個村莊的日常。

    所以牧師在記錄的時候,并沒有特意將日期點明記載過。

    宋青小捕捉到他這一瞬間呼吸的停頓,很快反應過來所謂的聯邦歷340年,應該就是指今年了。

    四百年前,兩位大圣賢帶領十三圣徒及各族精銳驅殺惡龍,一共花了六十年的時間成功,繼而建立聯邦政府。

    算一算時間,如果以聯邦成立的時間推算時日,至今剛好340年。

    也就是說,村子至少是在今年之前,是沒有出事的,與她一開始的猜測十分吻合。

    “村里的阿里亞失蹤了,且已經夜晚了,還沒有回到村莊之中。”

    “他的家人十分著急,告知了村長索克之后,求助了我。”

    對于平靜安詳的小山村來說,突然有個村民無故失蹤,確實是一件十分值得記錄的‘大事件’,所以牧師在記錄此事的時候,特意將日期都登記在上頭。

    這也方便了后來者查閱,修士念到此處,并沒有再像之前一樣急著往后快翻,而是看了一眼精靈費諾。

    “亞精靈的家庭觀念很強。”而且精靈天性溫柔、詳和,不會無故離家出走,如果突然失蹤,應該是發生什么事件,使得他無法趕回家里人身邊。

    修士的想法也差不多,

    接著又繼續往下翻了一頁:

    “最近村莊附近,突然出現了很多不知名的蛇蟲,攻擊性十分的大,且對亞精靈一族都失去親近、包容,他們感到十分擔憂。”

    作為備受創世神所寵愛的一個種族,精靈擁有許多人類不具備的特質。

    大自然喜愛他們,就連受山川河流孕育而生的生物,對他們都充滿了親近之心。

    小到蛇蟲鼠蟻,大到兇殘暴戾,極具攻擊性的魔獸,一般在面對精靈一族時,都會釋放出善意,不會肆意攻擊的。

    這也是這一脈亞精靈能在迷霧森林中生活多年,且相安無事的緣故。

    密林內的蛇蟲鼠蟻都會避開這里的村落,遠離精靈的生活。

    但是根據筆記本內的記載中,在阿里亞失蹤一個星期以前,村子附近就開始出現了攻擊性極強的蛇蟲鼠蟻等物。

    這些生物似是性格暴烈,就連看到出村的精靈一族也并不躲避,所以村長索克一早就已經發出警告,提醒大家要小心了。

    只是精靈天性樂觀,并沒有將這樣一樁‘小事’放到心上,直到阿里亞的失蹤,引起了村長的擔憂。

    “我們準備好了魔法燈、香熏、餐具、帳篷——”修士念到這里,無聲的嘆了口氣。

    三百多年安逸平穩的生活,將這些族民的警惕性打消了。

    哪怕‘月’賢者并沒有徹底被消滅,而是被封印在離迷霧森之端的深淵領地,可大家對于‘日’賢者的崇拜與信任達到了一個極為恐怖的程度。

    他們堅信迷霧森林被黑暗籠罩只是暫時的,照‘大預言術’的預測,在聯邦歷341年的時候,十三圣徒會再度將背叛的‘月’賢者封印,到時光明會壓制黑暗,重新籠罩大地的。

    這一頁日記記錄到大家在做出發前的準備工作后,便再沒有其他有意義的內容。

    至于一些準備工作,可能是因為精靈天性樂觀,也有可能是因為他們堅信自己是受寵愛一族,不會在密林之中受到傷害,所以將這一次尋找失蹤族人的任務當成了一趟另類的郊游。

    可是這一切落到后來者的手中,這一頁樂觀的記載,便顯得格外的沉重。

    村子已經沒有一個活人的氣息了,再看到這些筆記時,修士的眼里帶著傷感之色。

    他平復了一番自己的心情,接著往下翻:

    “我的光明之神啊!村子附近的蛇蟲多得不可思議,圍聚在村子的四周,且像受了刺激,性情十分兇惡。”

    “我們已經主動避開了它們,可是數量實在太多了,蘇丹在尋找阿里亞的過程中,險些被一條從樹上垂落的蜘蛛咬了。”

    “好在有驚無險,凌晨1:32分的時候,我們在墜龍之脈的山坳中,找到了他的下落。”

    修士念到這里,頓了頓,似是怕宋青小不懂,轉頭解釋了一句:“墜龍之脈是傳說之中,有惡龍曾死去過的地方。”

    那里位于迷霧森林東段,受惡龍的魂息、肉身滋養,衍生出許多的有害魔獸,甚至據記載中,還縈繞了強大的瘴氣,尋常人靠近就會中毒,哪怕是迷霧森林沒受黑暗氣息籠罩的時候,那里都是大陸上的各族人避之而唯恐不及之地。

    不知道村中的這位亞精靈為什么會突然前往那里,且突然昏迷。

    “他昏迷不醒,從外表看來并不像遭到了大型的兇猛魔獸的襲擊,但不知是不是吞食了有毒的植物,我們將他扛回了村中。”

    接下來的兩天時間,日記上都是針對昏迷的阿里亞而進行記錄。

    “他一直沒有清醒,我們尋找過他身上每一個角落,并沒有發現什么傷口。我們試過很多方法,他的情況看起來一天比一天糟糕了。”

    牧師替他祈過福,但并沒有什么作用。

    兩天之后。

    “在為他清理的時候,我們發現他發際線的地方,出現了一塊詭異的灰斑。”

    “這塊灰斑奇怪極了,我問了昨天照顧他的多拉牧師,他并沒有注意過這塊灰斑的存在。”

    聯邦歷340年7月3日.下午。

    “我發現阿里亞發際線處的灰斑的面積增多了,它們在往下移動,我發誓,我看到它們在動了!”

    因為灰斑出現在頭頂,這引起了奧格村的亞精靈及三位牧師的好奇。

    “我們在阿里亞的頭頂尋找,發現在他的頭頂骨的正中,發現了兩個米大的血孔。它們隱藏在發根之中,被人忽略了,看上去像是被某種有毒生物噬咬的。”

    “找到原因之后,我們感到十分開心。”

    精靈一族對于植物的運用達到了十分神奇的地步,奧格村的村民尋來了解除蛇、蝎、蜘蛛等生物毒素的藥草,熬成汁后替阿里亞清理了傷口,又喂了他喝下去。

    “但是這并沒有什么作用。”牧師的這句話里透著無奈的語氣:“他并沒有醒,藥物好像失去了作用,也有可能我們的猜測是錯誤的。”

    聯邦歷340年7月3日.晚上。

    “阿里亞臉上的灰斑已經蔓延到他的眉心處了,這實在太可怕了。它們將阿里亞的整個額頭全部占據了,仿佛有人提著阿里亞的雙腿,將他頭朝下倒吊在一盆灰色的顏料中,慢慢往下淹沒、染色。”

    這位最先出事的亞精靈的情況顯然令記錄的牧師感到不安了,昏迷不醒的村民、古怪的會迅速蔓延的黑斑,使得這位牧師罕見的一天之內記錄了數件他的所見所聞。

    但也正是因為他這樣細致的性格,為后來者了解事情的發生提供了十分詳盡的資料。

    聯邦歷340年7月4日.深夜。

    “我睡不著,總擔憂著主殿中的阿里亞,德高望重的耶加牧師為他點亮了神廷所賜下的圣水,希望光明會庇佑著他,令他清醒。”

    “我希望阿里亞能醒來,一直聽著主殿的響動。”

    可是他等了很久,并沒有聽到他期望中的聲響,最終這位負責記錄的牧師終于坐不住了。

    “我往主殿的方向看去,今晚的夜色好深,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感覺最近黑夜來臨的越來越快了。”

    “主殿點了燈,可是今晚的教堂好像比平時光線更暗了許多。以往令我感到安心、平靜且又舒逸的教堂,不知為什么,今晚靜得卻讓我覺得有些害怕了。”

    “耶加、多拉兩位牧師都睡得很沉,沒有半點兒響動,我仿佛聽到了一種奇怪的聲音,好像有什么蛇蟲在吞噬著什么。”

    可是村子里住的是精靈,他們是深受生物眷顧的一族,有他們在的地方,邪祟都不會輕舉妄動。

    “可能是我想太多了。”

    筆記記到這里,這一頁暫告一段落。

    粗略看來,這一段筆記更像是一位牧師夜半三更睡不著,隨手所記的,與其說是事件報告,不如說是他夜半心情的抒發傾吐。

    但從筆記上看來,這位牧師顯然已經察覺到黑暗氣息的存在,并且感到心神不寧了。

    這一頁筆記已經記載到最后,修士的手指在這一頁紙上頓了頓,不知想了些什么,接著無聲的嘆了口氣,最后翻往下一頁:

    “我的光明之神啊!阿里亞額頭上的灰斑已經蔓延至他的鼻端,他的上半張臉像是浸泡在了一種古怪的染料里!”

    “這些灰斑之上,出現了黑色的古怪條紋,好像某種神秘的古詛咒似的。”

    “黑色的斑條形成古怪的紋路,有些像是被切剖成兩半的蜘蛛,太可怕了!”

    “阿里亞到底在墜龍之脈發生了什么事?”

    這樣的疑問不僅止是牧師此時的疑問,也是此時進入教堂的四人心中的疑問。

    接下來的三天時間過去,阿里亞的情況并沒有好轉。

    據日記所記載,他臉上的灰斑在第二日的下午,便蔓延至他的頸部。

    他的臉上出現了一只完整的黑色紋路,那紋路的形狀如同一條拖著彎勾長尾的蜘蛛,各四條長足抓在他臉頰兩側,幾乎覆蓋了他整張臉部,十分嚇人。

    夜里的牧師們清晰的聽到了‘嗤嗤’的爬行聲,那聲音越來越大,教堂之中居住的三個牧師陷入了恐慌里。

    “阿里亞身上的灰紋已經蔓延至他的腹部,他的身體十分冰涼,如同一個死人,但是他的身體還有血脈跳動的‘嘟嘟’聲。”

    “我感覺到他身上的灰紋像是‘活’了過來一樣,每當夜幕來臨的時候,就是它成長最為活躍的時候。”

    為了驗證自己的猜測,這個負責記錄筆記的牧師還做過一次實驗。

    聯邦歷340年7月7日.上午10:25分。

    “今天是我負責照顧阿里亞,他已經在這里躺了七天了,卻沒有半點兒起色,耶加牧師提議將他送往拜日神廷,希望他可以得到圣女的垂憐,以圣光驅除他的痛苦。”

    “灰色的痕跡已經蔓延至他的大腿,這個可憐的亞精靈,我總覺得他十分痛苦,像是在向我求救似的。”

    “我替他祈禱了一整天,希望他可以睜開眼睛。”

    “他臉上的‘蜘蛛’色澤更深了,像是要活過來了,我可能太累了,看到‘蜘蛛’動了動腿。”

    他的日記里從7.7日的上午10:25分到下午的17:55分的時候,阿里亞腿上的灰影已經增漲了約摸五厘米。

    可到了傍晚18:00點之后,據這牧師的記載,UU看書 www.uukanshu 這灰紋增漲的速度就十分嚇人了。

    “我看到那些灰影好像活了過來,以十分緩慢的速度往阿里亞的腿下爬去。”

    甚至為了記錄下這一點,證明自己并非眼花,這位牧師甚至拿了支筆,強忍著恐慌,在19:21分的時候,在阿里亞的大腿中端畫了一個十分明顯的印記。

    “鵝毛筆在碰到阿里亞的身體的時候,我感覺他腿部的肌肉用力撞了我一下,仿佛里面有只‘手’在惡狠狠的推擠著我,想要狠狠掐我一把似的。”

    “19:35分的時候,我親眼看到灰影慢慢爬過了我親手畫下的印記,也就是說,這種灰影在晚上的時候,比白天更加活躍,仿佛它們畏懼光芒,害怕‘光明’之神的光輝,不敢在白天出來見人。”

    “這是一個大發現,我得報告耶加牧師。”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